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最后一天求月票!

推荐阅读:信仰万岁仙界赢家绝命手游逍遥江山宝贝葫芦那年君至末世:轮回重生领主之兵伐天下凌天帝主权色隋唐

    不会吧?

    谁在窃听电话?

    难道是阿尔斯已经发现她了?!

    毕竟以当年“盖世太保”(国家秘密警察)的能力,监听电话那是小事一桩。

    可是仔细想想,顾念之又觉得不可能。

    如果已经发现她在这里,阿尔斯带着人直接破门而入就好,何必要躲躲闪闪监听这里的电话?

    顾念之心乱如麻,但是到底不敢再乱打电话了。

    所有她能想到联络外界的法子,阿尔斯那边大概都能想到……

    这样一来,她连网络都不怎么能信任了。

    对方能监听普通座机电话,能监听手机,当然也能监控网络。

    而且监控网络比监听普通座机电话要容易得多。

    顾念之闷闷不乐地回到房间睡下,突然想,她现在还不叫逃出来了,因为她依然处在阿尔斯无孔不入的搜查当中。

    也不知道莱因茨怎样了……

    顾念之本来想试探一下阿尔斯会不会将莱因茨连坐,现在发现自己太幼稚了。

    怎么试探?

    回去看看?

    呵呵,阿尔斯肯定在那里备下足够的人手等着她自投罗网。

    盖世太保的特征,就是上天入地无孔不入的网络,将一个村庄、一个小镇,乃至一座城市的每个人都笼罩在里面,让你无所遁形。

    在这么严密的监控下,她还能离开柏林,去慕尼黑吗?

    顾念之有些睡不着,她爬起来又打开笔记本电脑,搜了附近的地图仔细看起来。

    离这里五英里远的地方,有地铁可以进城,也可以去机场。

    顾念之心里一动,她可以去那里坐地铁,直接去机场,在那里买飞机票登机。

    但是她很快又颓废起来。

    她身上没有护照,没有德国的身份证,根本没办法买飞机票!

    所以只能坐火车,从柏林到慕尼黑的火车……

    顾念之圈定了自己明天要去的地方,才觉得困意上升,安然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来了,去这里的小洗手间里洗漱,换上了那身修女服。

    她昨天逃出来的打扮,那些人肯定告诉阿尔斯了,现在穿上这身修女服,还能暂时伪装一下。

    这里附近应该经常有修女出没,顾念之跟着莱因茨在枫叶小道上散步的时候,有时候会看见山间高耸城堡一样的修道院。

    离开那间员工宿舍的时候,顾念之看见墙角竖着一根棒球棍,想到自己身上任何防身的东西都没有,而身上这身修女服又宽又大,在里面藏个棒球棍实在是太容易了。

    她顺手牵“棍”,塞到修女服里面,特意绑在身侧,然后放了五十美元现金到那间“员工专用”的屋子里。

    ……

    金发碧眼的老板娘记得顾念之在这里,一大早在员工上班之前就就赶来酒吧。

    乍一看见一个修女嬷嬷从那间宿舍里走出来,老板娘几乎没尖叫出来。

    过了一会儿,她才认出来是顾念之。

    “……你真吓我一跳。”她嗔怪地朝顾念之努努嘴,“你就打算这个样子出去?”

    顾念之点点头,在胸前画一个十字,“多谢您昨晚给我住的地方,愿上帝保佑您。”

    老板娘笑了,“还挺像。”说着,她把手里拎着的一个纸盒递给她,“给你买的早餐,趁热吃了再赶路吧。”

    顾念之肚子正饿,本来想出去买东西吃,但现在老板娘好心已经买了,她也就接过来看了看。

    老板娘给她买的是一个甜甜圈,一盒瓶装奶,还有两根刚刚出炉的白香肠。

    顾念之眼前一亮,笑着对老板娘说:“谢谢您!我最喜欢吃白香肠了!”

    “不用谢。我们这里只有白香肠能吃,别的东西都难吃死了。”老板娘咯咯地笑,“德国只有香肠能吃。我当年在法国巴黎读大学,那里才是美食天堂。”

    顾念之呵呵笑了一下,暗道真正的美食天堂在华夏帝国好伐?

    但她没有跟老板娘争执,笑着说:“那谢谢您,我还是一边走,一边在路上吃吧。——天不早了,我最好早点走。”

    老板娘见她坚持,也没有强留,眯着美丽的碧色眸子笑说:“那你一路顺风。”

    顾念之再次鞠躬感谢,拎着那包早餐上了路。

    开始的时候,她还走得很开心。

    老板娘给她的早餐,被她拿来撕了一点给路边的野鸭子吃了,见它们没事,自己才吃。

    吃完把纸盒扔到垃圾桶里,她才继续赶路。

    可是离那个火车站还有大概一英里的时候,顾念之看见前面开始排队。

    她走的是乡间小路,不是过汽车的大路,一路上看见最多的是骑山地自行车的人。

    所以看见这种路也有排队现象,她非常奇怪。

    顾念之迎上去,走到队伍最末端,问一个看起来很慈祥的老妇人,“请问前面为什么要排队啊?这里不是行人和自行车道吗?”

