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最高规格

推荐阅读:乡村妖孽小医神重生之御医凰临天下:至尊魔神穿越之冷男不好撩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狂暴仙医绝代掌教女总裁的极品狂兵财色无双混沌天帝诀

    “是她啊,我想起来了,她不是学了法律,这次去德国帮那个案子打官司去了吗?”白建成还是知道一点底细的。

    “对,就是她。可是她在德国失踪了。”白悦然有些不安。

    她在特别行动司虽然只是法务处的处长,但是特别行动司的纪律和行事风格已经极大地影响了她。

    而且顾念之的重要性她是知道的,虽然她父亲顾祥文现在比她更重要了,但谁知道特别行动司那群人怎么想?

    这可是霍绍恒心坎上的人

    “好吧,你快去,跟季上将好好说说,让他别急。我会让外交部督促当地警方马上找人。”白建成拿起电话,给外交部部长打了过去。

    白悦然点点头,“谢谢父亲。”她转身就走。

    白悦然离开家,马上开了自己的车,往季上将住的军区大院开去。

    她是特别行动司法务处的处长,安保级别比较高,又受季上将赏识,拿着可以随时进军区大院的通行证,半夜进去也没有关系。

    季上将还没睡,他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习惯熬夜,每天深夜都是他工作精力最旺盛,头脑最清醒的时候。

    正埋头看一份文件,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

    他的桌上有三部电话,一部黑色,一部红色,一部灰色。

    响起来的是那部灰色的内线电话。

    季上将头也不抬地接过电话“喂”了一声。

    电话里传来白悦然沉稳清脆的嗓音:“季上将,我是白悦然,有重要情况向您汇报。现在正等在您家门口。”

    白悦然虽然能进到总军区大院,但想进季上将的家门却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必须得到门前的卫兵同意,而门前的卫兵必须征得季上将或者他家里人的同意,才能把人放进来。

    季上将脸色立刻严肃起来,“悦然?快进来。”

    门口的卫兵能够听到季上将跟白悦然的通话,他点点头,录下两人的通话存档,然后放白悦然进去。

    白悦然进去的时候,季上将刚刚从楼梯上下来,一见她就说:“悦然来了,快坐。”

    白悦然就站在客厅中央,等季上将走过来,才把那份华夏帝国驻德国慕尼黑领事馆副领事写的简报双手捧着给季上将看,声音很低地说:“刚刚接到的简报,顾念之在德国失踪了。”

    季上将没想到大半夜里听见的是这个消息,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但他没有激动,默不作声地扶着沙发坐了下来,拿出上衣口袋里挂着的老花镜戴上,开始仔细地看这份外交简报。

    一份不到500字的外交简报,季上将足足看了半个小时。

    白悦然大气都不敢出,只敢盯着季上将身边的沙发出神。

    过了好一会儿,季上将才慢条斯理地开口说:“这件事从顾念之失踪那一天开始,到我们接到消息,已经过去20多天了。怎么样?那边的领事馆还有没有新的消息传过来?”

    白悦然怔了一下,心里对季上将非常佩服。

    真不愧是姜是老的辣。

    季上将一开口就不同凡响。

    连她都忘了看简报上的时间。

    不过她开口道:“真是,外交部的工作效率太低了,这样一份简报,从发回来到送到我父亲那里,足足花了七八天时间。一定得让他们加快工作效率。”

    她不知道在哪个环节耽搁了,但现在是她父亲白建成竞选首相的关键时期,不能出错,所以她暂时不想追究这个责任。

    季上将不置可否。

    不管是外交部,还是内政部,都是政府部门,白建成可以管,他这个军部最高首脑却没法说一句话。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搞政治最忌讳把手伸到不属于自己的碗里。

    见季上将一直不说话,白悦然只好又说:“那怎么办呢?要不要派人去德国?”

    季上将心想,顾念之是顾祥文的女儿,是绍恒的未婚妻,她出了事,他们不能坐视不理。

    可现在霍绍恒正在外面出任务,这件事不能通知他,也不能让他知道。

    虽然知道霍绍恒不会不分轻重,因私废公,但谁知道呢?

    他这么多年也只对这一个姑娘动了心,季上将不敢赌

    想了一会儿,季上将说:“你回去让你父亲再问问外交部,看看他们那里有没有这件事的最新进展。这个我先收下,看看要怎么开展工作。”

    白悦然站了起来,忙说:“我这就回去问我父亲。”

    季上将跟着站起来,微笑着说:“悦然,谢谢你。”

    “季上将客气了,我也是特别行动司的人,我把念之当成我们中间的一份子。”白悦然说得很直爽,转身就走,干净利落的很。

    白悦然走后,季上将拿着那份简报回到自己的书房,又看了一遍,拿起黑色电话,给特别行动司打了过去。

    “总机,给我接阴世雄,或者赵良泽。”季上将想着,霍绍恒不在国内,让他两个生活秘书负责也是可以的。

    霍绍恒、阴世雄和赵良泽这三人可以说是看着顾念之长大的人,对她有责任,也有感情。

    让他们俩来负责,肯定比别人要尽心些。

    季上将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但想顾念之也是成年人了,而且他们特别行动司对顾念之有特别保护,应该很容易找。

    结果总机那边给他回话说:“报告首长,阴中校和赵中校都在外面执行任务,暂时不能接电话。”

    季上将的手一紧,暗暗觉得不对劲。

    顾念之失踪了,霍绍恒、阴世雄和赵良泽三个人居然同时在出任务!

