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分分钟找到她

推荐阅读:帝少老公强势宠乡村妖孽小医神怎么又是天谴圈我真不是神仙娱乐春秋重生之御医凰临天下:至尊魔神穿越之冷男不好撩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狂暴仙医

    “首长好。”叶紫檀一听接通了,马上站起来立正问好。

    “叶医生啊?”曹秘书能够感觉到叶紫檀声音中的紧张和局促,朗声笑了起来,“我是想问陈医生一个事儿,不知道你晓不晓得呢?”

    “首长尽管问,只要我知道,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叶紫檀看了看办公室周围没有别人,她用手绕着电话线,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好,是这样,顾家三个人的档案里没有他们的dn记录,我想问问陈医生这里有没有,如果有的话,请给我们军办一号办公室送一份过来。”

    叶紫檀忙说:“做过记录,顾家的档案里没有吗?陈医生已经送过去了啊?哦,不过不是直接给季上将送过去的,而是给霍少”

    曹秘书听得心里一动,他听出来叶紫檀的意思就是,这事儿就算错,也是霍绍恒的错,不能怪在陈列头上。

    但霍绍恒跟季上将是什么关系?也不是这个小医生一点点眼药可以动摇的。

    曹秘书打了个哈哈,说:“哦,那可能是错过了。没关系,只要你们还有记录,再给我们送一份吧。”想了想,曹秘书叮嘱说:““等陈列做完实验,让他亲自送到军办一号办公室,直接找我就行了。谢谢你,叶医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叶紫檀放下电话,微微叹了口气,半垂着头,心里有些不忍。

    但是这些不忍,都不能跟她追求的医学极致相提并论。

    她想成为国手神医,甚至比陈列还要强大,可她天资有限,出身也一般,更没有顾念之的好命,她完全要靠自己。

    没有运气,就自己给自己创造运气吧!

    叶紫檀打开电脑,看着对方给她发来的一项病毒研究的划时代新突破,看入了迷。

    陈列做完实验出来,叶紫檀忙关了电脑,对陈列说:“陈医生,刚才军办一号办公室,也就是季上将那边的曹秘书给您打电话,让您给他们送一份顾家三个人的dn记录,说要存档。”

    陈列心里一沉,立刻知道顾念之的身世大概瞒不住了。

    他和霍绍恒一直有意无意隐瞒了顾念之不是顾祥文亲生女儿的事实,就想着等以后给顾念之更多保障的时候再说,最好是霍绍恒跟顾念之结婚之后再说。

    可是现在,好像瞒不下去了,有谁会这么嘴贱,把这件事说出去呢?

    陈列没有说话,虎着脸将顾家三个人的dn测试报告拿出来,放到盖着红色“绝密”戳的文件袋里,叫了特别行动司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陪同,往季上将的军办一号办公室去了。

    季上将表面上没有丝毫异样,只是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整整半个小时,面前的文件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他一点儿都不信陈列没有给顾祥文和顾念之做过dn检测。

    他也不信霍绍恒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件事。

    话又说回来,仔细回想当初霍绍恒去巴巴多斯接顾祥文的事,好像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顾念之不是顾祥文的亲生女儿,所以他们拿的证据都是顾念之跟顾祥文小女儿的dn和牙齿记录对比,并不是跟顾祥文自己的dn对比,那么,他们是从哪里知道念之是顾祥文的养女?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来证明她的养女身份的?

    这些法律文件,貌似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霍绍恒他们是如何知道的?

