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推荐阅读:当废宅得到系统绝地大明星剑奴最强反套路系统重生之无限梦想超级特种兵王回到明朝当暴君神话世界直播间仙界独尊王者风暴

    上一次她跟金婉仪有交集的时候,徐飘红还在她和霍绍恒身边蹦跶呢……

    那时候她是多么斗志昂扬啊,死死霸住霍绍恒不放,窦卿言、徐飘红,一个个都被她赶跑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天籁小『『说.2

    现在的她,还是跟霍绍恒分手了。

    顾念之压根没有把那结婚证放心上。

    对于她来说,那是一纸随时可以无效的空文。

    出了一回神,顾念之心情很是复杂,她叹了口气,随手把视频转给阴世雄。

    不到一分钟,阴世雄就给她回了一条短信:?。

    没有别的话,只有一个问号。

    顾念之笑着点点头,在手机上输入三个字:金婉仪。

    阴世雄:??。

    这是不记得了,还是装傻?

    顾念之撇了撇嘴,了“呵呵”两个字,就不再理阴世雄了。

    阴世雄看着手机上顾念之来的“呵呵”两个字,浑身不自在。

    他看着手机视频上的金婉仪,再想想顾念之的态度,不由自主地想,如果是琦琦,肯定不会这样说话说一半,藏一半……

    但是想到马琦琦,他突然明白了顾念之“呵呵”的意思。

    糟了,这姑娘不会以为他跟金婉仪有什么吧?

    如果她把这件事跟马琦琦说了,自己是解释呢解释呢还是解释?

    琢磨了一会儿,阴世雄长叹一声,向顾念之投降了。

    他给她了一条短信:“小姑奶奶,我错了。”

    看见这条短信,顾念之抿嘴笑了笑,给他回:“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这件事算是揭过了。

    阴世雄跟金婉仪应该没有真正展过,不然他不会这么说。

    成年男女之间有些暧昧没什么,没有暧昧,哪来后文呢?

    因为一见钟情的机会太少了,还不能让大家试探试探?

    只要没出格就好。

    ……

    因为顾念之的视频,阴世雄也开始关注最高检察院那边的进展情况。

    他去向霍绍恒汇报:“霍少,谭家找了律师去检察院要人。”

    霍绍恒头也不抬地说:“如果检察院那边过了一晚上还没有把手续办好,我看检察长也要换人了。”

    阴世雄一愣,“啊?您都知道?”

    “嗯,我什么都不知道。”霍绍恒从电脑前抬起头,淡定地问:“你关注谭家请的律师做什么?因为金婉仪?”

    阴世雄差一点给跪了。

    谁说霍少跟念之不是一对?!

    你粗来!看我不打死你!

    这俩连关注的重点都是一模一样啊!

    “……当然不是。”阴世雄挠了挠头,“不过,为什么你们都认为我会关注金婉仪?”

    “你不知道?”霍绍恒冷斥他一声,“如果你不知道,看来是特别行动司的训练强度不够。”

    阴世雄忙立正站好,大声说:“报告长,我错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下去吧。”霍绍恒挥了挥手,让他出去了。

    阴世雄一听,想到顾念之给他的短信,差一点又跪了,恨不得问:“长,您是不是监控我手机?!”

    当然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问。

    灰溜溜地离开霍绍恒的办公室,阴世雄头都不敢抬。

    霍绍恒看了门口一眼,摇了摇头。

    特别行动司做的是什么工作?

    那是天天察言观色的情报工作,你跟我说你看不懂仰慕你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你仿佛在逗我……

    ……

    阴世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后背浸湿了一身的冷汗。

    他可以誓,他对金婉仪一点想法都没有,但是金婉仪对他有没有想法,他也清楚得很。

    不过他没有明确表示过拒绝,有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对她没有什么恶感吧,所以她约他三次,他会出去一次。

    看电影,逛书店,或者去打球,远足……

    原来不知不觉间,很多人已经把他们视为一对了?

    这样想想,阴世雄也觉得有些委屈。

    只是普通男女之间的交往,金婉仪一个字都没有说过喜欢他,让他怎么办?

    跟她说你不要喜欢我?

    金婉仪难道不会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

    然后甩他一句: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说我喜欢你?

    而且换做是以前,阴世雄会理直气壮地怼回去:怎么了?关注金婉仪不行啊?

    但是现在,他却没那么有底气了……

    为什么?

    好像是心中有了一丝丝牵挂。

    会下意识觉得,再跟别的女人暧昧,会对不起某个人……

    阴世雄坐在座位上简直“愁肠百结”,后来觉得这样不适合自己的性格,把脸一抹,打开办公室里的壁挂电视看了起来。

    他看的还是检察院门口的直播。

    这时金婉仪已经带着律师团进去了,应该是跟检察院的人谈判去了。

    电视上,直播的电视台主播们见人都进去了,就请了各个法律专家,开始讨论这个案子。

    法律专家们围绕着检察院是否有权力越过法院抓人,和蔡颂吟的相夫人身份有没有豁免的特权这两个方面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阴世雄不是法律专家,对这些也不感兴趣,但是他用手机把专家们的讨论录了一部分,给了顾念之。

    顾念之刚下课,正在收拾东西,一边将笔记本电脑放进电脑包。

    看见阴世雄来的视频,顾念之撇了撇嘴。

    这些法律专家都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他们不是没有能力,也不是业务水平不行,而是身上有着利益关系,所以屁股就歪了。

    讲道理,这些人都是大学里的知名学者,法律著述汗牛充栋的那种专家,怎么会说这些连她这种法律系学生都不服的话?

