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不要想太多

推荐阅读:寻找走丢的舰娘金丹九品完美执教海贼之天赋系统女帝的大内总管独断大明悠闲乡村直播间

    “你说过很多次了。”莱因茨不以为然,扶着她坐了起来,“想吃什么?要不要洗澡?”

    顾念之立刻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都不舒服,脏兮兮地,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换了医院的袍子,而那袍子下面,什么都没有。

    莱因茨察觉到她的视线,柔和地说:“是两个女护士给你换的,你能不能动?我找她们来帮你洗澡?”

    顾念之听说是女护士帮她换的衣服,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但摇头拒绝她们帮她洗澡,“我可以自己洗。不过……”她摸了摸肚子,“我有些饿,要吃点东西再去洗澡。”

    她知道现在自己的样子肯定蓬头垢面脏兮兮的,不过她也不在乎在莱因茨面前表露出来。

    因为顾念之把莱因茨当朋友,不用想着在他面前时时刻刻展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如果是霍绍恒在这里,顾念之第一念头肯定是要立即洗澡洗头换衣服……

    再说两人在阿尔卑斯山里一起逃命的时候,彼此最脏最难看的一面都看过了。

    莱因茨笑了一下,“想吃什么?”

    “我想吃麦当劳。”顾念之舔了舔唇,她突然疯狂地想吃这些垃圾食品。

    因为这些垃圾食品热量高,味道不错,比较适合她现在的状况。

    莱因茨说:“我让人给你去买,不过你只能吃一份炸鱼排和土豆条。如果想吃别的,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吃。”

    顾念之点点头,欢喜地说:“行啊,你救了我,我要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只请我吃饭?”莱因茨偏着看她,碧蓝的双眸都带着笑意,“这不够吧?”

    “那你想怎样,说啊,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答应你。”顾念之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只要你能办到吗?

    莱因茨把自己想说的话咽了下去,笑着说:“请一顿饭肯定不够,你至少要请我三顿饭。”

    “没问题!”顾念之伸出手掌,“来,咱们击掌为誓!”

    莱因茨微笑着伸出手,和她三击掌,“记住了,你欠我三顿饭。”

    “一定请一定请!”顾念之的精力渐渐恢复了,说话也活泼起来。

    看见莱因茨,就想起了汉娜妈妈,顾念之忍不住问:“对了,你有汉娜妈妈的消息吗?”

    “哦,有。”莱因茨笑着把手机递给顾念之,“看,这是汉娜妈妈的最新照片,她在柏林的圣约瑟夫医院养病,等你好些了,我们可以一起去看她。”

    “在柏林?”顾念之皱起眉头,“那么远,不方便吧?”

    莱因茨失笑,“cereus,你就在柏林啊!”

    “我在柏林?!”顾念之吃了一惊,“我不是在慕尼黑附近的阿尔卑斯山附近的小镇上?”

    “那里哪有这么好的医院。”莱因茨抿唇,对那时候的事心有余悸,“你病得太重,我找了柏林的医院接你过来了。”

    顾念之的目光在病房里扫了一眼,确定自己确实在一间非常高级的病房里。

    很多仪器她都没有见过。

    心里一动,顾念之想起自己奇怪的愈合能力极佳的体质,对这里的仪器有了种抗拒和抵触心理。

    不安地在病床上动了动,顾念之低下头,喃喃地说:“莱因茨,我病好了,能出院了吗?在这里吃不下睡不着……”

    说完她就知道过了。

    果然莱因茨笑了起来,“在这里睡不着?嗯?你睡了三天三夜才醒……”

    顾念之闭了闭眼,尴尬极了,但还是强作镇定:“我那不是睡,我是晕了。”

    晕了三天三夜,总比说睡了三天三夜要面子上好看一些。

    莱因茨没有纠正她,笑吟吟地听她不断找各种理由要出院,他当然不同意,但也没有拒绝,就这样听她不断耍赖,心情仿佛都好多了。

    特别是当她说了半天,自己一摇头,看见她立刻瘪嘴的样子,真是忍不住笑。

    顾念之好说歹说都不管用,不由气结,恨恨地别过头,说:“我要去洗澡了,你出去吧。”

    “你不是说吃点东西再洗澡?不饿了?”

