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占为己有

推荐阅读:魔门败类网游之进化战场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透视仙王在都市超级红包群锋霸绿茵乡村小医仙席卷天下革命吧女神

    顾嫣然难以置信地看着大屏幕上那个五官立体分明,帅气得别具一格的男人。——就这样突破了她的禁制令?!

    这人怎么就没死在国外呢?!

    她这时候深深后悔当初没有在巴巴多斯的时候就做掉他……

    但是她怎么知道这个曾经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人,怎么会反戈相向呢?!

    其实在美国的时候更好动手。

    只可惜算错了何之初。

    如果不是何之初突然出手,夜玄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顾嫣然沉沉想着,目光不由自主在法庭里溜了一圈。

    她这才看出来,不仅霍绍恒没有来,连何之初都没有来!

    看来顾念之是真的跟霍绍恒分手了。

    不过霍绍恒虽然没有亲自来,但是他派了他的左膀右臂之一的阴世雄前来旁听。

    而何之初,没有派任何人过来。

    顾念之那边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她几乎都能叫出名字。

    季上将的生活秘书曹秘书,龙议长的属下杨特助,还有顾念之的室友马琦琦,以及阴世雄,就这几个人,没有再多了。

    而自己这边,可是乌压压的一大群人。

    看来顾念之的地位,也不是那么稳固。

    顾嫣然勾起唇角,突然笑了一下。

    法官对夜玄验明身份之后,对顾念之说:“原告,你可以问你的新证人。”

    顾念之微微躬身,谢过法官,给自己的耳朵别上法警给她的蓝牙耳麦,开始跟夜玄通话。

    “夜玄,你能听得见我说话吗?”

    “听得见,顾律师,你好。”夜玄的声音是典型的男中音,他在国外长大,华语是在国外的华语学校里学的,虽然说话很流利,但是发音不算很标准,带着点外国人说华语的慢条斯理劲儿。

    “你好。”顾念之拿起自己列的问题单子,开始了自己的第一轮盘问,“夜玄,请说说你跟顾家的关系。”

    顾嫣然心里陡然一沉。

    她以为顾念之要开口问夜玄是如何弄到顾家财产清单的,她已经准备好了要斥责夜玄吃里扒外,没有职业道德,向雇主以外的人泄露雇主的财务状况。

    没想到顾念之不走寻常路,根本不问财产清单的事,反而摆出一副要拉龙门阵的架势,没完没了起来。

    金婉仪也明白了顾念之的意图,微微哂笑,举手说:“反对。原告问的问题与本案无关,请不要兜圈子,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

    顾念之马上对法官说:“法官大人,我很快就会证明我的问题,跟本案息息相关。”

    法官想了一会儿,低头在纸上记了一笔,说:“请尽快证明你的问题跟本案有关。”

    顾念之点了下头,示意大屏幕上的夜玄回答她的问题。

    夜玄轻轻咳嗽一声,双眸看着摄像头,脸上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怔忡,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过了一会儿,清润的男中音从法庭的立体声环绕音响里传出来,效果非常棒,音效逼真得就像是他本人亲自站在法庭里说话。

    “……我是巴巴多斯的一个孤儿,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在巴巴多斯的一个孤儿院里长大。七岁那年,顾祥文先生在孤儿院里挑中了我,请了专门的教师教我各种基础技能,三年之后,又送我去美国读寄宿学校。一读就是八年。后来当我知道顾先生出事了,就从美国回来帮助顾嫣然小姐打理顾家的资产。”

    夜玄说得比较笼统,并没有说其中的细节。

    顾嫣然松了一口气,暗暗希望夜玄还能顾及一些旧情……

    可惜就算夜玄不主动说,顾念之也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她已经决定对顾嫣然不留丝毫情面,怎么会在乎是不是会败坏她的名声?!

    等夜玄说完,顾念之站到大屏幕前,继续问道:“你说你七岁那年顾祥文先生在孤儿院里挑中了你,请问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挑中的是你,不是别人?”

