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眼神不好使

推荐阅读:奸臣之子永生仙墓官路青云梯玄帝归来渡风杂货铺最佳陪玩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

    这小姑娘看上去那么瘦,小脸只有巴掌大,但是一双眼睛倒是神采奕奕,看人的时候神情专注,像两泓秋水,恨不得将人溺毙在里面。真是一双多情的明目。

    可惜它的主人却明显不知道自己的魅力,不自觉地看着他,反而更加动人。

    这男子移开视线,又“嗯”了一声,说:“我有苹果手机,今天正好带着充电器回来了。”说完朝木屋那边大声说了句德语。

    顾念之听见他是在叫“汉娜妈妈”,心里一动,跟着看了过去。

    木屋的后窗推开,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妇人慈祥地对着他们微笑,说了句德语:“莱因茨,带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进来吧,我看她很饿了,眼睛都饿出光了。”

    顾念之:“”

    有这么明显吗?

    莱因茨轻笑一声,那声音就像大提琴中间的那根弦,随手拨动一下,就回味无穷。

    音控的顾念之听见这道声音,此时耳朵都发烧了,心想这男人不得了,光靠一把嗓子就能出去撩人

    “进去吧,这周围十英里的地方只有汉娜妈妈的房子。”莱因茨侧身温柔低语,走过去打开栅栏的门,让在一旁,微笑着请顾念之进来。

    顾念之见这家有个慈祥的女主人,顿时放心了。

    而且这男子看上去很有教养的样子,应该不是塞斯那种贱人。

    顾念之说了声“谢谢”,跟着他走了进去。

    那位名叫汉娜的老妇人已经打开后门,站在门口对她伸出双臂,“我的小姑娘,你辛苦了,到汉娜妈妈这里来。”

    顾念之在阿尔卑斯山的群山间已经转了**天了,这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暖心的话,差一点没忍住哭出来。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深吸一口气,跟汉娜拥抱了一下,用德语说:“谢谢您。”

    顾念之的德语会得不多,“你好,谢谢,再见”这种简单的会话是会说的,不过发音非常标准,是地道的汉诺威口音,跟着何之初学的。

    汉娜很是惊喜,用德语也说了一连串的话,语速很快,也是汉诺威口音。

    顾念之就只能:“”

    一句话都听不懂,她求助似地看向莱因茨。

    莱因茨站在她身侧,被她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得眼神闪了闪,淡声笑了一下,对汉娜说了句德语。

    汉娜马上换了英语对顾念之说:“你不会说德语?可是你刚才的那句话发音好标准,是地道的汉诺威口音,我就是汉诺威人,听见就觉得好亲切。”

    她一边说,一边拉着顾念之的手进屋。

    顾念之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只会几句简单的德语会话,复杂一些的就不会了。”

    “没关系,我们都会说英语。”汉娜朝她眨眨眼睛,带着童趣,开朗极了。

    顾念之笑了一下,眼角的余光瞥见莱因茨目不斜视地走进来,从她身边走过,拐向另一边的房间。

    汉娜拉着她在厨房坐下,给她捧了新烤的面包出来,还有美乃滋,配两根白香肠,放到她面前的桌子上,一边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ereus。”顾念之真的是很饿了,看着食物咽了咽口水,但却不敢就这样吃。

    “ereus?好名字,很漂亮,跟你的人一样漂亮。”汉娜很热情地招呼她,“吃啊?你不是饿了吗?”

    顾念之还是不敢动,一双灵动的眸子在食物上扫来扫去,脑子里紧张地思考着要用什么理由拒绝一下。

    毕竟又是陌生人的东西,她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好坏之前,最好不要吃。

    汉娜见她的目光总是往白香肠飘过去,以为她还是不好意思,忙主动拿起餐刀,帮她细细切开白香肠,和蔼地说:“喏,你看,这是我自己做的白香肠,用的是巴伐利亚最好的黑猪肉,野生放养的,没有用饲料,你尝尝?”

    顾念之又咽了口口水,眼睛都长在那些白香肠上了,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真是很想吃啊

    可是经过修道院里院长嬷嬷那件事,让她对吃别人做的东西这种事小心又小心。

    正犹豫纠结间,莱因茨从房间里走出来,坐在她旁边的高凳上,伸手拿起刀叉,先吃了一片白香肠,再吃了一片面包,然后喝了一口牛奶,才对汉娜妈妈说:“汉娜妈妈,您去看看浴室,我看她要洗个澡。”

    顾念之的脸一下子红了,喃喃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莱因茨好像明白她在想什么

    她只有看见别人吃了那些东西,才敢拿起刀叉去吃,现在被他这样一说,自己又不好意思再去吃了。

    汉娜笑着连忙说:“ereus,莱因茨不会说话,你不要理他。你在外面待了好几天了,我去给你准备一些换洗的衣服,希望你喜欢。”说着就站了起来,往莱因茨出来的那间房间去了。

