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拿出证据来

推荐阅读:洪荒之准提重生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综艺为王调香高手大魏能臣至尊神农女神掠夺系统我的超级庄园大国之巨匠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

    阴世雄今天开的是霍绍恒的银灰色宾利bntaasv。

    车型高大,线条流畅自然,有股不动声色的低调豪奢。

    阴世雄的身材是标准的军人身材,一米八的个头笔直挺拔,怀里抱着一米七的马琦琦,说不出的和谐有爱。

    马琦琦挂在阴世雄的脖子上,毫不避讳地在他脸上叭地一声亲了一口,笑眯眯地说:“奖励你抱我下车。”

    顾念之在旁边啧啧有声,就差捂着眼睛了,“你们俩别在法庭前面秀恩爱好不好?考虑一下我等单身狗的心情!”

    阴世雄的后背僵了一下,他扭头看着顾念之,两道浓眉皱了起来,“……单身狗?你……?”

    “是啊?你有意见?琦琦可是动物保护组织成员,是吧?琦琦?”顾念之的大眼睛朝马琦琦眨呀眨。

    马琦琦忍着笑,点头说:“对哒!关爱单身狗动物保护组织成员!我以前是名誉会长,现在卸任了。”

    阴世雄明白过来,笑着揉揉顾念之的头发,“小丫头片子,连大雄哥你都敢打趣!”

    顾念之忙扭头走到一旁,伸手捋捋自己的头发,没好气地说:“别动手动脚啊!大雄哥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可要注意跟别的女性保持距离。”

    “对,我会跟别的女性保持距离,可你是我妹砸,我不需要在你面前保持距离。——是吧?琦琦?”阴世雄虽然一副“我的事情我做主”的模样,但临到最后,还是偷偷摸摸看着马琦琦的脸色行事。

    马琦琦正好是个心大的,又跟顾念之是好朋友,完全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当然不用。念之那也是我妹砸,哥哥姐姐照顾妹砸不是应该的吗?”

    顾念之:“……”

    突然好感动肿么破?!

    对面的金婉仪看不下去了,讪笑着说:“这可真有趣,跟自己的亲姐姐打官司争家产,跟那些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却亲热的跟什么似的,哥哥姐姐叫得这么亲热,也不想想别人为什么对你这么亲热……”

    她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对着顾念之,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是瞥着阴世雄。

    阴世雄和马琦琦都没说话,只看着顾念之。

    顾念之捏捏他俩的手,转头对金婉仪说:“金律师,有话咱们法庭说,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

    金婉仪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公包,不悦地说:“……你刚才不是在说话?刚才难道也是在浪费口舌?”

    顾念之走了两步,本来已经走到金婉仪前面去了,听了她的话,顾念之又倒退两步走回来,在金婉仪面前站定,笑着说:“那可不一样,跟朋友说话那就叫交流感情,跟敌人说话才叫浪费口舌。——你得分清楚概念。”

    说着,转身追上了阴世雄和马琦琦的步伐。

    金婉仪气得柳眉倒竖,还想说顾念之几句。

    顾嫣然拽拽她的衣袖,有气无力地说:“不用了,婉仪,她已经鬼迷心窍了,不会听你劝的。”

    金婉仪闭紧了嘴,和顾嫣然一起走了进去。

    她们俩也不是只有自己两个人,顾嫣然带了管家詹姆斯太太,还有司机和保镖,进法院大门的时候也是浩浩荡荡一群人。

    相比之下,顾念之只有阴世雄和马琦琦两个人相陪,气势上确实逊色多了。

    来到开审的甲字号法庭,被告那边坐了两三排人,原告这边却只有三五个人。

    阴世雄带着马琦琦入座的时候,惊讶地看见季上将的生活秘曹秘已经坐在这里了。

    他含糊地打了声招呼,“您也来了?今儿闲着?”

    “这也是任务啊哈哈哈哈……怎么可能闲着?”曹秘笑了起来,不动声色往阴世雄旁边的马琦琦看了一眼,“这位是……?”

    阴世雄大大方方地介绍,“马琦琦,念之的研究生室友。”

    “哦,也是b**律系的研究生?高材生啊高材生,幸会幸会!”曹秘主动伸手跟马琦琦握手。

    马琦琦受宠若惊,忙笑着跟他握了握手,说:“我是念之的室友,来给她打气的。”

    “挺好,宿舍同学就要友爱互助,不然天天住一起的人,看着对方不顺眼,这日子也难过啊哈哈哈哈……”曹秘点了点头,坐在了阴世雄旁边。

    马琦琦坐在阴世雄右手边。

    就在他们的斜后方,这时又走过来一个人,坐在马琦琦的右手边。

    阴世雄一看,得,也是认得的。

    这人是议会上院龙议长的手下杨特助。

    不过他的表情可不像曹秘那样笑眯眯的,而是一脸严肃倨傲,只是在看向顾念之的时候,眉目才和缓下来,但目光中充满了审视和揣摩。

    阴世雄笑了一下,对杨特助打招呼,“您好,今儿有空?”

