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永远的19岁

推荐阅读:神宠进化龙抬头回到明朝当暴君大明春色皇商贵后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大魏能臣重生之我是神君氪命英雄

    霍绍恒面沉如水,一路风驰电掣,甚至闯了好几个红灯,只用了不到20分钟的时间就开完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回到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

    陈列白着脸从车里下来,捂着嘴跑到霍绍恒官邸门口的垃圾桶旁边吐了起来。

    霍绍恒随手把车钥匙扔给接车的勤务兵,自己走到陈列身边淡淡问道:“……晕车了?”

    陈列吐得只想翻白眼。

    “你是开汽车啊,还是开战斗机啊!云霄飞车都没你这么快!”陈列吐了一会儿,从兜里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跟着霍绍恒走进他的官邸。

    两人来到霍绍恒的书房坐下,霍绍恒看了看陈列的脸色,让勤务兵给他泡了杯红茶过来。

    红茶暖胃,也可以缓解晕车后的恶心。

    陈列喝了一杯红茶,才慢慢缓过劲来。

    他瘫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对霍绍恒说:“霍少,请饶了小的一命吧……你这个恋爱谈下来,我觉得先死的人是我……”

    霍绍恒:“……”

    他默默地打开电脑,一个个指令发下去。

    收到指令的人马上去联系有关人等。

    在等待回信的过程中,霍绍恒点起一支烟,低着头问陈列:“依你看,念之的精神状态怎么样?需不需要心理辅导?”

    他今天带着陈列去见顾念之,本来是想让陈列对她做一个初步的心理评估,然后确定治疗方案。

    顾念之在德国的遭遇,对她的心理影响很大。

    霍绍恒不会忘记,顾念之12岁的时候甚至有过自闭的倾向。

    但是因为她对他异常的信任和依赖,才没有完全关闭心门。

    陈列回想起今天在研究生宿舍楼下面看见的顾念之,沉吟说道:“从她的气色来看,确实看不出心理问题。”

    “从气色能看出心理问题?”霍绍恒皱起眉头,“你确定?”

    “霍少,这你就不懂了。心理疾病也是一种病,绝对不是只在精神层面表现出来的。有心理疾病的人,瞳仁、眼白、肤色,还有肢体的动作,都跟正常人不一样,完全是可以用‘望闻问切’进行诊断的。”陈列坐直了身子,一只手撑在膝盖上,一只手在半空中挥舞,滔滔不绝。

    这话有些意思。

    “说下去。”霍绍恒专注地听着,若有所思。

    “……而念之瞳仁圆润,眼白清澈,肤色红润细腻,对自己的身体有强大的控制能力,虽然她心里还是很难过,但已经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一句话,她已经摆脱了对你不能自拔的感情。霍少,你真的确定要继续跟她在一起吗?”陈列问得小心翼翼。

    霍绍恒是他十几年的知交好友,而顾念之是他看着长大的,是他悉心照顾过的,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陈列不知道该劝谁,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霍绍恒淡定“嗯”了一声,修长的手指翻飞,在键盘上打出一串串指令。

    “你真的不放手啊?!”陈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霍绍恒书桌前面的软椅上坐下来,一手撑着头,一手拍着桌子,皱着眉头说霍绍恒:“你要想清楚,念之恐怕不会像以前那样爱你了,或者说,根本不爱你了,你还要跟她在一起?——强扭的瓜不甜啊!”

    霍绍恒的手停了停。

    电脑显示屏上不知在运行什么程序,明明灭灭的光映在他脸上,隔得这么近,陈列发现自己居然看不清霍绍恒的神情。

    过了许久,霍绍恒看了陈列一眼,淡淡笑了笑:“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念之少爱我一点没关系,这样她才能一直跟我在一起。”

    她的痛苦和心结都是因为他,不让她解开心结,她这辈子都不会快乐。

    太激烈的情感,太敏锐的聪慧,像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伤人又伤己。

    但霍绍恒觉得,他是男人,还比她大那么多,为了不让她伤到自己,他宁愿被她刺伤。

    只要她在他身边就好。

    陈列:“……”

    突然有些想哭,装作不在意地抬头看着书房的天花板,说:“那好吧,你要我做什么?”

    霍绍恒继续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一边说:“明天你要去首相就职典礼吗?”

    “给我请帖了,但是我已经回绝了。”陈列也是个不喜欢抛头露面的人,他以前最喜欢的是做医学研究,其次是喜欢叶紫檀。

    但是叶紫檀的所作所为让他无比失望,同时也对自己的眼光产生怀疑,所以现在他的最爱和次爱都是医学研究,他甚至已经打定主意一辈子不婚了。

    霍绍恒点了点头,“嗯,明天等着,有事找你。”

    霍绍恒没说是什么事,陈列也没问。

    他跟霍绍恒的交情不用说太多话就能彼此了解。

    ……

    顾念之回到宿舍,心情不是很好,但也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这是她的初恋,居然要终结在19岁生日这一天。

    她想,她这一辈子,都不会过生日了……

    去浴室冲了淋浴出来,顾念之包着湿漉漉的头发,打开电脑,开始继续做论文大纲。

    她要在四个月内完成五门课,还要写硕士论文,时间完全不够用。

    马琦琦敲了敲她的房门,“念之?你有空吗?”

