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活腻味了

推荐阅读:山海画妖师无敌真寂寞一念仙成跨越时间线战国赵为王从学霸开始至尊妖孽兵王捡了本天书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莱因茨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站起来,两手插在裤兜里,轻描淡写一句话打击得顾念之几乎一口气上不来:“……长线放了,但是没钓到大鱼。”

    莱因茨往前走了两步,站在顾念之面前,微微倾身,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看,那个你心心念念要维护的人,到现在都没来救你呢……我们真是好遗憾。”说着,莱因茨就转身走出顾念之的小房间。

    听着门外门锁落下的声音,顾念之知道这一次是真的被软禁了。

    他们已经撕破脸,不玩“角色扮演”了,她自然也没有了女主的待遇。

    从此就该老老实实做阶下囚了吧?

    顾念之从床上缩了下来,抱着膝盖坐在床边,默默地看着面前雪白的墙出神。

    ……

    莱因茨锁住了顾念之的房间,把钥匙交给蒂娜,“看着她,很多事情还没问出来,别让她跑了。”

    蒂娜握住钥匙,惊讶地说:“怎么回事?难道跟她有关?!”

    除了莱因茨,他们没有人认为顾念之就是那个搅得他们天翻地覆的“粉红小猪”……

    毕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而且在法律上的资质那么出众,怎么可能会电脑呢?(←_←,学霸也分很多种的……)

    最多认为跟她有些关系而已。

    “……她是重要线索,但她什么都没说……”

    莱因茨含糊其辞,他心里也很纠结,一向很有决断的他,第一次表现出优柔寡断的样子。

    蒂娜神情复杂地看着莱因茨离开的方向,忍不住叫了一声:“莱因茨,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莱因茨的脚步顿了顿,停了下来,但并没有回头。

    他扬起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往前走,上车,然后发动汽车,车灯大亮,照得蒂娜下意识用胳膊挡住眼睛。

    莱因茨的跑车引擎发出一声怒吼,很快箭一般消失在酒吧门前的小路上。

    酒保小哥也是联邦情报局的探员,他担心地看了看莱因茨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顾念之那边的门锁,小声问:“怎么回事?真的要锁住她?”

    “你别管,回家去吧,今天我在这里看着。”老板娘蒂娜挥了挥手,让酒保小哥回家了。

    小酒吧只剩下老板娘蒂娜和顾念之两个人。

    因为知道顾念之跟那个黑客“粉红小猪”有关系,蒂娜现在对顾念之深恶痛绝,连晚饭都不给她吃了。

    顾念之之前因为跟莱因茨怼的时候精神高度,倒是一点都不饿。

    她困倦至极,直接爬床上睡觉去了。

    睡到半夜十二点多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顾念之被吵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心想难道是莱因茨又回来提审她了?

    结果她猜错了,来的人是阿尔斯。

    他杀气腾腾地追了过来。

    蒂娜打着哈欠打开酒吧的门,让阿尔斯进来,一边嘟哝:“这么晚了,你赶着投胎啊?!”

    “投胎?!我还赶着打胎呢!”阿尔斯瞪了她一眼,“……顾念之还在这里吗?!我要把她带走!”

    蒂娜更加惊讶了,“怎么了?莱因茨傍晚的时候来了一趟,把她反锁在屋里,你又说要把她带走?!”

    你们俩干嘛不打一架,谁赢了听谁的!

    阿尔斯哼了一声,“莱因茨色迷心窍!别管他!”

    他刚刚才知道原来跟“粉红小猪黑客案”有关的人是顾念之,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气呼呼冲到顾念之住的那间小房间门前,一脚踹过去,腿都快被踹瘸了,特制的铁门还是岿然不动。

    阿尔斯:“!!!”

    气愤地拔出配枪,就要对着门锁射击。

    蒂娜忙叫住他,“别开枪!我这里有钥匙!”

    她想也不想就把莱因茨给她的钥匙交了出来。

    反正莱因茨走的时候,也没有说过不许把钥匙给别人。

    阿尔斯接过钥匙,沉着脸打开门锁,又踹了一脚。

    这一次,房门轰地一声被踹开,刚睡醒的顾念之忙卷紧了被子,抬头看着阿尔斯,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阿尔斯气得就要一脚踹过去!

