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他回来了

推荐阅读:仙墓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青叶灵异事务所通天神捕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进化战场永夜君王穿越大唐的现代人修真四万年我的女神大佬

    大使馆的人能做的事情其实很有限,大部分时候,他们需要国内部门的授权,才能在国外行事。

    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太刻板,而且比较误事,才有霍绍恒他们特别行动司的诞生。

    两个美国律师连连点头,坐在小会议室里,仔细填着有关顾念之的履历资料。

    他们对顾念之并不熟悉,但是顾念之是他们律所雇员,律所的人事处有顾念之的详细资料。

    这俩美国律师马上跟美国律所联系,此时美国正是下午两点左右。

    这俩律师打电话回到美国律所,经过一番折腾,终于直接联系到美国律所的人事总监,说了顾念之的事。

    当律所的人事总监知道顾念之有可能在德国失踪了,非常重视,马上把顾念之的履历资料发给两位律师,同时给何之初特意留给律所高层的一个号码发了短信过去。

    这个号码只有律所高层知道,下面的人员都不知道。

    何之初曾告诉他们,如果他回老家了,而律所有非常棘手,需要迅速解决的事,可以给这个号码发短信,否则的话,千万不要联系这个号码。

    这么多年,他们也确实没有用这个号码联系过何之初,这是第一次。

    为了安抚这两个美国律师,律所的人事总监跟他们说:“我已经把消息转发给何大律师,他知道会跟你们联系。”

    律所的人事总监知道顾念之是何之初一手招进来的,招来之后也选择亲自带在身边教导。

    按规矩,顾念之是新进所的菜鸟律师,是不可能一步登天由何之初这个级别的大律师兼合伙人来带的。

    但规矩是什么?

    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

    何之初亲自叮嘱要带顾念之,律所的人事部门也不会不知好歹,一定要跟他讲规矩。

    律法不外人情,能做到高层的人,个个都是人精。

    在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的两个美国律师听说已经转告给何之初了,马上说:“我们也试图联系过何大律师,但是他的电话都打不通,一直是留言信箱。”

    “是吗?这我不清楚,不过我已经给他发了短信,看他会不会给你们回电话吧。”人事处总监装模作样地表示他已经尽力了,并没有说那个号码是下面的人不知道的……

    两个律师见律所那边已经尽力了,也没有多要求什么。

    他们在领事馆里填完顾念之的资料履历,才告辞而去。

    这份资料履历,当然是顾念之在华夏帝国里能摆出来的身份,包括后来出现的她的父亲是顾祥文,也都在美国律所的资料表上。

    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的副领事刚看见这张资料表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顾念之到底是谁。

    因为这个副领事以前并不认识顾念之,他跟霍绍恒他们那个级别和层次、部门从来没有关联的时候。

    而现在顾念之自身的情况也变了。

    首先,顾念之的父亲顾祥文找到之后,她就换了护照和国籍,不再是以前特别行动司给她的身份,而是以巴巴多斯公民重新入籍华夏帝国,这也是她这一次出国用的合法身份。

    又因为她的身份已经查明,有人以此为理由,给她调低了她的安保级别,跟普通华夏帝国的公民没什么两样了,不再享有以前霍绍恒给她的最高安保级别身份。

    因为这两点,这位副领事在领事馆里查阅顾念之身份资料的时候,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按部就班的将顾念之失踪的消息发回国内外交部,等待国内审核,确定他们能采取的行动范围。

    不过这两个律师并不知道这些程序,他们从大使馆回到希尔顿酒店之后,闲谈起来,对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印象很好,两人事情办得顺利,心情也很愉快。

    回到自己房间刚收拾了一下,就见史密斯和另外一个同事黑着脸回来了。

    得,一看这两人耷拉下的脸皮,两人知道他们这一趟不顺利了。

    “这是怎么了?别告诉我你们只是去报案,对方却不肯立案!”一个律师夸张说道,本来只是想打趣一番。

    没想到史密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说:“这群猪!还真有胆子不给立案!”

    大家:“……”

    “还真被我说中了?为什么啊?!”刚才打趣的律师十分不解,“这种事也能不立案?!”

    “我跟你说,这慕尼黑地区警局的警察们戏不是一般的多。先推脱我们不是顾律师的直系亲属,不能给她报案。被史密斯怼回去,说顾律师是成年人,不需要直系亲属报案,他们马上又扯说我们的证据太少,连立案都不给我们立,非说顾律师也许只是贪玩忘了跟我们联系,就是不肯承认她是失踪了!”

    跟史密斯同去警局报案的另一个律师不断摇头,唉声叹气地说:“这可怎么办啊?!他们这么混蛋!我敢打赌,顾律师一定不是因为贪玩忘了跟我们联系!”

    “还有没有常识了?!”