    没有别的理由,应该就是被谭家收买了,在有意转移视线和给蔡颂吟的违法行为洗地。

    话又说回来,难道就没有公正的法律专家?

    当然有,不过这些人没有被请到电视上去。

    这些被请过去的,明显都在为蔡颂吟,也就是为谭相一家人说话。

    仔细想想也知道,谭东邦能当选,肯定也是有很多人在后面挺他,怎么可能让他一上台就被人弄下去?

    必定要经过一番反扑。

    顾念之想明白这些前因后果,已经心平气和了。

    还有,这些人讨论相夫人有没有豁免权是什么鬼?

    只听说过外交官在别的国家有外交豁免权,还有美国总统卸任的时候有豁免别人的权力。

    从来没有听说过华夏帝国任何高官有“豁免权”这种东西。

    难道是要弄个先例出来,以后大家都好照章办事?

    顾念之摇了摇头,关了手机,去食堂吃晚饭去了。

    吃了晚饭回到宿舍,顾念之觉得今天有些累,不打算出去上自习了,只在自己宿舍里温习功课做作业。

    马琦琦倒是去上晚自习了,到了晚上十点才回来。

    她一回来,就大声叫她:“念之!念之!你在房里吗?”

    顾念之从房间里探头出来,疑惑地问:“在,什么事?”

    “你看电视了吗?刚刚电视上在讨论蔡颂吟的案子,你知道吗?谭家请的律师,竟然已经把蔡颂吟从检察院领回去了!”马琦琦挥舞着胳膊,十分气愤,“你说,他们怎么能这样呢?”

    “还在讨论?”顾念之惊讶了,白天已经讨论一天了,现在还没停?

    “是啊,这些人真够可以的。”马琦琦拉着她到客厅看电视,“你看,这个肥头大耳的法律专家,我认得他,是z**律系主任,跟我们学校一向针锋相对,一直不忿他们系的排名比我们低,这下可轮到他们露脸了!”

    顾念之这才仔细看了看电视上为谭家人洗地的“法律专家”。

    她很欣慰地现,在电视台上指鹿为马的“法律专家”们,没有一个是出身b**律系的。

    这样看来,b**律系代表华夏帝国法学界的最高峰,这个说法确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咱们系的老师和前辈们大概都不想淌这趟浑水。”顾念之若有所思地说。

    “不,也许他们正静静看这些人装逼。”马琦琦叉腰用手指着电视严肃说道。

    顾念之噗嗤一声笑了,“说得好,不过,我不想再看他们装逼了,咱们去拆穿他们好不好?”

    “拆穿?你又要搞事情?!”马琦琦激动了,“快点快点!”

    “不是我又要搞事情。”顾念之啼笑皆非地站起来,“是这些人欺人太甚,把观众当傻叉。”

    顾念之走进自己房间,在手机上测试了几个早就装好的小app。

    这些app可以帮她在拨打网络电话的同时,隐藏她的真实ip。

    为了达到迷惑对方的目的,顾念之打算用柳树胡同32号的固定ip伪装自己。

    这样对方如果有特别厉害的高手,也只会查到“柳树胡同32号”的固定ip,那里就是相府。——嘿嘿,你再往下查啊……

    ……

    从房间里走出来,顾念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马琦琦,“来,琦琦,做那个拆穿皇帝新衣的孩子吧!上帝会保佑你心想事成的!”

    她朝她挤挤眼,一边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写的一段话给马琦琦看。

    马琦琦明白了她的意思,略一思考,也找到了重点。

    电视台的这种时政节目一般都有观众打电话,跟专家和主播讨论的环节。

    马琦琦就利用这个机会打了进去。

    顾念之的手机麦克里可以进行变声处理。

    马琦琦的电话打过去,是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

    她对主播和在场的法律专家们说:“……我是一个普通观众,我对你们的节目和专家非常失望。先,检察院并没有抓人,他们只是请蔡颂吟回去协助调查。请问你们的节目和专家把正常的工作程序歪曲成‘抓人’是几个意思?其次,我们国家从来就没有豁免权一说,标榜法律公义的z**律系主任却能说出这样明晃晃为权贵仗势欺人下注脚的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顾念之知道马琦琦这一段话肯定会被电视台掐掉,因此她直接做了秒拍录播,然后用小号上传。

    她那么多小号,随便拉一个出来就足够混淆视听。

    她没猜错,蔡颂吟这个案子关注度真是非常高。

    电视台始料未及,就算把马琦琦打进来的那一段掐掉了,也有很多人听见了。

    再加上顾念之随后将电视台当时的视频上传微博,迅被疯转。

    于是,z**律系主任肥头大耳的形象就成了表情包。

    一张满脸横肉的大脸,上面写着:“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下面写着:这是良心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

    这是第一更三千五百字了。

    今天是四月最后一天,亲们的月票赶紧投出来吧!

    下午一点月票94oo加更,晚上7点第三更。

    ps:感谢“bage116”、“”、“书友2o17o416213o3o18o”昨天各打赏的一万币。

    么么哒!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0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01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