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该不该信她

推荐阅读:在下慎二,有何贵干落地一把98K裁决使重生似水青春生在唐人街十方神王修炼狂潮从仙侠世界归来信仰万岁

    霍绍恒没想到顾念之在意的居然是这件事。

    他当时听见顾嫣然的陈述,最担心的却是以为顾念之真的是被顾祥文用来治病的……

    毕竟顾念之体质的特殊,他和陈列是最清楚的。

    不过后来顾念之机智地马上用东亚人种基因图谱拆穿顾嫣然的谎言,霍绍恒才松了一口气。

    他到现在都不愿回想,如果顾嫣然说的是真的,他该怎么办?

    “……什么遗传病?顾嫣然那种满嘴谎言的人你也信?”霍绍恒低头品了一口普洱,“她把她自己都忽悠了。”

    顾念之没有被霍绍恒说服,她依然眉头紧蹙,秀气的眉尖攒成两道淡淡的弯钩。

    “可是她说的话还是有一点道理。不然怎么解释我姑姑顾恬的去世?还有顾静……”

    霍绍恒往后靠坐在餐厅的高背软椅上,目光静静地从顾念之愁闷的面容扫过。

    低头垂眸,手里拿过刚才在翻看的报纸,说:“顾家到底为什么要收养顾静和顾嫣然,原因还有待商榷。——你不会顾嫣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吧?”

    顾念之心里一动,握着牛奶杯大喝了一口,满足地说:“霍少的意思是,顾家收养顾静和顾嫣然,不一定是为了给顾家女儿治病?”

    “什么病需要收养别人的孩子来治?”霍绍恒头也不抬,手中翻开又一页报纸,“至少我从来没有听陈列说过有这种怪病。”

    “你没听过,不代表没有。陈哥不知道,也不代表不存在。”顾念之在这件事上比较固执。

    顾嫣然虽然说谎话比较多,但是在这个问题上,顾念之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她选择相信顾嫣然。

    霍绍恒抬眸看了她一眼。

    顾念之俏丽的小脸绷得紧紧的,一脸严肃的样子让霍绍恒哑然失笑。

    “嗯,你说得有理,是我狭隘了。”霍绍恒居然温言认错。

    顾念之一时呆住了,朦胧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怎么了?我就不能认错了?”霍绍恒好笑地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我们革命队伍里的同僚,都善于批评和自我批评。”

    顾念之:“……”

    这官腔打的,啧啧!

    “好,如果顾嫣然在这件事上说的是事实,那我们不妨这样考虑,为什么要收养一个日本女子给顾家女儿治病?”

    霍绍恒到底是做情报工作的,他考虑问题的角度比别人更深更细。

    顾念之愕然,这个角度确实是她没有涉及到的。

    “你的意思是,顾静,也就是笠原静子,有哪些特质让顾家非收养她不可?”

    顾念之紧蹙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就像在隧道中喁喁独行的人突然看见了从洞口照进来的一丝曙光!

    霍绍恒见顾念之很快找准方向,夸了她一句,“聪明。”

    不过顾念之想了一会儿,还是说:“但是要知道顾静为什么被收养,还是要先知道顾家的女儿有什么样的遗传病。——我觉得这才是一切问题的起始点。”

    所以说来说去,还是回到她心心念念的遗传病上……

    霍绍恒在心里叹息一声。

    小姑娘真的长大,不好忽悠了……

    “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可以跟陈列商议。”霍绍恒收起报纸,放到餐桌上,“他肯定很高兴为你废寝忘食地查资料。”

    陈列就是个医痴。

    顾念之笑着点点头,“好啊,那我回去之后给陈哥打个电话,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光是打电话恐怕没用,你还得亲自去一趟。”霍绍恒手指在餐桌上轻轻叩击,“陈列肯定会对你做个全面身体检查。”