    顾念之:“……”

    两人在病房里僵持着,直到有人敲门,送来莱因茨刚才让人给她买的炸鱼排和薯条。

    闻到食物的香味,顾念之不由自主转过头,视线落在莱因茨手上捧着的写着“m”的红色包装盒。

    全世界的麦当劳都一个尿性。

    莱因茨将炸鱼排和薯条从包装盒里拿出来,放到医院的一次性餐盘里,放到顾念之面前。

    顾念之坐着的病床上有食物托架,从床边打开拖过来就行。

    低头看着还带着热气的金黄色炸鱼排,一股股香气诱得她流口水,顾念之终于不争气地用手拿着炸鱼排吃了起来。

    莱因茨没有说话,给她倒了一杯牛奶放到微波炉里热了,静静地坐在一旁看她吃。

    顾念之也不看他,一边吃,一边闭着眼喝牛奶,吃完把餐盘一扔,“我要洗澡。”

    “好。”莱因茨慢悠悠地站起来,“我在外面,你洗完叫我一声。”

    “叫你干嘛?我洗完就睡觉。”顾念之继续哼哼,扭过头表示姐不高兴!

    莱因茨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在手里把玩,修长的手指很是灵巧,“你不想去看汉娜妈妈了?”

    好吧,算你狠。

    顾念之瞬间气馁,她不再跟莱因茨要带我去看汉娜妈妈?”

    不亲眼看一看,证实她确实安然无恙,顾念之觉得自己是平静不下来的。

    “现在?”莱因茨看了看手表,才上午十点,“也好。不过你的身体能支撑吗?”

    “我很好啊。”顾念之转了个圈,大摆裙自然飘起,露出长裙下线条优美流畅的纤长小腿,“已经都好了。”

    莱因茨移开视线,温和地说:“好。”

    像是不忍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他走出病房,拿手机叫了车,又和圣约瑟夫医院那边联系了一下,进来对顾念之说:“可以走了。”

    顾念之拎着那黑色塑料袋向他走去。

    莱因茨:“……”

    “你拎着这个做什么?”莱因茨皱了皱眉头,觉得顾念之手里这个黑色塑料袋跟她一身淑女装束非常不协调,对于莱因茨的审美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

    顾念之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放弃这个塑料袋,因为里面有她的东西,她随身一刻也不愿放开的东西。

    顾念之这样坚持,莱因茨没办法,只好让她拎着,带她离开夏绿蒂医院。

    两人上了出租车,莱因茨却没有直接带她去圣约瑟夫医院,而是去了爱马仕在柏林的旗舰店。

    顾念之从出租车里看见这家店,愣了一下,扭头看着莱因茨,眼神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莱因茨回过头看她,蓝眸看上去好像很深邃,但也很空荡荡的。

    顾念之已经恢复了笑嘻嘻地模样,对他说:“莱因茨,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买包。你拎着这个黑色塑料袋去医院,只会在汉娜妈妈面前丢我的人。”莱因茨淡淡说道,推开出租车车门,先走下来,然后绕到车的另一边,给顾念之拉开车门。

    彬彬有礼,极具绅士风度。

    顾念之本来不想下来,但转念一想,她赖在出租车上算怎么回事?

    还是下来了,不过她没有进到爱马仕店里,只是站在出租车旁,眯着眼睛看了看爱马仕高大的店门,对莱因茨摇摇头,“不了,这种包太贵,我还是不要了,买不起。”

    “我送给你。”莱因茨温柔地说,伸手要牵她的手进去。

    “我要不起。”顾念之偏着头,再次拒绝莱因茨的好意。

    她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霍绍恒给她买那些奢侈品,她接受得心安理得,但莱因茨不行。

    莱因茨深深地看着她,温柔地说:“只是一件礼物,有什么要不要得起的?你别想太多。”

    顾念之:“……”

    有种被人倒打一耙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她眨了眨眼,正要想别的借口拒绝,突然想起来,她的钱包还在身边,还有银行卡信用卡在里面,卡的额度虽然没有霍绍恒何之初他们的卡那么高,但买一个爱马仕的包包还是绰绰有余的。

    如果她用自己的卡在这里买包,对于正在寻找她的人来说,也能留下一些线索……

    顾念之立刻改变了主意,笑嘻嘻地说:“好吧,是我想太多。这样,我自己买吧。”说完又看了莱因茨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爱马仕的包?”

