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带你回家

推荐阅读:草根小师叔虫临暗黑我能提取诸天重建恐龙岛龙裔的轨迹海贼之机械师重生之终极修真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萌妻来袭:小叔,接招吧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马琦琦一口气骂完自己都愣住了,她明明是来给念之求救的啊!

    怎么变成拉仇恨了?!

    好想死一死……

    霍少要是生气了,不去救念之怎么办?

    马琦琦又张了张嘴,可瞅见霍绍恒淡淡一瞥的森严视线,她刚才的气势顿时一泻千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在场的人大部分都呆若木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刚才还满场欢声笑语,现在鸦雀无声,仿佛马琦琦清脆的嗓音还在大家耳边回旋。

    还是电视台的导播见机快,马上掐断了直播。

    其实他们的直播并不是真的直播,而是都要延迟五分钟播出,方便即时审查,也是为了对付像现在这种突发状况。

    所以马琦琦大骂霍少的这个片段,一点都没有在电视台播出。

    除了在场的这些人,没有一个电视观众看见这一幕。

    ……

    被莱因茨带走的顾念之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先前住过的那个小别墅。

    她在心里冷笑,但身体却是疲累不堪,被莱因茨放到她以前经常蜷着的贵妃软椅上。

    莱因茨给她拿了牛奶、蛋糕,还有她爱吃的白香肠和面包放到她面前的小茶几上,她根本不想吃,扭头看着窗外,倔强的神情让莱因茨很是头疼。

    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两个人在屋里不说话又觉得尴尬,便拿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过来,搜到华夏帝国的视频给她看。

    他随手点的是华夏帝国社交网站上热门第一的视频。

    顾念之瞥见那视频标题里有“霍绍恒”三个字,立刻被吸引住了,忍不住看了起来。

    莱因茨见她有感兴趣的东西,才松了一口气,走到窗边,靠着窗台坐着,眯着眼打量顾念之。

    顾念之静静地看着视频,慢慢坐直了身子,脸上的神情从激动、兴奋,到苍白、空洞,好像一瞬间就从盛夏走到了寒冬。

    笔记本电脑的高清显示屏上,放出的正是霍绍恒和谭贵人一起走下飞机悬梯的那一幕。

    她看他走下飞机,看他侧耳倾听别人说话,看他云淡风轻的笑,看他扶起差一点崴了脚的首相之女,还看见可爱的小朋友送了鲜花去迎接这一对璧人。

    而他,顺手接过身边首相之女的花束,那么自然,那么随意,就像做了千百次一样,看在顾念之眼里,有股奇异的默契。

    顾念之一边看,一边笑,直到笔记本键盘上水迹斑斑,积了一小汪水,才发现自己在流泪。

    她抹了抹泪,继续看着电脑笑,大大的黑色瞳仁像是被雨洗过的黑夜,透彻晶莹,却看不见边际,看不到尽头。

    莱因茨在窗边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笑着流泪,如同看见一朵花还没有绽放到极致,就已经开到荼蘼。

    他被顾念之脸上那个万念俱灰的笑容刺得遍体鳞伤,正要说话,突然听见窗外传来一阵隆隆的汽车声,然后听见整齐有序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紧接着,他听见一道清冽冷漠的声线在窗外响起来。

    是标准的汉诺威德语。

    “莱因茨,你这里有八个人,他们的方位已经被锁定。你放心,我们全部重狙穿甲弹,保证隔墙依然能一枪爆头。识相的,放下武器,列队到门口抱头蹲下。我数到三,不走的话,就不客气了。再警告你一声,千万不要动念之。你们谁往她的方向走一步,我保证你们立刻血溅三尺,不信可以试试。”

    何之初的声音从窗外传进来,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设备传话,声音清晰得好像就在耳边徜徉。

    但是顾念之却一动不动,如同泥塑木雕一般,完全没有听见有人在说话。

    莱因茨叹了口气,低头看见自己心脏部位一个小小的红点,知道那是激光制导系统的定位。——连这种武器都动用了,这何之初,还真不是他们能硬抗的。

    他摇了摇头,对着自己的蓝牙耳麦说了声:“撤。”

