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直接证据

推荐阅读:勇者大魔王全能尖兵校花的修真强少梦幻西游大主播99次逃婚:顾少,别乱来明人不说暗恋解灵先生诡域天图绝命神魔榜

    小石城的检控官被何之初怼得一时差点说不出话来。

    他的双唇快速抖动着,喉咙发出一连串无意义的音节,表示着自己的愤怒。

    何之初却只淡定的看着他,潋滟的桃花眼里一片清冷讥嘲。

    检控官身边的助手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袖,检控官才回过神,狠狠瞪了何之初一眼,继续盘问那个管家。

    “管家先生,请您说说在vanderbilt家起火那天的情况。”

    管家一脸颓丧愁苦,走到证人席上,痛苦地说:“那天跟别的时候没有不同,vanderbilt先生吃了晚饭就出去遛狗。然后……”他霍然转身,指着被告席上坐着的夜玄,咬牙切齿地说:“然后就是这个混蛋!他缠着我们先生好几天了!开始的时候,偷偷摸摸装成路人偷窥我们先生,后来被我们先生发现了,就缠着我们先生不知道要做什么事,被先生拒绝之后,他恼羞成怒,放火烧房子,杀了我们先生家所有人!”

    管家的话一出来,法庭内顿时一片哗然。

    陪审团的六个成员神情各异,都若有所思地看着被告席上的夜玄。

    旁听席上的人已经开始愤怒地指责夜玄了。

    这些人都是vanderbilt家街区住的邻居,跟这一家人关系不错,眼看他们无辜惨死,其中还有四个小孩子,就更是对夜玄恨之入骨。

    有人甚至公开站起来叫他“恶魔!你会有报应的!”

    何之初回眸,冷冷看了一眼那个起哄的人。

    法官面无表情敲了敲法槌,“法庭之上不得喧哗,请刚才大声叫喊的人出去。”

    几个法警走了过来,将刚才站起来骂夜玄是“恶魔”的人赶了出去。

    这时大家才安静多了,没有人再随意说话。

    检控官安抚了一下情绪激动的管家,然后走到夜玄面前,带着窃喜的胜利表情问道:“夜先生,请问你是不是偷窥过vanderbilt先生?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夜玄想了一下,他确实在跟vanderbilt先生见面之前,观察过他几天。

    因为他不确信顾嫣然的话是真是假,当然要先确认一下。

    可是他如果回答是,那就证明自己在“偷窥”。

    偷窥和观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会严重误导陪审团成员。

    夜玄在回答之前,看了看何之初。

    何之初没什么表情,似乎无论他怎么回答都不要紧,有股从容不迫的淡定和悠闲。

    这种轻松的情绪感染了夜玄,他镇定地说:“不是。”

    “你撒谎?!”检控官更加兴奋了,“不止这位管家先生看见过你偷窥vanderbilt先生,还有别的人也看见了。人证俱在,你还敢狡辩?!”

    夜玄没有说话了,因为何之初已经站了起来,为他辩护:“检控官阁下,在你断言我的当事人撒谎之前,请你解释一下‘偷窥’的定义。”

    检控官:“……”

    “检控官阁下,请您回答我的问题。”何之初不慌不忙,再次要求他回答。

    连法官都看向了检控官。

    检控官才仔细想了想,断断续续地说:“偷窥,就是未经他人允许,偷看别人**的行为。”

    何之初点点头,走到那位管家身边,说:“管家先生,请问你看见我的当事人‘偷窥’vanderbilt的时候,他在哪里?”

    “……在大街上。”管家茫然地回答,“很多人都看见了。他们可以作证。”

    他指了指在旁听席上坐着的街区邻居们。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管家说得对。

    何之初肃着脸,清冷的目光从法庭众人面上一一扫过,看得有些人忍不住低下头,移开视线之后,才回头看着管家,说:“当时是白天,还是黑夜。”

    “白天,哦,应该说是傍晚。”管家赶紧强调,“当时我刚看着厨娘收拾好厨房,出来接vanderbilt先生回家。”

    “所以,你家先生傍晚时分在大街上暴露自己的**?”何之初扯了扯嘴角,“请问他暴露了什么**?”

    “反对!被告律师污蔑死者名声!”检控官立刻站了起来,指着何之初痛斥,“……何律师大名鼎鼎,居然问这种问题!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何大律师!”

