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假的未婚妻

推荐阅读:助鬼为乐系统无敌升级王一夜情深:杜少的心尖宠秘双魂武神无敌剑仙在都市深渊主宰系统伊塔之柱绝对交易

    顾念之对德国的军衔有所了解,知道银白底色,三颗星,加银白色花冠装饰,是陆军上校军衔。

    另外那些肩章只是金黄色饰带,中间有两个银白色箭头的,是上士军衔,应该就是那个上校带的小兵。

    顾念之看了他们一眼,就移开视线,依然坐在沙发上看书。

    那上校背着手走到她面前,朝她伸出手,用英语自我介绍:“我是阿尔斯,德国联邦情报局1局局长,上校军衔。”

    顾念之慢慢抬头,瞥了一眼那人伸过来的手,并没有去握住的意思,用英语回答说:“我不认识你,你走错门了。”

    “走错门?呵呵……”阿尔斯笑了一声,在顾念之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戴着白手套的双手阖在一起,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念之,顾念之?这才是你的真实名字吧?”

    顾念之全身抖了一下,虽然还是看着自己面前的教材,但是手已经拿不稳了。

    这人怎么会知道她的真实姓名?!

    她对修道院的修女,以及莱因茨和汉娜妈妈都一直只说她叫cereus!

    那人看见顾念之的脸色骤然变色,笑得更加阴险,往前微微躬身,戴着白手套的手伸出来,抬起顾念之的下颌,迫使她抬头看他:“……顾小姐,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跟人说话的时候,要直视对方的眼睛才叫有礼貌吗?”

    顾念之将下颌狠狠地从那人手里移开,闭了闭眼,赌气说:“我家里人只教我对礼貌的人礼貌。对没有教养的人,不用礼貌。”

    “咦?你说我没教养?胆子不小啊……”那人似乎并不生气,享受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一只手又将顾念之的下颌钳住了,“你乖乖儿的跟我们走,不然的话……”

    话音未落,病房的门又被人砰地一下推开,莱因茨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

    微棕的脸上因为跑得急,显得红通通的,碧蓝的双眸眯了起来,视线从阿尔斯托着顾念之的下颌的手,移到他的脸上。

    “放开她。”莱因茨说的是德语,他慢慢走过去,推开那人的手,将顾念之从沙发上拉起来,掩在自己身后,“阿尔斯,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你把她藏在这里,让我找了好久!莱因茨,虽然我们是朋友,但这是公事,请你不要阻拦。我要带她去我的部门,好好审讯一番。”阿尔斯昂起头,“莱因茨,你不是我们部门的,不要乱掺和。”

    顾念之竖着耳朵听着两人说德语。

    拜这几天的疯狂学习所赐,她大部分都听得懂了,但她还是装作一副不懂的样子。

    黝黑的眸子在阿尔斯和莱因茨之间看来看去。

    莱因茨看了顾念之一眼,改说了英文:“不,阿尔斯,你不能带她去你那里。”

    “不去我那里?可是她也不愿意跟着你啊,分分钟要逃跑的样子,你担当得起来?!”阿尔斯背着手,绕着顾念之走了一圈,用英语说:“顾小姐,你说呢?”

    顾念之放下,平静地问:“说什么?我不明白。”

    莱因茨神情复杂地看着她,说:“医院说你的病已经完全好了,不用继续住院了。”

    “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我回联邦情报局。另一个,就是跟莱因茨去他家,不过他担保你不会逃走。”阿尔斯朝莱因茨那边努努嘴。

    顾念之脑子里一片混乱。

    这德国的联邦情报局又是什么鬼?!

    他们怎么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还是他们要抓她,威胁霍少?!

    她估摸着这个情报局是跟国内的特勤局,或者霍少的特别行动司差不多的机构吧?

    那是霍少他们的老对头了。

    顾念之垂下头,露出一弯雪白的颈项。

    去联邦情报局,还是去莱因茨家,这还用选吗?

    难道真的不是在逼她去莱因茨那里?

    顾念之抿了抿唇。

    再抬起头,已经是一脸怯怯的样子,拽拽莱因茨的衣角,“莱因茨,我……我跟你走。”

    莱因茨缓缓回手,握住顾念之那只拽住他衣角的手。

    那只手柔若无骨,滑腻温润,他的心渐渐沉静下来,心里一片平安喜乐,就想抓住她的手。

    哪怕,知道她是在骗他……

    顾念之是什么样的人,莱因茨比阿尔斯清楚多了。

    其实看见她那张精致聪慧的小脸上露出怯生生的神情,他就想笑……

    如果他没有亲眼见过顾念之在阿尔卑斯山上,拿着枪抬手一颗子弹就能干掉对方摩托车,他肯定也会被她这小模样给骗了。

    莱因茨不动声色,心底又一丝异样。

    他居然,喜欢看她对他这种小鸟依人的样子……

    “你确定要跟莱因茨走?”阿尔斯眼角的余光瞥见两人交握的手,若无其事扭过头,看着被封死了的窗户,唇角微勾,“你是他什么人?他怎么能从我手里带走我的目标?”