    他沉声问道:“阴世雄和赵良泽出的什么任务?谁派出去的?”

    总机那边知道这是季上将,是军部最高指挥官,但是特别行动司比较特殊,就算是季上将,有些事情也不是他能过问的。

    如果他要知道,必须龙议长同时在场。

    总机接线员委婉地说:“季上将,这是特别行动司的工作流程。等他们回来,会向季上将汇报的。”

    话说到这里,季上将也明白了。

    他刚才一时心急,没想到这茬,现在被提醒,马上回过神,点点头说:“知道了。”

    阴世雄、赵良泽他们都不在,季上将觉得自己有必要将这件事担起来。

    第二天,季上将召开军部最高委员会特别会议,对到会的七个人说了顾念之失踪的事情,又说:“这个小姑娘曾经为我们的国家做出巨大贡献,她现在突然失踪,我觉得有些蹊跷,你们看呢?”

    大家都记得顾念之当初出现的时候,身上背的小背包里那份对于战斗机来说价值不可估量的发动机图纸。

    “确实很蹊跷。”坐在季上将旁边的一个将军皱起眉头,“不过她现在不是孤女了,这件事,是不是应该先通报给她家里人?她父亲醒了没有?”

    对于这些人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人已经不是顾念之了,而是她父亲顾祥文。

    因为顾念之给他们带来的只是一份图纸,但顾祥文如果醒过来,却是无价的财宝,会有数之不尽的图纸、发明和能够帮助华夏帝国突破技术瓶颈的各项高精尖技术。

    但他们还是一致同意要用最高的规格营救顾念之,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是顾祥文的女儿。

    他们不会认为,等顾祥文醒来,如果发现自己心爱的小女儿不见了,会继续跟他们合作

    当然,在季上将心里,顾念之还有一重身份,因为她是霍绍恒喜欢的女孩,他要帮助霍绍恒找回自己的未婚妻。

    不过这一点,季上将没有明说,毕竟霍绍恒的结婚报告只有他和自己的生活秘书曹秘书知道。

    季上将往屋里开会的人看了一眼,说:“冠辰,这件事由你负责吧,你今天先去医院看看顾祥文醒了没有,然后想法跟她姐姐说说这件事。”

    霍冠辰点点头,“我散会后就去。这件事应该快一些,看来已经拖了不少时间了。”

    “嗯,所以要快,我会给你提供一切便利,由你主导,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是你的坚强后盾。”季上将严肃说道,表示对这件事很重视。

    等大家都走了之后,季上将就向霍冠辰交了底,“冠辰,还有一件事,你得知道。”

    “什么事?”霍冠辰不解地看向季上将,“是关于顾念之?”

    “呃,差不多吧。”季上将往四周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绍恒临出国的时候,已经打了结婚报告,组织上都通过了,也通过的念之的政审,所以,她已经是你的准儿媳了。这一次她出了事,你一定要尽量帮助她。”

    霍冠辰一下子愣住,“啊?绍恒要跟她结婚?!不会吧?这这这怎么可能?!季上将,您不是逗我吧?”

    “这种事我能开玩笑?!”季上将不满了,“这件事没别人知道,绍恒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你也得保密。不然的话,我不知道绍恒会怎么想”

    霍绍恒抿了抿唇,心里很不平静。

    自己儿子都打报告要结婚了,自己却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就连季上将都比他知道得早。

    再说顾念之,她那个身份,还是跟着绍恒长大的,如果真的要跟她结婚,别人会怎么想?

    可是他也知道,顾念之是顾祥文的亲生女儿,所以看在顾祥文面上,大家不会说三道四,也不会允许别人说三道四。

    要不是顾念之是顾祥文的亲生女儿,他是拼死也要反对的。

    霍冠辰忍下这口气,对季上将保证:“季上将您放心,我一定调集最好人手,按照最高规格来追查这件事。”

    季上将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件事交给你,我是最放心的。”

    在季上将看来,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霍绍恒不在国内的时候,霍冠辰出面负责调查顾念之失踪这件事,才是最合适的。

    散会之后,霍冠辰回到自己办公室,马上叫了自己的生活秘书进来,对他们布置任务。

    他没说是什么事,只说有重要任务,让他召集军部外联部的有关人员开会,要最高规格,会后还要跟特别行动司交流,最后是由他们授权,特别行动司行动,才能最好的救援。

    因为在国外,特别行动司有着天然优势。

    他的生活秘书记下他的命令,下去筹备。

    霍冠辰布置好开会的议题,就坐着自己的专车来到特别行动司总部基地的医院大楼。

    顾祥文在这里被严密看护,只有陈列和叶紫檀两个人亲自护理,叶紫檀屈居护士之位,可见他们对顾祥文多重视。

    就连季上将生病了,也不会让仅次于陈列的国手医生叶紫檀医生去做护士。

    霍冠辰来看顾祥文的时候,顾嫣然恰好也在这里。

    因为这一天正好是她一周一次来看顾祥文的日子。

    他带着两个生活秘书走进来,见顾嫣然在这里,对她点点头,“顾小姐。”

