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终于发现了

推荐阅读:都市逍遥狂少官道波澜剑天子至尊贼少极品神医混花都超人末日未来我真不要当明星唐朝工科生最牛微信朋友圈纵天神帝

    史密斯想了一会儿,摇头说:“我们自己先找找吧。我不是很相信这里的警察系统。”

    另外两个律师表示附议。

    “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而且来这里专门代表自己的当事人控告德国的警察系统和政府部门,我觉得暂时还是不要报警,以免是误会一场,也不要将事情弄得满城风雨。”史密斯摇了摇手指,“这样吧,我们先去找酒店要这十天的监控录像,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他们亮出律师身份,向希尔顿酒店索要监控录像。

    希尔顿酒店方面的管理层虽然不太愿意,但看在美国最大律所面子上,还是将这十天来酒店大门口和后门的监控录像当人情一样给他们复制了一份。

    这些监控录像不涉及客户的**,给他们看也没关系。

    可只给大门外的监控录像,四个人当然不满意。

    万一顾念之是被酒店内部的人害了呢?

    这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比如几年前发生在美国纽约非常著名的一个案子,就是一个年轻女子突然失踪,最后被发现赤身**死在她所住酒店楼顶的一个蓄水池里,那蓄水池有两米高,还盖着非常沉重的水泥盖子,需要几个壮汉一起才能掀开这个水泥盖,但是却被纽约警方判定为“自杀”

    这四个人都是美国比较有名的律师,因为见过太多警方内部的乱象,他们没有盲目相信警方的能力。

    而且顾念之在这个当口突然失踪,也太微妙了,他们更不敢相信德国警方。

    史密斯冷着脸对希尔顿酒店的安保总监厉声道:“如果我们的同事在你酒店内部出事,这个责任你担当得起吗?!我可以保证,她如果真的在这里遭遇不幸,你希尔顿酒店会在全世界都开不下去!”

    希尔顿酒店的安保总监脸上一阵红,又一阵白,瞪着这几个气势不凡的律师,最后不情不愿地请示了上司。

    希尔顿高层为了息事宁人,特批同意将酒店内部各层走廊的监控录像也复制了一份,给这四个美国律师查看。

    有了酒店内外的监控录像,史密斯他们自信不会有遗漏了,于是四个人各分配一部分录像带,连夜开始工作。

    大家目不转睛看了一夜,眼睛都看红了,却只看到顾念之十天前一大早离开酒店的身影。

    不过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她坐的是他们的商务专车离开酒店的!

    从那一次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她回来过。

    她离开的时间和她门卡最后使用的时间也对得上。

    史密斯的精神振作了一些,马上打电话给他们商务包车的司机,装作有急事的样子,让他立刻来酒店,说有重要事情要请他帮忙,价钱另算。

    专车司机高兴极了,五分钟之内就赶到他们住的希尔顿酒店。

    史密斯他们请他来到酒店房间的小会议室,悄悄开了手机视频录像,状似无意地问他:“请问你是不是十天前送顾律师出去了?去哪儿了?”

    那司机忙说:“哦,是啊,我记得,顾律师说要去国王湖看朋友,请我送她过去,那里离慕尼黑大概两小时车程。”

    那司机说完,不等史密斯继续问他,又说:“顾律师是怎么回来的?她另外叫了车吗?她说只待一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在那里等了她两天,她都没有打电话,是玩得太开心忘了回家吗?”

    刚说完,那司机意识到说错话了,马上又改了口:“哦,不对,是待十天,我忘了,是十天”一边说,一边狡黠地眯着眼睛,躲避史密斯他们的视线。

    他心里懊悔极了,过了这么多天,这几个律师才问他当时的情况,他一激动,就把当初那人让他说的话给忘了,把实情给说了出来!

    还好他还记得补救,希望这些人不要在乎他的口误。

    “到底是十天,还是一天?!这种事也能记错?!”史密斯抱着胳膊,皱着眉头看着那司机。

    “过了这么久了,我哪里记得那么清楚?”这司机很是狡猾,小心翼翼地问:“顾律师回来了吗?你们可以亲口问她啊?”

    “如果她回来了,我们还会问你?”史密斯瞪了他一眼,“好好想想,顾律师到底是跟你说的一天,还是十天?!”

    这司机听说顾念之并没有回来,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有些害怕了,又权衡了一下,咬牙说了实话:“好像是一天,对,应该是一天。真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她。”

    四位律师听完,都是:“”

    不会吧?

    首先,顾念之给他们的短信说的是要出去十天,但她亲口跟司机说只有一天,而且还说晚上就回去,会打电话让他去接她!