    何之初静立在法庭之上,身姿笔直,萧萧素素,磊落风姿衬得旁边脸泛油光的检控官就跟跳梁小丑一样。

    他慢悠悠地等他说完了,才反驳道:“刚才检控官阁下已经说了‘偷窥’的法律定义,是未经他人允许,偷看别人**的行为。而我的当事人是在白天的大街上看见死者vanderbilt先生,请问这种情况下,我的当事人怎么能够在大街上偷看另一个走在大街上的人**?除非那人正在暴露他的**。”

    检控官被何之初一连串的问号问得晕头转向,过了一会儿,才回过味来,自己是自打嘴了!

    何之初一开始就把他绕进去了。

    先让他解释什么叫“偷窥”,然后用他自己给出的定义打败他,真是太奸诈了!

    检控官怒视着何之初,握了握拳头,不虞地说:“未经他人允许,偷看他人就是偷窥!”

    “错了。”何之初摇了摇手指头,“在法律上,必须要偷看他人**才叫偷窥。既然当时两人都在大街上,而死者也没有做出任何**行为,所以检控官和管家先生指控我的当事人‘偷窥’vanderbilt先生的指控不成立。”

    法官点点头,敲了法槌,“检控官和证人,请注意你们的用词。”

    检控官的第一招就被何之初这样化解了。

    他气不忿地继续问厨娘:“请问那天你在做什么?”

    厨娘不像管家,她一直在厨房,或者在自己的员工宿舍,根本没有见过夜玄,只是听管家先生提过几次,便老老实实地说:“我在做饭。收拾好厨房和餐厅,管家先生牵着狗先回来了,说vanderbilt先生又见到那个老是跟踪他的男人,两人在说话,还在争吵。”

    “你在这里看看,那个跟vanderbilt先生吵架的男人,在这里吗?”检控官让厨娘在法庭里寻找那个人。

    厨娘的视线好奇地停留在夜玄面上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收了回来,说:“我并没有见过那个人,也没有听过那个人的声音,只听管家先生提过有这么一个人,所以我无法指认任何人。”

    厨娘拒绝指认夜玄,陪审团的成员们立刻互相看了看。

    检控官的脸色有些黑,他又盘问了同街区的邻居们。

    这些人倒是有人见过夜玄,也记得他,因为觉得他长得特别帅……

    但是他们见到的,也跟管家先生说得没有差别,就是在大街上看见夜玄跟vanderbilt先生似乎争吵过,但是到底在吵什么,他们并不知道。

    最后一个询问的证人,是小石城警局的警长先生。

    他比别的证人都要镇定彪悍。

    检控官一见他的样子,心里就高兴极了。

    “警长先生,请问您在10月29日凌晨拘捕了一名涉嫌纵火杀人的巴巴多斯籍男子,他在不在法庭上?”

    警长狠狠瞪了夜玄一眼,瓮声瓮气地说:“在,他就在这个法庭里,就是他。”说着,指了指夜玄。

    夜玄垂眸看着面前的桌面,根本看也不看警长。

    “请问您为什么拘捕他?”

    “因为他涉嫌纵火谋杀vanderbilt先生一家人!穷凶极恶!罪大恶极!”警长斩钉截铁地说,脸上一派正气凛然,非常有感染力。

    有两个陪审员几乎就被他的话洗脑了,开始偏向认为夜玄有罪。

    何之初抬了抬手,“反对,警长先生的话只有主观臆断,没有任何人证物证,就逮捕我的当事人,并且无故关押他超过72小时,我们保留向小石城警方和警长先生索赔的权利。”

    “你说什么?!索赔?!”警长怒了,从证人席上探身出来,朝何之初怒吼:“你在质疑我的专业能力?!我做警长三十年,还没有被人质疑过!”

    “凡事都有第一次,警长先生,以后你要习惯被人质疑。”何之初摊了摊手,目光又在法庭内众人面上掠过,最后落在警长脸上,“警长先生,请先说说您为什么认为夜玄是第一嫌疑犯?”