    “没问题。”顾念之很爽快地回答,想到自己那种恐怖的自愈能力,顾念之又觉得这肯定是跟顾家女儿的先天遗传疾病有关系。

    “有关顾恬的情况,你可以问谢德昭,他现在对你印象很好。”霍绍恒不动声色提醒顾念之。

    顾念之“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地说:“是哦!我应该先拿到顾恬的病例,然后跟我的身体情况进行对比,这样才能更好的了解这种遗传病。”

    霍绍恒只叮嘱了一句:“那最好你以后每个周末都来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这样陈列可以对你的身体状况进行跟踪调查。”

    “行啊,只要陈哥说有必要,我一定去。”顾念之只想早点找到顾家女儿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她不想自己也面临这样的局面……

    收拾好碗筷,顾念之从厨房出来,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霍少,麻烦你送我回宿舍。”她站在门口,背着自己的小电脑包,虽然穿着大衣,却并不臃肿,依然身姿秀美。

    霍绍恒没有挽留,跟着站了起来,“你没事了?”

    “没事了。”顾念之原地转了一圈,“庭审刚结束的时候,我确实很累。但是睡了一觉,又泡了澡吃了东西,我已经恢复过来了。”

    霍绍恒带着她走出房门,进电梯的时候,霍绍恒摸摸她的头,微笑着说:“你这么精力充沛,跟你姑姑顾恬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没有这种病呢?”

    “会嘛?可是听说这是遗传耶……”

    顾念之当然希望她没有,但是遗传的威力太可怕了,她不敢小觑。

    “……也或者你父亲把你治好了。”霍绍恒在心底默默又说了一句,但是没有说出口,只在心里想了想。

    ……

    晚上十一点,霍绍恒准时将顾念之送到b大女研究生宿舍楼下。

    “谢谢霍少送我回来。”

    “不客气。”霍绍恒给她打开车门,“回去好好休息,周末我来接你去驻地。”

    “好的。”顾念之乖巧地应了,招手看着霍绍恒的车渐渐驶入黑暗里。

    漫长的一天总算过去了。

    顾念之拍了拍胸口,转身往台阶上走去。

    宿舍楼黑漆漆的大门旁边,这时亮起一点红红的火星。

    顾念之才发现有个人站在那里,那人点了一支烟,火星明灭,映照出那人的轮廓,正是何之初。

    何之初居然在这里等着她?

    想到下午分开的时候何之初说的话,顾念之不由庆幸自己按时回来了。

    “何教授?”她走上台阶,轻轻叫了一声。

    何之初从黑暗中走出来,抖落一身的落寞,在看见顾念之的时候,清冽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

    “回来了?还行,霍绍恒说话算话。”

    顾念之大发娇嗔:“明明是我说话算话!关霍少什么事?何教授不信任我?!”

    何之初看了顾念之一眼,夹着烟笑了一下。

    他很清楚,如果霍绍恒不打算放顾念之按时回来,顾念之想走都走不了……

    不过这个认知不必让顾念之知道。

    “回来就好。”他含含糊糊地说,“很晚了,上去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顾念之适时掩着嘴打了个哈欠。

    “谢谢何教授,那我上去了。”

    何之初站在大堂门口,一直看着顾念之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

    一个人走下台阶,夹着烟在宿舍楼前的大树底下站了一会儿。

    顾念之的宿舍房间里灯亮了,然后又熄了,何之初才独自一人离开。

    ……

    霍绍恒从b大走了之后,径直回到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

    “霍少!”阴世雄一直在等他回来。

    霍绍恒带着他走进办公室,示意他关上门,问道:“有什么情况?”

    阴世雄连忙立正说:“报告首长!庭审录像您已经看了吧?”