    “是吗?我不知道,巧合吧。”莱因茨跟着笑,牵着她的手走入爱马仕旗舰店。

    里面的店员对他们鞠躬行礼,特别是对莱因茨。

    莱因茨走入这个世界有名的奢侈品商店,脊背挺直,矜贵得像一个欧洲老牌贵族,跟顾念之第一次见到他,那个赤着上身砍柴的山地男子实在是判若两人。

    顾念之将视线落在店面里陈设的那些或经典,或新颖的包包上,眼神闪了闪,心想这人还是真多面化。

    温润老实的阿尔卑斯山山民,爱马仕旗舰店里欧洲贵族一样的风姿,也不知道这个莱因茨是如何长大的……

    “喜欢哪个?让她们拿给你看。”莱因茨低头欠身跟她说英语。

    顾念之回过神,一眼看中了今年春季新款的verrou链条包,这包不大,正好能装她那些随身的东西,再加上颜色是很正的蓝色,让她想到在阿尔卑斯山看见的那泓蓝莹莹的湖泊。

    价格也很平易近人,才8000美元,比别的包是贵一些,但是和爱马仕自己的包包比,这个价格已经是良心价了。

    最重要不会超过顾念之信用卡的额度。

    她指着verrou蓝色链条包说:“就这个吧,随身比较方便。”

    小巧、精致、轻便、适用,而且颜色正,醒目,符合顾念之对这种大小的包的所有要求。

    莱因茨也是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包,而且价格应该在顾念之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当礼物送也不会让人大惊小怪。

    他点点头,对店员说:“就这个包,找个全新的过来。”

    那店员有些为难,说:“这个包……暂时只有这一个,如果您要呢,可以……”

    顾念之一听,就知道这爱马仕的店员又在玩“饥饿营销”那一套了。

    总是不愿意顺顺当当卖给你,而是让你先买一堆别的皮带饰物丝巾啥的,美其名曰跟店员“联络感情”,等跟他们熟悉之后,他们才会告诉你,你想要的包,有货了!

    其实都是要搞事。

    你有货的话,我买得起就买,买不起就不买,哪有那么多戏?

    顾念之撇了撇嘴,正要说不卖算了,莱因茨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淡淡地说:“……现在有货吗?”

    那店员一看,顿时瞪大眼睛。

    爱马仕的vip金卡!

    持有这种卡的会员,一年在爱马仕的消费是七位数级别的,以美元为单位计算。

    这种会员,当然是想买什么就能买,只要爱马仕有货。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店员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前倨后恭之意溢于言表。

    顾念之在旁边扯了扯嘴角,很不以为然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新鞋。

    这是一双christian-louboutin著名的红底鞋,鞋面是上好的黑色小牛皮,皮底皮面,但踩在地面上的鞋底,却是正红色的。

    走路的时候,只看见鞋底的大红色若隐若现,有种“步步生莲”的禁欲冷淡风。

    顾念之知道这鞋也是莱因茨给她买的,买名牌就算了,居然是买的这个牌子……

    莱因茨的审美估计跟他的性格差不多,顾念之在心底琢磨着,飞快地睃了莱因茨一眼。

    莱因茨正看向她,两人的视线相接,然后都若无其事移开。

    顾念之从黑色塑料袋里找到自己的lv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黑卡,递给那店员。

    店员没有接,只是笑着看向莱因茨。

    莱因茨从顾念之手里接过那张黑色信用卡,转手递给店员,“拿去结账。”

    只是一转手间,他已经换上自己的黑色信用卡给店员,将顾念之的那张信用卡握在手掌心。

    莱因茨的动作快得简直像在变魔术,无论顾念之还是那个店员,都没有注意到交到店员手里的信用卡其实已经换了一张。

    “好的,谢谢两位。”那店员接过黑色信用卡,往店内走去。

    从里面的库房找出一个全新的verrou链条包,连防尘袋一起拿出来,又在柜台前划卡结账,最后拿过来给顾念之签单。

    账单上的信用卡号码是用xxxxxxxx代替,是为了安全着想。

    ※※※※※※※※※※※※※※※※※※※※※※※※

    这是第17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5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5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