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我去

推荐阅读:萌妻来袭:陆少,别使坏!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进化之眼登顶炼气师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妖影极品飞仙龙纹战神穿越诸天万界

    两位女警对视一眼,有些惭愧地对顾念之说:“你的话,我们会转达给上级领导,由处理刑事案件的同事出面接手这个案子。”

    “有劳两位。”顾念之对她们十分客气,“这件事不是你们的错,有人故意误导你们,利用你们的好心和善意。”

    “顾念之!你不要血口喷人!”金婉仪见势不妙,立即呵止顾念之。

    顾念之理都不理她,笑着对两位女警眨眨眼,“看见了吧?”

    两位女警也对她笑了笑,又意味深长地看了金婉仪和顾嫣然一眼,才起身离开证人席。

    法官在上首敲了法槌:“第二次庭审结束,法院会和警局合作,将夜玄引渡回国。——退庭。”

    法庭的工作人员簇拥着战院长先走了。

    顾念之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仔细地收拾东西。

    桌上散放的文件夹、笔记本电脑都被她一一收好,放回自己的电脑包。

    季上将的生活秘书曹秘书旁听了整场庭审,对顾念之伶牙俐齿又条理清晰、先抑后扬的辩论风格非常欣赏。

    他也是学法律出身,博士毕业之后参军,因为高,又是文职,在军队里跟着季上将做生活秘书,升迁得很快。

    庭审结束之后,曹秘来应该马上离开,但他还是走到顾念之面前,笑着夸奖她:“顾小姐,今天的庭审真是精彩。”

    顾念之见有人夸她,笑眯眯地抬头,发现是季上将身边的曹秘书,她以前跟着霍绍恒的时候见过,但从来没有说过话。

    “您是……曹秘书?”顾念之有些意外,“您是来旁听的?”

    “对,不虚此行啊。”曹秘书再次夸奖她,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继续努力。”

    顾念之:“……”

    虽然不熟悉,但还是要围笑。

    因为这是霍绍恒:“你是顾念之吧?”

    顾念之:“……”

    她往前后左右看了看,“请问您是来旁听的?”

    来旁听的不知道她这个原告是谁,哄谁呢?

    “对啊,刚刚听完,你做得不错,不过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同样是学法律出身的小杨很是好为人师,开始要指点顾念之如何打官司了。

    顾念之有些反感,不过还是很有礼貌地听他说话,一边往外走。

    小杨说了几句话,发现顾念之心不在焉,就有些瞧不上她,觉得这人地位不高,架子不小,被季上将的曹秘书夸了几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顾念之对他说话的态度更加反感,见他一直亦步亦趋地跟着她,扭头说了一句:“请问您怎么称呼?”

    “……你不知道我是谁?”小杨有些意外地看着顾念之,“我姓杨。”

    “你叫杨过吗?”顾念之认真地反问。

    “当然不是,为什么这么说?”小杨很是不解,“杨过?听起来很耳熟。”

    “咦?你又不是杨过,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顾念之又在心里翻了一百八十个白眼。

    小杨脸都绿了。

    噗——!

    一直默默跟在他们身后的阴世雄终于忍不住喷笑了。

    顾念之回头,见是阴世雄,眼眸闪了闪,“大雄哥,你开车来的?”

    “是啊,我送你回学校。”阴世雄走上前来,很自然地从她手里接过电脑包,又对龙议长的助手小杨点了点头,“杨特助也来旁听了。”

    杨特助这时才找回些脸面,他看着顾念之,觉得她的眼睛实在太大,容貌实在太美,身材实在太好,穿着职业套装都凹凸有致,实在不像一个这么能干的律师,就像一只花瓶。

    他两手插在裤兜里,对阴世雄点了点头,“阴中校也是来旁听的?霍少怎么没有来?”