    另外两个刚从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回来的律师也怒了,“这太过份了!这个时候,就需要他们的大使馆出面了!”

    “对了,你们去了顾律师所在国家的大使馆,怎么样?他们打算怎么办?”史密斯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握在手里摇了摇,一口饮下。

    “哦,他们的使馆很棒!副领事亲自出来见我们,还让我们填了一份顾律师的资料表,他好像要请示上级。”

    去了华夏帝国驻慕尼黑大使馆的一个律师开始说他们那边的情况,明显比史密斯他们强多了。

    “是吗?”史密斯总算觉得好受些,“如果他们能亲自出面报案,我看这些警察油子还敢不敢不立案!”

    他将红酒酒杯重重一杵,放到房间的吧台上。

    另一个律师也说:“我们当时还直接给美国律所那边的人事处总监打了电话,他正好在办公室,就把顾律师的资料传给我们了,还说,他已经给何大律师发了短信,让他知道这件事。”

    顾念之是何之初亲自带的律师,如果她出事了,何之初肯定要通知到。

    “给何大律师发了短信?管用吗?总监知道何大律师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吗?”史密斯怀疑地问,“我们四个人每个人不知道打了多少遍,到现在都没有回信!”

    他用手拍着桌子,正在义愤之中,突然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不耐烦地拿出来一看,顿时呆住了。

    “是……是何大律师的电话!”

    史密斯举着手机哆嗦,激动地喊起来。

    这么多天联系不上何之初,他们几乎都绝望了。

    房间里另外三个人也兴奋了,都不说话,聚精会神的看着史密斯。

    史密斯索性摁了免提。

    何之初的声音从手机的麦克里传出来,是他们习惯的带着r尾音的美式英语,“……出什么事了?人事处总监没说清楚,念之怎么了?”

    史密斯深吸一口气,对着手机麦克沉声说:“……顾律师,从十天前就失踪了。”

    手机那边半天没有说话,不知道何之初是没听明白,还是被惊到了,总之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史密斯以为那边是不是挂电话,才听见何之初的声音传来,他简单地说:“我马上回来。”然后就挂了电话。

    史密斯和屋里的三个律师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又像是松了一口气,“好了,何大律师马上就回来了。”

    他一回来,他们就有主心骨了。

    ……

    何之初的房间里,他坐在窗前,一手支着头,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一动不动看着窗外的景色。

    时值傍晚,快要落山的太阳像个圆圆的咸蛋黄,贴在西边的天空,正发出最后一丝余热。

    窗外有一棵巨大的银杏树,晚风一吹,落下无数片小扇子一样黄绿相间的小树叶。

    一个穿着素色绸绢衣裤的女子拎着一个小藤篮,正弯腰在银杏树下捡拾落叶。

    像是感觉到有人看着她的方向,那女子抬起头,对着何之初窗户的方向笑了笑,正是温守忆。

    何之初并没有看她,他的视线看着银杏树的方向,其实是放空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着顾念之的事。

    怎么会这么巧?

    他刚离开,念之就出了事……

    上一次是这样,上上次也是这样……

    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何之初不得不想,自己身边,还是有拖后腿的人。

    他以为自己早把那些人清除干净了,现在看来,还没有。

    最大的罪魁祸首还潜伏在他周围。

    不管这个人是谁,是什么身份,一旦被他揪出来,一定会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这也是何之初暂时还不想把顾念之带回来的原因。

    因为他不能确定自己身边就是完全安全的。

    他原以为顾念之在霍绍恒身边是绝对安全的,所以宁愿让自己心里难受得要死也让念之留在霍绍恒身边,现在看来,也不是这么回事。

    何之初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平息自己的怒气。

    过了一会儿,拿起电话吩咐自己的人手:“马上准备,我要去德国。”

    十分钟后,何之初去何老爷子房间里道了别,做了一番安排,得到了何老爷子的同意后,才离开家。

    等温守忆接到消息赶来的时候,何之初已经走了。

    “秦姨,大少爷已经走了吗?”温守忆忧心忡忡地问,“老爷子才刚刚做完开颅手术,他就敢一个人离开?”

    秦姨坐在自己房间里,耐心地插花,她从花篮里挑选着从温室里摘来的新鲜花卉,淡淡地说:“老爷子手术很成功,他没有后顾之忧了。再说……”

    秦姨没有再说了,笑了一下,有些昏暗的屋子里像是亮起一道闪电,艳光夺目,不可逼视。

    她缓缓回头,看了温守忆一眼,“阿忆,来,帮秦姨把这花插完。”

    温守忆款款走过去,跪坐在秦姨身边,耐心地帮她把剩下的花和草一一摆弄起来。

    秦姨的手抚上她的肩膀,那只手白腻得像是用羊脂玉雕刻出来的一样,甚至比真的羊脂玉还要冰冷,“还是阿忆好,我什么都不说,你就能做到和我心里想要的插花一模一样。”

    “我是秦姨教出来的,怎么能不懂您的心意呢?”温守忆好脾气地笑,不敢看秦姨的脸。

    实在是太美了,每次看,她是女人都能失神。

    可何老爷子……

    唉,怎么就这么没眼色?

