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只是道具

推荐阅读:扶一把大秦无敌以后当师尊奶爸带娃日记帝少老公强势宠乡村妖孽小医神怎么又是天谴圈我真不是神仙娱乐春秋重生之御医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顾念之忍不住问莱因茨:“你看上去很有钱啊,怎么让汉娜妈妈一个人住在那种地方?”

    莱因茨停好车,扭头看向她,微笑道:“住在哪种地方?你觉得那地方不好?”

    顾念之撇了撇嘴,说:“那地方太偏僻了,没电话,没网络,怎么活得下去?”

    莱因茨更加好笑,说:“网络是近二十年才出现的东西,你就觉得离了它活不下去了?那二十年前的人难道都是死的?”

    这话听起来好有道理,顾念之居然无言以对。

    她难得被人说得哑口无言,一时心里有些不痛快,闷声不吭地跟着莱因茨走进他的家。

    这房子从外表看就是一座小小的城堡,没想到里面的装修还挺现代的。

    一扇扇法式落地玻璃格子门对着后院,客厅靠墙放着雪白的转角皮沙发,几何图案的地毯铺在客厅中央,其余的地方露出暗红色樱桃木实木地板。

    一架大大的三角钢琴放在法式落地玻璃格子门旁边。

    屋里的灯都是嵌入灯,只有餐厅吊着一个大大的纸质莲花灯,花瓣重重叠叠,白色灯光从花瓣里漏出来,投影在餐桌上。

    莱因茨带着顾念之走上楼梯,“你的卧室在二楼。”

    顾念之跟着他走进卧室,发现这里应该是这座房子的主卧室。

    房间重新布置过了,但还是有种清教徒般整齐洁净的风格,应该就是莱因茨以前的房间。

    他不说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这种清教徒般的禁欲冷淡风。

    顾念之不肯住在莱因茨的卧室,摇头说:“我住客房吧,这里是主卧,我住在这里不合适。”

    莱因茨垂眸看她,碧蓝的双眸里带着隐隐的希望和期许,他沉默了一会儿,说:“ereus,阿尔斯说,你得是我的直系亲属才能跟我住在一起,由我保护你。”

    顾念之挑了挑眉,“所以呢?”

    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金丝绒的小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枚至少三克拉的梨形钻戒,切割的角度非常完美,刚一拿出来,就在卧室窗子透过来的阳光照耀下发出淡淡虹晕。

    这是钻石纯净度非常好的表现。

    顾念之往后退了一步,“莱因茨,你这是做什么?”

    莱因茨往前走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只是为了骗骗阿尔斯,你就暂时勉为其难,做我的未婚妻吧。”说着,他把那支戒指取出来,不容分说给顾念之套在她的左手中指上。

    这是订婚戒指,表示这个人已经有主了。

    顾念之急忙把戒指摘下来,说:“你不是说是权宜之计吗?怎么还来真的?我可不会奉陪!”

    莱因茨凝视着她,半晌摇了摇头,“谁跟你说来真的?”

    “那这戒指”顾念之摊开手掌,晶莹的梨形钻戒和她嫩白的掌心几乎融为一色。

    莱因茨淡然低头,将那戒指从她手上拿过来,温热的指腹轻轻从顾念之掌心扫过,顾念之没觉得什么,莱因茨却觉得自己的手指跟触电一般都要失去知觉了。

    他再次给她戴上戒指,温和地说:“只是道具。”

    顾念之这才“哦”了一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但也没有取下来了。

    反正只是权宜之计,等这些人对她的关注不再那么密切,她就可以想法跟国内联系了。

    不过话说回来,大雄哥他们什么时候执行任务回来啊?

    霍少呢?

    还有何教授,现在他应该从家里回来了吧?

    顾念之记得何教授说过,他回去最多两星期。

    现在算起来,好像刚刚两星期。

    何之初回家是为了他父亲的病情,顾念之曾经试着给他打过电话,没有打通。

    不过现在他父亲应该没事了吧?就算要做手术,也应该做完了,已经回来了吧?

