第641章 谁派来的

推荐阅读:当废宅得到系统绝地大明星剑奴最强反套路系统重生之无限梦想超级特种兵王回到明朝当暴君神话世界直播间仙界独尊王者风暴

    顾念之忍着痛,将背上修女服做成的包袱拿下来,从里面拿出约瑟芬给她的崭新内衣裤,找出小背心,紧紧绑在被子弹擦伤两次的胳膊上,然后迅速换上那身修女服,连头都包上黑黑的头巾。

    这样穿着,对方哪怕有望远镜,都不太容易发现她了。

    黑夜里,黑色的衣服不会反光,容易和夜色融为一体。

    换好衣服,又坐着歇了一会儿,顾念之整个人才缓过来。

    顾念之微微喘息着,闭着眼睛靠坐在山洞里,握紧拳头,开始在脑海里思索,有谁,既跟她有深仇大恨,非要杀她不可,又有这么大的能量,调动警察和雇佣军来杀她?

    这样一想,范围应该缩小了,但她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她从有记忆以来就跟霍绍恒他们在一起,霍绍恒将她保护得密不透风,根本不可能跟人结仇。

    现在她的身份只是顾祥文的小女儿,是因为这个身份吗?

    顾念之马上想到她的便宜姐姐顾嫣然。

    是她想杀她吗?

    很快她又摇了摇头,排除了顾嫣然。

    不是完全觉得她不会杀她,而是纯粹认为她没这么大能量。

    如果顾嫣然能指使德国慕尼黑的警局,更能找到这么厉害的雇佣军来追杀她,那当初她自己就不会为了躲避被雇佣军追杀,一定要巴上霍绍恒了。

    这些雇佣军也真能装,为了伪造成打猎季时不小心枪走火打死她的场景,他们还真的拿的是猎枪,没用狙击枪。

    顾念之知道,如果这些人真的拿着狙击枪,甚至用重狙,那她早就没命了。

    重狙打穿一棵树有什么稀奇?

    最厉害的重狙手能隔着一英里的距离打穿砖石结构的墙壁,将躲在屋里的歹徒一枪爆头!

    顾念之这时候只能庆幸对方不敢肆无忌惮的杀她,需要多方遮掩。

    不管伪装成警察,还是伪装成猎人,他们都不想暴露他们的真实身份。

    这是为什么呢?

    说明幕后之人,应该很忌惮她背后的人吧?

    所以拼命用各种身份伪装自己。

    他们到底忌惮的是谁呢?

    是霍少,还是何教授?

    顾念之低头,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发现只有15的电源了,但信号还有半格。

    要给霍少和何教授分别打个电话试试吗?

    她不能直接给霍绍恒打电话,但是给阴世雄打过去还是可以的。

    找大雄哥,就是找霍少,只有他们才能救她。

    顾念之对霍绍恒的依赖已经成了一种信仰,她相信他无所不能,相信他一定会来救她!

    而在这之前,她必须要自救,要保证自己在他来之前,还能活着。

    她借着星光拨了阴世雄的号码,可是根本打不出去。

    那半格的信号不足以支持这通打往华夏帝国的电话。

    顾念之只好作罢,转而想到何教授。

    她知道他在美国还是很厉害的。

    可是这是在德国,会一样吗?

    而且她知道何教授是因为他父亲突然重病才回去的。

    她贸贸然打电话过去,何教授会不会左右为难?