    这个问题有些尖锐。

    顾嫣然握紧了拳头,手心的汗都出来了。

    夜玄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摄像头缓缓地笑了,“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当初顾祥文先生挑中我,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纯粹是因为你,顾念之小姐。”

    顾念之“哦”了一声,浓黑的双眸倏地一闪,“这是为什么呢?你七岁的时候,我才四岁,能做得了什么主?”

    没人会把一个四岁的孩子的话当回事。

    夜玄这时笑了一下,深刻的五官绽放出动人的神采,他的语气更加娓娓动听:“……但是顾先生不一样,在他心里,顾念之小姐年纪再小,他都会专心倾听她说话,答应她的一切要求。那时候,我被挑中,只不过是因为顾念之小姐一眼看中我,在人群中指了我一下。”

    顾念之一时怔住了。

    她没料到是这个原因。

    夜玄在给她的材料里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一段往事。

    顾嫣然在被告席上气得发抖,双唇喃喃抖动,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要脸!那明明是我!”

    金婉仪心里一动,凑到顾嫣然耳边问道:“……你说小时候看中夜玄的人是你?不是顾念之?”

    “当然不是她。”顾嫣然掩饰住眼底的一丝慌乱,“我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他怎么会听一个养女的话?”

    “是吗?你有什么证据?”金婉仪继续追问。

    顾嫣然想了想,压低声音说:“你问夜玄,当时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金婉仪愣了一下,顾嫣然又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金婉仪如获至宝,顾不得举手,直接站起来问道:“夜玄先生,请问当时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夜玄微微一愣,“……叫顾念之。”

    “你是如何知道的?是顾祥文先生亲口告诉你那个小姑娘叫顾念之?”金婉仪突然问出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

    顾念之本来想制止金婉仪说话,因为现在本来是原告盘问证人的时间。

    但是金婉仪咄咄逼人,而且也正好问到顾念之的疑虑之一,因此她没有制止她的问话。

    夜玄的目光投向了坐在金婉仪身边的顾嫣然。

    不带任何感**彩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夜玄慢慢地说:“……不是。”

    “那请问你如何知道那个小姑娘就是顾念之?而不是别人?”金婉仪更加兴奋了,“还有,当时那个小姑娘,你如何知道她是四岁?不是别的岁数?”

    夜玄抿了抿唇,一时没有说话。

    “那我可不可以推论,你其实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几岁,这些都是别人让你说的,是不是?!”金婉仪这么问,简直就是在明目张胆地说顾念之串通夜玄做假证供了。

    事实是,这些话确实是夜玄的一面之词。

    顾念之这时也跟着问:“金律师言之有理。夜玄,你当初如何知道那个小姑娘的名字?如果不是顾祥文先生亲口告诉你的?”

    不过同样的问题,在金婉仪问起来,就是一副挑剔找碴的模样。

    但是在顾念之问起来,就是一副查缺补漏的温和语气。

    不同的说话方式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

    夜玄这时才振作起来,想了一下,说:“……顾祥文先生当年虽然没有亲口对我说那个小姑娘叫顾念之,但是他说过她叫cereus。我后来知道这就是顾念之小姐的英文名。所以合理推论那个小姑娘就是顾念之小姐,而且年纪也对得上。”

    “那就是说,你其实也不知道那小姑娘是谁,你也是猜测,对不对?”金婉仪步步紧逼,问题十分犀利。

    夜玄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如此,他是不久前才推论出来,那个小姑娘是顾念之,不是顾嫣然……

    见夜玄不说话了,金婉仪才带着胜利的表情对法官说:“法官大人,其实真相是,当初跟着顾祥文先生去孤儿院选中夜玄的,不是顾念之,而是我的当事人顾嫣然。cereus本来是我的当事人顾嫣然小时候的英文名。但是后来我的当事人不喜欢这个名字,自己改成了sus这个英文名字给了后来顾先生收养的养女顾念之。所以才有夜玄先生这一番阴差阳错的张冠李戴。”

    她的话音刚落,法庭上顿时一片哗然。

    夜玄是无意认错人,还是跟顾念之合谋有意混淆视听?!