    她可以给他打电话吧?

    可是她现在连个手机都没有,打什么电话呢?

    最多何教授发现她的电话不在服务区了,会着急吧?

    这样想着,顾念之在莱因茨家里的第一夜睡得很不安稳。

    她好像做噩梦了,但是并没有尖叫或者哭泣,一个人在黑暗中冷静地奔跑、躲藏,后面有人一直在追着她,如影随形,总是逃不开也甩不掉

    后来,她跑得太快了,在地上摔了一跤,就醒了。

    醒来后看着陌生的房间,马上忘记了刚才做了什么梦。

    抬手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见才凌晨四点多钟,她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再次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莱因茨也没有叫她,让厨娘做好了午餐等她起来吃。

    顾念之坐在餐桌前,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莱因茨,你家里有网吗?我很无聊,能让我上会网吗?”

    莱因茨打开一张报纸看,摇头说:“没有,我家也没有电脑。”

    顾念之:“”

    “这太过份了吧?监狱里面也不是不能上网啊!”顾念之不干了,将刀叉一扔,“我还不如去监狱。你去找阿尔斯,就说我愿意被他关到监狱里去,只要里面有网。”

    莱因茨将报纸阖上,困惑地看着她,问道:“有网对你来说这么重要?你是想打发时间,还是想借机跟别人联系?阿尔斯的话,你不要不当真。”

    当然都有,但是顾念之不会承认后一种可能。

    她皱着眉头说:“我就算跟别人联系,你们难道会不知道?网络上哪里有秘密,我会不会那么傻?”

    莱因茨想了想,微笑道:“那你想看什么?我有手机,可以上网,我可以念给你听。”

    顾念之:“”

    眼珠一转,她坐到莱因茨身边,殷勤地说:“莱因茨,你尝过这个白香肠吗?很好吃哦,是汉娜妈妈家里的味道。”一边说,一边用叉子叉了一块白香肠,喂到莱因茨嘴边。

    莱因茨从来没有在顾念之这里受到这么好的待遇,明知她另有所图,还是不由自主张开嘴,将她喂过来的白香肠一口吃尽。

    顾念之十分高兴的样子,又给他喂了好几口食物,还拿着面包一口一口喂他吃。

    只有面包和香肠,莱因茨却吃得醉了,碧蓝的双眸紧紧盯在顾念之脸上,一刻也移不开。

    顾念之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扯扯他的衣角:“吶,莱因茨,你把你的手机借我看看呗?我只上网看看新闻,特别是我负责的那个案子。我跟你说过,我是个律师,我在帮人打官司,我不能半途而废。我发过誓,要将那个贱人绳之以法!”

    莱因茨拿出手机划开,说:“你打的什么官司?在网上能查到吗?”

    默了默,又问她:“你的真名是叫顾念之?”

    他用华语发音念出“顾念之”三个字,居然非常字正腔圆,好像练过许多遍一样,一点口音都没有。

    顾念之眨了眨眼,“呃,对,你不是早知道了吗?阿尔斯难道没有告诉你?”

    “我想听你亲口对我说。”莱因茨深深看着她,“他说的我不信,只要你说,我就信。”

    顾念之汗颜,不知所措地看向别处,说:“嗯,是,不过我的英文名字确实叫ereus。”

    莱因茨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这一点,确实是他们不知道的。

    他还以为,ereus这个名字,是她编出来哄他的,原来是真的。

    “行了,你别这样子。我负责的那个案子,我不信阿尔斯没跟你说。”顾念之用手撑着头,靠在餐桌上打量莱因茨,“我真的很想把这件事做完,就是跟塞斯有关的那个案子,也是这一次追杀我的人。”