    顾念之唇角抽搐了一下,脑子里迅速思考着阿尔斯的话是什么意思。

    “听见没有?你是他什么人?他凭什么能带走你?”阿尔斯转过身,问到顾念之脸上,“按照法律,只有直系亲属,才有资格带走我手上的人。”

    顾念之心里一沉。

    直系亲属?

    两个非亲非故的男女怎么能算直系亲属?

    只有……夫妻关系,才能算直系亲属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顾念之涨红脸,正要一把甩脱莱因茨的手,莱因茨却下意识将她握得紧紧地,对阿尔斯说:“阿尔斯,别吓唬她了。她已经是我未婚妻,她跟我走,我担保她一定会留在德国。”

    顾念之瞪大眼睛,急忙摇头,“我……”

    莱因茨一把将她搂入怀里,紧紧按着她的头,在耳边低声说:“……权宜之计!你给我闭嘴!”

    顾念之知道这是假的,但还是有些不安,况且,她怎么会留在德国?

    她是华夏帝国公民!

    是一定要回去的!

    她还有事没有做完呢!

    不甘地用手指戳戳莱因茨的胸膛,让他放开她。

    莱因茨松开她,再次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多嘴。

    顾念之只好抿紧唇,转到他背后垂着头,不再看这俩男人。

    阿尔斯移开视线,看着莱因茨,冷笑说:“你担保?你拿什么担保?你的命吗?”

    莱因茨半天没说话,瓷像般的俊脸上显出郑重的神情。

    他缓缓点头:“对,我的命。我以我的生命担保,她一定不会离开德国。”

    顾念之猛地抬头,死死盯着莱因茨的后背,视线灼灼,似乎要把他的后背看出个洞来。

    她想挣扎,可莱因茨反手伸出,更紧地握住她的手,手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让她冷静,让她不要乱说,让她……把一切托付给他。

    可顾念之怎么可能把一切托付给一个认识不到十天的男人?

    她这辈子真正全身心信任的人只有一个,没有第二个。

    但是阿尔斯在这里虎视眈眈,顾念之也知道轻重,一不小心,她就得被联邦情报局软禁,如果是那样,她还真没辙了。

    因此她没有说话,不过她决定找机会跟莱因茨好好谈一谈,不仅说她是他的未婚妻是权宜之计,而且她也不会留在德国。

    况且阿尔斯的话根本不合理,她不会听从。

    不顾莱因茨警告的眼神,顾念之倔强地抬起头,对阿尔斯说:“这位上校大人,你这样不合理,也不合法。我不是你们德国公民,你们强行把我留在德国,是非法拘禁,我的亲人和祖国不会放过你们。”

    阿尔斯倏地转身,走到莱因茨面前,将他推开,面对着站在莱因茨背后的顾念之嗤笑,“你跟我讲法律?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服务的机构是什么?”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服务的机构是什么,现在是和平时期,华夏帝国和德国不是交战国,你无权软禁别国公民。阿尔斯,虽然你是上校,我还是要说,你是个法盲。你以为你是上校就不会犯法了吗?你以为你是联邦情报局官员就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话你敢对你们的议会、政府和民众说吗?!”

    顾念之微昂着头,一点都不害怕了。

    阿尔斯看着她,突然仰头爆发出一阵笑声:“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我们联邦情报局a字一号目标!有胆识!有学识!还有口才!——可是顾小姐,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人!你是要做这第一人?!可是我不喜欢被别人这样指着鼻子教训,你说,你是不想活了吗?”

    顾念之不屑地摇摇头,“那又怎样?有种你杀我啊!”

    “杀你?你知不知道只要我想,我可以让你比死更惨千万倍!”阿尔斯上前一步,再次掐住顾念之的下颌。

    这一次,他用了五成力气,顾念之的下颌立刻被他掐得红肿。

    莱因茨在旁边看着不忍,一把抓住阿尔斯的手,“够了!阿尔斯,你有我的话,我说到做到!你为难她做什么?”

    阿尔斯松了手,顾念之用手揉了揉下颌,狠狠瞪他一眼,心想此仇不报非君子。

    只要她能活着回去,这些仇她一定会报!

    “你看什么看?以为我真的不敢打你?!”阿尔斯跟着瞪她一眼,“随便弄死你,埋在山里,还能有人找我要人不成?”

    呵呵,顾念之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他们早就在山里弄死她了好伐!

    “我就在这里,手无寸铁,你要杀了我,也没什么奇怪的。本来德国人能发动两次世界大战,要杀个把妇孺还要理由吗?真是笑话!”顾念之翻了个白眼,抱起胳膊,将德国人最不能触动的历史之重祭了出来。

    果然,不管是阿尔斯,还是莱因茨,一时脸色都特别难看,但却没一个人还嘴跟她吵,就连那些上士都有些不安地互相看了看,军心明显不稳。

    顾念之更加笃定了。

    这些人是德国军人,也是政府官员,他们不可能跟在阿尔卑斯山追杀她的那些雇佣军一样,不顾任何代价,不计任何名声,只要杀了她。

    这些人不会杀她,他们所图谋的,也不是她的性命。

    顾念之心念电转,将阿尔斯的心理分析得八九不离十。

    阿尔斯被她怼得差一点说不出话来,后来是看了莱因茨一眼,才用拳头堵在嘴边清了清嗓子,说:“好了,任你巧舌如簧,我都不在乎。说吧,莱因茨的未婚妻,你是跟我去坐牢,还是跟莱因茨去他家?”