    然后他的人从小别墅的各个屋子走出来,将身上的武器从窗口扔出去,抱着头走到门外。

    只见门外的空地上,何之初带着数十名拿着重武器的蒙面大汉跟他们对峙。

    他身后有几辆汽车,一看就是防弹车,结实得跟装甲车一样。——这是要打仗啊……

    莱因茨没有跟他开战,而是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伸手凌空点了点他,然后转身和自己的手下一起抱头蹲下。

    一个蒙面大汉上前,端着枪对准了莱因茨他们,盯着他们不许动。

    何之初第一个冲进莱因茨的小别墅。

    他一进去,就看见布置温馨的小客厅里,一个形销骨立的女孩呆呆地靠坐在贵妃软椅上,面前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她的目光就盯在笔记本点上,似乎要把那显示屏看穿了。

    何之初心里酸涩无比,快步走过去,一把抱住顾念之:“念之,我带你回家。”

    顾念之目光呆滞,慢慢抬头,看见了站在她面前的人。——何之初。

    黑沉的眼眸转动了一下,大颗大颗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顾念之将头埋在他怀里,开始的时候,只是安静的流泪,然后渐渐全身颤抖,后来抽泣出声,到最后嚎啕大哭,哭声痛楚难当,就连旁边那些面无表情,习惯刀口舔血、以杀人为职业的雇佣兵都露出不忍的神情,纷纷移开视线。

    何之初将她抱得紧紧的,不断轻抚她的后背安慰她。

    她哭得差点背过气。

    “何教授,我难过!我真的好难过!比他们打我、电击我还难受啊!我在这里受刑,他在别的女人身边,崴一下脚他都会扶……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我知道不是他的错,我知道他肯定不知道我出事了!可我还是难受!我还是怪他!——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没那么伟大!我自私自利!我小心眼!我上不了台面!我不会顾全大局!我没爹没妈!我不是白富美!我就是被人捡回来的小乞丐!我不该痴心妄想!我不配跟他在一起!我自食其果!我活该!我活该!我活该!”

    她连说三声“我活该”,哭得全身都在痉挛,情绪处于崩溃的边缘。

    何之初心如刀绞,泪水跟着一串串滚落,“念之,你不是……你不是……是我不好……跟我回家……我带你回家……”

    顾念之哭得晕了过去,就这样被何之初抱出莱因茨的别墅,迅速上了车。

    莱因茨他们暂时被绑在这里,留给何之初他们撤退的时间并不多。

    何之初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又出了天价贿赂,才找到莱因茨的这个据点,顺利救出顾念之。

    他们紧赶慢赶,终于在莱因茨他们被解救之前上了自己的专机,飞离德国领空。

    ……

    华夏帝国帝都的t3航楼前的停机坪上,此时正发生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

    马琦琦的叫喊声刚落,新任首相夫人蔡颂吟的保镖们大惊失色,几个粗壮的男人马上冲过来,一把从背后抱住马琦琦,捂住她的嘴,另外两个人一左一右架着她,其中一个人对着她的脸啪啪啪啪上手就抽了好几个耳光。

    马琦琦从小到大没有被人这样打过,那人的手又重,一下子就被打懵了,可爱的小圆脸顿时肿了起来,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她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哭,可是真的疼啊……

    这一瞬间,她只想到顾念之被电击的时候,比她现在疼上千百倍吧?

    于是马琦琦更伤心地哭起来。

    但那几个保镖才不管她死活,慌慌张张捂住她的嘴只想将她马上拖走。

    谭贵人见了这一幕,非常气愤。

    她向来看不惯别人欺凌弱小,更别说当她的面扇一个无辜女孩的耳光!

    “放开她!你们放开她!”谭贵人快步走了过去,指着那几个保镖,厉声说:“你们赶紧放开她!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几个保镖一愣,忍不住看了看谭贵人她妈蔡颂吟。

    蔡颂吟对他们使了个眼色,这几个人才松手。

    谭贵人连忙将马琦琦抱住,拿出手帕给她擦眼泪,又说:“你别怕,没人敢再打你。”

    马琦琦一把将她推开,气愤地说:“谁要你假好心!你走开!别碰我!”