    莱因茨看了看她,心想她还真没有骗他,这小姑娘未免也太精明了

    他用手机搜了黎海清案,将一些新闻挑出来念给她听,说:“因为塞斯逃走,法院还没有宣布一审结果。”然后又说:“这个案子有原告律师团,你只是其中的律师之一,你现在不在那边,你的同事们会完成这个案子。”

    “我还告了塞斯一家的民事赔偿。”顾念之闷闷地说,“如果我不去,我担心那家人会逃脱民事惩罚。”

    莱因茨继续看着新闻,笑了,“索赔十亿欧元?嗯,很大胆,也很厉害。”

    顾念之坐回自己的位置,她算是看出来了,莱因茨根本没有把手机给她看的意思,她再讨好都不行。

    拿起刀叉自己的午餐,顾念之转换角度攻略莱因茨,她一边吃,一边分化莱因茨和阿尔斯的关系:“莱因茨,你为什么那么听阿尔斯的话?他凭什么能够命令你?你又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军人,他这么做,是犯法的。我是外国人,他对我怎样,如果我的国家不给我出头,我就有冤无处诉。可你不同,你是德国人,德国公民,他要敢整你,你可以告得他上军事法庭,进军事监狱!”

    莱因茨不看手机了,抬头定定地看着她,眼里的神情仿佛在鼓励她:“说,继续说。”

    顾念之朝他眨眨眼,“你知道的,我是律师,而且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律师。如果你想告他,我可以免费为你辩护,保证你告得他当裤子!”

    莱因茨失笑着摇摇头,往前倾了身子,小声说:“ereus,我就喜欢你这种对谁都能睁眼说瞎话的样子,非常迷人。”

    顾念之:“”

    靠!

    被鄙视了!

    顾念之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知道自己没法煽动莱因茨跟阿尔斯翻脸了。

    “ereus,你知不知道,阿尔斯的联邦情报局1局,前身是哪个机构?”莱因茨觉得有必要跟顾念之科普一下,不然她这样不知死活想挖阿尔斯墙角,以后还真不知道怎么死的。

    “哪个?”顾念之吃着燕麦粥,放了点炼乳进去,甜得发腻。

    “盖世太保。”

    顾念之的手一抖,难以置信的看着莱因茨,“真的?!”

    盖世太保,是华语的德语音译名称,翻译过来就是“国家秘密警察”,是纳粹德国时期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也是党卫军下面最会咬人的狗。

    “这机构还存在?!”

    “盖世太保当然已经不存在了。”莱因茨耸了耸肩,“但是它的机构和人员配置,被联邦情报局1局完整地继承下来。所以,你不要太大意了。”

    顾念之沉默了,她知道莱因茨这样说是有深意的。

    自己刚才的意思,他想必是心知肚明,所以才隐晦得提醒自己,不要企图分化他和阿尔斯,因为阿尔斯的能量比她想象得要大得多。

    “阿尔斯看在我和他多年的友谊份上,让你跟我住在一起,可是你不要以为,他就是完全放手了。”莱因茨几乎在吓唬她,因为他担心这个胆子大的出奇的小姑娘会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事,到时候惹恼他们,对她采取严酷手段就糟糕了。

    顾念之脸上发白,忍不住往四周看了看。

    所以这里,也有阿尔斯的耳目?

    是谁?

    那些门外的保镖?还是来做饭的厨娘?打扫卫生的清洁工?还是外面修剪花枝的园丁?!

    莱因茨这样一说,顾念之立刻打消了想找这些服务人员帮她传递消息的念头。

    在这里,她能信任的人,只有自己。

    连莱因茨,她都不敢打保票。

    他明显跟阿尔斯关系更好。

    可是一个人每天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还不如死了好。

    她郁闷地低下头,鼻子一酸,两滴眼泪从脸上滑下,落到餐桌上,顾念之忙用纸巾擦了擦。

    莱因茨微微一怔,终于还是屈服了,“我明天问问阿尔斯,如果他同意,我就在家装上网络。”

    顾念之听了几乎没晕过去。

    他家原来是真的没有网络!

    这年头还有家里没有网的?!

