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我抱着你让你心动了?

推荐阅读:蹭出个综艺男神家有主夫点星圣手心魔万象之祖【快穿】渣男洗白白扶一把大秦无敌以后当师尊奶爸带娃日记帝少老公强势宠

    这个消息对顾念之来说太过震撼了。

    虽然她觉得顾嫣然蠢,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但知道她没有读大学,只念了三年英式管家学校,还是过她的预期了。

    “怎么会这样呢?她的智商虽然不高,但也不至于大学都考不进去啊?”顾念之纳闷地绞着手指,雪白的牙齿咬着下唇,一脸的难以置信。

    而且顾嫣然又不是在华夏帝国,她是在国外。

    国外的学生要上好大学,又不是只有考试一条路。

    那些知名常春藤大学的自主招生录取,都是先看家世。

    成绩不好不要紧,只要够最低及格线就行。

    家世豪富,父母家人有权有势的学生肯定优先,其次才是家世一般,但天资聪慧,考分高的普通学生。

    当然,如果家里既没有钱,也没有权,然后自己还不努力好好学习考试的学生,那就完全跟好大学无缘了。

    可对于顾嫣然来说,父亲是顾祥文,光这一个名字,欧美名校大概都要随她挑。

    她是哪根筋想不开,偏要去读管家学校?

    哪怕是英式管家学校,也不是她这种身份的人需要去专门读的。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霍绍恒撑着头,手指在方向盘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了几下,看着前方说:“……你下午还有课吗?”

    “没有。今天的课是早上,我已经请假了。”顾念之还在琢磨顾嫣然的事,她眼巴巴地看着霍绍恒,想听他多说一些线索,可能会她的官司有很大帮助。

    “嗯,等会儿找个安静的地方研究研究。”霍绍恒看着她笑了一下,“晚上想吃什么?”

    顾念之皱了皱眉头,“我晚上回学校吃。”

    说完吁了一口气,她不再纠结顾嫣然为什么会上管家学校,而是问霍绍恒:“你跟战院长到底说了什么?顾嫣然跟我的这个案子,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待遇吧?”

    就算有霍绍恒出面,也只能立案而已。

    而这些法院的人办案的手法,完全出了争产案的范畴。

    霍绍恒移开视线,看了一会儿窗外,才说:“顾嫣然的案子,有可能牵扯国家安全利益,为了以防万一,法院派出了最严规格的小组负责这个案子的取证。”

    “国家安全利益?真的?”顾念之有些不确定了,“只是争财产啊?”

    “顾祥文的财产,有很多是专利。”霍绍恒点到即止,没有再多说了。

    顾念之明白过来,她的小背包里的动机图纸,好像就是属于顾祥文的吧?

    ……

    顾嫣然看着面前这些穿着法院制服的人,心里万分愁苦。

    想她在巴巴多斯的时候,就连巴巴多斯的总督府她都是座上宾,人人都对她敬重有加,谁敢这样对她?

    她拿着手机第一反应是给夜玄打电话。

    可夜玄依然不接她电话,没办法了,她才开始给自己的律师打电话。

    她正儿八经的代表律师应该是温守忆,但她自从回老家之后,把在美国最大律所的工作也辞了。

    不过温守忆虽然不在这个律所,但顾嫣然依然是这个律所的客户。

    她又知道何之初就是这个律所的老板之一,当初也算是她的代表律师,当然比温守忆的等级要高。

    虽然何之初一向对她不假辞色,但她这一次遇到大麻烦,只有找那个律所出面了。

    不过看了看手表,美国那边正是半夜凌晨时分,这个时候找不到人啊。

    她当机立断,用英文给那边律所留了言,然后又给何之初打了电话。

    何之初看见顾嫣然的电话号码在手机上亮起,心头微晒,但还是划开道:“顾嫣然??

    顾嫣然像是见到大救星一样,委屈地都快哭了:“何大律师,您能来一下吗?我被人告了,他们要给我送传票,还不许我出境!”

    “被人告了?被谁告了?”何之初手指轻叩着书桌,容色清冷,淡定的嗓音不带任何感**彩。

    顾嫣然窒了窒,她被顾念之告了,但这话能对何之初说吗?

    面对何之初,顾嫣然总有那么点儿奇怪的不自在。

    何之初等了一会儿,见顾嫣然不说话,便要掐了手机。

    顾嫣然这时才慌乱地说:“……是,是我妹妹念之,您也知道,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才……”

    “呵呵,你现在知道是你妹妹了?我早警告过你,不要打念之的主意,你以为我是开玩笑?——顾嫣然,我告诉你,这只是一个开始。从你决定爆出顾念之是养女这个消息的时候,你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了。”何之初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嫣然心里重重一沉,嘴唇哆嗦了一下,眼神闪烁不定起来。

    何之初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什么?

