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有起有伏

推荐阅读:当废宅得到系统绝地大明星剑奴最强反套路系统重生之无限梦想超级特种兵王回到明朝当暴君神话世界直播间仙界独尊王者风暴

    而德国的小姑娘,个子会稍微高一点,十一二岁应该就有接近一米七了,也就是顾念之现在的身高。

    所以汉娜妈妈说她才十一二岁,也不是无的放矢,是根据德国小姑娘的标准来说的。

    顾念之悻悻地换上汉娜给她送来的衣裙。

    这是一条德国传统连衣裙,蓝白相间的裙摆,上身是湖水蓝,还有束腰和束胸,裙子的上部是小马甲样式的,束胸一勒,显得她的胸部无比突出。

    这样一看,肯定就不是没有发育的小女孩了。

    顾念之心情好了一些,又振作起来握拳,她要吃要吃要吃!

    这么瘦,不仅不健康,而且会没有力气逃命。

    经过修道院的事,她可不会认为自己现在就安全了。

    从浴室里找到吹风机,顾念之开始吹头发,吹到半干就不吹了。

    刚放下吹风机,就听见有人敲门。

    她披散着头发去开门。

    门口站着莱因茨。

    他没想到这小姑娘只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裙,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长长的黑发如海藻般披散在背后,带着一些天然卷,他的手指忍不住动了动,然后暗暗握紧,克制住自己想去摸摸她发梢的冲动。

    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刚刚沐浴过的水嫩,两颊上的红晕浑然天成,丰满润泽的双唇有着完美的唇形。

    顾念之疑惑地看着他,上唇微微撮起,像是诱人亲吻。

    莱因茨的视线不自然地从她唇上移开,垂眸却看见她束得高耸的胸部。

    立刻断然抬头看天,“晚饭准备好了,来吃吧。”说完转身直直地走了。

    顾念之抿唇微笑,对着他的背影点点头,“好,我很快就来。”

    她回到房间给半干的长发编了条辫子,用自己以前的皮筋扎好,来到厨房。

    汉娜也许是知道她饿狠了,晚餐准备得很丰盛。

    一个深深的白瓷碗里装着浓浓的汤羹,闻到香气好像是海鲜,但也不一定。

    顾念之心想这里哪有海鲜?河鲜、湖鲜还差不多。

    桌上除了每人面前的餐盘以外,还有五个椭圆形的瓷盘。

    一个上面放着一块块刚刚烤好的三角牛肉,一个放着几条棍式面包,谢天谢地,上面没有蓝莓。

    还有一个放着切好的白香肠,满满的一长瓷盘。

    第四个里面放着一个煮得糯糯的猪手,还有一个长瓷盘里面放着刚烤好的小蛋糕。

    实在太香了,顾念之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过来坐,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蚌肉lshell羹。”汉娜热情地招呼她,给她盛了一碗。

    顾念之没忍住,用勺子舀了一口,果然是蚌肉,煮成了羹,但是那股香味她不会认错。

    莱因茨笑了一下,给她切了一片面包,再夹了几块白香肠放到她面前的瓷盘里,柔和地说:“慢慢吃,锅里还有很多。”

    “你们不吃吗?”顾念之看了汉娜一样,停住汤勺不敢动了。

    莱因茨看了她一眼,和先前一样,从她的瓷盘里叉了一片白香肠吃了,又吃了一片面包,还吃了一点她的蚌肉羹,然后握着扎啤酒杯,笑吟吟地看着她。

    汉娜连忙对莱因茨说:“莱因茨,你有自己的一份,怎么总要吃ereus的?”

    顾念之却明白莱因茨是为了让她吃得安安心心,所以才主动把她盘子里的食物先吃一遍。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动,对细心体贴的莱因茨更加刮目相看了。

    顾念之不好意思地对汉娜笑了笑,“一起吃吧,这样才热闹。”

    “好啊!”汉娜高高兴兴地给自己舀了一碗蚌肉汤,说:“这是莱因茨从柏林带回来的。他很喜欢吃这些海鲜,我也喜欢,只是我们这里离大城市比较远,离海边也远,不太容易买到。”

    “难道不能网购?”顾念之好奇的问。

    “我们这里不在网购配送的范围。”莱因茨淡淡笑道,喝了一口扎啤。

    顾念之吃了几口面包,想到一个问题,问道:“莱因茨你是在柏林工作?”

    “嗯。”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顾念之眼前一亮。

    如果莱因茨能从柏林来到这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阿尔卑斯山深山里面,她也能找到出去的路吧!

    不说直接回到慕尼黑,只要去到能上网的地方,她就能立刻脱险!

    她现在这么被动,就是因为电话不通,网络也不通,跟外界的联系完全隔绝了,不然那些人早来救她了。

    莱因茨看着她微笑,“我骑摩托过来的。先从柏林坐飞机到慕尼黑,然后从慕尼黑租了一辆摩托车一路骑过来。”

    顾念之马上想起在后院看见的那辆帅气摩托,长长地“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汉娜和莱因茨一起笑了起来。

    这母子俩的笑容温润又和煦,让人不由自主心生好感。

    所谓相由心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顾念之在心底暗暗感叹,一边鼓足勇气对莱因茨说:“莱因茨,你什么时候回柏林呢?能不能带我一起出去?我不用去柏林,只要带我出了这座山,找到最附近的小镇子就可以了。”说完担心他拒绝,又急急地说:“我会付钱!不会白吃白住让你白带我回去的!”