    顾念之看了看刚拟了一半的大纲,顺手关了文档,扬声说:“有啊,琦琦,进来吧。”

    马琦琦推开门,看见顾念之穿着粉色珊瑚绒睡衣,跻着毛茸茸的白色绵羊毛拖鞋,坐着电脑椅从书桌前转了个圈,笑眯眯地看着她。

    马琦琦顿时觉得顾念之跟一个粉嫩可爱的娃娃似地,上前就抱住她一顿揉搓,顾念之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忙将马琦琦推开,说:“琦琦你别动手动脚的,我的头发还没干呢。”

    马琦琦笑着捏捏她白里透粉的小脸,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问道:“你在做什么?周六一整天没有看见你。”

    顾念之指指电脑,“我去图书馆上自习了,好多作业,我忙着要做完啊。”

    “这么多?是何教授给你开的小灶?”马琦琦好奇地问,她和顾念之不是同一个导师,所以不知道顾念之的课程情况。

    顾念之犹豫了一下,对马琦琦说了实话:“……我想早一点毕业,所以现在正在加紧修课。”

    “你还想早一点毕业啊?!”马琦琦忍不住拍拍她的肩膀,“念之,我觉得跟你同住我越来越自卑了。什么叫比你长得好,比你年纪小,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就是你这样的啊!”

    顾念之被马琦琦逗得很开心,抱着她的胳膊摇了摇,“琦琦你太会说话了,我哪有那么好?我只想赶紧毕业然后找一份全职工作,就可以养活自己了。”

    马琦琦知道顾念之的心结,她体贴地避开她的痛处,对顾念之说:“念之,明天是你生日,你有什么安排吗?”

    顾念之看了看马琦琦,“你知道……?”

    马琦琦嘻嘻笑着,说:“我当然知道。咱们班同学的生日,辅导员那里都有的。”

    “哦,这样啊。”顾念之用手指点点自己的面颊,“明天……其实我还是打算去上自习……”

    她并不想过生日,这辈子都不想。

    “得了吧你!生日也要上自习!你一天不学习就不能提前毕业吗?”马琦琦不满了,“来吧,念之,看来你明天没有安排,去我家吧,我跟我爸爸妈妈说了你明天生日,他们说如果你没有别的安排,可以去我家,我妈妈手擀的长寿面可好吃了。”

    “是吗?”顾念之有些犹豫了。

    马琦琦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她的邀请确实盛情难却。

    所以就当是去宿舍同学家里吃顿饭吧。

    想了一下,顾念之点点头,“行啊,什么时候?明天上午我可能有事……”

    霍绍恒说明天九点来找她,有个条件要她答应,她已经答应九点等他,自然不能食言。

    “下午啊,去我家吃晚饭。吃完晚饭,我爸爸开车送咱们回学校。”马琦琦搭住顾念之的肩膀,“念之,我这是第一次邀请同学去我家,你一定要赏脸啊!”

    顾念之使劲点头,“一定去。”

    两人说好了明天的行程,马琦琦高高兴兴回房去了。

    顾念之关好房门,看了看笔记本电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心情再写论文了,就关了电脑,上床睡觉。

    躺在床上睡不着,顾念之举着手机玩游戏。

    刚过十二点,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是何之初的专属铃声。

    顾念之接通了,笑着说:“何教授,这么晚了,有事吗?”

    何之初清冽的嗓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念之,19岁生日快乐。”

    这是今天收获的第一个生日快乐。

    顾念之说:“谢谢何教授,不过以后请不要再祝我生日快乐,我决定以后都不过生日,我要永远19岁。”

    真是孩子气……

    何之初勾起唇角,慢慢问她:“好吧,永远的19岁姑娘,明天有什么计划?”

    顾念之握着手机,目光在漆黑的宿舍里游移,打了个哈欠,“没有计划。本来想去图书馆上自习的,但是琦琦说明天请我去她家吃饭,我就答应了。”

    何之初知道马琦琦对顾念之帮助很多,而且也很放心顾念之跟马琦琦做朋友,就说:“那记得带些礼物给马琦琦的家人,不能空着手去,知道吗?”

    顾念之笑着说:“哎哟,多谢何教授提醒,我差一点就只带着一张嘴和两袖清风去琦琦家了。”

    听着顾念之清脆娇憨的笑声,何之初也情不自禁笑了,“顽皮。好了,早些睡觉。生日过完,又大了一岁,希望你能早日实现你的愿望,提前毕业。”

    ※※※※※※※※※※※※※※※※※※※※※※

    这是第二更,月票3900加更。先提醒一下推荐票。

    晚上七点还有第三更。

    么么哒!

    o(n_n)o~。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9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9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