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你开条件

推荐阅读:爆笑狂妃:妖孽邪王,来战!医等狂兵逍遥江山非正常人类异闻录荆楚帝国斗战仙穹恶魔总裁强势宠:老婆,吃定你玩锤子牧师最强国防生恶魔就在身边

    坐在马琦琦身边的阴世雄听了霍绍恒的话,心中无限感慨。

    向来只下命令从不解释的霍少,只有对顾念之是例外……

    居然给她解释起官场上这些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顾念之也听明白了,这是有人借势出手整谭家。

    谭东邦在司法部的资历并不长,只做了不到一届的司法部长,就宣布参选首相了。

    和在内阁做了好几任内政部部长的白建成相比,他的运气也算是得天独厚了。

    大家都知道,谭东邦的当选,与他那个特别会媒体网络多方造势的妻子蔡颂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今天蔡颂吟却栽在媒体网络的“造势”上,也算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吧……

    顾念之一瞬间就把霍绍恒的话想了个透彻。

    何之初却不满地看了霍绍恒一眼,冷淡地说:“念之不需要掺和你们的政治,霍先生,请你注意一些。”又对顾念之说:“念之,你是要做一名最好的律师,还是做政客?”

    顾念之:“……”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想做最好的律师。做律师,最重要禀持公义之心,没有公正的立场,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没有正确的判断,就无法在法庭上无往而不胜。”何之初说得振振有辞,一幅严师出高徒的样子。

    顾念之下意识点了点头,“我当然跟更喜欢做律师。”

    特别是在法庭上对战的时候,不管对方是被告还是原告,那种用智慧和逻辑碾压对方的感觉真是棒棒哒!

    何之初清冷的神情缓和了一些,他把手放在顾念之肩膀上,鼓励她:“那就加油,做一名最成功的律师。”

    霍绍恒慢吞吞将两手插进裤兜里,深黑的眼眸在灯下闪着幽光,说:“念之,不管你想做什么,律师也好,政客也罢,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支持你。”

    何之初唇角忍不住抽搐,“霍少,你一定要跟我作对,是吧?”

    “……我没那么闲。何教授,你想多了。我是就事论事。”霍绍恒微微躬了躬身。

    何之初冷笑两声,不再言语。

    顾念之抿了抿唇,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她决定置之不理。

    咬着下唇,手指轻点,给谭东邦的首相办公室官方邮箱又发了条催促他们删帖的短信。

    马琦琦好奇地看看何之初,又看了看霍绍恒,像是明白了什么,刚要说话,一只大手突然掩过来,捂住了她的嘴。

    “谁?!”马琦琦扭头,怒目而视,却发现是阴世雄含笑看着她,当然,也捂着她的嘴。

    马琦琦的怒气马上如同阳光下的冰雪,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红着脸看着阴世雄,示意他把手拿开。

    阴世雄嘿嘿笑了两声,松开手。

    这时,棋牌室里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琦琦,吃饭了。”是马琦琦的妈妈给她打电话。

    马琦琦像是回过神了,她从地上跳起来,拉着顾念之说:“好了好了,终于可以吃饭了,念之,来,你今天是寿星,全是为你准备的,我们都是你的陪客!”

    阴世雄背着手,忍不住在响起马琦琦的唇贴在他掌心的感觉。

    这姑娘看起来大大咧咧,直不楞登,但却有一双非常柔软的唇瓣……

    阴世雄发现自己有点心猿意马。

    ……

    马琦琦带着棋牌室的客人们下了楼,来到楼下餐厅。

    马琦琦家餐厅用的是大圆桌,中间是一个大转盘,跟餐馆里的餐桌差不多。

    上面已经摆满马琦琦父母亲手做的各色美味佳肴。

    当中一个造型古朴的砂锅,里面是炖了一下午的藕炖排骨,是念之每次去鄂菜馆必点的菜。

    靠近砂锅的地方是一盘香辣肉丝,绿色的青椒丝、香菜和干红辣椒一起炒,肉丝挂过浆,出锅的时候依然白白嫩嫩,入口即化。

    顺着转盘的顺时针方向,桌上还摆了一盘珍珠圆子,一盘凉拌折耳根猪头肉,一碗深红色挂糖霜的红烧肉,还有白生生的蒜蓉粉丝酿生蚝,椒盐皮皮虾,以及一大碗闻到就要打喷嚏的麻婆豆腐,肯定是用正宗青花椒做的。

    剩下的还有蒜蓉菠菜,蚝油小青菜,红烧狮子头,干锅杏鲍菇,小洋葱炸鱿鱼圈,绿莹莹的酸菜鱼和红灿灿的水煮肉,都用小锅一样的大汤碗盛着,将桌子摆得满满地。

    顾念之扫了一眼,发现都是一些家常菜,而且大部分是她喜欢吃的家常菜,心里顿时涌起一股非常温馨的感觉。

    马琦琦的妈妈换了衣服出来,拉着顾念之的手,说:“念之,来,坐吧。今天是你生日,吃完这些,还有清蒸螃蟹,琦琦还给你准备了生日蛋糕。”