    顾嫣然认得他是霍冠辰,霍绍恒的父亲,军部上将,比霍绍恒的军衔还高。

    她大大方方走过去伸出手,笑着说:“咦?今天是什么风,把霍上将吹来了?我们真是蓬荜生辉,不胜荣幸之至呢!”

    霍冠辰本来没想跟她握手,但对方的手都伸到他面前了,不握也不好,就伸出去虚握了一下,说:“顾小姐客气,我是来看看令尊的病怎样了,什么时候会醒?”

    顾嫣然笑着说:“这得问陈医生和叶医生了。”

    两人寒暄着,陈列和叶紫檀走了进来。

    “首长好。”两人忙给霍冠辰敬礼。

    霍冠辰抬了抬手,“陈医生,叶医生,你们好。”

    他走到顾祥文的病床前端详了一会儿,回头问站在他身后的陈列:“陈医生,顾先生什么时候能醒?”

    陈列摊了摊手,“首长,您这个问题可把我难倒了。他的植物人状态太久了,而且身体各项机能萎缩太多,我现在才刚刚让他的身体机能恢复了一些,要说什么时候苏醒,我真不知道。”

    霍冠辰在心底叹了口气,面上很是镇定地说:“嗯,知道了。你们一定要尽全力救治,不惜任何代价。”

    顾嫣然在旁边听了,又感动,又不安,小声说:“霍霍首长,陈医生和叶医生他们都很尽心尽力,是我父亲的状况太糟糕了,不怪他们。”

    霍冠辰对顾嫣然的印象还不错,对人落落大方,还是一国豪富,年纪轻轻就手握大批资产,关键是善解人意,你看对医护人员的态度,真是太好了

    “顾小姐这么想,我们该汗颜了。”霍冠辰微微颔首,想起顾念之的事,说:“顾小姐有空吗?有点事要跟你说。”

    “我正好今天没事,是专门空出来看我父亲的。”顾嫣然笑着点点头,“您请说。”

    “请跟我来。”霍冠辰不会当着陈列和叶紫檀的面说。

    他知道陈列是霍绍恒的知交好友,担心这件事会被陈列不顾组织纪律,偷偷传到霍绍恒那里去。

    霍冠辰是绝对不想因为顾念之的事,影响霍绍恒在外面的任务。

    顾嫣然见霍冠辰不肯在这里说,眼珠一转,说:“您请。”

    霍冠辰带着顾嫣然走下医院大楼,来到医院前面的空场地上。

    空空荡荡的场地上,就站着霍冠辰和顾嫣然两个人。

    远处的场地四角站着霍冠辰的生活秘书和卫兵,十分警惕地看着场地四围的方向,不许闲杂人等靠近。

    就在这样空旷的场地上,霍冠辰低声对顾嫣然说:“顾小姐,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你的妹妹顾念之,在德国失踪了。”

    顾嫣然“啊”地一声张大嘴,眼神十分茫然。

    “您说什么?谁失踪了?”她费解地看着霍冠辰,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你的妹妹,顾念之。”霍冠辰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地说,看着顾嫣然不知所措的面容,满是同情。

    顾嫣然闭了闭眼,用手捂住嘴,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满眼都是泪水,哽咽着说:“啊?怎么会失踪?!她一个小姑娘,长得又漂亮,在德国人生地不熟,如果是落在那些变态手里,我简直不敢想象她会遭受什么样的命运”

    霍冠辰忙说:“也不要那么悲观,也许她只是在某个地方耽搁了,比如说,在外面旅游的时候被偷了钱包手机,暂时没办法跟自己人联系。”又说:“而且季上将专门下了命令,要我们以最高规格对待这件事,要资源给资源,要人手给人手,所有在欧洲的人员都会被派往德国去寻找她,一定会没事的。”

    顾嫣然抹了抹眼泪,低声说:“谢谢霍上将和季上将,您说得对。我妹妹从小顽皮,如果找到她,我一定好好说说她,以后别再给人添麻烦了。”

    “这怎么是麻烦呢?”霍冠辰朗声笑了起来,“她是顾祥文的亲生女儿,光这一点,我们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她回来。不说别的,我们要不努力,你父亲醒了,可不答应!”

    顾嫣然感叹一声,“让您和季上将费心了,最高规格唉,念之真是命好。虽然她不是我父亲的亲生女儿,但我父亲从她小的时候疼她就跟疼我一样,等我父亲醒了,一定会非常感谢你们的。”

    这是第3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感谢亲们昨天的月票!

    今天一共三更一万五千字!

    亲们如果还能多多投月票,明天继续三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6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64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