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她还活着

推荐阅读:爆笑狂妃:妖孽邪王,来战!武侠之数据风暴宠物天王奶爸的文艺人生无上崛起超级城市制造商圣塾神墟左道之士神级美食主播金鳞

    何之初烦躁地揉了揉眉心,在国王湖边走来走去。

    看来直接找到顾念之的可能性不大,只有从侧面下手。

    想起他们收到的那个视频里出现的塞斯,何之初镇定下来。

    他真是太着急了,关心则乱,怎么忘了最重要的人。塞斯。

    既然塞斯能够掺和进去,塞斯的继父约克肯定出了大力。

    顾念之失踪这件事,约克不知道才有鬼了。

    但是对付约克这种人,不可能跟对付这个司机一样。

    何之初握了握拳头,对着夜空暗暗祈祷,只希望顾念之能够想尽办法活下来。

    不管怎样,只有活下来,才有希望。

    “回城。”何之初拿了主意,转身上车。

    何之初刚坐到车里,还没喘口气,就听见手机响了。

    “什么事?”何之初滑开手机接了起来。

    是帮他查那些车牌号悬赏的机构打来的电话。

    那人非常激动,德语说得又快又急,跟打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哒:“有人来电话说看见这两辆车了!”

    何之初马上说:“把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我马上去看。”

    他正好在外面,可以顺路去看看这两辆车在哪里。

    何之初本来以为对方用了这两辆车作案,现在被人找到,肯定会弃车了。

    结果这些人不知道是太大意,还是笃信他们藏的隐蔽,不会有人找到他们。

    总之当那两辆车所在的地址发过来之后,何之初发现一辆车在慕尼黑郊外不远的地方,还有一辆居然就在慕尼黑市区一个小诊所的停车场里!

    “走,先去这个地方。”何之初将慕尼黑郊外的地址发给他的人。

    几辆悍马suv又风驰电掣般离开了国王湖,趁着夜色,迎着凛凛夜风往慕尼黑开去。

    他们开得快,一路高速不断超车,最后只花了一个小时就到了那个地址。

    这个地址是在慕尼黑郊外的一个中等社区。

    社区里面都是一栋一栋的独栋别墅,每家每户门前都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地方不算特别大,但也是前有院,后有园。

    这里种着许多高大的松树,好处四季常青,总是能保留这片社区的**,就算用卫星都很难探测到这里的街景,坏处是一年四季都是阴森森的,光线不太好。

    何之初在车里没有下来,借着下摇的车窗看见了前面的房子。

    是一座很大的别墅,没有什么特色,就是慕尼黑郊区很常见的那种房子,既不高调,也不低调,藏在整个社区里一点都不显眼。

    门前有个很大众化的花圃,里面种着三角梅,还有几株玫瑰花,姹紫嫣红,有种俗艳的热闹,平平无奇。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车牌号才找到停车的这个地方,要让他们自己找,还真不一定能找到这里。

    因为慕尼黑郊外那么多相同式样的房子,没有特殊原因引导,大概很难注意到这里。

    “去看看。”何之初移开视线,吩咐自己的手下。

    一个保镖下了车,来到院门前摁门铃。

    摁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出来。

    后来隔壁房子里有人听见了,出来到庭院里好奇地看着他们。

    这个保镖就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问道:“嗨,你好,请问你知道这家人在家吗?”

    邻居笑着摇摇头,“我有一阵子没有看见这屋里有人出来了,好像搬走了。”

    “搬走了?”那保镖吃了一惊,不过还是谢谢那个邻居,回来对何之初说了一下。

    何之初皱了皱眉,在车里又探头看了那房子一眼,“带人进去看看。”

    保镖点点头,转身就招呼几个身手很好的同僚,翻过院墙进了那座别墅的庭院。

    旁边的邻居看得眼睛都直了。

    另一个保镖笑嘻嘻地走过去向他解释:“那家人欠了我们老板的钱,一直也不还,打电话也不回,最近把电话号码都取消了,我们才来看看。”

    那邻居呆呆地看着这群一看就不像善茬的人,立刻给他们头上盖了个戳:高利贷

    “哦哦哦,那你们忙,我进去了。”邻居结结巴巴说着,哧溜一下就溜回自己家了。

    那个保镖也不在意,记下这邻居的门牌地址以防万一,然后走回去看那些人进去怎样了。

    十分钟后,翻进院墙的人又翻出来了。

    他们向他汇报:“里面确实没人。就几辆车停在后院。其中一辆就是我们查的车牌号,不过那辆车没有什么线索。”

    “就是后面那辆车。”

    有人补充了一句,大家就明白了。

    别墅里停的这辆车,不是把顾念之塞进去的那辆车,而是跟在后面的那辆车,里面应该不会有线索。

    为了保险起见,何之初还是指示他们:“进去看看,拍下照片。”

    几个保镖又返回去,将那车里里外外拍了很多照片,又做了几个记号,弄坏车的引擎,才翻墙出来。

    何之初一帧一帧看着他们拍的照片,也没有看出异样。

    他想,看来只有找到视频里把顾念之塞进的那辆车,才是真正有了一些线索。

    何之初收起照片,没有多说话,挥了挥手让他们上车,“去城里那个诊所看看。”

    等他们到了慕尼黑市区的小诊所前,发现这小诊所已经人去楼空。

    小楼后面的停车场里停着几辆车,其中一辆就是当时把顾念之塞进去的那辆车!