    “霍少忙着呢,没工夫。”阴世雄笑嘻嘻地说,其实霍绍恒跟季上将、龙议长这些人在一起在军部总部大院看庭审直播。

    杨特助笑了一下,再转头仔细端详顾念之,琢磨龙议长亲自打电话,让他跟顾念之打个招呼,应该也是有原因的。

    他暂时还不知道龙议长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明白龙议长比较看重顾念之就是了。

    可是依他看,顾念之今天在法庭上的表现,多半是有人背后教的,也许就是特别行动司的那批人,或者就是霍绍恒本人。

    他的工作重心一直是在议会那边,跟军部和特别行动司的人不熟,对顾念之以前在法庭上的赫赫战绩并不了解。

    再说他本身也是学霸,对顾念之今天的表现,他只觉得“尚可”,并不明白曹秘书为什么亲自示好。

    不过,必须得承认,顾念之就算是花瓶,也是珍贵的羊脂玉古董花瓶,不是市面上十块钱一支的玻璃花瓶。

    有这样一个花瓶摆在办公室,确实能够赏心悦目。

    顾念之不太喜欢杨特助看她的目光,她拉了拉阴世雄的胳膊,“大雄哥,我们走吧,还有事跟你说。”

    阴世雄点点头,拉着她上了车,探头跟杨特助说了声:“我们走了,杨特助再见。”

    杨特助笑着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目送他们离去。

    ……

    “大雄哥,今天的庭审你都旁听了吧?”顾念之坐在副驾驶座上,摆弄着车上两只泥偶娃娃。

    “听了,念之越来越厉害了。”阴世雄笑着夸她,“以后大雄哥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请你做律师。”

    “呸呸呸!大雄哥不要乱说话!”顾念之忙帮他敲木头,“坏的不灵好的灵,大雄哥不会用到我做律师的时候。”

    阴世雄知道顾念之是关心他,心里很熨帖,小声说:“念之,你是不是一早就打着引渡夜玄的主意?”

    顾念之狡黠地笑了一下,“这也是顾嫣然她们给力,不然我也不能最后回到这个关键点上。”又说:“你回去有空问问霍少,看看这件事可不可行。”

    阴世雄笑道:“你别说,上周你说那些话的时候,我还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但霍少好像一早就明白了。上周就让我们跟警察总局打电话,关注夜玄案在美国的进展了。”

    “啊?是吗?霍少上周就想到了?!”顾念之又惊又喜,又觉得霍绍恒真是厉害,闻弦歌而知雅意,马上就明白她要做什么,不声不响就帮她把后面的路都铺好了……

    “是啊,现在警察总局的人应该已经在美国警方联系,讨论协作办案的事了。”阴世雄一边说,一边给霍绍恒打电话。

    接通之后,他说:“霍少,念之在车上,要不要跟她说话?”

    霍绍恒沉默了一秒钟,拒绝了:“不用了,你跟她说,让她放心。”

    阴世雄嗐了一声,关了手机,扭头看着顾念之,“念之,霍少说让你放心。”

    霍绍恒早就安排好了,顾念之这边在法庭上一提出引渡要求,警察总局这边立刻就顾嫣然告夜玄的刑事伤害案进行立案工作,同时迅速跟美国警方联系,要求协作办案。

    顾念之眼睛有些潮,胸口积郁着不知名的情绪,像是八月傍晚天空翻滚的乌云,层层叠叠,挡住了心事。

    她微微颔首,“代我谢谢霍少。”

    “……念之,你还在跟霍少闹别扭?”阴世雄愕然看着她,“这一次怎么生气生那么久啊?”

    顾念之满腹的感动立刻没了。

    她斜睨阴世雄一眼,“大雄哥你好好开车,再乱说话小心我在琦琦面前说你坏话!”

    “你敢?!”阴世雄下意识训斥顾念之,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嘿嘿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顾念之已经捂着嘴笑得都快抽筋了,“大雄哥,你别解释,解释就代表心虚,心虚就代表实有其事。——我懂的,我都懂。”

    阴世雄被她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直到来到学校,顾念之下车了,才对阴世雄挤挤眼,笑说:“大雄哥,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把他的话原样奉还。

    阴世雄如释重负,摸摸她的头,“上去吧,我怎么会生你的气,你就跟我亲妹妹一样。”

    顾念之用头顶顶阴世雄的手,心情很好地回去了。

    ……

    顾嫣然从法庭回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香山别墅的卧室里,不吃不喝,也不理会管家詹姆斯太太。

    在房里焦急地转着圈,想着要用什么办法阻止夜玄回国。

    金婉仪本来向她保证,夜玄是无法引渡回国的,没想到顾念之在法庭上当场推翻了金婉仪的说法,并且使得法院同意引渡……

    这可怎么办呢?