    到底是十天,还是一天,这就是第一个矛盾的地方。

    然后失去消息之后,顾念之的电话也打不通了。

    从不断的转接留言信箱,到最后“电话不在服务区”。

    不寻常,太不寻常了。

    到了晚上,他们四个人在史密斯的房间里会面,脸色都很严峻。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他们还是不得不承认,顾念之,应该是失踪了。

    肯定不是自己走失,而是着了谁的道儿!

    能着谁的道呢?

    顾念之是华夏帝国的公民,来德国是专门打官司的。

    如果说得罪人,那就只有塞斯那一家无法无天的土皇帝了!

    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大家的意思。

    虽然律师只是代表当事人打官司,跟对方并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但因为做律师这一行跟法律直接挂勾,实在是太能拉仇恨了,所以被告害原告律师,或者原告害被告律师都是常有的事。

    “难道是塞斯家?他继父约克可不是善茬。”一个律师冷声说道,“他的背景我们都调查过了,绝对不干净。”

    “别忘了,塞斯也逃跑了。虽然医院报告是九天前,但那是他们发现他逃跑的时候。如果把他正式逃跑的时间稍微往前推一推,说不定跟顾律师失踪的时间是吻合的。”史密斯第一个想到这种可能,心中不寒而栗。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那天他和顾念之去医院看受了重伤的塞斯的时候,塞斯盯着顾念之的眼神实在有些不正常

    “啊?真的跟塞斯那个变态贱人有关?!那可怎么办?!”

    塞斯是个什么样的人渣,没人比他们这些知道黎海清案件细节的律师团清楚

    “给何大律师先打电话吧。跟他说清楚之后再报警。”史密斯揉了揉额角,“不能再拖了,到现在都没有顾律师的消息,我很担心”

    担心什么,大家对视一眼,都是心照不宣,但是没人敢把那个可能说出来,好像一说出来,他们的担忧就会成真。

    而只要不说出来,顾念之就会是安全的一样。

    大家都在心里祈祷,希望这样绝望又恐怖的事不要发生在顾念之身上

    他们虽然跟顾念之私交不多,但一个多月来在公事上大家很合拍,也很欣赏这个努力又聪明的华夏帝国女律师,真的受不了她会出意外。

    “连律师他们都敢动!我看这德国的司法系统真不是一般的黑!”

    四个人商议完毕,由史密斯当场给何之初打电话。

    可是他足足拨了一个小时何之初的号码,得到的永远是他的留言信箱消息!

    另外三个人非常惊讶,也纷纷拿出手机,拨打何之初的号码。

    他的个人手机、工作手机、工作电话,甚至连华夏帝国b大教授楼的电话都拨打了,没有一个电话真正打通了,都是留言信箱!

    史密斯瞪着自己的手机,嘟哝说:“不是说回家了吗?这是回哪儿去了?南极?还是北极?电话都不接”

    “算了吧,史密斯。”几个同事安慰他,“我们休假的时候不是一样吗?工作电话、电邮都不接、不回的。”

    这才叫度假,不然干嘛要度假?直接加班不是更好?

    一个律师还加了一句:“再说何大律师说他最晚两周也就回来了,还差四天就是两周,到时候再看。”

    史密斯想想也有道理,可是顾念之的事不能再等了。

    “这样吧。”史密斯踌躇了一会儿,“我们还是得报警,还有,顾律师是华夏帝国公民,她出事了,得通知他们的大使馆。”

    如果顾念之是美国公民,他们早就找上美国大使馆了,可惜她不是,只有找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

    几个人讨论一下先后顺序,最后决定他们分成两拨,同时出动。

    一拨去报警,一拨是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报信。

    史密斯跟警方打交道比较多,他和另外一个律师就去警局报警。

    还有两个律师略懂华语,就去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

    “你们说什么?你们的律师失踪了?!”慕尼黑警局负责失踪人口案件的警官用一副“你仿佛在逗我”的眼神看着史密斯和他的同事。

    史密斯前些天才为了塞斯从医院逃跑的事天天泡在慕尼黑地区警察局,督促他们赶紧派人手抓逃犯,这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熟悉他了。

    有些警察理解同情他,但也有些警察讨厌他,认为他在这里干扰他们工作,而且他们的控告抹黑了德国警察的名誉,对他很不友好。

    现在看见他来报案,有几个警察就怀着幸灾乐祸的心理,不断刁难他们。

    史密斯被他们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没有丝毫办法。

    “失踪?你们以为失踪这么好立案?如果她是未成年人,失去联系24小时,确实能报失踪,但不幸的是,她已经年满十八岁,是成年人了,所以”慕尼黑地区警局的人打着官腔不肯接受史密斯的报案。

    史密斯冷笑,双手撑在那警察的办公桌上,直视着他浑浊的灰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哦?现在你们认为十八岁就成年了?那你们同僚局长的公子,怎么21岁了还被你们说成是未成年?!你们德国的法律,不是说22岁才成年?!你告诉我,我是打了个假官司!还是你们德国出台了一套假法律!”