    莱因茨的笑容淡了下来,他低下头,喝了一口扎啤,温言道:“嗯,我会带你出去,不用付钱。”说完就出去了。

    顾念之敏锐地察觉到莱因茨的心情好像变坏了

    她小心翼翼地看向汉娜,低声说:“汉娜妈妈,莱因茨是不高兴了吗?”

    汉娜高高挑起稀疏的眉毛,不以为然地说:“他有不高兴吗?我不觉得啊”

    顾念之:“”

    这么明显,怎么会不觉得呢?!

    “莱因茨一直是这个样子,他脾气很好的,从来不会不高兴,也不会发脾气。”汉娜神秘兮兮地跟顾念之说,“再说我们是女人,他是男人,男人一定要让着女人,不然没有绅士风度,会找不到老婆。”

    顾念之:“”

    不会吧?

    莱因茨这颜值跟一般的路人帅哥比已经超标了,也不比那些所谓美颜盛世的欧美男星差!

    顾念之觉得自己的审美还是在线的,所以对汉娜妈妈的话只是姑妄听之,并不做任何评价,只是说了一句:“莱因茨很帅啊,汉娜妈妈你是看多了所以不觉得吧?”

    然后下面的时间,她都用来夸赞汉娜妈妈的晚餐做得多好吃。

    而且她吃得也很多。

    汉娜妈妈都困得回卧室睡觉去了,顾念之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第七根白香肠!

    莱因茨早抽完烟,在外面又站了一会儿,等身上的烟味散尽了,才回到屋里。

    那时候见顾念之和汉娜谈兴正浓,他就没有打扰,一个人靠在厨房门口静静地听她们说话。

    后来汉娜困了,要去睡觉,莱因茨连忙闪开让在一旁,顾念之站起来目送汉娜出去的时候就没有看见莱因茨。

    汉娜出来的时候倒是看见莱因茨了,但也没有说话,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了。

    莱因茨又在厨房门口饶有兴味地看了顾念之一会儿,见她还在吃,才走进来,坐在她身边,将手按在她的刀叉上,温言道:“最后一根白香肠,不能再吃了。不是我小气,是怕你受不了。你晚上会肚子痛。”

    饿了好几天,刚歇了一会儿就暴饮暴食,莱因茨直觉这姑娘的身体会受不了。

    顾念之眼神黯了黯,她想起自己奇怪的身体,一夜之间就会愈合的伤口,有些破罐子破摔地说:“那又怎么样?我说了不会白吃白喝。我会给你们钱。”

    “我是在乎钱?!”一向温和的莱因茨终于有些生气了,“说来说去就知道钱。你就算吃一百根白香肠,又能有多少钱?但是你的身体真的会受不了。来,别吃了,喝口牛奶,然后去洗漱睡觉。”说着,他很自然地一手把住顾念之的脖子,一手将牛奶杯送到她嘴边。

    顾念之不由自主张开嘴喝了一口牛奶。

    莱因茨笑了,温和地夸她:“gdgirl。”

    然后催她去洗漱,“你去休息,这里我来收拾。”

    顾念之刚来的时候就吃了一顿小食,也是莱因茨收拾的,现在又是他收拾,顾念之真的不好意思了。

    “我帮你吧。”顾念之站起来。

    “不用,这些东西不多,我自己做更快一些。”莱因茨说着就把瓷盘垒起来,那些瓷盘里的食物已经被顾念之吃得干干净净。

    他看了顾念之一眼,笑道:“能吃是好事,我不喜欢小姑娘吃得跟小鸟一样那么少。”

    顾念之抿了抿唇,尴尬地笑了笑,小声说:“我在家不这样,这一次是真的饿狠了。”

    “嗯。”莱因茨看了她一眼,没有揭穿她刚来的时候对他说的谎话。

    但是顾念之不好意思了,她站在莱因茨身边,看着他洗碗,一边给他递洗洁精,一边羞愧地说:“那个我我其实是一个人迷路了。”

    “我知道。”

    顾念之:“”

    脸更红了。

    “我我在山里转了好几天,这些天只吃浆果,偶尔有烤鱼和鸟蛋。”顾念之老老实实说实话,“今天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实在忍不住。”

    “我说了没关系。不让你吃,是怕你身体受不了。”莱因茨用手背轻轻碰了碰顾念之肚子上胃的部位,“这里会疼。你要不要吃点消食片?”

    顾念之笑着摇摇头,说:“我还好,应该不会有事吧?”

    她想试试自己的身体,到底能强悍到什么程度。

    莱因茨就没有再劝了,很快洗干净瓷盘和刀叉,再擦干净了放回壁橱。

    顾念之又给他递洗手液,让他洗手。

    莱因茨笑了起来,碧蓝的双眸深深地看着她,问她说:“你的手机不是要充电吗?”