    厨房里只剩下莱因茨和顾念之两个人。

    顾念之这才发现莱因茨换了身衣裳。

    刚才的薄法兰绒格子衬衫和牛仔裤都没有了,换了一件修身挺括的白衬衫,卡其色的休闲裤,长筒雨靴也换成了一双网球鞋,伸着长腿懒洋洋坐在她身边,指了指盘里的白香肠,温柔地说:“吃吧,很好吃,我刚才尝过了,味道不错。”

    顾念之看着莱因茨湖水般湛蓝的眸子,隐隐觉得他好像明白她有什么顾虑,所以不动声色吃给她看,让她知道这些食物没问题。

    这样善解人意,让顾念之有些羞愧,觉得自己现在真是惊弓之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哪怕是黎海清那样恶劣的案子,也有坚持正义的检察官,还有那些默默对贪赃枉法的上司瞒住直接证据的警察,她又怎么能把她遇到的每个人都当做是居心叵测呢?

    她再不吃,就真的有些矫枉过正了。

    顾念之拿起面前的刀叉,慢慢叉了一块白香肠放到嘴里咀嚼。

    也许是**天没有真正吃过像样的食物,这白香肠一到她嘴里,真是好吃哭了!

    而她真的流下了眼泪。

    “怎么哭了?味道不合你胃口?”莱因茨温柔地说,拿起餐桌台上的纸巾给她擦眼泪,他的动作很轻柔,但虽然极力收敛了力气,还是将顾念之细嫩的肌肤擦出几道红痕。

    他怔了怔,拿着纸巾不知所措,低声说:“你的脸太嫩了。”

    本来是一句陈述语,但说出来却带着几分暧昧之意。

    顾念之抹了抹脸,笑了一下,没有接话茬,大口吃着白香肠,咽下食物,才说:“确实很好吃,比我吃过的米其林四星餐厅的白香肠都要好吃。”

    莱因茨的话说出口才知道有些冒昧,但顾念之毫不在意地随手化解,他才松了口气,跟着转了话题:“当然,白香肠要做得好吃,只有一个秘诀,就是猪肉。用的猪肉不好,再能干的厨子也做不出好吃的白香肠。”

    顾念之喝了口牛奶,点头说:“嗯,就像我们华夏有句俗语,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个道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说得真好。”莱因茨跟着低低的笑,蓝眸里闪耀着星光,极为动人。

    顾念之移开视线,拿起一片面包,垂眸给它抹上美乃滋,小口小口抿着吃。

    莱因茨就坐在旁边看她吃,见两根白香肠一会儿的功夫就吃完了,他起身又去蒸锅里捞了一根白香肠,切好放到顾念之面前。

    “谢谢。”顾念之的头快低到胸口了,十分不好意思。

    莱因茨看着她不知所措的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

    真是个孩子

    刚才还硬撑着不敢吃陌生人的东西,转眼就对别人的一丁点示好过意不去。

    “不用谢,你太瘦了,需要好好补补。不过不适合一次吃太多东西,吃完这根白香肠就不要再吃了,锅里还有很多,等会儿再吃吧。”莱因茨温言劝她,“吃完去那个房间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会儿再来吃晚餐。”

    他看得出来,这小姑娘的体力几乎到极限,只是精神还是特别旺盛,看人的时候,一双黑眸亮得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莱因茨从来不知道黑头发、黑眼睛这样好看。

    他的审美明明是喜欢同种族金发碧眼的姑娘。

    “你慢慢吃,我出去抽根烟。”感觉到顾念之的局促,莱因茨起身离开厨房,到外面抽烟去了。

    不一会儿,顾念之就从厨房的窗户里看见了莱因茨的背影。

    他坐在前院的一处白色栅栏上,长腿撑着地,手里夹着一支烟。

    他抽烟的姿势,真的很像霍少

    顾念之忙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这么多天没见霍少,她真是看谁都像霍少,其实谁能跟他比呢?

    低着头,慢慢吃完所有的东西,顾念之站起来将盘子和刀叉垒起来要拿去洗碗槽洗干净。

    “你放着,我来洗。”莱因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顾念之一回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抱着胳膊斜靠在厨房的门框上。

    “没事,是我用了的,我来洗。”顾念之坚持,回头将几个碗盘放进洗碗槽。

    伸手正要拧开水龙头,一只大手从背后伸过来,也要拧水龙头,正好覆在她的手上。

    顾念之闪电般缩回手,往背后蹭了蹭,像是不小心碰到脏东西,要擦干净一样。

    莱因茨笑了笑,拧开水龙头,“去洗澡,我来洗这里的东西。”

    顾念之也知道自己现在蓬头垢面,大概确实是有碍观瞻。

    她不再坚持,往后退了一步,轻声说:“那谢谢了。”转身离去,往莱因茨给她指的房间去了。

    小小年纪就心性坚韧,不拖泥带水。

    这幅性格让莱因茨很意外,因为一点都不讨厌。

    他往洗碗槽里加了洗洁精,微微笑了笑。

    顾念之走出厨房,在小小的过道上转了个弯。

    那间房间敞着门,胖胖的汉娜正在弯腰铺床。

    白色墙壁,原木地板,窗下左侧面放着一个维多利亚时期样式的梳妆台,一张四柱床放在房屋中间,白色带小花的床上用品干干净净,带着阳光的气息。

    应该是刚洗过不久的样子。

    顾念之轻轻咳嗽一声,说:“汉娜妈妈,谢谢您。”