    他穿着牛皮长靴,硬邦邦的鞋底一下子踹过去,顾念之不死也得脑瘫。

    蒂娜大惊失色,急忙从背后一把抱住阿尔斯,连声说:“阿尔斯你冷静一点!莱因茨说她是重要线索!你把她打出个好歹,岂不是断了线?!”

    如果顾念之有个三长两短,还怎么追查那些邮件的下落?!

    阿尔斯已经憋了两天一夜的气了,不出气他会疯的!

    “你放手!我不会打她!但她一定得跟我走!”阿尔斯气得跳脚,力气大得蒂娜都快抓不住他了。

    蒂娜现在后悔死了,早知道不给阿尔斯钥匙了,如果真的把顾念之带走,莱因茨肯定会怪她的。

    “阿尔斯,你别让我难做。”蒂娜正经起来,“莱因茨的话,你好好想想。”

    阿尔斯挥舞着双臂,嘴里发出荷荷的声音,跟野兽一样,顾念之看得嘴角抽搐。

    她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个阿尔斯就是狂躁型精神病患者啊!

    这种人做特工头子,联邦情报局没前途了,难怪能被她这个小虾米一锅端……

    顾念之在心里忍不住骄傲,但看见阿尔斯发狂的样子,还是挺害怕的,被疯子鄙视不要紧,但是被疯子打一下,那可真是疼死了。

    顾念之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阿尔斯一通狂叫之后,心里的郁闷终于好一些了。

    他喘着气,怒视着顾念之,手里的枪不知不觉指着她的脑袋,咬牙问:“……说!到底是谁做的?!”

    顾念之脸上依然一副怯生生害怕的神情,心里却在大奇:怎么莱因茨没有告诉这两人,就是她顾念之做的?!

    刚才蒂娜也说,莱因茨只是说她是重要线索……

    现在阿尔斯又来逼问她到底是谁做的。

    所以莱因茨并没有跟他们说实话?

    既然莱因茨都没说,顾念之更不会傻叉一样自告奋勇说自己做的。

    她虽然觉得自己难逃一死,但因为莱因茨,又燃起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毕竟他还没有供出她,她也不会拆自己的台。

    顾念之倔强地一撇头,顿时各种革命先烈上身,一副“我不说我不说打死我也不说我就是不说!”的样子。

    阿尔斯更生气了,突然逼近顾念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顾念之晚上睡觉都是穿着蒂娜送她的长袖睡衣,倒是不怕走光,可是头皮被拽得生疼,她连忙去掰阿尔斯的手,恼道:“你放手!打女人算什么男人?!”

    “跟你这个吃里扒外的间谍讲什么男女道义?!”阿尔斯狞笑着,呼地一巴掌抽了过去,将顾念之打得嘴角出血,半边脸霎时又肿了起来。

    顾念之咬牙忍住了,一声不吭,不给阿尔斯施虐的快感。

    阿尔斯抽了她一耳光,见她连叫都不叫一声,更不爽了,拽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小房间里拖出来,来到酒吧大堂。

    这里当然没有别人,只有蒂娜穿着睡袍坐在吧台调酒,看都不看他们。

    阿尔斯拿出手铐,将顾念之的右手铐在酒吧大堂一道小小的雕花铁艺栏杆上,继续逼问她:“……识相的现在就说‘粉红小猪’到底是谁,在哪里,不然的话,我有千百种手段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顾念之心里一沉,她怕疼,怕被虐,但她更害怕的,是对方没有折磨死她,反而发现了她体质快速愈合的秘密……

    这对她来说,才是比死更可怕的折磨。

    如果真是这样,她还不如激怒阿尔斯,一枪把她打死算了。

    早死早超生,省的零零碎碎受苦。

    顾念之便冷笑一声,说:“你让我指认谁就指认,让我构陷谁就构陷谁,反正你是老大,你想拖谁下水都行。我怕疼,怕你打我,说吧,你想让谁背黑锅?这位老板娘?酒保小哥,还是莱因茨?”

    “还敢挑拨离间?!”阿尔斯简直被顾念之气疯了,恨不得跳脚:“看我整不死你?!”

    他从来没有见过在他发怒的时候还能伶牙俐齿跟他斗嘴的人,真是活腻味了!

    ※※※※※※※※※※※※※※※※※※※※※※※※

    这是第三更。今天三更哈,感谢亲们昨天的月票。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哦!

    么么哒!

    o(n_n)o~。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7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75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