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与有荣焉的骄傲

推荐阅读:大明之崇祯大帝穿越电影位面开个诊所来修仙重生之魔王时代永恒国度傻王嗜宠:鬼医盗妃刀客诸天行魔尊嗜宠:倾城毒妃玄尘道途

    顾嫣然被顾念之一连串数字唬得双眼都快呈蚊香状了。

    她念书的时候数学就不好,可这也不妨碍她手持顾家庞大的家产,在巴巴多斯呼风唤雨多年。

    因为对于有钱人来说,专业的事有专业的人做。

    打官司有律师,算开销报税有会计师,买衣服有造型师,化妆护肤有美容师。

    不管做什么,都有一堆专业人士来为她服务。

    特别是当这个有钱人不是第一代有钱人,而是第二代第三代的时候,这个状况就尤为明显。

    顾嫣然的情况又特殊一些。

    所以在顾念之一笔笔账算下来的时候,顾嫣然就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儿了。

    她可怜兮兮地看了看金婉仪,“金律师,她说的话,是真的吗?”

    金婉仪揉了揉额角,对法官说:“法官大人,我们请求休庭,我有话要对我的当事人说。”

    法官看了看时间,整个上午过去了。

    这是蓝牙耳麦里又传来霍绍恒的声音:“高院长,我们的人已经到了。”

    法官马上点了点头,对法庭众人说:“那就休庭15分钟。15分钟后再继续。”

    他匆匆走出甲字号法庭大门,来到夜玄待的那间小会议室。

    霍绍恒穿着笔挺威严的藏青色呢制军服,戴着墨镜,头上还低低地压着一话。

    “夜玄,你刚才在法庭上说的有关念之在德国遇险的事,牵扯到我们司的外勤人员被杀一案,我们想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赵良泽说得彬彬有礼,但是态度还是很强硬的。

    夜玄终于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知道自己肯定是要承担一部分法律责任的。

    他没有抗拒,站起来说:“我没问题,但是不知道念之那边还要不要我做证人。”

    赵良泽深深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已经对顾念之称呼得很亲昵了。——只有比较熟悉的人之间才只叫名字,不带姓氏。

    “应该没问题。你先跟我们回去,如果念之需要你做证人,我们会送你过来。只是这样一来,你的人身自由就暂时没有了。”赵良泽说着,拿出一张证明让他签字,“签了这个证明,你就可以跟我们走了。”

    夜玄是外国公民,为了避免外交纠纷,霍绍恒他们特别行动司的手续都要办足,程序一定要走完。

    夜玄弯腰低头,在那份证明上签了字,表示自己自愿放弃人身自由,协同特别行动司进行调查。

    赵良泽等他签完字以后,才说:“其实你跟我们走,还安全一些。”

    夜玄早就想明白了,他笑了笑,说:“我知道。我既然把这件事抖了出来,顾嫣然后面的人不会放过我的。跟着你们走,我不会送命。不跟你们走,我大概是活不到明年过生日了。”

    “你明白就好。”赵良泽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的印象好了一些。

    ……

    小会议室门外,高院长手指间夹了一支烟,抽了一下,吐出一口白烟,轻声说:“……那顾嫣然,你们不带走?”

    听夜玄的说法,顾嫣然才是知道更多内幕消息的人。

    霍绍恒手里也夹着烟,不过并没有抽,他掸掸烟灰,淡定地说:“顾嫣然那边情况比较复杂,我们不想打草惊蛇。”

    暂时留着顾嫣然在外面乱窜,绝对比把她关起来要强。

    因为他们要从她身上找到她背后的人。

    现在有了夜玄的证词,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跟顾嫣然上监控手段了。

    “议会那边搞定了?”高院长知道特别行动司要在国内行动,是需要议会授权的。

    “正在办手续。”霍绍恒一般不跟外面的人说特别行动司的事。

    高院长因为这个案子的关系,才问得多了一些。

    霍绍恒没有明说,高院长也不再问了。

    两人闲谈起来。

    高院长对顾念之赞不绝口,“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厉害了。等这个官司了结了,我一定要法院的人事处去b大接触她,问她愿不愿意来我们高法工作。”

    有了她,他们一定会如虎添翼。

    霍绍恒还是那副平淡的语气,但是墨镜后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与有荣焉的骄傲,“念之还小,她以后的工作还是要看她自己的意思。”