    也是塞斯开的那辆车!

    何之初这一次下了车,亲自来到那辆车前。

    夜色下,他看着那辆车,脸上的表情如同南极寒冰,看一眼都要把人冻死了。

    “打开。”过了半天,他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清冽冷漠的嗓音凉薄到极点。

    他这一次带的手下都是在这方面特别有本事的人。

    比如说没钥匙的时候依然能撬开车门。

    一个保镖走过去,拿着一个两尺长一厘米宽能伸缩的铁尺,用铁尺往车把手那里竖插了过去,然后转了一会儿,用手巧劲,就把车门给打开了。

    何之初第一个钻进车里。

    车里明显被重新洗刷过了,车饰座椅都是新的,但车的外观那么破旧,就显得车里的全新状态非常突兀。

    看来里面被人全部换过了。

    何之初徐徐吐出一口气,“把这车带回去做法检分析。”说完就下了车。

    回到自己车里,何之初以手支颐,想着今天的收获。

    首先,念之是被人从国王湖带走的。

    然后去哪里了呢?

    最有可能是进了阿尔卑斯山。

    可他们带她进阿尔卑斯山做什么?

    那两辆当时带走她的车都找到了,说明这两辆车并没有跟念之在一起。

    那只有两个可能。

    一,从国王湖离开后,他们直接开车进山,然后又出来了。

    二,从国王湖离开后,他们换了车,这两辆车没有进山,或者进山之后换了别的车。

    如果是第一个可能,也就是他们直接开车进山,然后又出来了。

    这是最凶险的一个可能。

    如果是进去又出来,却不见念之的人影,车里还被重新装修过,只有一个可能,也就是车里发生了致命冲突,留下很难抹去的痕迹,所以对方要重新装修整辆车。

    什么情况下会发生致命冲突?

    肯定是念之这个傻姑娘拼死反抗了

    想到这里,何之初的眼圈又不由自主红了。

    上一次他这么痛苦,还是七年前念之失踪的时候,这么多年没有流过眼泪,结果这一次,流的泪还是为她。

    何之初极力忍住自己,闭着眼睛,用手盖在眼帘上,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才忍住那股酸楚的泪意。

    心跳渐渐恢复正常,何之初继续思考着第二种可能:这两辆车没有直接进山,或者进山之后换了车。

    这种可能比前一种只好上一点点,因为那意味着念之有很大可能还活着,虽然她可能更受折磨

    这一瞬间,何之初居然想不清楚自己是希望念之无论如何都活下来,还是不要受到那些让人心碎的折磨。

    不管哪一种可能,对于念之来说,都将是一生的梦魇。

    何之初抿了抿唇,这一次,他要带她回家,没有人能阻止他。

    不管她是生,是死,他都要带她回家,和她永远在一起。

    何之初一路想着,时间过得飞快,没多久他们就回到希尔顿酒店。

    一个保镖下来问何之初:“何先生,您打算怎么做?”

    那辆车被他们挂在悍马suv后面拖过来了,停在希尔顿酒店的停车场。

    何之初从车上下来,看了看那辆车,说:“做法检分析,然后把车交给警方。”

    “是,何先生。”保镖队长忙立正行礼,军人的习惯又出来了。

    何之初看了他一眼,“不用这样,你已经退伍了。”

    “嘿嘿,何先生,我会注意的。”他刚退伍不久,就做了雇佣军,军人习惯还是很强烈。

    “嗯,对你的手下说,汽车的法医分析要今晚就做完。另外,我给你们包了希尔顿酒店16层一整层,你们就住在那里。”何之初说完转身就走。

    至于对汽车进行法医分析,这些雇佣兵有这方面的专才,何之初不用担心,他只要回房等结果就行。

    带着四个保镖回到自己房间,史密斯他们四个律师助手也过来跟他说话。

    毕竟他也是他们的老板,带着来德国打官司,却把自己的同事给弄丢了,他们也很过意不去。

    何之初见了他们,却没有要请他们坐下的意思,因为他心力交瘁,没有心情再去敷衍这些不相干的人。

    “有事吗?”他恢复了清冷自持的神情,两手插在裤兜里,站在窗前淡淡问道。

    “何大律师,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史密斯上前问道,“我可以再去警局帮忙催问塞斯的问题。他已经逃了十天了。”

    何之初摇摇头,“说了这件事不用你们插手,我自己有数。你们回去吧,如果没事做,可以催一下法院对黎海清案的一审结果。要还拖着不判,就到上一级法庭告这个案子的法官。”

    何之初的神情带着几许戾气,一副“谁让我不开心,我就让谁过不下去”的样子。

    这件事确实是史密斯他们能做的,马上表决心说:“是!何大律师,我们四人就不做别的了,非得催法院把把一审判决弄下来不可!”