    顾念之抱膝坐在客厅的窗台上,形状完美的耳垂上两只晶莹的钻石耳钉迎着阳光闪着虹晕,像在耳垂上粘了两颗微型太阳。

    她看着院子里修饰得整整齐齐的园艺花坛,脑子里不断思考着可乘之机。

    莱因茨端了一杯咖啡,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看报纸。

    顾念之的目光扫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他,没话找话地说:“莱因茨,你跟阿尔斯是怎么认识的?是你告诉他我在你这里吗?”

    听口气,两人好像是朋友,还是很熟的朋友。

    一个跟德国联邦情报局1局的局长是好朋友的人,会是一个普通人?

    你仿佛在逗我

    顾念之在心底不屑,但又不敢直接说出来。

    莱因茨头也不抬,也没有回避,说:“我如果说是碰巧你信吗?他们的部门在找你,是找到了你,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阿尔斯也是孤儿,我们都是在同一个孤儿院长大的。”

    “你不是后来被汉娜妈妈收养了吗?”

    “对,但我是12岁才被她收养,阿尔斯10岁被人收养,我们那时候都大了,又是最好的朋友,后来在大学里遇到,成了同学。”莱因茨交代得很仔细。

    顾念之可以想象得出来,两个在孤儿院里就熟悉的男孩子,过了几年,在大学重逢,只要是正常人,感情肯定比以前更好。

    “后来,他参军了,立了很多功,军衔和职位一直上升。我大学毕业之后做了软件工程师,开了几个小公司,卖掉之后,有了点小钱。”

    莱因茨说完,从报纸上抬起头,蓝眸里跳动着笑意,“好奇的姑娘,还有什么想问的?”

    顾念之:“”

    扭过头继续看窗外,说:“那你快点装网络吧,我无聊得快长蘑菇了。”

    莱因茨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这几天,她表现得很乖巧,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但是天天坐在窗台上看窗外,他不是不明白她的心情。

    谁被限制了自由还能心情愉快呢?

    可是

    莱因茨摇了摇头,心想也许应该用别的法子了。

    她是一朵在野外的阳光下才神采奕奕的花,不是养在温室里的盆景。

    这之后,莱因茨就经常出门了,说是在筹备新的公司,开始新的创业。

    顾念之不是很信,但也不容她不信。

    更何况,她信不信有关系吗?

    阿尔斯有时候会过来看莱因茨,他来的时候,顾念之从来不从房里出来。

    不想看见他,也不想跟他说话。

    在她眼里,他就跟一个定时来探监的牢头一样。

    网络装好了,但顾念之上去溜了一圈,就发现这是处于严密监控下的网络,她甚至不敢跟阴世雄他们联系,因为一联系,她就暴露了他们。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就算有了网络,也只敢在上面看一些泛泛的东西,最多关注一下黎海清案的案情进展。

    而逃走的塞斯,听说还是没有消息。

    “你说什么?!那女人失踪了?!还把塞斯阉了?!”电话里传来圆脸直发的女子压抑不住的怒火,“你们是猪吗?!废物!废物!你不要告诉我,那么多资源给你,连哥白尼卫星追踪系统都能让你调用,你还是跟丢了她!”

    “头儿,不是我们无能!这女人在阿尔卑斯山有帮手!有个男人,很厉害,骑摩托带她跑了。我们好几个人都骑摩托都追不过他们,后来还掉入山崖,折损了好几个人!”

    “帮手?她怎么会在阿尔卑斯山有帮手?!”那女子气得笑了,她很清楚,顾念之最大的帮手霍绍恒,这时还被她用计拖在美国无法脱身,“你别为了推卸责任,就找出这么无稽的理由!”

    这是第20更五千字,今天一共更新了20更,十万字,求月票!

    辛辛苦苦两个月,才存了这么多稿,一下子全抛出来了!

    亲们的月票不要忘了啊!

    亲们月票投的多,明天继续三更或者四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6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61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