    想了又想,她还是试着拨了一下何之初的电话。

    和阴世雄的电话一样,都打不通。

    顾念之反而松了一口气,不再试着打电话了,反正也打不出去。

    她靠在山洞里,半梦半醒,没有睡踏实。

    手臂上的枪伤应该还是感染了,因为半夜的时候,她又发起了高烧。

    山洞里的夜晚本来就很冷,她又在发高烧,更是冷上加冷。

    抱着双腿坐在山洞里,将头埋在膝盖之间,胳膊上的伤口已经麻木了,感觉不到疼痛,脑袋昏昏沉沉,不是一般的疼。

    疼痛好像都转移到脑袋里去了。

    她只能咬紧牙关,连呻吟声都不敢发出来。

    一夜终于过去,当白日的天光照进黑暗的山洞的时候,顾念之满头大汗地醒过来。

    全身上下跟被雨淋湿了一样,全是汗水。

    她的腿软得发虚,全身都发酸,只有胳膊好像不疼了。

    顾念之定了定神,慢慢将包着伤口的小背心解开,用手摸了一下。

    血迹已经成为陈旧的暗褐色,黏在胳膊上,看不清伤口的样子。

    倒是真的不疼了,用手按也没有昨天痛彻心扉的感觉。

    闭了闭眼,在山洞里又阖眼睡了一会儿,才扶着山壁晃悠悠地站起来。

    两条腿就像不是自己的腿,想让它抬步往前走,就是不听话,实在是太吃力了。

    她只能挪一步,停下来喘息一会儿,然后再往前挪。

    就这样走走停停,不长的一段路,她几乎走了四五个小时,才从山洞的另外一边出去。

    一出山洞口,看见的就是一个碧蓝的湖泊。

    湖泊周围是略有些枯黄的草地,显示出秋天的步伐临近了。

    再远的地方也是阿尔卑斯山山脉,比山洞另一边的山脉要缓和一些,没有那么陡峭和险峻。

    近处的湖水蓝得透明,像是一颗最莹澈的蓝宝石落在地上化成的湖水。

    但是走近了一看,发现那湖水应该是浅莹绿色,跟最清澈的海水一样的颜色,之所以从远处看上去发蓝,是因为整个蔚蓝的天空都倒映在湖水里。

    顾念之抬头看了看天,这才是最,看见了一栋木屋,矗立在绿草盈盈的半山腰上。

    从河边这个角度,可以看见涂成红色的木墙,黑色的原木屋话。

    也许是她盯着他的烟的样子太过聚精会神,这男人想了想,将嘴里的烟取下,扔到草地上,拿脚踩着碾了一下。

    顾念之的视线顺着那烟落地的弧度落到那男人脚上穿着的齐膝长雨靴上,然后眼看着那双靴子带着自己的主人一步步向她走近,最后在她面前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来。

    非常有礼貌的安全距离,顾念之紧张的情绪随之跟着缓解。

    那男人说了句德语,“有事吗?”

    本来应该是铿锵有力的语调,但因为他的嗓音极为柔和,像微风吹拂湖面荡起的涟漪,听起来像是要钻到人心里去。

    又是一种强烈反差,男性荷尔蒙气息爆棚的男子说话居然这么温柔,这不协调!

    顾念之音控的耳朵不由自主动了动,刚学的德语一时忘得干干净净。

    她的德语是临时抱佛脚学的,只能听懂一些日常对话,还有一些法律和新闻用语,让她日常聊天会话就不太利索。

    叹了口气,红着脸直接用英语说:“你会说英语吗?”

    那男人像是怔了一下,脸上的轮廓在夕阳下被映照得更深,冷峻默然,碧湖般的蓝色双眸掩映着天光云色,强烈吸引着顾念之的视线。

    他抿着薄唇,定定地看着顾念之,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点头,已经换成英语:“嗯,会一点。”

    他的英语口音就是普通德国人说英语的口音,带着一些德语发音的习惯。

    顾念之缓过神,朝他笑了笑,流利地用英语说:“那太好了。是这样的,我跟朋友来阿尔卑斯山旅游,走了好几天了,一时贪看这里的景色结果迷路了。这里太偏僻,手机经常没信号,我想请问你这里有充电器吗?苹果手机的充电器?”

    因为看见这里的主人是个成年男子,顾念之瞬间改了主意,不想在这里借宿了,只想找他借充电器充一下电,并且暗示自己还有朋友一起,没有再和在修道院那次一样,直接说自己是一个人。

    顾念之本来就是非常谨慎的一个人,此时更是打起精神,对谁都抱着深重的戒心。

    那男子上下打量着她,从她身上破破烂烂的运动服,到她脚上看不出颜色的球鞋,还有她背上那个小小的黑色包袱。

    明明就是一个人迷路的样子,居然说还有朋友。

    他挑了挑眉,看着顾念之默然了一会儿。

    这是第4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5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50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