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最后一个机会

推荐阅读:手眼通天美漫之哥谭黑暗教父完美至尊帝玩坏神豪系统宝贝葫芦主角培训师无限之万界穿行大龙挂了灵霄之门

    谭东邦抹了一把脸,觉得蔡颂吟的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天』籁小』说.2

    以前还能有商有量,现在动辄就疑神疑鬼。

    他往后一仰,正好靠到顾嫣然怀里。

    顾嫣然披着薄纱坐在他身后,她的手劲恰到好处,给他按摩得非常舒服,身上沐浴后的香气若有若无,很快谭东邦就昏昏欲睡了。

    ……

    也是这个周五下午,马琦琦收拾了东西,要回家过周末了。

    “念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啊?我爸爸妈妈都很喜欢你呢。”马琦琦盛情相邀。

    顾念之有些心动。

    因为她很喜欢马琦琦妈妈的感觉,但仔细想想,老去人家家也不太好。

    特别是前不久才去过,总不能人家让你不客气,你就真的不客气了。

    顾念之想了想,还是说:“我也很喜欢伯父伯母,不过我这周还有几个报告要due,下次吧。”

    马琦琦也知道顾念之着急想提前毕业,选了很多课,还要做论文,因此表示理解,两手搭在她肩膀上,笑着说:“好吧,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没事吧?要不要找人陪陪你?”

    “真的不用,我没时间啊,陪什么陪?陪我上自习吗?”顾念之笑着拒绝,“你快走吧,你爸爸不是来接你吗?”

    马琦琦点点头,“我爸爸的车已经在楼下了,那我走了啊!”

    “走吧走吧,别黏黏糊糊了,我又不是你男票,你不用这样难分难舍。”顾念之打趣着,把马琦琦推了出去。

    顾念之哪儿都不想去,待在学校努力学习。

    马琦琦回家过周末去了,就顾念之一个人留在宿舍。

    何之初打电话过来,问她:“念之,周末有没有安排?”

    “有啊,三份报告要写,毕业论文才开头。周末如果不需要熬夜,我就谢天谢地了。”顾念之笑着说道,一边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想去客厅关电视。

    马琦琦走的时候忘了关电视了。

    结果她刚拿起遥控器,就看见顾嫣然的身影出现在电视上。

    她穿着雪白的骑马装,骑在一匹枣红马上,正在跟记者说活。

    顾念之惊讶地现,几天不见,顾嫣然居然成了相的私人助理?!

    “念之,怎么不说话了?”何之初听见手机那边突然安静下来,忙关心地追问。

    顾念之定定地看着电视,说:“何教授,您打开电视,看新闻台。”

    何之初正站在窗前,闻言回身走到放着遥控器的茶几前,弯腰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新闻台里,顾嫣然的影像还停留在屏幕上,记者还在跟电视台的主播连线。

    “……下周一就是相夫人的第一次庭审,但是相大人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依然优哉游哉地跟自己的私人助理在东山跑马场跑马。这也可能从侧面说明相大人对周一的案子胸有成竹?还是相大人已经放弃了呢?”

    “应该不会放弃,大家都知道,这个案子虽然出庭的是相夫人,但是相是不可能独善其身的。”

    主播和记者们就这件事展开了讨论。

    但是顾念之关注的重点却已经变了。

    她冷冷地看着电视屏幕,又问何之初:“何教授,您说句话,顾嫣然跟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在德国被绑架的危急关头,顾嫣然突然爆出她不是顾祥文的亲生女儿。

    她回来之后也有三四周了,顾嫣然只打过一次电话,知道她没事,并且跟霍绍恒分手了,就没再找过她了。

    跟她去德国之前,顾嫣然的殷勤姿态完全判若两人。

    顾念之不知道别人家的姐妹是不是她们这个相处情形。

    虽然她不是亲生,但两个人好歹在一起长大,亲情是处出来的,可看看顾嫣然对她的态度,难道顾嫣然也失忆了?