    说完又补充道:“不过你记着,如果你逃跑,我可是要连坐莱因茨的。”

    莱因茨抿着唇,视线投向别处,好像没有听见阿尔斯在说什么。

    顾念之当然不会去坐牢,她哼了一声,说:“你去坐牢,干嘛要我陪?我当然是跟着莱因茨。”

    “你——!”阿尔斯大怒,挥起巴掌就朝顾念之的脸抡了过去。

    没想到这个女子这样牙尖嘴利,实在是欠打!

    莱因茨一把握住阿尔斯的胳膊,警告他:“阿尔斯!够了!”

    阿尔斯悻悻地一把推开莱因茨,低着头,气呼呼地往外走。

    他的手下跟着呼啦啦一下子散尽了。

    病房里只剩下顾念之和莱因茨两个人,门口的保镖们缩回脖子,给他们关上房门。

    顾念之闭了闭眼,只觉得腿软脚软,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莱因茨见了,才知道这小姑娘刚才根本是色厉内荏,强撑着而已。

    但她那些话,确实也给他很大震撼。

    在强权面前,一般人选择臣服,也有人选择反抗,只有她,选择的是讲法律。

    莱因茨神情复杂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桶冰牛奶,倒了一杯放到微波炉里略温了一下,给她端过来,“喝点牛奶。”

    顾念之接过来,一口喝完了,捧着空空的玻璃杯还是不说话。

    莱因茨站在她身边,一手端着咖啡杯,看着窗外的景色,声音很是温和:“……cereus,你跟我走,去我家,我会保护你。”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想说我不需要你保护,只要让我回家就好,但这时候离开莱因茨,等着她的就是被阿尔斯带回联邦情报局,那才是从此不见天日了。

    顾念之仰头,看着莱因茨宗教般俊美的侧颜,还有那好像世间所有欢愉都与他无关的神情,轻轻叹了口气,说:“莱因茨,谢谢你。”

    莱因茨微微颔首,开始在病房里收拾顾念之的东西。

    她在这里住了七八天,零零碎碎的东西积攒得不少,当然都是莱因茨给她买的。

    不一会儿,门口有人敲门。

    莱因茨打开门,顾念之扭头看了看,见是有人送了两个大旅行箱过来。

    lv的牌子,结实耐用抗造,是居家旅行必备的神器。

    顾念之对莱因茨说:“……有这么多东西吗?至于要两个旅行箱吗?”

    莱因茨没有说话,抿着薄唇,帮她把所有东西收拾进旅行箱,还真的装了两个大箱子。

    顾念之:“……”

    好丢人,居然看走眼了。

    莱因茨牵着顾念之的手走出病房,门口进来一个保镖,拎着两个旅行箱跟在后面。

    顾念之问莱因茨:“住院费付了吗?”

    莱因茨看她一眼,“没付的话你去付?”

    “我觉得应该阿尔斯来付,或者你们德国政府给我付。”顾念之耸了耸肩,“你们把我挟持在这里,难道连住院费都不肯出?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莱因茨听着这话有些怪怪的,他走了几步,目不斜视地说:“……没人挟持你,你在这里,是需要我们的保护。如果放你出去,过不了几天你就会被人追杀。”

    顾念之皱起眉头,“莱因茨,想不到你跟阿尔斯一个腔调。”

    她觉得自己的自由还是被限制了,只不过她的牢头从阿尔斯那边联邦情报局真正的监狱牢头,换成莱因茨。

    莱因茨笑了一下,“阿尔斯听你这么说,一定很高兴。”

    顾念之抿了抿唇,不再说话了,跟着他来到停车场。

    莱因茨走到一辆红色阿斯顿马丁旁边,拉开车门,对顾念之微笑道:“这是我的车,不用坐出租车了。”

    莱因茨带顾念之去另一家医院看汉娜妈妈的时候,叫的就是出租车,当时顾念之还问他有没有自己的车……

    顾念之看着这辆拉风骚包的豪华跑车,又看了看莱因茨,摇摇头说:“真没想到你这是这样的莱因茨。”

    莱因茨:“……”

    他这人不好色不贪杯不烂赌不嗑药,就这点小小的爱好,还不能开辆好车?!

    两人坐进车里,保镖将两个旅行箱放到后面的suv上,跟着前面的阿斯顿马丁开出了夏绿蒂医院停车场,往柏林郊外开去。

    两辆车拐上出城的高速公路,只用了半小时就来到一座漂亮的乡村别墅前。

    房子不是很大,但比汉娜妈妈的房子要大得多。

    ※※※※※※※※※※※※※※※※※※※※※※※※

    这是第19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6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6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