    “对对对。”顾念之忙拿出自己的手机,“你这里有这种苹果手机的充电器吗?”

    莱因茨看了看,说:“这是去年的款,我的手机正好也是这种型号。”说着,他走出厨房,回自己屋里拿充电器。

    顾念之跟在他身后,一路走过去,发现莱因茨的房间居然在她刚刚进去洗澡的客房旁边。

    莱因茨拿了充电器出来,见顾念之脸上神色有些异样,略想了想,说:“房子你多包涵。只有这几间房,你如果不想住这里,就得跟汉娜妈妈一起住”

    顾念之当然不想跟别人一起住,她马上摇头:“没事没事,我明白的。”说完马上向莱因茨道晚安。

    莱因茨笑着点点头,“晚安。”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顾念之也回了自己屋子,虽然两间房是挨着的,但隔音效果应该不错,因为顾念之关上门,就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

    她把充电器插上墙上的插座,然后把手机插了上去。

    这时她的手机只有不到2的电源。

    真是谢天谢地!

    她的运气还真是有起有伏。

    手机在充电,顾念之划开看了看,见依然有两格信号,她试了试网络,好像能连上去,但是实在太慢了,她连短信都打不开,也收不到任何消息,只好作罢。

    打开手机上的通讯录,她想给阴世雄和赵良泽再打一个电话。

    这一次,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接通了,倒不是留言信箱了,而是特别行动司的总机接线员接了电话。

    “您好,特别行动司总部电讯处,请问你找哪位?”

    顾念之没有说话,茫然挂了电话。

    阴世雄的这个号码怎么会是总机接的?不可能啊

    难道在她离开的这一个多月内,特别行动司有了重大变动?

    她握着手机想了半天,最后决定试试打陈列的电话。

    号码拨了过去,响了没多久,也有人接了。

    顾念之大喜,忙说:“陈哥,我是念之!”

    那边好像怔了一下,然后一道温柔的女声说:“念之?我是叶紫檀,陈医生正在给军部首长做一个大型手术,还需要十个小时。你有事吗?”

    顾念之一下子泄气了,“陈哥在做手术?那你告诉他,我有急事找大雄哥他们,给他们留了言,但他们一直没回,你能让陈哥帮我问问大雄哥他们有没有收到我的留言?”

    叶紫檀和蔼可亲地说:“好的,念之你别急。据我所知,阴中校和赵中校也去执行任务了。十几天前就走了,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是不能带自己原来的手机的。”

    “啊?哦”顾念之明白了,彻底松了一口气。

    知道他们不是故意不接她电话不回她留言就好。

    顾念之虽然觉得阴世雄赵良泽这两人肯定不是内奸,但也害怕他们会被内奸利用,现在知道他们在执行任务,她才真正放松下来。

    “那好,没事了。叶医生谢谢你啊!”顾念之轻快地说着,马上挂了电话。

    叶紫檀也慢慢挂了电话,脸上依然带着微笑,她点开陈列手机上的一个小程序,上面清清楚楚显示了顾念之打电话过来的坐标。

    顾念之吃了饱饱一顿晚餐,很快也困了。

    等不及手机充完电,她已经倒在床上睡熟过去。

    本来应该是香甜一觉,是这**天来最舒服的一觉,但是半夜时分,她被肚子痛醒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去了洗手间。

    回来之后以为能轻松一些了,但是没过两分钟,她的肚子又疼了,又得去洗手间。

    如此三番两次之后,顾念之暗道自己是不是中毒了

    但是去了洗手间就舒服一些,胃里涨的满满,最后在洗手间里吐了出来,再有轻微的发烧,绝对不是中毒的感觉吧

    好像大概应该可能是,她确实晚上吃得太多了

    暴饮暴食的后果就是这样。

    在顾念之第五次从洗手间出来,再爬回床上全身无力的时候,她的房门终于被敲响了。

    “ereus?你还好吗?”莱因茨好听的男中音在门口响起来。

    顾念之挣扎着爬起来,靠在门上虚弱地说:“没事我没事就是有些拉肚子已经好了,你去睡吧”

    还以为这房间隔音好,她这几次上上下下去洗手间,果然还是惊动了睡在她隔壁的人。

    顾念之很不好意思,但是两腿软得厉害,她都站不住了,顺着门背后滑了下去,坐在门后吁吁喘息。

    门外安静了,莱因茨应该已经回去了。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抱着膝盖,将脑袋靠在膝盖上,肚子又隐隐作痛。

    她不想去洗手间,真的不想去了

    可是好像不去不行啊。

    顾念之脑海里天人交战般挣扎着,突然听见窗户那边发出咯噔一声响。

    她有气无力地抬头一看,顿时瞪大眼睛。

    只见她房间的窗户被人从外面推开,莱因茨高大的身形撑着窗台一跃而入,走到她身边,单腿半跪,蹲在她面前,伸手搭在她的后脖颈处,要抬起她的头,“怎么了?晚上还是吃撑了吧?”

    这是第6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5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5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