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蓄意接近(月票5700+)

推荐阅读:武侠之数据风暴洪荒二郎传伊森的奇幻漂流海贼之化身为雷超维术士怎么又是天谴圈正气冲宵天龙神主重返一九九四终极特种兵王

    顾念之确实浑身发冷,背后冒出虚汗,脑子里一阵一阵地空白,就像严重低血糖患者发作的时候一样,眼前都快黑得看不清大屏幕了。她眨了眨眼,一阵热乎乎的气息袭来,将她包裹,她的神智被这阵热气带得回笼了。垂眸看了看自己身前,是莱因茨修长有力的手指,帮她拢着罩在她肩上的军装外套。……夜深人静,何之初还坐在电脑前工作。既然决定留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就太多了。南美何家那边,由于温守忆走了,现在大大小小的事都要由他亲自解决。而他又是不习惯这种琐碎俗事的人,耐着性子做了一阵子,还是忍不住头疼,心想他应该再找几个得力的助手或者秘书……手机短信提示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何之初刚发了几个邮件出去。这个提示短信的铃声是他手机上的最高级别。何之初拿过手机,看见手机上显示的提示:看电视。何之初:“……”他很少看电视,有空闲宁可一个人喝红酒,也不会打开电视。不过既然这条特别短信提示他看电视,他也就走到客厅,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引发这一次的极光呢?毕竟极光以前只存在于南北极……”几乎所有的电视频道都在说这件事:今天晚上九点左右,C城上空出现了极光。何之初面色微凝,他扔了遥控器,回到自己的电脑前,打开网络浏览器,发现网上也铺天盖地都是这方面的新闻。他输入一个网站,进去查了查。不是美国做的。应该也不是华夏帝国,他们还没这技术。何之初又回到那条新闻上,仔仔细细看了一个详细的报道,然后打开新闻网站的网址,查找具体的出事地点。当看见C城那个熟悉的十字路口,何之初潋滟的桃花眼里一片肃穆冰冷。他不敢相信,他真的不敢相信,真的是跟那个人有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何之初心里一紧,抓起手机,拨通了顾念之的号码。……顾念之披着莱因茨的军装,捧着一杯热可可,站在靠近金丝绒窗帘的地方,因为这里离空调的出风口比较近,更暖和一些。现在是初春天气,帝都的夜晚还是很寒冷的,中央空调里吹的都是暖风。刚喝了一口热可可,她就听见蓝牙耳麦里有电话打来的声音。她用语音开了手机,接通电话。是何之初的声音,一贯的清冽冷漠,但又有一丝不易觉察的紧张。“念之,你在哪儿?”人在恐惧的时候,会对熟悉的事物产生极大的依赖情绪。顾念之听见何之初熟悉的声音,就像快要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浮木,觉得何之初简直亲切极了,嘶哑着嗓音说:“……我在议会大厦,我想回家。”声音里不由自主带了几分委屈,像是小孩子在对家长撒娇。莱因茨的手顿了顿,轻轻别过头,看向窗外。他无法相信,刚才听见顾念之讲电话时候的声音,他竟然有一瞬间的遗憾,顾念之不是对他撒娇……何之初立刻说:“你出来,我接你回家。”不过拿着车钥匙出去的时候,何之初又问一句:“霍少呢?他没陪着你吗?”顾念之的安全现在应该由霍绍恒全权负责。顾念之抽了抽精致的小鼻子,飞快地扫了莱因茨一眼,见他眼望着别处,就拿出手机,给何之初发了一条短信。【念兹在兹】:他不在。潜台词就是他去出任务了……何之初看见短信,在心里骂了一句shXt,从电梯里下去了。……顾念之想提前离开,她四处看了看,见龙议长就在她不远的地方,忙把莱因茨的军装外套脱下来放回他手里,再走过去对龙议长说:“龙议长,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龙议长本来打算宴会结束之后,要跟自己的心腹属下开个会,讨论一下今天的情况,顾念之他是想她也参与进来的。但是抬头看见顾念之苍白到没有血色的面容,龙议长马上改变了主意,关切地问:“哪里不舒服?是着凉了?”顾念之勉强点了点头,声音黯哑低沉:“……好像是晚上着凉了,我回去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没关系,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如果还是不舒服,就在家里休息。”龙议长有些惋惜顾念之不能参加明天的双边会谈,但是对他来说,身体健康更重要。他从来不提倡带病工作。顾念之点点头,“明天如果没事了我就去上班,如果还是不舒服,我真的要请几天病假了。”龙议长满口应承,还要找人送她回去。顾念之婉拒了龙议长的提议,微笑着说:“我叫了车,有人来接我。”莱因茨一直跟在她身边,闻言直接:“???”。顾念之察觉到莱因茨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虽然有些芒刺在背,但她扛得住。镇定自若地跟龙议长和议会秘书处的人告别,顾念之转身离开了宴会厅。莱因茨想了一下,抓了一个德国人过来跟说了一句德语:“我晚上有事,你们不用等我了。”那个德国人忙不迭地点头。他们这个访华代表团,明面上好像那个女总理核心。但是就连这个总理,她都要看何之初脸色行事,对他礼貌中带着恭敬。这个随团的办事员当然更加不敢对莱因茨摆架子。他连忙说:“好的,我会转告给总理阁下。”……莱因茨在议会大厦宴会厅外的走廊上追上了顾念之,笑着说:“顾小姐,你走得太急,把你的保镖忘在宴会厅了。”顾念之诧异回头,“没有啊,我没有带保镖。”一双晶亮的眸子闪烁着“单纯”两个字,好像之前那个凭他的只言片语就推测出他的成长轨迹的女子,只是他的幻觉一样。莱因茨有种棋逢对手的兴奋感。他指着自己笑说:“就是我,顾小姐,我能有这个荣幸,做你的护花使者吗?”顾念之:“……”“外面冷,你先披着我的外套,等上车再还给我。”莱因茨说着,把他搭在胳膊上的军服外套又给顾念之披上了。……15分钟之后,何之初的跑车停在了议会大厦门前,坐在车里,透过透明的车窗,何之初看见了顾念之。高大的白色廊柱下,她披着一身德国陆军少将军服,军服有些大,显得她整个人更是小小的。何之初也看见了顾念之设身边站着的莱因茨,他和顾念之站得很近。甚至从何之初的角度看,他觉得莱因茨的另一只手一定是虚放在顾念之腰间。何之初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升了起来。他沉着脸从车上下来,来到顾念之和莱因茨身边,一拳朝莱因茨脸上砸了过去!一边清冽冷漠地用德语说:“你离她远点儿,别让我看见你再蓄意接近她。”※※※※※※※※※※※※※※※※※※※※※这是第二更,月票5700加更送到。今天三更。晚上七点第三更。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8659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86599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