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站在高处

推荐阅读:婚途有坑:爹地,快离婚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诸天时空行点星圣手重生不重来权门婚宠凶案侦缉超级特工奶爸美漫之无敌主宰都市之仙帝归来

    那些让约克百口莫辩的“直接间接”证据看上去是多么眼熟啊

    当初他也不是这样栽赃给别人的吗?

    他不服!

    这些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到底是从塞斯虐杀黎海清开始,还是从他们策划塞斯出逃、绑架那个女律师开始!

    想来想去,他认为还是跟塞斯绑架那个女律师有关。

    他记得那个幕后之人为了能够成功绑架那女律师,花费了多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

    如果不是那个人凭空插一脚进来,他们不对那个女律师下手,塞斯现在应该已经逃到北非去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所以,他如果要脱困,只有找那个女人了

    约克坐在看守所的餐厅里慢慢想着,将面前盘子里的食物都吃了下去。

    虽然他吃什么都没有滋味,但现在不是节食的时候,他需要活下来,才能为自己伸冤。

    正要离开餐厅,一个看守过来说:“约克,有人要见你。”

    约克怔了怔,这个时候,还有人要见他?

    连拉莫娜都不愿意跟他说话了,还有人要见他?

    约克跟着看守人员来到会客室。

    意外地,这人没有带他去那种看守所里专门给嫌疑犯准备的标准会客室。

    在那种普通的标准会客室里,来探望的人和被探望的人中间隔着一层厚厚的防弹隔音玻璃,他们只能看着彼此,拿着电话,通过电话交谈。

    这人带他去的是一间跟正常的会议室一样。

    探访人和被探访人中间没有防弹隔音玻璃相隔。

    他一走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深色正装的颀长男子,背着手站在会议室窗前。

    这身深色正装在那男子身上无比熨帖,一看就是手工定制的高档时装,不是买的成品货。

    约克咳嗽了两声,算是打招呼。

    那男子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约克,潋滟的桃花眼里杀意一闪而过。

    约克一怔,来见他的人居然是何之初。

    他对这人不陌生,黎海清案原告律师团的大律师,虽然没有出庭辩论过,但约克相信,原告律师团的一切辩论都是这位美国最大律所最年轻的合伙人一手在背后操办的。

    这个人,绝对是站在他对面的,怎么会来探访他?

    约克冷笑着,没有先前的镇定了。

    “何先生?真是太惊讶了,居然是何先生来看我。”约克不客气地在会议室里坐下,一点都没有局促不安。

    何之初也在他对面坐下,一手搭在两人中间的会议桌上,一手放在裤兜里,坐姿悠然,态度是一贯的清冽冷淡。

    “约克,你的瑞士银行账户已经被我申请冻结了。”何之初的身子往前倾了倾,随便说了一句。

    约克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大声咆哮,怒视何之初,恨不得将他撕为碎片!

    何之初笑了,往后靠坐在椅子上,抬了抬手,“你要不信,给你的银行代表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说着,还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划开之后推到约克面前。

    约克二话不说就拿起他的手机,点开电话,正要拨打,突然醒悟过来,将何之初的手机又放下了,一把推了回去,冷笑道:“你想诈我!”

    如果他用何之初的手机打电话,那么通话人的资料就会全部被何之初掌握了。

    何之初嗤笑着摇头,将手机截住,说:“我还需要诈你吗?你的瑞士银行账号密码我都知道,那需要诈你?”

    约克的瞳孔恐惧的缩了起来,他的脸颊抽搐了两下,慢慢坐下来,瞪着何之初,过了一会儿,问他:“你什么意思?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还来找我做什么?”

    何之初手里把玩着手机,懒洋洋地看着约克,说:“我闲得慌,不行吗?”

    约克:“”

    不想说话了,他站起来,“如果你没有别的事,那我走了。”

    约克转身就走。

    “站住。”何之初在他身后淡淡地说,跟着站了起来。

    约克停下脚步,也不回头,说:“怎么了?何先生还有话要说吗?”

    何之初当然有话要问他,不然何必来跟一个自己讨厌的人说话?

    但是为了顾念之的下落,为了知道是谁在幕后翻云覆雨,何之初不得不跟这个他讨厌的虚与委蛇。

    “嗯,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吧?民事索赔案、贪污受贿案、谋杀继子案,三重大案都在你身上,判无期都是轻的,而且永远不能提前出狱。再说,你在牢里有多少仇家等着报复你,不用我提醒你了吧?”

    何之初说完,约克的后背都僵住了。

    他倒是忘了监狱里有多少“仇家”这回事

    冷汗涔涔而下,约克觉得自己的底气没有那么足了。

    可是何之初,到底要做什么?