    这么多疑问在季上将脑海里盘旋来去,他越想越觉得蹊跷。

    过了没多久,曹秘书进来汇报:“首长,陈列医生来了,带着顾家三个人的dn检测报告。”

    季上将忙抬了抬手,“让他进来。”

    陈列抱着盖了“绝密”红戳的文件袋惴惴不安地走进来,站在季上将办公桌前,伸手推了推鼻梁上圆圆的眼睛,胖胖的脸上汗都冒出来了,像是一层油光。

    季上将也不说话,坐在办公桌后面,从老花镜里抬起眼睛看他。

    沉重的压力压得陈列的心都快蹦出来了,但他还梗着脖子坚持着,没有被季上将的目光看得弯下腰。

    过了许久,季上将才指指办公桌前的座椅,“坐。”

    陈列暗暗松了一口气,将手中那个盖着“绝密”红戳印的文件袋放到季上将的办公桌上,说:“首长,这是您要的材料。”又说:“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向首长检讨。我早应该把这些报告给霍少,但我工作忙,忘了。等我想起来的时候,霍少已经出任务去了,本来打算等他回来就交给他的,没想到您已经想起来了。都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您处罚我吧!”

    季上将看着陈列,沉着脸说:“只是你一个人的错?你忘了说,绍恒那么仔细的人,会忘了问?你这是在为他挡刀呢,还是在给他的对手递刀?”

    居然还想着要给霍绍恒遮掩

    不出卖霍绍恒,这一点值得称道,但是在领导面前还企图耍小聪明,就不是明智之举了。

    季上将依然沉着脸,从办公桌将陈列放下的盖着“绝密”红色戳的文件袋拿过来,打开封口,取出里面的三份dn测试看了看。

    这三份记录做得很好,数据详实,对比明确,而且医学术语和专业解释并驾齐驱,就算完全不懂这一行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顾念之,确实跟顾祥文不是亲生父女。

    而顾嫣然,才是顾祥文的亲生女儿。

    季上将不禁想到顾嫣然最开始跟他们接触的时候,就明确表示过希望能得到霍绍恒的保护

    那时候,如果他们早知道顾嫣然才是他们要找的那些图纸拥有者的亲生女儿,怎么会那样拒绝她呢?

    只能说她运气不好,还是顾念之的运气好,是一员福将啊!

    季上将看完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将三份记录放回文件袋,重新封好,然后在封口盖上自己的红色戳,按了内线电话让曹秘书进来,把文件袋交给他:“拿去存档,一级保密。”

    曹秘书双手接过,笑着拿了出去。

    季上将这时才问陈列:“你们当初去巴巴多斯找顾祥文,是从哪里得到的证据?”

    陈列窒了窒,哼哼唧唧地说:“这您得问霍少,我是真不知道。霍少让我去,我就去,让我查什么,我就查什么。唯一忘了的一件事,就是提醒他将这三份记录存档。”

    “呵呵,行,你先回去吧,让曹秘书进来。”季上将拿下老花镜,揉了揉眼睛,“我还有事,等绍恒回来,再找你们开会。”

    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歪风,必须刹住!

    陈列耷拉着脑袋走了出去,在门口跟曹秘书遇到了,曹秘书笑着跟他打了招呼,才进到季上将的办公室。

    “首长,刚才陈医生很沮丧啊”曹秘书笑吟吟地坐下来,“您训他了?其实不是陈医生的错,听叶医生说,陈医生把记录交给霍少了,霍少大概太忙,急着出任务,就没有及时交上来。”

    “哼!小年轻不吃一堑不长一智,要让他们长长教训!”季上将嗤笑一声,拿出一份文件,“他和绍恒什么关系,你以为我不知道?去,把这些先发下去,特别行动司那边要好好盯着,不能有另立山头的迹象。现在绍恒不在,要警惕有人捣鬼。”

    都敢有人在他面前给霍绍恒上眼药了,这是老虎不在家,猴子要翻天啊!