    汉娜回头,看着她爽朗地笑了:“不客气,吃完了?去洗澡吧。”说着,把一沓干净衣服放在床上,“这裙子是我年轻时候穿过的,内衣是以前买的,全新没有穿过。”

    那套内衣裤还在包装袋里,也是小背心加小内裤的款式。

    顾念之点点头,“谢谢您,我去洗澡了。”

    她走过去抱了抱汉娜,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德国小辈向长辈表示亲热,都会吻脸颊。

    汉娜果然高兴坏了,抱着顾念之也亲了一下她的脸,乐滋滋地说:“你这小姑娘太可爱了!我一直跟莱因茨说,让他赶紧结婚生孩子,这样我就有个漂亮的小孙女可以带了!可是他就是不听!不然的话,我的小孙女也有你这么大了!”

    顾念之惊得眼睛都瞪圆了,“不会吧?!莱因茨多大了?!怎么能生出我这么大的女儿?!”

    汉娜一下子卡壳了,她仔细看了看顾念之,说:“你有十一岁,还是十二岁?”

    顾念之:“”

    女人当然是喜欢被人说年轻,但一个快满十九岁的大姑娘被人说成十一二岁,这不是恭维,这是说她发育不全。

    顾念之忙挺了挺胸,说:“我怎么可能才十一岁、十二岁?汉娜妈妈的眼神不好使。”

    噗

    门口传来一声男人的轻笑声。

    顾念之顿时僵住了。

    莱因茨居然跟过来站在门口。

    汉娜朝门口的莱因茨瞪了一眼,说:“你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你赶紧给我结婚生小孩!你都快30了!”

    “28,下个月满29,还是不到30。”莱因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汉娜妈妈,岁了,她说得对,我怎么可能生出这样大的女儿。”

    顾念之又脸红了,这俩母子真是能扯。

    她鼓起勇气,小声说:“我已经18岁了,下个月就要满19岁”

    汉娜和莱因茨面面相觑:“”

    汉娜尴尬地拍拍顾念之的肩膀,“快去洗澡,我去看看晚餐做什么。ereus,你晚上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谢谢汉娜妈妈。”顾念之忙道谢,看着汉娜蹒跚地走向门口。

    莱因茨在门口让开,汉娜又瞪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往厨房走去。

    顾念之走过去想关门,但莱因茨歪靠在门边,视线居高临下地审视她。

    顾念之把着门,不知道应不应该让莱因茨出去,她好关门。

    过了一会儿,莱因茨若无其事地说:“看来你们华裔姑娘就是显你这个样子,跟我们这里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确实差不多。”

    顾念之恼了,再一次挺起胸,说:“你们这里十一二岁的姑娘就有dup吗?”

    说完看见莱因茨愕然的样子,顾念之顿时后悔得不得了,恨不得一口咬断自己的舌头。

    让你乱说话!

    她是哪根筋不对,跟一个陌生男人争论这个问题!

    羞红着脸,使劲要关门。

    莱因茨站直了身子,目光飞快地从她胸口扫过,挑了挑眉,说:“看不出来。”然后转身就走。

    顾念之咬了咬牙,心想看不出来就看不出来,难道为了证明自己有dup,还给你看不成?

    真是脑子进水了

    轰地一声关上门,顾念之抱着汉娜放在床上的衣裙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装饰以蓝色为主,浅蓝的墙壁,深蓝的磨砂地砖,只有浴缸是洁白的,看上去像海军风的装饰,意外的合她眼缘。

    顾念之没有泡澡,只是拉开浴帘挡住浴缸,站在里面冲了淋浴。

    这里的洗发液种类就多了,还有薇姿的洗面奶,比修道院那边强多了,虽然也不是顾念之用惯的牌子。

    她当然也没有挑剔。

    人家好心收留她,她还要挑剔牌子,不是矫情到脑抽的地步吗?

    阖上浴帘,顾念之将自己从头到脚好好洗了一遍。

    特别是头发,这些天来只正经洗过一次,长发纠缠得都打结了。

    顾念之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头发洗好,然后身上只匆匆忙忙冲洗了一下,用了一遍沐浴露。

    裹着浴巾在浴室里照了照镜子,她才发现汉娜和莱因茨为什么说她像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她真是太瘦了。

    她的脸本来就不大,但以前还有点糯糯的bbyft,现在完全褪去了,巴掌大的小脸上,只有那双大大的眸子惊心动魄地黑。

    尖尖的下巴,细长的脖颈,领口里锁骨高高凸起,形象描述什么叫“骨瘦如柴”。

    至于胸部,顾念之低头看了看,还好,只是瘦了一点点,大概没有d那么壮观了,还是有的。

    腰就更不用说,自己的手都能一把握过来。

    这么瘦,其实非常不好看。

    如果不是她还有身高撑着,就连华夏帝国的人看了,都会认为她只有十三四岁

    这是第5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5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5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