    “谢谢伯母。”顾念之感激得点点头。

    马琦琦的妈妈拉着顾念之坐在自己身边,她的另一边是马琦琦,马琦琦下手是她爸爸。

    霍绍恒坐在马琦琦的妈妈旁边,跟顾念之只隔着一个座位的距离。

    何之初不想跟霍绍恒坐得太近,但是如果不坐霍绍恒旁边,他就离顾念之更远了。

    犹豫踌躇间,霍绍恒已经拉阴世雄在他旁边坐下,何之初就只能坐在阴世雄和马琦琦父亲中间了。

    这个位置,正好和顾念之面对面。

    何之初反而笑了,对顾念之点点头,坐了下来。

    ……

    “来,你多吃点儿,怎么这么瘦呢?平时一定没好好吃饭吧?有没有挑食?”马琦琦的妈妈轻言细语地给顾念之夹菜,“不能只吃肉,也要吃蔬菜。”

    她是个很温柔的中年女子,马琦琦跟她妈妈的性格完全不同,大概是随了她爸爸。

    顾念之从来没有被这个年纪的女子这样悉心照顾过,心头越发像是有人绷了一根弦在那里。

    马琦琦的妈妈每次温言细语跟她说句话,她的心弦就会拨动一下。

    “嗯,谢谢伯母,我吃。”顾念之将马琦琦妈妈夹给她的每一样菜都吃了下去,哪怕有她最不爱吃的洋葱和鱿鱼,她也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

    虽然吃了有些反胃,可她没有拒绝,因为她太贪恋马琦琦的妈妈给她的那种温柔窝心的感觉。

    论关心,霍绍恒、阴世雄、赵良泽,还有何之初,这几个人对她的关心肯定比才刚刚见了一面的马伯母要多得多。

    但是顾念之却觉得,马伯母的这种关心,跟霍绍恒他们是不一样的。

    好像心底里有一个地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有缺失的,但马伯母的关切,悄悄地在那里竖起了一根旗帜,让她知道,这里有不足。

    后来她才知道,这种关心,是属于母亲的那种关心。

    这种缺失,是母爱的缺失。

    看着顾念之大口大口吃着洋葱炸鱿鱼圈,不仅何之初和霍绍恒坐立不安,就连阴世雄都有些受不了了。

    他好几次放下筷子,想说什么,但看顾念之吃得脸色都有些扭曲了,还是毫不拒绝的吃下去,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有些心疼。

    这孩子,向来就是这样,别人给她一分好,她就抓住不放了……

    霍绍恒想起自己这几天找陈列借的有关儿童心理学和青少年心理学的书,他很清楚,顾念之这种症状,是很严重的“母爱缺乏症”。

    不是说因为她失去记忆,所以不记得母爱这回事。

    而是在她的记忆深处,也就是潜意识里,根本就没有过母爱的位置。

    换句话说,这是个从小就没有尝过母爱是什么滋味的孩子……

    所以她有强烈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在她失去记忆以前,应该就根植于她记忆深处了。

    霍绍恒静静地看着顾念之。

    她毫无知觉,只是一边吃,一边悄悄打量马琦琦妈妈,脸上的神情既好奇,又乖顺,还有些想讨好的意思。

    霍绍恒突然觉得心里不太舒服,站起来说:“你们慢慢吃,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快步走了出去,没有多久,何之初的电话也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看,也站起来说:“我去接个电话。”

    他们俩一前一后来到后院的大树底下。

    霍绍恒手里夹着一支烟,在黑暗中闪着一点猩红的光。

    何之初走了过来,淡淡地说:“……霍先生找我,有事?”

    霍绍恒抽了一口烟,掸掸烟灰,终于说:“何之初,你明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才让念之找到自己的爸爸妈妈。”

    何之初:“……”

    他移开视线,潋滟的桃花眼在夜空里轻闪,“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处心积虑,从七年前就开始寻找念之,直到一年前,得知念之的消息,才突然从美国来到我们国家。”霍绍恒有条不紊地跟何之初摊牌,“何之初,我相信你不会害念之,相信你来到这里,是为了找她。可是你找到了她,为什么一个字都不提带她回家?她的爸爸妈妈呢?还活着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何之初皱起眉头,一副不解的样子。

    “你刚才也看见了,念之在渴求什么,你应该明白。她跟着我们七年,虽然是失忆,也没有提过一次她的父亲母亲。12岁的孩子,就算失忆也不会不知道父亲母亲的意义。”霍绍恒继续劝说何之初,希望他能帮帮念之。

    过了好一会儿,何之初才冷着脸说:“顾祥文是她父亲,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霍绍恒一把扔掉手中的烟,低吼道:“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个植物人顾祥文根本不是她亲生父亲!”

    ※※※※※※※※※※※※※※※※※※※※※※

    这是第二更,月票8400加更。今天三更哈~~~

    提醒亲们的推荐票不要忘了哦!

    晚上7点第三更。

    月底最后三天了,双倍月票正在继续!亲们还有月票嘛?

    o(n_n)o~。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9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99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