    论耍嘴皮子掰法律条文,这警察哪是美国精英律师的对手?

    这警察被史密斯怼得满脸通红,一时下不来台,恶狠狠地捶了捶桌子,说:“我说她成年就是成年了!至于你们打的官司,问法官去!关我什么事?!”

    “就是啊失踪也许只是个误会,你们的同事都已经是执业律师了,至于这么急吼吼地来报案吗?”警察的同事也在旁边帮腔,“还有,失踪这种案子只能直系亲属来报,你们谁是她的直系亲属?”

    看见这些在法庭上趾高气昂的律师吃瘪,警察们心中还是暗爽。

    有太多次,警察们辛辛苦苦抓的嫌疑犯都被巧舌如簧的律师给开脱了,不能定罪。

    但是他们也不想想,律师也帮过警方和检控方很多忙,帮他们给嫌疑犯定罪。

    只能说,有些人只记得别人对自己的不好,而对自己的好,都被他们忘得一干二净。

    史密斯被警察们堵了回去,他也不是吃素的,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他义正辞严地说:“正因为你们说我的同事已经是成年人,所以有关她的报案,不需要直系亲属。我看你们也是信口开河,什么法律条文,在你们来说都是狗屁。什么时候需要用来搪塞,就随便抓一个出来,根本不管你们自己的话是不是自相矛盾!”

    “咦?跟我们讲道理?你不知道我们是警察?是暴力执法机构,不是讲道理的机构吗啊?!”办公室里的警察齐齐翻了个白眼,“想讲道理,去法庭吧。门在那边,好走不送!”

    “你们怎么能这样?!我们奉公守法,遵循法律程序来报案,你们居然这幅态度?!”史密斯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想过后果吗?”

    “什么后果?我们也是奉公守法,按法律程序办事。法律从来没有说过同事可以当直系亲属报案!”

    史密斯和同事只好愤然离去,再想办法。

    另外两个去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报信的律师受到的待遇比史密斯和他同事好多了。

    两人在接待室一说是黎海清案的原告律师辩护团,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立刻非常热忱地请他们进去。

    来到大使馆的小会客室,大使馆的副领事亲切接见了他们。

    “你们是美国律师团的成员吧?真是谢谢你们的精彩辩护,为我国的留学生被害案伸张正义,我们会记得你们的。”副领事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保养得不错,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的样子。

    两人忙谦虚了一番,然后说:“我们这次来,是为了我们律师团的顾律师,她也是你们华夏帝国的公民。”

    “哦!是顾律师啊!对对对!她很厉害啊!我听了她的法庭庭辩辩词,那英语真是说得溜儿,一点口音都没有!标准牛津腔!”这副领事笑呵呵说道,把顾念之也极力夸奖了一番。

    这两个律师见这副律师给力上道,马上趁热打铁:“是啊是啊!她很厉害,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聪明得不得了,又努力,这一次的庭审辩论,她是主要出庭律师,老道得不得了。”

    “哈哈哈!我们国家的女律师确实很厉害!”副领事听了高兴得合不拢嘴,不过他也没忘记刚才这两个美国律师说的话,便问道:“你们刚才说是为她而来,是怎么回事啊?”

    “是这样的。”两个美国律师严肃起来,一个律师先开口:“十天前,顾律师跟我们说,她要出去见一个朋友,说十天后回来。结果这十天,我们打不通她的手机,每一次打过去,都是转接到留言信箱。昨天打她的手机,更是出现手机不在服务区的现象。我们担心”

    另一个律师接着说:“我们觉得有问题,就找了一些人调查顾律师的去向,结果找到我们的包车司机,他说十天前,顾律师亲口跟他说去国王湖那边游玩一天,晚上会打电话叫他接他。但是那个司机等到现在,也没有等到她打电话过来!”

    副领事听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收敛了笑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你们的意思是顾律师?”

    “失踪了。”两个美国律师一起说道,“我们的另外两个同事已经去慕尼黑地区警局报警,我们两人特意来通知你们一下,你们毕竟是顾律师国家的大使馆,对你们国家在海外的公民有保护的义务。”

    “这是自然。别说她是受白部长委托,来德国为了同胞打官司的律师,就算是一个普通留学生或者劳务人员,我们大使馆都义不容辞!”副领事拍了拍桌子,“你们把顾律师的资料填一下,我马上跟国内联系,看看他们是什么章法。”

    这是第10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5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54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