    自从何老爷子的原配妻子去世之后,就连秦姨这样的绝色女子都不放在眼里了。

    但是这样专一的痴情深情,又对女人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秦姨也是这样吧?

    温守忆默默地把插好的花捧起来,说:“这花还是要放到老爷子房间?”

    “不了。”秦姨悠悠地叹气,“在老爷子能起床之前,我们都不能进去。”

    “什么?!”温守忆失声叫起来,“那怎么行?!秦姨您同何老爷子是夫妻啊!”

    虽然是继室,但也是明媒正娶的妻子。

    秦姨无所谓地摇了摇头,“大公子下令,那些人怎么敢不听从?但是没关系,只要老爷子能好起来,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说着,她将羊脂玉一般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这里,又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

    温守忆叹了口气,赞道:“秦姨,人心都是肉长的,假以时日,老爷子一定能体会您的心。”

    “借你吉言吧。”秦姨偏了偏头,看向窗外,大大的眸子里如有繁星闪烁,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

    第二天上午7点,一架从美国波士顿飞来的私人飞机停在了德国慕尼黑国际机场。

    何之初面无表情从飞机上下来,被人簇拥着,走机场的vip特殊通道出关。

    从机场海关出来,一辆定制的劳斯莱斯幻影加长防弹专车已经停在机场门口,等候何之初上车。

    慕尼黑警方提前接到通知,甚至提供了两辆警车,一路警车开道,畅通无阻,送何之初去了希尔顿酒店。

    路上的行人车辆纷纷闪避,大家好奇地看着被警车簇拥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到底坐的是哪国元首?

    “最近不知道有外国元首访问我们慕尼黑啊?”

    “也许是私下出访吧。”有人嘀咕,“这样新闻里不会报道,但是接待的规格不会变。”

    “哦,这倒有可能。”

    大家闲话着,有人把何之初那辆劳斯莱斯幻影专车拍到社交媒体上,让大家猜到底是哪国的高层私下来到慕尼黑。

    没想到刚刚发出去,就立刻被全网删除,而上传照片的人连ip都被封了,并且他的手机立刻收到警方的警告电话,说他不经车主同意,私拍别人的照片并且放到社交媒体上是触犯别人的**,会受到惩罚性索赔。

    别的不说,光一个惩罚性索赔就比坐牢还让人害怕。

    坐牢的话,只要不是无期徒刑,总有出来的一天。

    可是惩罚性索赔,可是会让你一辈子陷于穷困之中,永生永世也抬不起头。

    对于这种人,罚款比坐牢要更让他们有切肤之痛。

    这样一来,没人再敢上传何之初坐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专车的照片。

    何之初就这样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希尔顿酒店门口。

    史密斯他们一大早就接到电话,说何之初马上就到酒店了。

    他们立刻穿戴整齐,在希尔顿酒店门口等着何之初的到来。

    当那辆由警车簇拥的劳斯莱斯幻影出现,史密斯他们压根没想到这是何之初的专车。

    所以当何之初从这辆车里下来,带着一众保镖和随从往希尔顿酒店大堂走去的时候,史密斯他们简直惊呆了,愣了一会儿,才赶紧跟上去叫道:“何大律师!”

    何之初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见史密斯他们四人冲了过来,点了点头,右手轻轻挥起,他身边的保镖马上让开一条路。

    史密斯他们走了过来,被何之初的排场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他站在那群彪悍的保镖和随从当中,依然是清冽冷漠的神情,潋滟的桃花眼里不带丝毫感**彩,身形虽然没有那些保镖们粗壮,但是他的气势无人能敌,就像一个王者,君临天下。

    史密斯不由自主产生一股敬畏的心理。

    这同把何之初当老板是完全不同的心理状态。

    “何……何大律师……”史密斯战战兢兢地打招呼,目光不断往何之初身边那些保镖和随身瞟过去。

    好像只过了十天,那个虽然淡漠寡言,但儒雅谦和的何之初不见了,现在的他,让这些以前认识他的人陌生又熟悉。

    何之初一看史密斯他们的神色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他这时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跟他们解释。

    “跟我来。”何之初淡淡说了一句,转身走进酒店大堂,进了电梯。

    史密斯他们赶紧跟上,在被保镖们挤得满满的电梯里占了一席之地。

    ※※※※※※※※※※※※※※※※※※※※※※※※

    这是第11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5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5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