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跟我走

推荐阅读:奸臣之子永生仙墓官路青云梯玄帝归来渡风杂货铺最佳陪玩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

    莱因茨的语调平和,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并没有嘲笑她的意思,但顾念之还是觉得羞愧得无地自容,拼命压低脑袋,不让他抬起来。

    莱因茨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用力气,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觉得这小姑娘太脆弱了,跟阿尔卑斯山山:“肚子不疼了,但胃还是难受。”

    莱因茨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在发烧,今天不能再吃东西了,我再给你煮一碗蒲公英汁。”

    原来她昨天喝的那略苦涩的药汁是蒲公英汁。

    顾念之没有再抗拒了,“嗯”了一声,好奇地问:“是你们自己做的草药吗?”

    “嗯,是汉娜妈妈做的,我们这里的人从小生病了,就喝自己熬煮的蒲公英汁。”莱因茨说着站了起来。

    照顾了顾念之一夜,就算莱因茨这样身体健壮的人也有些疲色显露出来。

    顾念之挣扎着爬起来,说:“我自己来吧,你看上去很疲倦,去睡一会儿,我好多了。”

    “我不困。”莱因茨微微一笑,“你睡,我马上就回来。”

    他转身走了出去,高大的身躯将屋门填的满满的。

    房门被轻轻阖上,顾念之听见门外莱因茨跟汉娜妈妈压低声音说话,她心中充满感激,慢慢阖眼睡了过去。

    她睡得依然并不安稳,知道莱因茨和汉娜妈妈两个人轮番在床前照顾她。

    这一觉,她睡到傍晚才醒来,莱因茨坐在她床前的一张小沙发上看书,低垂着额头,从顾念之的角度看过去,能看见他长长的眼睫毛,居然也是淡金色的,配着湛蓝的双眸美貌异常。

    可顾念之发现自己还是喜欢霍少那样浓黑的长睫毛、深邃的黑眼睛……

    她出神地看着莱因茨,心里想着霍少,眼神不由越来越柔和。

    莱因茨低头看着书,感觉到她的凝视,莱因茨淡然抬眸,见她已经醒了,凑过来给她掖了掖薄毯,“醒了?饿不饿?”

    顾念之失笑,说:“……我可不敢再大吃大喝了。”

    话音一出口,她发现自己的声音非常小,连说一句话都要喘几遍,实在是虚弱得不得了。

    莱因茨叹了口气,“你病了,别说话了,好好养病吧。”

    顾念之在床上动了动,她想起床去洗手间了,在床上睡了一天,就算没有吃东西,但喝了一天的蒲公英汁,不想上厕所也难啊……

    所以她的奇怪体质对拉肚子不管用吗?

    “怎么了?”莱因茨见顾念之没有想睡的意思,“哪里不舒服?”

    顾念之内牛满面,这位大哥,您先出去一下行吗?

    她看着莱因茨,这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莱因茨也是定定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好像明白她的意思了,从容不迫地站起来,“我出去抽根烟。”说着走了出去,还轻轻带上门。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对莱因茨这个男人善解人意的程度又有了新的了解。

    她掀开薄毯,从床上下来。

    床前摆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鞋头居然是小黑熊的样子。

    她看着这双拖鞋,忍不住笑了,想起了在山那边遇到的那只聪明得快成精的小黑熊,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还记得她……

    顾念之一边想着,一边穿上鞋,结果站起来没走两步,两腿一软,整个人摔在地上,发出扑通一声响。s

    在门口的莱因茨猛地推开门,见顾念之摔倒在床前的地板上,忙走过去将她扶起来,也不说话,几乎半抱着她送她到洗手间门口。

    想了想,他推开洗手间,将顾念之送进洗手间的马桶前,让她扶着马桶旁边的盥洗台,站稳了,他才低着头离开。

    顾念之的脸已经红得要烧起来了。

    但没办法,昨天拉肚子拉得腿到现在都是软的,可人有三急,她没法等。

    好在莱因茨已经把她送到这里,剩下的可以自己解决了。

    ……

    顾念之红着脸冲了马桶,扶着盥洗台慢慢站起来,放水洗手。

    莱因茨在外面听见,敲了敲门,问道:“好了吗?我进来了。”