    法检解析的结果第二天早上就放到何之初案头。

    首先,这两辆车的轮胎经过检验,证实都进过阿尔卑斯山,因为车轮胎的缝隙里找到了阿尔卑斯山那边山路上特有的泥土痕迹。

    其次,通过往车里喷洒鲁米诺药水,证实车里确实有血迹。

    还有,鉴证专家证实车里有打斗的痕迹,特别是有个车座底层曾经被外力撞得脱轨了,是后来扳正的。

    看见说有血迹,何之初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不过后面看见验血报告,他才松了一口气,因为那血型不是顾念之的血型。

    顾念之是万能的型血,车上的血型是型血。

    如果何之初没有记错,塞斯这个贱人就是型血,因此他直接命人去法庭要塞斯的血样进行对比。

    dn对比结果证明这车里的血迹正是塞斯的血!

    车里发生重大变故,但流血的是塞斯,不是顾念之,能不能推论,没有讨到好的,是塞斯,而不是顾念之?!

    这样一想,何之初焦躁不安的情绪才慢慢缓解了。

    闭着眼睛将事情从头到尾又想了一遍,包括得到的新线索和新证据,何之初睁开眼睛,目光投向远处的阿尔卑斯山。

    到底,在这两辆车里发生了什么?

    念之,又在哪儿呢?

    何之初来到德国,开始悄悄寻找顾念之的时候,顾念之才刚刚被莱因茨背着走出了阿尔卑斯山。

    她病了两天,没有高烧,而是一直低烧不退。

    不算严重的病,也没有失去意识昏迷,就是体力不济,走路多走一会儿就喘得厉害。

    莱因茨见这样走走停停还不如他背着她走得快一些。

    两人这两天在山里餐风露宿,多亏了莱因茨的野外生存能力也很强,两人才顺利走出去。

    但是两天来的超负荷运动,让莱因茨这个身体强壮的男人也有些受不了。

    他的身材瘦了不少,金发纠结,脸上长出淡金色胡须,只有一双碧蓝的眸子,比先前还要明亮。

    “渴吗?”莱因茨将顾念之小心翼翼地放下来,靠坐在一块石头前,“我这里还有点水。”

    他的旅行袋里有两瓶矿泉水,这两天,只有顾念之喝这瓶子里的水,莱因茨都是找的山泉或者河流、湖泊里的生水喝的。

    顾念之看着瓶子里的水只剩下浅浅一层,因为她一直低烧,特别容易口渴,喝得比较多,她也知道莱因茨把这两瓶在荒野里非常宝贵的矿泉水都给她喝了,心里十分感激。

    伸出手握住矿泉水瓶,顾念之看着莱因茨消瘦的面颊,推到他面前,想给他喝。

    莱因茨明白了她的意思,碧蓝的双眸更加亮了,“我不渴,来,你喝。”

    他打开瓶盖,小心翼翼地一手托住顾念之的脖颈,一手将矿泉水瓶放到顾念之干裂的唇边,“张嘴。”

    顾念之只好慢慢启唇,让莱因茨喂她喝水。

    她只抿了一口,润了润唇,就摇头说:“不要了。”

    莱因茨笑了一下,蓝眸里又有星光闪耀,“都喝了吧,我们马上就要出去了。”

    “啊?真的?!”顾念之激动得不得了。

    在阿尔卑斯山里转悠了十来天,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所以才在胜利在望的时候,病了一场。

    扶着莱因茨的手晃悠悠地站起来,顾念之看着下山的路蜿蜒往前,而在山路的尽头,就是柏油路,再往前,一座漂亮的小镇就在柏油路的终点。

    “真的真的走出来了。”顾念之一阵狂喜,她太激动了,只觉得太阳穴鼓鼓跳动,血压升高得很快,没多久,她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莱因茨急忙扶住她,将她背在背上,往山下走去。

    这一路走来,他原来以为会很累,等下了山,他就解脱了,但一路行来,他才发现,这也许是他这一生最甜蜜的负担。

    莱因茨有些茫然地背着顾念之,一步一步走得很慢,走得很稳。

    本来应该半天就能走到的距离,他走了足足一天。

    进了镇子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他背着顾念之进了镇子上唯一的诊所,里面有个小小的急诊室。

    急诊室里的大胡子医生给顾念之量了血压之后,惊讶得眼睛都快瞪出他戴的眼镜了。

    “这么高的血压!她还能醒过来吗?!”

    “你这时才送她来医院?!你是要谋杀她吗?!”

    简直比别人中风还要厉害好吗!

    莱因茨看见那医生的血压仪上显示的数据也吓了一跳,足足愣了半分钟,脑袋里一片空白,半天回不过神。

    被那大胡子医生捅了两下胳膊,才说:“那您给检查一下,她还活着吗?”

    说到“活着”两个字的时候,莱因茨的声音居然有了一点点哽咽。

    这是第15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5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5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