    杨特助对他点了点头,并没有回话。

    他低头拿出便签薄和笔,开始写笔记。

    因为法庭里除了原告和被告律师以外,别人都不能带手机或者别的电子器材,他们要做笔记,就只有用笔记了。

    少顷大家都坐定了,法官也从大门走了进来。

    法警关上法庭的大门,审讯正式开始了。

    法官还是那位高院长,前两次也是他主审。

    “顾念之诉顾嫣然家产一案,第三次庭审现在开始。”法官敲了敲法槌,先问被告律师金婉仪:“被告律师,你们上次说要找原告顾念之的收养证明,请问找到没有?”

    上一次金婉仪和顾嫣然提出要三个月时间,现在还没到,法官也是例行公事问一下。

    金婉仪果然说:“法官大人,因为我方重要证人,也就是顾祥先生指定的律师范德比尔特先生在美国被人谋杀,所以收养证明的事,暂时还没有头绪。”

    金婉仪说得很巧妙。

    范德比尔特先生是顾祥的遗嘱律师,跟收养证明并没有实际关系。

    但是金婉仪用一个“因为所以”,将没有关系的两者联系起来,给法庭上的人造成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就是范德比尔特先生之所以被谋杀,好像是因为他们要去找某人的“收养证明”……

    顾念之马上站起来驳斥:“反对,法官大人。被告并无证据表明范德比尔特先生跟收养证明有关系,这两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然后乘胜追击:“而且,请问被告有什么证据证明范德比尔特先生是我父亲顾祥的律师?”

    范德比尔特先生是顾祥的律师,手里好像有顾祥的遗嘱,但是,顾念之很警醒的是,这件事是顾嫣然一个人说的,而且刚说完不久,范德比尔特先生一家人就被谋杀了。

    这其中的涵意就多了。

    金婉仪一怔,“证据?你找我要证据?谁不知道范德比尔特先生一家人被凶残地谋杀,几乎是灭门,你还好意思找我要证据?”

    顾念之摊了摊手,“金律师请不要混淆视听。到目前为止,只有顾嫣然一个人说过范德比尔特先生是我父亲顾祥的律师,可在我们能够证明之前,范德比尔特先生已经不幸遇害。我很同情范德比尔特先生一家人的悲惨遭遇,但是法庭不是讲同情心的地方,法庭讲究的是逻辑和证据。——顾嫣然说范德比尔特先生是我父亲顾祥的律师,那么她就得拿出证据。”

    金婉仪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顾嫣然,低声问:“……你有证据吗?”

    顾嫣然不忿地横了她一眼,扭头看着顾念之说:“人都死了,你让我到哪里找证据?难道要去九泉之下亲自问他一声,你是不是我父亲顾祥的遗嘱律师?!”

    她自以为说得既尖刻,又幽默,她带来的管家、司机和保镖都跟着哈哈大笑,法庭上顿时热闹起来。

    法官面无表情敲了敲法槌,“肃静。请勿在法庭喧哗。”

    大家的笑声才慢慢缓了下来。

    顾念之等他们笑够了,才心平气和地说:“被告,你是怎么请金律师做你的代表律师的?”

    顾嫣然皱了皱眉头,不明白顾念之为什么要问这句话,但又知道顾念之从来不会问毫无关联的话。

    可她想了又想,也想不出这个问题跟刚才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犹豫了一会儿,她试探着说:“我给金律师打了电话,然后见面详谈,觉得她又可靠,又有能力,就请她做了我的代表律师。怎么了?有问题吗?”

    顾念之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才淡淡地说:“没有问题。不过,你就说说话,她就做了你的代表律师了?”

    顾嫣然又想了一下,才谨慎地说:“当然不是,我们还签了代理协议。”

    “这就对了。”顾念之居然夸了顾嫣然一句,“所以你要请代表律师,必须要签协议,不签的话,你们的代理人关系不成立,她也不能代表你上庭打官司。”

    顾嫣然:“……”

    她看了金婉仪一眼,暗道顾念之是不是疯了……

    不过顾念之马上说了一句话,顾嫣然立马怂了。

    “那么,你说范德比尔特先生是我父亲顾祥的遗嘱律师,请问你有没有他和我父亲签的代理协议?”

    这种协议一般都是一式两份,律师行有一份,客户也有一份。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三更……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哦~~~

    下午一点左右推荐票达到一百万票加更。

    晚上7点第三更。

    (n_n)~。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5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50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