    曹秘书连忙站起来,说:“首长说得对,霍少不在,特别行动司不能乱。”

    他拿起季上将给他的文件,下去布置工作。

    季上将这时才拿起刚才的电话,给霍冠辰打了过去,说:“冠辰,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先这样吧,把念之一定要找回来,规格依然是最高,一定要尽快找到她。必要时可以动用我们在德国的一切力量救人。”

    霍冠辰一愣,他刚把规格降了下来,可季上将还是坚持要“最高”

    他以为,自始至终,他们的目标只有顾祥文,顾念之以前是通往顾祥文最近的一条捷径。

    现在顾祥文已经被接回来了,他的亲生女儿顾嫣然也跟着来到华夏帝国,顾念之就不那么重要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还有霍绍恒这一层关系在,霍冠辰根本不想派华夏帝国的人去德国寻找,他只会让领事馆督促当地警局去寻找。

    可是没想到季上将还是要坚持用最高规格寻找顾念之。

    霍冠辰当然不能跟季上将争执,对于上级的命令,他只有无条件服从。

    季上将又严厉地说:“这件事一定要保密!谁敢让绍恒知道,老子毙了他!”

    霍冠辰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但比刚才好多了。

    只要不影响自己的儿子,说实话,谁管顾念之死活?

    又不是顾祥文的亲生女儿,将心比心,霍冠辰觉得说什么对养女比亲生女儿还亲,根本就是顾嫣然的客气话,谁当真谁就是傻子!

    霍冠辰放下电话,重新把自己制定的行动又改了一下,发给下面的人去执行。

    这件事要真正执行,还得靠特别行动司。

    霍绍恒和阴世雄、赵良泽都不在,特别行动司主事的是一个副总领。

    他接到霍冠辰的命令,知道顾念之失踪,需要他们援手,愣了一下,马上让手下去查:“我们这里以前有顾念之的定位装置,去查一下,还在运行吗?”

    以前顾念之是最高等级的安保待遇,不仅身边有特别行动司的暗中保护她,霍绍恒还给她配备了一流的卫星定位装置戴在身上。

    只要那个装置没有离开顾念之,找到她是分分钟的事。

    特别行动司里以前负责顾念之安保的人马上去查了一下备忘录,找到这个装置的频率和代码,然后输入特别行动司的中央控制电脑。

    通过这个超级电脑,他们可以跟华夏帝国自主研发的南斗卫星定位导航系统联系,南斗卫星定位系统比欧洲的哥白尼,美国的gps都要准上一倍的距离。

    接下来的一天一夜里,特别行动司中央控制组的同事们都在忙着通过南斗卫星的特定频道对位于欧洲上空的卫星进行变轨,将目标对准德国慕尼黑一带,因为这是他们最后知道的顾念之出现的地方。

    然后从这个地方为基点,向四面八方扩展搜查,找寻她的下落。

    变轨成功之后,他们还要进行很多的计算,对各种反馈回来的数据进行分析和模拟。

    最后在第二天晚上,也就是德国时间下午傍晚时分的时候,他们的搜索图上终于出现一个红色的小亮点。

    开始的时候还很微弱,但是当它一出现,操作人员迅速加大了卫星对这一区域发射信号的功率,于是这个红色小亮点就越来越亮了。

    “组长,您看看这个位置,怎么不在慕尼黑,而是在柏林附近啊?”负责数据分析的研究员纳闷了,左看右看,这个坐标位置离慕尼黑实在是太远了点吧?

    他们得到的消息,顾念之是慕尼黑附近失踪的。

    难道是顾念之去柏林了?

    还有,她的这个装置,到底还在不在她身上?

    中央数据控制组的组长看了看研究员得出的数据坐标,沉吟道:“把这个位置发给我们在德国的外勤,让他们去看看。我们这边出两个人接应。”

    要出任务的人照例要来特别行动司医务室进行身体检查。

    大家都知道是要出任务,也知道这些事是不能问的,所以并没有人问任何不该问的事。

    叶紫檀拿着一份需要打疫苗的列表过来,问道:“按照规定,出去执行任务需要检查这些疫苗都打过没有。你们看看,如果打过,就在旁边打个勾,如果没打过”

    她顿了顿,“每个地方的疫苗要求不一样,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去哪里,所以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这是第2更四千字,后面还有。求月票和推荐票哦!

    感谢亲们昨天的月票!

    今天还是三更哦!

    亲们如果还能多多投月票,明天继续三更!

    而且最后两天了,能投月票的都投了吧!月票对俺的更新有直接相关的刺激作用

    3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6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6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