    顾念之扶着洗手间里的墙壁慢慢走到门口,拉开门,正好和莱因茨对上。

    “……谢谢你。”顾念之小声说了一句。

    莱因茨没有再说话了,索性伸出强壮的臂膀,将她抱了起来,放回床上,再拉开薄毯给她盖上,“你再睡会,晚上可以吃点东西,不然你太虚弱了。”

    顾念之点点头。

    她已经好多了,就是拉肚子特别耗元气,所以她很累,走路都走不稳。

    躺在床上阖眼闭目养神,莱因茨出去跟汉娜商量晚上的饭菜。

    后来给她煮了一锅薏仁燕麦海鲜粥,他们没有大米,没法做大米粥,薏仁和燕麦都有很多。

    顾念之没有力气自己吃,是汉娜喂给她吃的。

    果然人是铁,饭是钢,一碗吃完,顾念之就觉得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

    她白天睡了一天,现在不是很困,但汉娜已经习惯每天晚上八点半睡觉,因此很快跟她道晚安,回去睡觉了。

    莱因茨吃了晚饭,收拾了厨房,又去自己房间洗澡。

    顾念之趁这个机会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看了看。

    已经充好电了,但令她失望的是,今天居然一格信号都没有了,又回到了前些天的状态。

    她握着手机躺在床上,默默沉吟,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莱因茨洗完澡,过来看看顾念之睡了没有,结果见她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眼神放空,明显在想着什么事情。

    他的视线落在顾念之手上握着的手机上,好像明白了什么,对她说:“……这里是山里,手机信号经常是时断时续,不用担心。”

    “啊?”顾念之小小吃了一惊,“那你们怎么跟山外联系呢?没有座机吗?”

    “这里太偏僻,电话线没有拉过来。”莱因茨耐心跟她解释,“汉娜妈妈也不喜欢打电话,如果有事,她会翻过一座山找那边的护林员基地,他们有电话,也有网络。”

    护林员……

    顾念之有些心虚地想起她在山那边放的火,还有他们模糊的立场,断然不敢去找护林员“自投罗网”。

    反正现在有莱因茨带她出去,她也不用找护林员了。

    顾念之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说完不再纠结网络和电话,顾念之问莱因茨:“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呢?你打算什么时候走?能带我一起走吗?”

    莱因茨笑着说:“本来今天就应该走的,但你生病了,我再待两天也行。”

    “啊?不会影响你工作吗?”顾念之很是过意不去,她知道西方人一般都是休年假,是固定的时间,超过了就没有工资了。

    “不会,我年假很多。好些年没有休过了。”莱因茨像是知道她的顾虑,说得很委婉,“好了,你睡吧。我在这里看看书。”

    顾念之知道他是想照顾她,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晚上会不会又复发,所以没有拒绝,往薄毯下溜了溜,说:“那我睡了,你……晚安。”

    “晚安。”莱因茨微笑,两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床前看着她。

    顾念之安然闭上眼睛,装作睡熟了,其实她只是想让莱因茨安心。

    莱因茨看了她一会儿,弯腰给她掖了掖被子,拿走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先前看的书,继续看起来。

    屋里的大灯关了,只留一盏暖黄色的台灯。

    顾念之觉得这个氛围十分熟悉,熟悉的环境让她很有安全感,但是现在她就是睡不着,可不敢在床上翻来覆去,就这样直直地躺着,在心里默默地思考下一步要怎么做。

    阴世雄和赵良泽居然也在十几天前出任务。

    算一算时间,恰好在她出事之前。

    这是巧合,还是人为?

    还有史密斯他们,这么多天没有她的消息,难道他们一点都不怀疑?