    连法官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了。

    他冷冷看着大屏幕上的夜玄,说:“夜先生,作为证人,必须保证你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而且只能说真话。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你不仅不能作证,而且还可能犯下做假证供,以及阻挠司法公证的重罪。”

    顾嫣然霎时松了一口气,本来已经佝偻的脊背又挺直了。

    她含笑看着顾念之,松开了紧握的手心。

    看你怎么应对……

    顾念之刚才的心神全部被夜玄说的有关顾祥文的话占据。

    这么好的父亲,自己怎么就能把他忘了呢?

    顾念之这一刻前所未有地痛恨自己的失忆。

    她定了定神,对着大屏幕上有些窘迫的夜玄点了点头,淡定地说:“谢谢夜玄,我相信你的证供是真的。但是……”

    她话锋一转,扭头看向坐在被告席上的顾嫣然和金婉仪,“金律师的疑问也是合理的。不过,我对金律师给出的解释不敢苟同。”

    “你当然不会承认了。”金婉仪笑得十分灿烂,“好不容易找个证人,怎么能不利用殆尽?只可惜天不从人愿了。”

    顾念之走到金婉仪面前,背着手,身姿笔直,晶亮的黑眸忽闪忽闪,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其中。

    她问:“金律师,你说顾嫣然曾经改过英文名,请问你有证据吗?”

    金婉仪的笑容僵硬了一瞬,她飞快地看了顾嫣然一眼。

    这是顾嫣然刚才告诉她的,证据呢?

    顾嫣然马上说:“当时还小,英文名本来就是当乳名叫的。我不知道你要什么证据。”

    也对,顾嫣然护照上的名字都是yanran-ku,并不是jasmine-ku。

    而且顾家的人都没有了,没人知道这些往事。

    “哦,原来只是一个毫无根据的乳名。顾嫣然小姐真是好本事,果然是习惯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现在连我的英文名都不放过了。”顾念之嗤笑一声,双掌一阖,“好,就当cereus这个英文名本来是你的英文名,那你告诉我,你是在多大的时候决定改英文名叫jasmine?”

    顾嫣然皱起眉头,脑海里飞快地思索着,生怕说错了什么被顾念之挑刺,因此含含糊糊地说:“……这都多少年了,我怎么记得?”

    “咦?你不记得你什么时候改的名字,但是你记得你四岁的时候去孤儿院挑中了夜玄了?——你有选择性遗忘症?”顾念之又问:“再说你四岁的时候,夜玄才一岁吧?顾嫣然,你是不是忘了你比夜玄大三岁,而不是比他小三岁?”

    顾嫣然涨红了脸,用手紧紧抓着面前的桌子边儿,咬牙切齿地说:“我第一次见到夜玄的时候,不是四岁!是七岁!我长得小,他以为我四岁,其实我已经七岁了!”

    “啧啧,七岁和四岁的差别还是很大的。请问你顾嫣然小姐,为什么你七岁会长得像四岁?是不是你发育不良?吃不饱穿不暖有病没钱治?”顾念之口齿伶俐,完全不给顾嫣然思考的机会。

    顾嫣然只顾着要将这个话圆回来,再加上她小时候确实发育不良,长得比一般小朋友要小很多,便不假思索地说:“……当然,一天只能吃一顿饭,换你你也长不大!”

    话一出口,她就知道坏了,立刻用手背捂住了嘴。

    顾念之神色一整,肃然道:“一个七岁的孩子一天只给吃一顿饭?被告顾嫣然小姐,我记得你一直口口声声说你是顾祥文先生的亲生女儿,一直标榜父亲最爱你这个亲生女儿。——以顾祥文先生的财富,他一天只给你吃一顿饭?!他这是在虐待你?!还是你在信口雌黄!侮辱大众智商!藐视法庭!”

    顾嫣然的脸上一时青红交加,紧接着又转为紫涨,眼珠都气得凸出来了。

    ※※※※※※※※※※※※※※※※※※※※※※

    这是第一更四千字大章,今天两更。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哦~~~

    晚上7点第二更。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5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5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