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怕个锤子

推荐阅读:魔门败类网游之进化战场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透视仙王在都市超级红包群锋霸绿茵乡村小医仙席卷天下革命吧女神

    蒂娜也被顾念之的话吓了一跳,不仅吓了一跳,她还有些慌张,没有了刚才在吧台调酒的惬意。.

    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手腕一抖,唰地一下全泼在顾念之脸上,冷冷地说:“嘴贱的人会被撕嘴。——顾小姐,你这么漂亮,不想以后这张漂亮的小脸咧成笑面人吧?”

    《笑面人》是法国著名作家雨果的名著,它的男主是一个从小被人贩拐走毁容的贵族,这种毁容就是拿刀把他的嘴角两边切开,一直咧到耳根,乍一看去,就跟小丑一样,哭都像是在笑。

    顾念之虽然没有看过这部小说,但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蒂娜泼在她脸上的红酒刺激了她脸上被阿尔斯打肿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疼,跟辣椒水似地。

    顾念之琢磨着,万一不行,她还是早点自裁算了……

    阿尔斯一个人疯就够了,如果连蒂娜都跟着疯,她还是想想怎么样能最快去死吧……

    顾念之的目光开始在大堂里逡巡,最后落在阿尔斯手上的手枪上。

    如果能刺激得阿尔斯开枪,她也算是能死得体面,死得舒服了。

    顾念之此时真的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或者说,在她决定用吞噬者转邮件,而不是抹去自己登录痕迹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送命的打算。

    跟着霍绍恒这么多年,她还是被他们在很多方面潜移默化了。

    比如,那种时时警惕周围状况的生活习惯,还有,时刻准备着,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豁达和洒脱……

    她只是很遗憾,临死的时候都不能见霍少一面,还有何教授,特别是何教授,等他千辛万苦找来,只看见她的尸体,他也会伤心吧?

    顾念之飘忽的眼神让阿尔斯和蒂娜都很生气。

    这姑娘能不能专心点儿!

    他们这儿正严刑逼供呢!

    阿尔斯一不做,二不休,拿出随身携带的高压电棍,抵在顾念之的胳膊上,阴测测地再一次问道:“最后一个机会,说,你到底跟谁联系,让他们攻破我们的系统的?!”

    这是要给自己上电击?

    顾念之瞬间想到在加勒比海蓝洞里受到过的电击,不由在心里鄙夷:这电棍能比蓝洞海域的电子栅栏还厉害?

    那可是她那个便宜天才父亲顾祥文弄出来的高科技东东!

    顾念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阿尔斯一声声逼问,却提醒了蒂娜。

    她惊叫一声,说:“我好像知道是谁!”

    “谁?!”

    阿尔斯和顾念之一起叫起来。

    阿尔斯见顾念之露出紧张的神情,高兴起来了,连声对蒂娜说:“你想起来谁了?”

    “阿尔斯你怎么忘了?她给华夏帝国的一个人过视频求救!——一定是那个人跟她联系的!”蒂娜兴奋说道。

    顾念之脸上的惊讶都僵住了。——琦琦?她说的是马琦琦?

    蒂娜越说越高兴,“她用的是卡尔的工作手机的视频求救!早被监控了!我现在就给卡尔打电话,让他把他的工作手机送来!”

    卡尔就是那酒保小哥的名字。

    顾念之心里一沉,暗自琢磨会不会影响马琦琦,但转而又想,那个即时聊天软件有数以亿计的账号,马琦琦又没实名认证,她怕个锤子……

    因此心里气定神闲,但表面上露出害怕的神情,缩在雕花铁艺栏杆下躲躲闪闪不敢看阿尔斯和蒂娜。

    蒂娜兴冲冲给卡尔打电话,说:“……对,就是你的工作手机,马上送过来!五分钟内看不到你,我就到你家去!”

    没到五分钟,卡尔就来了。

    他刚要推开酒吧的大门,就被蒂娜推了出去。

    电光火石间,他只惊鸿一瞥,看见了神情扭曲的阿尔斯,还有顾念之,她被用手铐铐在大堂的一段雕花铁艺栏杆上,半边脸红肿。

    卡尔暗暗心惊,将:“……你们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蒂娜毫不犹豫推开他,“没你的事了,回去吧。”说完转身进去,咣当一声关了大门。

    卡尔是才工作不久的新人,对于同事这种跟纳粹一样的做法非常看不惯。

    他默然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在车里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机,给莱因茨打了电话:“……对,就在小酒吧里,有阿尔斯和蒂娜,正在……好像正在对顾念之严刑逼供。”

    “你说阿尔斯?!我明明让蒂娜把房门锁起来了。”莱因茨十分不安。

    阿尔斯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莱因茨更清楚。

    阴沉着脸站在窗口抽了一支烟,终于扔掉烟头,冲出自己的家门。

    ……

    “还是不说?那我不客气了。”