    谭贵人惊讶地后退几步,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她妈蔡颂吟,又看了看她背后的霍绍恒。

    霍绍恒脸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好恶,但一双深邃的眼眸却带着沉重的压力,就连谭贵人都不敢多看,一看就吓得心惊肉跳,急忙移开视线。

    蔡颂吟没有说话,只是拉拉谭贵人的手,示意她不要多管闲事。

    蔡颂吟的保镖们又围了上来,一左一右钳住马琦琦的胳膊,另一个人堵住了她的嘴。

    阴世雄这时从后面追了上来,出手如刀,飞快地将马琦琦从那些保镖手里又抢了过来,然后冷声警告正微笑旁观的首相夫人蔡颂吟:“谭夫人,您先生还没正式就职,您的保镖就把我们的公民打成重伤,这个新闻,我想很多人都会很有兴趣。”

    蔡颂吟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感兴趣就感兴趣。人家就是靠这个吃饭的,我们总不能砸了人家的饭碗吧?”

    居然丝毫不担心媒体会如何写他们一家人。

    这时在机场维持秩序的特勤部安保人员也赶了过来,指着马琦琦对阴世雄厉声说:“这人擅闯机场重地,可能犯法,请把她交给我们。”

    阴世雄当然不肯,但是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首相夫人蔡颂吟的几个保镖,却对付不了同样是军人出身的特勤部精英探员们。

    很快,马琦琦就被特勤部的人接手过去,一个人拧着马琦琦的胳膊往后钳住,另一个女探员拿出手铐,就要给马琦琦戴上。

    霍绍恒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只是眉头渐渐皱紧,直到看见阴世雄出现,眉梢才忍不住跳动了两下。

    他的心一沉。

    马琦琦的话,应该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念之真的出事了。

    他本来是不信的,以他给顾念之的严密安保措施,怎么可能出了事他都不知道?

    起先只以为是马琦琦小题大做,毕竟只是一个一直在学校的学生而已,可能男友劈个腿都要哭三天。

    可现在连阴世雄都在帮她,看来事情非同小可。

    霍绍恒一把扔掉手中的花,大步向马琦琦那边走过去,背着手站在她面前,对特勤部的人淡淡说了声:“放开她。”

    负责安保的特勤部安保人员不肯,再说他们现在隶属内政部,并不受军部管辖,因此只说:“首长,您别让我们难做,我们……”

    霍绍恒不等他说完,毫不犹豫拔出枪,抵在那人胸口,“你放,还是不放。”

    “枪!”

    “他要开枪了!”

    在场的人顿时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开始推搡拥挤,四处奔逃。

    电视台的导播幸好早就掐断了直播,这时连摄像机都恨不得砸了,带着自己的现场记者和摄像师们急忙往航站楼里面躲。

    可是进航站楼的大门却被一群荷枪实弹的军人被挡住了。——正是阴世雄带来的人。

    他们每个人都枪栓上膛,枪口朝外对准这些想要进门的人。

    霍绍恒目光微凝,手指轻叩扳机,手枪发出吧嗒一声轻响。

    钳住马琦琦双手拧向背后的特勤部安保人员马上松开手,阴世雄迅速将马琦琦半扶半抱拥在怀里。

    赵良泽这时才从飞机上下来,见这里乱成一团,连忙跑过来问道:“出了什么事?”

    阴世雄着急地说:“车上说!东西我都带来了!”

    霍绍恒大步往航站楼门走去,阴世雄握了握马琦琦的手,“你跟我们一起走。”

    马琦琦脸上泪痕狼藉,哽咽着说:“你们还救不救念之?!”

    “当然救!”阴世雄毫不犹豫地说,拉着她的手,快步走在霍绍恒身后。

    赵良泽这才明白过来,是顾念之出了事!

    他马上对阴世雄说:“大雄,你的手机带了吗?我的工作手机没有带,不能跟系统联网。”

    他是想马上跟特别行动司的中央控制系统联网,好启动卫星跟踪定位顾念之的位置。

    阴世雄阴沉着脸,摇头说:“车里的系统可以用,你去用那个吧。”

    赵良泽心知有异,应该是出了大事,他的脸色也严峻起来。

    ※※※※※※※※※※※※※※※※※※※※※※※※

    这是第一更四千字大章了。看大家这么着急,就不分两次发了。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哦!

    今天没有三更了。

    不过晚上七点还要不要更新捏?

    感谢的“pplrppl”亲昨天打赏的一万币。这么多寄刀片的,唯有这个妹纸慷慨打赏,渣作者感动得热泪盈眶……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7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77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