    何之初也在看电视,他对顾嫣然这个女人旺盛的折腾叹为观止。

    就像那种野草的草籽,哪怕把它塞进石头底下,它也能顶开石缝芽……

    这种无孔不入的精神如果只是为了自我奋斗,何之初对此还是欣赏的。

    但前提是,你不能用牺牲别人的利益为代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何之初想了一会儿,说:“跟你一样,顾嫣然是顾祥文的女儿。不过,你要不喜欢她,就不要理睬她了。跟这种人争有什么意思?”

    “我不跟她争,我是看她烦。——挂了,还有报告要写呢。”顾念之说完就挂了电话,不理何之初了。

    何之初缓缓放下手机,握了握拳,脸色阴鸷。

    顾嫣然蹦跶得这么厉害,只希望她还有一丝理智。

    如果她想借着攀上了相,就去踩顾念之,那就别怪他不留情面了……

    ……

    周一那天,顾念之上午本来有课,但是为了看庭审直播,她请假没有去上课,一个人在宿舍里刷手机。

    这一次因为牵扯到相夫人,庭审直播不能录像,没有视频,只有文字直播。

    顾念之一行行看了下去。

    当她看见金婉仪为相夫人蔡颂吟辩护的辩词,倏然眯了眯眼。

    ……这种辩词,金婉仪到底要做什么?

    手机上显示的辩词是这样的:“尊敬的法官阁下:本辩护人依法为被告人蔡颂吟表以下辩护意见,与公诉人探讨,供合议庭参考:根据我国选举法第二百五十条规定,挪用竞选资金犯罪是指,竞选团队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竞选经费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或者挪用竞选经费数额较大,进行盈利活动,或者挪用竞选经费数额较大,过三个月未归还的,是挪用竞选经费犯罪。

    我们可以看到,挪用竞选经费犯罪罪名成立的前提条件,是挪用竞选经费归个人使用。

    根据证据显示,被告人蔡颂吟虽然挪用过竞选经费,但在三个月内已经归还给竞选账户,这里有银行的流水账证明。

    而且被告人蔡颂吟是竞选团队财务主管,并且是相的妻子,她挪用竞选经费,从来不是为了个人使用,都是为了竞选,并且从来没有进行盈利活动。”

    公诉人不同意,问她:“蔡颂吟通稿,说价值26万美元的晚礼服是自费所出,但实际上是竞选经费,这也能算做是没有归个人使用?”

    金婉仪的辩词是这样的:“……众所周知,通稿都是未经证实的事实。通稿出来之后,我的当事人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公开承认过这一点。而且事后证明,通稿上的这句话,其实是团队里一个临时工自作主张加上去的,他已经被竞选团队开除。”

    顾念之看到这里,已经无语了。

    一个“临时工”就能打消检控方的疑虑?

    这金婉仪怎么会这么大意?

    果然检控方立刻要求传唤这名“临时工”,金婉仪却一直不肯交出他的联系方法。

    因此在法庭上被检控方穷追猛打,一时左支右绌,情况对蔡颂吟这边十分不理。

    蔡颂吟开始还能保持微笑,后来就越来越笑不下去了。

    金婉仪也不甘示弱,跟检控方一番唇枪舌战,火气十足。

    最后当检控方盘问蔡颂吟的时候,她直接情绪失控,在法庭上指着检控官大叫:“明明就是有人要整我!整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是谁?!我跟你说,就算你把我们相拉下去了,也轮不到你背后的主子上台!——什么玩意儿!也来跟我们争!”

    法庭上顿时一片混乱,连文字直播都一度中断了。

    后来再出现的时候,就是法官训斥金婉仪和蔡颂吟,用词一看就是偏向检控方。

    形势对蔡颂吟一时十分不利。

    ※※※※※※※※※※※※※※※※※※※※※※

    这是五月第三更,为“bage116”亲四月打赏的五万币加更。

    往后翻,还有第四更。今天四更。求保底月票。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0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0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