    “嗯。”霍绍恒在办公桌后坐了下来,“你也坐。”

    “谢谢首长!”阴世雄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霍少,庭审您应该已经看过了,我就不多说了。”阴世雄重点汇报的,是季上将和龙议长那两边的动向。

    “这四次庭审,曹秘书到了三次,而且对念之赞不绝口。今天庭审结束的时候,曹秘书专门提醒念之,招揽之心昭然若揭。”

    霍绍恒似笑非笑地打开电脑,“军部秘书处?曹秘书真是看得起念之……”

    “那可不?!军报秘书处那是大佬们最信赖的地方,多少政委都是从那里出去的!”阴世雄知道,军部最高委员会的秘书处,那在整个军队系统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好。

    “不过念之未必愿意去。”霍绍恒摇了摇头,“而且她的政审,未必能过……”

    霍绍恒用了一点手段,逼着季上将他们开绿灯,草草结束对顾念之的政审,他才能跟她顺利结婚。

    可是如果顾念之要进军部最高委员会的秘书处,政审和背景调查是不可能草草了事的。

    阴世雄也想到这个问题,心有余悸地说:“真是好险!今天顾嫣然说念之是日本人,我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念之肯定不是日本人。”霍绍恒这一点到不担心,“她是华族人,但是……并不是我们国家的本土公民。”

    就国籍来说,她应该算是外国人,然后归化成华夏帝国公民。

    两人正在商议顾念之毕业后的去向,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报告!”

    “什么事?”霍绍恒打开通话器。

    通话器里传来赵良泽的声音:“顾嫣然在闹,要见她父亲。看守所的人问我们可不可以答应。”

    那个他们当做是“顾祥文”的植物人,至今还在陈列的特护病房里。

    想到这不过是个日本人,霍绍恒皱了皱眉头,“让陈列开一个收据,列出顾嫣然父亲的医疗费用,给顾嫣然送过去。”

    这是同意顾嫣然来看她父亲了。

    赵良泽大声应是,去陈列那里传话了。

    阴世雄悄声问:“霍少,真的让顾嫣然来看她父亲?她不是精神崩溃了吗?怎么还能记得看她父亲?”

    “……不感兴趣。”霍绍恒只给陈列发了指令。

    当天晚上,顾嫣然的植物人父亲就被从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转走了,住到了帝都一所普通医院里。

    顾嫣然第二天被几个女警押着,去医院看自己的父亲。

    当她走下囚车,看着那普通医院的大门,诧异地说:“……我父亲不是在这里啊?”

    不是应该在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特殊加护病房?

    “昨天已经转到这里了。”女警不动声色地给她指路,“这里的费用比较便宜。”

    顾嫣然抿了抿唇,跟着女警走进医院。

    简陋的病房里躺着一个更加瘦弱的那个男人,顾嫣然面无表情地走到病床边上。

    看着这个男人的脸,想到在他手下过的那个总是和饥饿伴随的童年,还有那些殴打、辱骂,顾嫣然闭了闭眼,一时泪流满面。

    被母亲带着逃离这个男人,来到顾家,对她来说,是从地狱来到天堂……

    她本来不应该要求更多,可是当她看见在天堂里,有小姑娘生活得跟小公主一样,还有个那么娇宠她的父亲……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父亲?!

    这么好的父亲为什么不是她的父亲?!

    她内心的偏激和嫉妒无法平衡。

    所以当时机来临,她毫不犹豫抓住了机会……

    也许,她跟病床上躺着的这个恶毒的男人没有本质区别。

    现在,这个人还有什么用?

    他该去死了……

    顾嫣然转身离开医院,对女警说:“我没钱了。你们给他拔管吧。”

    对植物人拔管,就是安乐死。

    顾嫣然是这男人的亲生女儿,她这么说,是有一定权利的。

    但是现在还轮不到她说了算。

    霍绍恒他们正派人去日本千叶县,了解当初的笠原静子被收养的来龙去脉。

    ※※※※※※※※※※※※※※※※※※※※※※

    这是第二更3800字了哦,今天两更。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

    咱们明天三更哈~~~

    么么哒!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6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64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