    那老妇人笑呵呵地说:“听说前面设了关卡,要抓一个逃犯。”

    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顾念之心里却咯噔一声响。

    她站在这老妇人身边,踮脚看着不远处站着一些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全身抖了抖。

    果然是跟阿尔斯穿着同样制服的人……

    看来不是他同事,就是他下属。

    这么说,他们是把各种可能都考虑到了,从网络、电话,到交通工具。

    顾念之有种自己会被阿尔斯一网打尽的感觉。

    她藏在修女服大衣服底下的右手愤愤地朝阿尔斯那边竖起中指,然后转身就走。

    这里走不通了,她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她在外面转悠了一天,这里地方不大,她前前后后都转悠清楚了,可就是走不出去。

    她也不好意思再回到酒吧给那位好心的老板娘添麻烦。

    到了傍晚时分,她发现自己好像又要露宿野外了。

    不过这一次露宿,和之前在阿尔卑斯山的露宿不一样。

    那时候她很痛苦,是被迫的。

    现在她却甘之如饴,因为是她自愿的。

    宁愿天为被,地做床,也好过在别人的监视下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顾念之伸了个懒腰,驾轻就熟地在树林里找了块空地坐下。

    这里是这附近的人进行野炊烧烤的地方,还有一些铁制的烧烤炉架在林中的空地上。

    顾念之找了些干柴和干树叶,放到一个烧烤炉里,用自己的zippo打火机点燃了,然后盖上盖子,正好可以烤火,而火光也不会透出去,更加不会烧起来。

    她靠着炉子坐着,觉得分外温暖。

    顾念之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不过她在睡梦中都是警醒的,并没有完全睡着。

    她不知道的是,这时她的耳钉又闪过一道红光。

    在她不远处,两个戴着蓝牙耳麦,按照耳麦里提示的即时修正的坐标位置找来的华夏帝国特别行动司外勤人员,被人突然从背后用刀割断了喉咙,然后掩埋在树叶底下。

    ……

    顾念之睡得半梦半醒,一手挽着自己的小包,一手握着棒球棍,就算在荒郊野外都保持随时可以跳起来击打敌人的警惕状态。

    突然,又一声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她一度非常熟悉,经过阿尔卑斯山的经历,几乎成了她的梦魇。

    所以她很快惊醒过来,四处看了看。

    她靠着的烧烤炉子里面的火应该已经熄了,只有温热,但已经提供了足够的热量,让她不至于被冻着。

    嗝嘣……

    又一声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传来。

    顾念之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悄悄爬起来,拎着自己的棒球棍往树林深处猫腰窜了过去。

    躲进树林里,趁着月光照在树林中间的空地上,顾念之看见两个人从树林外走进来,站在她刚才待的那片空地上。

    两人四下看了看,好像在找什么。

    就着月光,其中一人转过头,顾念之看清他的面容,顿时惊讶不已!

    那人是跟她一样的华裔!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顾念之在这里待了十多天,一个华裔都没有看见过。

    她一动不动地藏在树林里,屏息凝气,看着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

    她本来就很谨慎,而这些天的遭遇,更是让她知道,无论多小心都不过份。

    因为命只有一条。

    那两个人在空地里转了一圈,也动了动耳朵里的蓝牙耳麦,像是在听什么东西,最后互相看了一眼,说:“……应该就是这里。”

    “信号停在这里,坐标已经精确到十米以内,她应该就在树林里。”

    “那东西还在她那里吧?”

    “应该,不然那东西就不会一直动了。”

    两人嘀嘀咕咕说着话,声音不大,但也不算小,顾念之听得一头雾水。

    这两人到底要干嘛?

    就在她的疑惑快要积聚到顶峰的时候,那两人突然往她藏身的地方慢慢走了过来。

    树林深处很黑,但是树林中那块用来野炊的空地却因为有月光照耀,显得很明亮。

    这两人脸上的笑容有些怪怪地,但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了她藏身的地方。

    顾念之只觉得后颈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对危险一向有一种小兽般的直觉,这时直觉不对,正要悄悄溜走,就听那两人终于说话了。

    “……顾小姐?你在这里吗?你别怕,是霍少要我们来救你的……”

    ※※※※※※※※※※※※※※※※※※※※※※※※

    这是第三更。今天依然是三更求月票和推荐票!

    今天是三月最后一天了,亲们的月票不投就作废了哦!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6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6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