    约克转过身,死死盯着何之初,可是从他清冽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何先生,您是什么意思?”约克不知不觉,对何之初用了上了敬语。

    何之初往旁边走了两步,背着手走到离约克不远的地方,说:“我的意思很清楚,是谁跟你合作,让你的继子塞斯绑架顾律师的?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脱罪。”

    约克瞪着何之初,过了半晌,突然笑了,说:“原来是这样。不过何先生,我的记性不太好,得好好想一想,才能想起来是谁跟我合作的。”

    这是不肯马上告诉何之初了。

    何之初心急如焚,却不能让约克看出他很着急,不然这判就无法谈下去了。

    他淡淡点头,说:“那好,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通知我。我也跟你说一句,我这人不喜欢别人跟我讨价还价。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算了。我的条件已经提出来,你要不接受,或者想更好的条件,对不起,恕不奉陪。告辞。”

    何之初毫不犹豫地拔腿就走,约克倒是愣住了。

    他下意识叫住何之初:“何先生!我们谈一谈!”

    何之初没有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想好就谈。如果还没想好,不要勉强。”

    约克语塞,犹豫了,不知道是不是该跟何之初做这个交换。

    而且他还没有跟那女人联系过,总得先探一探那边的口风。

    如果那女人对他见死不救,他再出卖她也不迟。

    毕竟那女人太厉害了,不仅有钱直接给他一亿欧元现金,存入瑞士银行账号,而且有势可以调动哥白尼卫星追踪系统,这种能量,约克要出卖她的话,肯定要仔细衡量,不然就真的把自己折进去了。

    何之初走了之后,约克回看守所自己房间待了一天,什么都没做。

    但是隔了一天,到了他可以去图书馆看书上网的时候,他给一个奇怪的邮箱发了一封信,说:“山口小姐,我们谈一谈。这件事你怎么看?”

    这封信被一直监控他的何之初拦截了,但奇怪的是,接收约克邮件的那个邮箱,居然根本查不出来!

    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追踪,都查不到那个接收邮箱在哪里,就跟石沉大海一样

    何之初看着这个结果,心里一沉。

    以他的电脑网络水平,都追踪不到这个邮箱,难道这个世上,还有比他更厉害的电脑高手?

    看约克给发邮件的人的名字,似乎是个日本女人。

    日本人有这么高的电脑网络技术了吗?

    何之初不信。

    他坐在电脑前想了大半夜,终于想起一种可能,不由脸色更难看了。

    想起自己之前隐隐的担忧,现在这个奇怪邮箱的出现,似乎证实了他的猜想。

    难怪他会追踪不到

    “糟了!”何之初猛地从书桌前站起来。

    如果对方真的跟他势均力敌,那么,如果他没有猜错,约克现在是凶多吉少。

    他拿起手机,马上打给关押约克的看守所,说:“我有急事要找约克,请让他听电话。”

    对方的值班人员很不高兴被打搅睡觉,说:“你谁啊?这么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我姓何,你看看约克的会客记录,我前天才去看过他。”何之初按捺住心头的紧张,沉声说道。

    看守所的值班人员一脸不耐烦地把会客记录拿来翻了翻,等他看见何之初的名字旁边的备注,立马转了一百八十度大弯,连忙说:“何先生!是何先生啊!您稍等!我马上去叫约克来听电话!”

    值班人员一下子清醒了,小跑着去关押约克的房间,拿钥匙打开大铁门,大声呼和:“约克!出来接电话!”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约克应该是睡着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值班人员没有办法,骂骂咧咧开了灯,走进去将约克床上的被子猛地一掀!

    结果看见约克七窍流血死在床上!

    “啊!”

    他吓得往后一跤跌坐在地上,然后连滚带爬地跑出去,大叫道:“杀人了!杀人了!有人在看守所杀人了!”

    何之初得到约克死在看守所的消息,立刻明白自己还是晚了一步。

    对方大概一接到约克的勒索邮件就马上动手了。

    虽然没有问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但是对方这么快斩断这条线索,正说明幕后之人不想被何之初知道。

    为什么不想被他知道?

    呵呵,大概应该可能是,这人十之**就是何之初认识的人,或者,是跟他对立的人。

    何之初的朋友没有多少,但是敌人倒是不少。

    他眯起潋滟的桃花眼,脑子迅速思考着要如何找到顾念之。

    塞斯和约克这条线索断了,顾念之的手机肯定也丢了,所以通过卫星定位追踪也不行了。

    她到底在哪里?