    不可能啊……

    凡是知道一点点有关顾念之身份和消息的人,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顾嫣然定了定神,果断决定先找帝都最大的律所jd律师事务所,她一个电话打过去,表示要金婉仪律师做她的代表律师。

    金婉仪是她熟悉的律师,前一阵子她们之间默契合作,坑了谭相的妻子蔡颂吟一把,她对她的水平还是比较了解的。

    虽然比不上何之初,但能力非常强,最关键是可信,不会坑她。

    金婉仪接到所里的安排,又听说是顾嫣然这个老熟人,她二话不说就拎着公文包,坐进自己新买的宝马x5,往顾嫣然在帝都三环的公寓那边开过去了。

    ……

    十五分钟后,金婉仪来到顾嫣然所住帝都三环公寓的地下停车场。

    她停好车,找到顾嫣然所在的位置,现她被一群穿着法院制服的男人团团围住,那些人还扛着摄像机。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我警告你们,知法犯法罪加一等?!”金婉仪大声呵斥着走了过来。

    高跟鞋在水泥地上咔咔作响,一步步来到顾嫣然身边。

    顾嫣然见到金婉仪,就跟见到救星一样扑了过去,“金律师!他们不许我离开,还要我上交护照!”

    金婉仪握了握她的手,“顾小姐,稍安勿躁。”

    她转头看向那群穿着法院制服的人,“你们的证件呢?我要确认一下你们的身份。”

    这些人的头儿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又把那封传票递到金婉仪面前:“您好,既然您是顾嫣然女士的代表律师,请代她接下这份传票。有人告顾嫣然女士非法侵吞顾家家产,要跟她打官司,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家产。”

    金婉仪挑了挑眉,不屑地说:“据我所知,顾祥文还没死,谁有资格打官司争家产?”

    “……原告顾念之的起诉书上说得很清楚,顾祥文从飞机失事成为植物人,到今年年中为止,已经整整七年。这意味着他在法律上已经不是完全行为责任人,不能成为法律主体,所以原告有资格要求平分家产。”

    “她说平分就平分?遗嘱呢?她是不是忘了还有遗嘱这回事?”金婉仪一听顾念之就炸了,她咄咄逼人,明显比顾嫣然要专业多了。

    可是顾嫣然听了“遗嘱”两个字,眉梢突然不自在地跳了一下,她拉拉金婉仪的衣摆,打断她的话:“金律师,我什么时候能够走?”

    金婉仪扭头看了她一眼,胸有成竹地说:“别急,马上就能让你走。”

    顾嫣然释然地笑了笑,手里捻动着手机,给夜玄又了一条短信。

    金婉仪气势不凡,朝着法院的工作人员说:“对不起了各位,我的当事人是巴巴多斯公民,顾家的财产也在巴巴多斯。如果顾念之要告顾嫣然分家产,让她到巴巴多斯法院递交诉状。你们是哪个法院的?这种没有管辖范围的官司也接,是有多缺钱?”

    顾念之坐在霍绍恒的车里,把金婉仪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大怒。

    顾嫣然这种小人的官司你也接!你才缺钱!你全家都缺钱!

    这个女人,每一次都是她手下败将,却还不知悔改。

    她真心觉得,应该让她从此患有“恐顾症”,让她见了她就骨头软只想跪……

    顾念之脑子一热,推开车门就要下车去亲自怼金婉仪。

    霍绍恒眼疾手快,从背后一把抱住她,拖了回来圈在腿上坐着,强壮的手臂圈在她的腰上,顾念之一时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放我下去。”顾念之不依地捶了霍绍恒几下。

    “不用你亲自去,法院的人这点本事都没有,这官司还怎么打?”霍绍恒在她耳边低语,离得那么近,呼吸中的热气烫得她的脖颈火辣辣地。

    顾念之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

    “……好吧,我不下去,但是你能不能放开我?”顾念之开始使劲儿掰霍绍恒的胳膊,想让他松手。

    他的怀抱虽然温暖,但顾念之不想自己再次沉溺。

    霍绍恒却一点都没有松开手的意思,他垂眸:“……我抱着你让你心动了?嗯?”

    “……当然没有。”顾念之扯了扯嘴角,“你想多了。”

    “既然没有,那我放不放手有什么关系?——好了,继续看戏,别管我。”

    顾念之:“……”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

    提醒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7点第二更。

    ps:提醒大家也给寒武记每天投一下赞赏票。顺便看看还能不能领个“寒武盟”粉丝称号,谢谢哒!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2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2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