    “那是一定的。”高院长哈哈笑着,见赵良泽带着夜玄推门出来,往旁边让了一步。

    赵良泽对霍绍恒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顺利。

    霍绍恒把手里的烟扔到垃圾桶里,对高院长点了点头,“那我们走了。”

    高院长和他握手告别。

    明亮的长廊里,阳光透过大扇大扇透明的玻璃窗照进来,映着两个男人的身影更加高大。

    顾念之从法庭里出来透气,她想去跟夜玄说说话,却在长廊上走到一半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高大英挺背影。

    那人背对着她的方向,正在跟法官大人握手。

    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法官还笑着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顾念之停下了脚步,两声插在职业装的裤兜里,静静地看着那人的方向。

    霍绍恒跟高院长握手告别之后,举步正想走,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异样,如芒刺在背,下意识转身回头看了一眼。

    金色的阳光长廊里,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年轻女子,优雅端庄极致合身的职业装衬得那女子娇俏的容貌增添了几分成熟之意。

    一双点漆似的双眸像是吸收了阳光,亮得惊人。

    是顾念之。

    霍绍恒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走过去,只是微微向她颔首示意,便转身往外走去。

    不疾不徐,脚步声在长廊上回响,也回响在顾念之的心里。

    赵良泽已经带着夜玄出去了,在门口值勤的特别行动司行动组成员也撤了。

    霍绍恒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顾念之也没有走过去,她等霍绍恒走得看不见了,才来到夜玄待着的那间小会议室前,探头看了看。

    果然不出她所料,夜玄是被霍绍恒带走了吧?

    他们的行动可真快……

    不过顾念之觉得,夜玄爆出顾嫣然最隐秘的隐私,还是跟着霍绍恒他们更安全。

    不然的话,说不定人身安全都难以保证。

    她在门口看了一眼,没有多问什么。

    高院长见她一副了然的样子,也没多说,笑着对她点点头,转身离去。

    他现在是法官,为了避嫌,他一句话都没有跟顾念之私下说过。

    ……

    金婉仪和顾嫣然趁着休庭的时候离开法庭,来到地下停车场里。

    两人上了顾嫣然的豪车说话。

    对于她们来说,有些话当然不能在外面讲。

    顾嫣然自己的豪车里面设施齐全,有各种反干扰设施,不会被人窃听。

    “嫣然,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夜玄说的顾念之在德国遇险的事,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金婉仪苦口婆心地问,希望顾嫣然能跟她说实话,不要说一半藏一半。

    顾嫣然靠坐在宽大的车椅里,一只胳膊横在额头,苦笑着说:“其实这件事是个误会,但是夜玄现在恨极了我,自然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真的是误会?”金婉仪很是怀疑,“可夜玄说他有证据。”

    “就是我跟他调笑时候抱怨了几句。”顾嫣然轻描淡写地说,不想再谈这个问题。

    凡是牵扯到顾念之的德国之行的事,顾嫣然都不想理会。

    整件事都是另有高人在背后操纵,顾嫣然自己都是迷迷糊糊,所以她不信夜玄就知道到底是谁做的。

    “金律师,我请你做我的代表律师,不是让你为别人操心的。”顾嫣然不满地横了她一眼,“你还是想想怎么给我把争产案打下去吧。”

    金婉仪想到刚才被顾嫣然威胁,心里很不舒服。

    这个时候,她必须默念顾嫣然给她的天价律师费,才能平息自己的不甘和怒气。

    过了一会儿,金婉仪平静下来,才皱着眉头说:“那你跟我说实话,你交出的顾家财产清单,到底有没有隐瞒?”

    “这也不能叫隐瞒。”顾嫣然淡淡地摇头,“比如说开曼群岛的控股公司,说实话,我对那些公司没有控制权。他们至今不肯把信托基金交给我。银行账户也关了一些,银行里的钱捐了。”

    金婉仪:“……”

    “那夜玄拿出来的那份财产清单是怎么回事?”