    顾念之脑子里乱糟糟的,无数念头颠来倒去,心里隐隐有个不好的猜想,但因为太过惊悚,她自己也不敢相信是真的。

    时间慢慢过去,等顾念之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发现莱因茨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的呼吸绵长舒缓,和他整个人一样,给人又安稳又温润的感觉。

    顾念之移开视线,缓缓吁出一口气,告诉自己,只要能离开阿尔卑斯山,回到有网络,有人群的地方,她就得救了。

    她不能再等,明天一定要跟莱因茨说,让他早点带她走。

    闭上眼睛,顾念之觉得开始有困意了,正要睡过去,突然听见窗外传来一阵摩托的低吼声,但侧耳倾听的时候,又听不见了。

    顾念之心里一动,很快又听见栅栏的窸窣声,然后是咚的一声闷响。

    顾念之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她紧张地正要坐起来,却见本来靠在沙发上熟睡的莱因茨倏地跃起,动作十分利落迅速地扑到窗边,掀开窗纱一角看了看。

    顾念之躺了一下午,精神好多了,已经不像早上的时候连路都走不稳。

    她跟着从床上爬起来,默不作声地套上自己原来的衣服,把修女服穿在外面,里面兜着她的宝贝们,手机、充电器莱因茨的、小包卫生巾、pp打火机、瑞士军刀钥匙串,还有钱包。

    再穿上自己的球鞋,顾念之凑到莱因茨身边,跟着朝外面看了看。

    外面的星空很明亮,她凑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举着枪,翻过栅栏,然后在栅栏边上,一个人停下来,趴在地下,往下伸手。

    然后用力一拉,从地下拉起一个人?

    这个动作好奇怪……

    难道是栅栏附近有陷阱?

    莱因茨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头也不回地说:“……为了防野兽,栅栏附近有些陷阱。”

    难怪,刚才的声音,原来是人掉在陷阱的声音。

    顾念之很是过意不去,对莱因茨小声说:“谢谢你照顾我,不过我要走了。这些人是冲我来的,我在这里会连累你们。”

    莱因茨猛然回头,深深地看着她,碧蓝的双眸如同大海一样包容又耐人寻味。

    她朝他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莱因茨倏地伸出手,握住顾念之的手腕,“你还在生病,要怎么走?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里?”

    顾念之没有抬头,垂眸看着莱因茨抓住她手腕的手,“当然和我来一样走,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来的?”

    “……有人追杀你?”莱因茨眯起双眸,“br,你没有跟我说实话。”

    他没有用疑问句,而是用的陈述句。

    顾念之赧然地点点头,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对不起,我也不想的……”

    她用力想要挣脱他的手,可莱因茨的手握得牢牢的,她的手指用尽全力也掰不开他的手。

    “跟我来。”莱因茨没有放开她的手,反而拉着她的手,迅速出了房门。

    他先带她回了自己房间,将床边沙发上的一个旅行袋拿起来背在背上,同时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塞到顾念之手里,问她道:“会开枪吗?”

    这个人把枪交到她手里,顾念之立刻对他更加信赖,忙点点头,“会!”

    “好好拿着,听我命令。”莱因茨又深深看她一眼,突然抱住她的脑袋,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br勇敢点。”

    顾念之紧紧闭上眼睛,脖子僵直,有些尴尬地往旁边躲了躲。

    不过莱因茨很快放开她,并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别害怕。”

    他安慰她,“我会带你安全离开这里。”说着,他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他们路过汉娜妈妈房间的时候,莱因茨推开门,叫醒汉娜妈妈,简单地说了一句:“有坏人,快藏起来。我和rs会引开他们。”然后拉着顾念之就走了。

    汉娜妈妈吓了一跳,忙从床上爬起来,披着外套躲进了地下室。

    “我们要去哪里?”顾念之有些迷糊,小小的木屋虽然房间不多,但是走道倒是七弯八拐,看不清方向。

    “当然是后院。”莱因茨头也不回地说。

    顾念之的房间正对着前院的方向,刚才看见的那些鬼鬼祟祟拿着枪的人,就是从前院进来的。

    而莱因茨拉着她走的方向,是后院。

    这是第7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5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5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