    “很简单,他之前跟vanderbilt先生有争执,争吵之后,他有四个小时时间不知去向,就在这四个小时内,vanderbilt先生一家人被残酷杀害,并且纵火焚烧,这种令人发指的罪行,就是这个人做的!”警长的话再一次回荡在法庭内外,大家情不自禁听住了。

    一道道带着审视的目光投向夜玄。

    夜玄依然垂眸,在被告席上坐得笔直。

    警长说完之后,检控官站了起来,神气活现地宣读对夜玄的指控。

    “……巴巴多斯籍男子夜玄被控于10月28日在犹他州小石城vanderbilt家纵火,并且谋杀全家十二口人。请法官和陪审员斟酌案情的严重性,对此作出恰当的刑罚。”

    检控官简单地提出指控,下面就要由被告律师盘问证人和审查证据,辩驳检控方的指控。

    也是因为时间紧急,来不及给史密斯交代重点,又担心史密斯不能随机应变,弄砸审讯,何之初选择亲自出庭辩护。

    他不慌不忙从被告席上站起来,先走到法庭中央,风度翩翩地对所有人微微颔首致意。

    法庭里几乎所有人一看见他就对他抱有好感,只有那位警长对他横眉冷对。

    何之初当没看见这位警长的目光,径直走到检控官面前,用一口标准的牛津腔英语流利地说:“检控官阁下,请问您做出指控的直接证人和证据是什么?我刚才完全没有看见您有提过直接证人和证据。”

    “直接证人是管家先生,证据,就是火场现场。你有什么疑问?”检控官讥嘲地扯了扯嘴角,对何之初已经不以为然了。

    何之初沉着地走到他面前,一手轻抚着自己的下颌,一手托着另一只胳膊肘,若有所思地说:“原来在检控官阁下看来,凶案发生前四个小时看见的人,也能叫直接证据。难怪在您做检控官的三十多年里,你您有打赢了10%的官司,输掉了90%的官司。”

    “你血口喷人!”检控官没想到何之初会知道他的工作绩效比例,一下子恼羞成怒,“你侵犯我的**!我要告你!”

    “检控官阁下,作为公职人员,你的工作绩效不是个人**,纳税人有权知道实际内容。”何之初的声音冷了下来,他转头看向一脸激动的警长,“还有警长先生,您用主观臆断代替客观证据抓人,是对公信权力的严重滥用。”

    检控官一听何之初把这件事扯到警察滥用公权的问题上,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果然,陪审团成员的脸色立刻变了,包括那三个本来对夜玄不屑一顾的男人,都开始思考何之初提出的警察滥用公权的问题。

    “各位陪审团成员,vanderbilt先生被害案,非常复杂。但是我的当事人牵扯的案子,却很简单。简而言之一句话,他只是无意中出现在不恰当的地点,从而被人利用,陷害,而这位警长,不去抓真正的凶手,却只凭道听途说,没有任何直接的人证或者物证,就抓捕我的当事人,并且一度拒绝保释。——如果这样也可以,那么法律的尊严何在?公民的人身权利何在?!”

    何之初清朗的声音落地有声,一字一句如同重锤,砸在法庭众人心上。

    警长被何之初说得满头大汗,急忙站起来辩解:“我没有滥用公权!我是有证据!”

    “什么证据?一个管家在傍晚的大街上看见我的当事人跟vanderbilt先生说了话?这也叫直接证据?那要这么推理,管家先生的嫌疑更大,因为他跟vanderbilt先生不知说过多少话,我猜想也曾经有过争执。还有更重要的是,vanderbilt先生一家人都被杀,管家先生和厨娘却安然无事。——如果这么推理,你们俩也有嫌疑!”

    何之初的手指指向vanderbilt先生的管家和厨娘,这两人吓坏了,齐声喊冤:“没有!不是我们做的!你没有证据!”

    “你现在知道我没有证据?管家先生,那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当事人杀人放火,请问你的直接证据又在哪里?我记得你在警局的笔录说过,你没看见是谁做的,因为那时候你已经睡着了。”

    何之初眯了眯眼,下颌微微扬起,冷漠地看着满头大汗的管家先生,“按照警长先生的逻辑推理,你没有人证实你当时在睡觉,所以你也有嫌疑,而且嫌疑更大。因为统计数据表明,这种家族谋杀案,99%都是内部人士作案。”

    管家瞠目结舌看着何之初,不明白自己怎么一下子就从重要证人,变成了重要嫌疑犯?!

    ※※※※※※※※※※※※※※※※※※※※※※

    这是第二更4300字。今天两更~~~求推荐票和月票!

    亲们的推荐票呢?要投全票哦!oo。

    ps:大章哦!亲们晚安!点娘书评区在维护,据说要到晚上十点以后才能正常使用。

    另外,俺的新浪微博发了个五百字的吐槽小段子,亲们愿意看的可以去粉俺的新浪微博:写手寒武记。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3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3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