    这是让顾嫣然最心痛的地方。

    她也曾经对夜玄有过真感情的,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绝,完全不考虑她的处境,居然翻脸不认人了。

    “……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

    顾嫣然还想抵赖,金婉仪皱着眉头打断她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坚持了。洗黑钱确实是很严重的罪行,顾念之这一点没有唬你。”

    金婉仪说着,打开自己的ipad,从里面调出各国关于洗黑钱的法律规定,“你看,其实在我们国家,洗黑钱的罪控是最轻的,但也有几十年牢狱之灾等着你。”

    顾嫣然默默地看完那些法律条款,深深叹了口气,说:“……顾念之太狠了,不认可夜玄提出的清单,就是在洗黑钱?她也真能掰。”

    金婉仪委婉地说:“她用的方法也不能说是瞎扯。收入和开销必须一致,不然就得解释来源,哪怕是父母给的,买彩票赢的,总得有个说法。你就一句为什么要告诉你?在法庭上是行不通的。”

    顾嫣然听完好久没有说话。

    最后在15分钟休庭时间快要到了的时候,她才慢吞吞地说:“……那就按照夜玄提出的财产清单分吧。——就当是我欠他们两个的。”

    金婉仪点了点头,“你这样想最好。我会向法官说明情况,就说因为夜玄的离开,新接任的财务主管业务不熟练,导致财产清单不完整。”

    顾嫣然这时才笑着点点头,“金律师,你这样就对了,我觉得我的钱没有白花。”

    金婉仪勉强笑了一下,跟顾嫣然一起离开停车场,回到法院的甲字号法庭里。

    ……

    法官走进法庭,坐在审判席上,看了看屋里的人,“都到齐了吗?”

    顾念之在原告席上站了起来,金婉仪和顾嫣然也从被告席上站了起来。

    顾念之这边的曹秘书正在奋笔疾书,记下顾念之精彩的庭辩记录。

    马琦琦和阴世雄交头接耳,旁若无人。

    龙议长的杨特助也在记录,不过他写两笔就看顾念之一眼,真是很难相信一个花瓶一样的小姑娘,居然这样犀利。

    她背后的人何大状看来为了她真是下了苦功。

    在杨特助心里,还是觉得顾念之的庭辩表现不是她自己的功劳,而是她幕后之人的功劳。

    法官点了点头,“继续。”

    顾念之坐了下来,金婉仪马上对法官说:“法官大人,我和我的当事人核实之后,发现顾家新任的财务主管业务不熟练,导致了诸多错漏,我们还是认可夜玄提出的那份顾家财产清单。”

    法官笑了一下,“你确定吗?如果确定,你们需要再呈上一份签字公证过的财产清单。”

    金婉仪说:“我们可以在夜玄那份顾家财产清单上连署。有我和我的当事人的共同连署,就表示我们认可了这份财产清单。”

    这样也不错,省时间。

    法官想了想,和蔼地问顾念之:“原告,你同意吗?”

    顾念之当然没有异议,“只要按照法律程序确定财产清单就行。”

    法官敲了法槌,命人做了两份财产清单过来,一份给顾嫣然和金婉仪签字,一份给顾念之签字。

    这一次,他们两方面对的财产清单终于一致了。

    缺失了三分之二的顾家财产终于又回到法庭上。

    顾念之拿着这份新签署的财产清单,对顾嫣然和金婉仪说:“这一次,你们确认这份财产清单是完整无缺的,是吧?”

    顾嫣然有了教训,不敢再擅自跟顾念之说话,只拿眼睛瞥金婉仪。

    金婉仪点点头,“是。”

    顾念之又翻看着财产清单,“在这里,完整无缺的意思是,这份清单,包括了顾家截止七年前父亲母亲空难那一天为止的全部财产,是不是?”

    金婉仪被顾念之绕得有些糊涂了,指着那份清单上的一个数字,“什么七年前?不是应该从七年后的空难那一日算起吗?你看,这是银行和投资机构在空难发生的第七年那一天的估值,是顾家所有财产的总清单和总数值。”

    顾念之素着一张俏颜,轻轻摇头否认,“怎么能从空难后的七年算起?当然应该从七年前空难发生的那一天的估值算起,那才是我们讨论财产分配的起始点。”

    ※※※※※※※※※※※※※※※※※※※※※※

    这是第二更大章4200字。

    看月票的情况明天应该可以三更~~~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哦~~~

    各位大宝贝么么哒!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5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5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