    阿尔卑斯山里面吗?

    目前来看,最坏的结果,就是她陷在阿尔卑斯山里面。

    不过现在不是冬季,还好过一点点。

    如果是冬季,大雪封山,那才是没有活路了。

    何之初沉吟良久,做两个决定。

    一,立即派人进阿尔卑斯山搜索,哪怕是一寸寸将整个阿尔卑斯山巴伐利亚山脉翻过来,也要找顾念之!

    二,他要做一点事,他要更多地出现在媒体,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他要站在高处显眼的地方,这样顾念之不管在哪里,都知道他已经回来了,他在等着她!

    这之后,何之初一反常态,不再低调,也不再躲避媒体的追逐。

    他频频出现在德国的各大电视台,接受采访,做节目,并且在德国的社交媒体上开了自己的官方账号。

    账号的头像是顾念之的背影,他的备注是等你回家

    史密斯他们开始的时候不知道何之初为什么突然这么喜欢各种曝光,出现在媒体的探照灯下。

    后来当他们看见何之初的社交媒体账号,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是要站在最高的地方,好让那个迷路的人知道到哪里找他

    何之初本来就长得极为吸引人,东西皆宜的长相,潋滟多情的桃花眼和凉薄淡漠的神情搭配在一起,显出非常迷人的矛盾气质。

    再加上一口流利标准的汉诺威德语,王者般的举止,更是锦上添花。

    德国大众们被迷得不要不要的,一群群迷妹迷弟们在社交媒体上每天舔屏不止。

    这样大规模的曝光,顾念之本来应该看到,但是很可惜,她上的网络屏蔽了所有有关何之初的新闻,所以她根本看不见何之初在德国网络上掀起的旋风。

    而她不爱看电视,莱因茨家也没有电视,所以何之初在电视上的风光,她也看不见。

    这天深夜,顾念之已经睡着了,阿尔斯悄悄来拜访莱因茨。

    两人在月色下喝着扎啤,都想着何之初最近不同寻常的举动。

    “莱因茨,你说,那个何,是不是还在找她?”阿尔斯向楼上顾念之的卧室方向努努嘴。

    莱因茨喝了一口扎啤,没有说话。

    银白的月光下,他的神情有着生无可恋的漠然,碧蓝双眸里没有一点感情波动。

    过了一会儿,一杯扎啤喝完,莱因茨才淡淡地说:“能不找吗?”

    如果是他弄丢了她,哪怕上天入地,他也要将她找出来

    “也对。她是何的得力下属,把人家从华夏帝国带到德国,回去的时候却没人了,谁能放过他?”阿尔斯朝莱因茨伸出大拇指,“不过还是你有先见之明,提前将有关何之初的所有消息都屏蔽了,不然让她知道何已经回来了,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呢!”

    阿尔斯也是最近才知道何之初在美国的另外一重身份,就连北约最高指挥官菲利普秘书长都要巴结讨好的人!

    幸亏他们联邦情报司是不一样的机构,不用跟着那些没骨气的政府官员一起去跪舔何之初。

    顾念之就在他们手上,他们是不会放手的。

    可他们也不想惹麻烦。

    如果一不小心,让顾念之跟何之初联系上,何之初出面直接向他们局里要人,他们还真不敢说自己是要放,还是不放

    “只是一个小程序,一点都不难。”莱因茨冷淡说道,“不过ereus不习惯被关在房里,如果她出去走一走,从别人那里得到何的消息,你想想要怎么应对吧。”

    阿尔斯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扎啤,满不在乎地说:“我能怎么应对?还不是得听上面的?他们如果:“父亲,顾念之在德国失踪了,我得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季上将。”

    本来应该第一通知霍绍恒,但是霍绍恒现在还在国外执行任务,音讯全无。

    白悦然知道她不能用任何渠道或者手段去打搅霍绍恒。

    这是铁的纪律,不服从就只有上军事法庭,等待最严格的审判。

    所以最好最快的方法,是通知季上将。

    季上将比霍绍恒职权更大,军衔更高,也能调动更多的资源去寻找顾念之。

    白建成从厚厚的文件里抬头看她,将老花镜取下来,皱眉说:“你说什么?谁失踪了?”

    “顾念之。”白悦然定了定神,“您还记得吗?霍少7年前从姑姑的磁场实验那里救回来的小姑娘,就是那个顾祥文的小女儿。“

    这是第2更五千字,后面还有。求月票和推荐票哦!

    感谢亲们昨天的月票!

    今天一共三更一万五千字!

    亲们如果还能多多投月票,明天继续三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6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63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