    她考虑了一晚上,最后决定再找那人一次。

    那人出的主意不仅没奏效,而且好像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夜玄不能留了。

    她要赶紧通知那人,做掉夜玄。

    可她打那人的电话打了无数次,始终说是无效号码,根本没有人接听。

    她隐约觉得那人说“再不要联系我”,是说真的。

    但是她怎么能不联系她?

    因为她的主意砸锅了啊!

    顾嫣然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出一个主意。

    第二天一大早,顾嫣然找人到网上发帖,率先把警察总局企图引渡夜玄回国的消息捅出来。

    她相信,只要把这件事在网上炒的足够热,那人肯定会看见,而且肯定会出手帮她。

    不是吗?

    那人的能量比她想象中还要大,不仅知道顾祥文律师的住址,还能一夜之间烧死他们一家人,并且嫁祸给夜玄,这些事情,不是仅仅有钱就能办到的。

    ……

    “什么?华夏帝国警方要引渡夜玄回去?”美国犹他州小石城的警长十分惊讶,“可是他在这里犯了案子,怎么要引渡回去?而且他的国籍好像也不是华夏啊?”

    来到小石城警局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也就是俗称的fbi探员。

    在美国,跨州和跨国的案子,都是由fbi接手,当然,当地警方不能破的案子,也能向fbi求助。

    和华夏帝国的警局系统不同,美国的各地警局都是地方性的,没有上下级关系,只有管辖范围的大小。

    唯一全国性的罪案调查机构就是fbi。

    fbi接到华夏帝国警察总局的协作要求,专门来到小石城调查夜玄的案子。

    “这是他们的要求,我们曾经签署过备忘录。”fbi探员耐着性子跟小石城的警长摆事实讲道理,“而且他在这边犯的案子,跟他们国内的一个案子息息相关。他们要求协作办案,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vanderbilt先生是我们这里的人。这个人是唯一的嫌疑犯,我们不能放。”小石城的警长很是坚持,“不,不行。你们跟华夏帝国签署备忘录,我没有签,别栽我头上。”

    对这样油盐不进的人,fbi探员也头疼。

    不过他也没办法。因为他们不是上下级关系,他无法命令小石城的警长交出夜玄,让华夏帝国的人引渡回去。

    所以他们的备忘录说的是“协作”,不是必须。

    “你好好考虑一下,这是华夏帝国警察总局的信函复印件,我放在这里,等你想明白了再给我打电话。”fbi探员留下一张名片,就回去了。

    小石城的警长是个硬骨头,就把这件事硬顶下来,不肯放夜玄回国。

    ……

    顾念之得知消息,十分着急,上课都心不在焉,恨不得自己亲自去美国,将夜玄接回来。

    何之初注意到她心神不宁,下课之后,将她留下来,和颜悦色地问道:“怎么了?有烦心事?”

    顾念之也不瞒着何之初,就把美国犹他州小石城警方拒绝夜玄被引渡回国的事告诉了何之初,还抱怨说:“那边的律师不给力,完全不为他说话。我真想亲自去一趟,问问那警长凭什么扣押夜玄?我们其实就是为了找个由头派人去保护夜玄安全,不然的话,我分分钟让他无罪释放,还要索取巨额赔偿!”

    如果引渡的话,警力当然很充足,夜玄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何之初默不作声拿过来平板电脑,开始查看夜玄案的所有情形。

    他的神情依然清冽冷漠,凉薄的双唇抿得紧紧地,不动声色看完所有消息,何之初走到厨房,倒了一杯红酒,在手里转着。

    顾念之见何之初不说话了,背起自己的书包,“我要回去了,何教授再见。”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何之初像是终于下了决心,一口将手里的红酒喝尽了,突然叫住她,“念之,我去美国,做夜玄的代理律师,接他回国。”

    ※※※※※※※※※※※※※※※※※※※※※※

    这也是两更合一的第四更,大章4700字,今天可以算四更了~~~~~~

    求推荐票和月票!

    o(n_n)o~。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3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33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