    小酒吧的大堂里,阿尔斯打开电棍的电源,抵在顾念之被铐的右手手指上。

    开始的时候,电压并不算很高,顾念之的手指只是稍微有些麻,这种痛感对她来说只是毛毛雨。

    但很快,阿尔斯不断加大电压,顾念之手指疼痛越来越强烈。

    俗话说十指连心,手指的痛比别处的痛更让人难以忍受。

    顾念之却死死咬住下唇,极力将快要脱口而出的尖叫咽下去,她不想给这个施虐者任何达到目的的快感。

    她不是勇敢,只是倔强到执拗。

    蒂娜在旁边拿着卡尔的手机,已经调出那个即时聊天软件,用他们的监控程序找到顾念之曾经输入过的账号和密码,登录进去。

    这边顾念之的账号刚一上线,马琦琦就现了。

    此时正是华夏帝国周日早上七八点钟。

    马琦琦刚起床,打开手机就看见顾念之上线了。

    她欣喜万分,连忙了一个消息过来,“念之?怎样了?”

    “呵呵,上线了。”蒂娜朝顾念之晃了晃手机。

    顾念之急得大叫,可马琦琦又没开视频聊天,根本看不见,也听不见这边的声音。

    蒂娜咳看了阿尔斯一眼,点点头,然后打开即时聊天软件的视频通话,对准了顾念之的方向。

    阿尔斯会意,突然加大电棍的电压。

    “啊——!!!!”

    一瞬间的高压电击让本来就很紧张的顾念之终于控制不住,失声惨叫起来。

    她的脸部红肿,神情扭曲,惨叫的声音如同一把尖刀,隔着茫茫大海,五千英里的时空,像是从手机屏幕里跳出来一样,一瞬间充斥了马琦琦的耳膜。

    马琦琦猝不及防,哇地一声大叫,将手里的手机都扔了。

    她从小生活在和平的国度中,成长在安全的环境里,平生受过的最大的痛苦不过是男友劈腿,哪里见过这样活生生被电击拷打的场景?!

    马琦琦捂着脸,在宿舍房间里不可遏制地尖叫起来,甚至比手机另一端的顾念之叫得还要惨烈。

    阿尔斯跟着狂笑,这两个女子的尖叫痛呼声终于让他感受到一丝施虐的快感。

    他性格中潜伏的暴虐因子在这一刻达到顶峰,就在他不怀好意要继续下去的时候,酒吧的门被人轰地一声踹开了。

    蒂娜一见是莱因茨阴沉着脸站在门口,暗叫一声不好,忙将即时聊天软件退出,又顺手关了手机,塞到自己兜里。

    阿尔斯抬头看见莱因茨来了,失去的理智才慢慢回笼。

    顾念之已经被他电得九死一生,奄奄一息地瘫在地上喘息。

    莱因茨一步步走进来,朝阿尔斯摊开手,声音低沉得像是从地狱里吹来的风:“……钥匙。”

    他的目光如矩,看得阿尔斯不自在地移开视线,但还是将手铐的钥匙放到莱因茨手心里。

    莱因茨打开顾念之的手铐,将她打横抱起,往酒吧大门走去。

    阿尔斯和蒂娜面面相觑,明知莱因茨这么做不合规矩,但却被他周身萦绕的逼人气势所摄,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莱因茨将已经晕迷的顾念之抱出酒吧,小心翼翼地将顾念之放进车里,捋捋她汗湿的额,动了跑车扬长而去。

    阿尔斯跟着追了出去,见莱因茨开车的方向是回离这里不远的小别墅,才松了一口气。

    ……

    马琦琦捂着脸,在宿舍里歇斯底里地哭嚎,哭得眼睛都肿成两个小桃子。

    一顿泄之后,她的恐惧和紧张才得到舒缓。

    但是两腿软得站都站不起来了。

    她的手机被扔到书桌下面去了,而她瘫在靠床的地方,中间隔着整个宿舍房间,光靠伸手根本够不着。

    但她一时又无法站起来行走,最后着急之中,连爬带滚地蹭到书桌底下,将自己的手机抓过来,颤抖着,试了好几次,才打开阴世雄的电话,着急地拨了过去。

    ……

    阴世雄这几天一直在为了营救顾念之而奔走。

    不能通知霍绍恒,他认了,但既然是他现在负责调查顾念之和两个外勤特工失踪的事件,他就有权力调用一切技术手段和人力资源。

    结果还没等他走进中央控制室的大门,马上就到了全国大选的时候。

    本来不能干预内政的特别行动司,这一次却被两方候选人都委以重任,负责监督电子投票和电子计票!

    特别行动司一流的中央控制室就这样被征用了,由副总领带着十来个技术骨干和忠心手下在中央控制室里待了整整三天,阴世雄连个门都摸不着。

    ※※※※※※※※※※※※※※※※※※※※※※※※

    这是第一更。看大家这么着急,今天还是三更哈,虽然还不到18oo月票,不过也快了,咱就提前加更了。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哦!

    第二更月票18oo加更中午一点,第三更晚上7点。

    感谢的“婷妹儿1o1o”亲昨天打赏的一万币。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7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75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