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你们等着收我的律师信

推荐阅读: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美漫之变异亡灵法师风流僵尸的都市生活六界神君草根石布衣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天命神相

    霍绍恒戛然停下脚步,没有再往前走了。

    看着前方的情景,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句诗: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又想起诗经里的几句话: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的手指动了动,从兜里掏出一支烟,低下头,微拢着手,打火机一闪,点燃了手中的烟,徐徐吸了一口。

    手指间一点烟火,在暗夜中明明灭灭。

    何之初眼角的余光瞥见有火光闪过,悄然抬头,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支烟,默默地看着这边。

    没想到霍绍恒亲自赶来了。

    何之初立刻摁下手里车钥匙上的自毁装置,从容不迫地摧毁了那辆车上的第二套系统。

    车头扎在泥地里的车早已熄火了,自毁装置无声无息间将两套系统几乎扭成一团,就算是最厉害的机械师把这车拆了,也看不出这里曾经有过两套系统。

    何之初对着霍绍恒点了点头,松开顾念之。

    他后退一步,脱下身上的大衣,搭在顾念之身上。

    顾念之察觉到异样,顺着何之初的目光看了过去。

    不远处那个岿然不动的高大身影,正是霍绍恒。

    顾念之克制住自己,眸光悄然闪动,并没有走过去。

    霍绍恒收回视线,半转身,叫了后面的人过来。

    “去,查一查那车是怎么回事。”

    特别行动司的机械专家、刑侦专家和情报专家立刻往那辆扎在泥地里的车走过去。

    霍绍恒跟在他们后面,来到何之初和顾念之面前。

    顾念之小脸苍白如雪,双唇在月光下淡得如同初荷菡萏,鼻尖又有些发红,一看就是冻狠了。

    霍绍恒淡淡扫她一眼,看向何之初,“怎么回事?你们有线索吗?”

    何之初摇了摇头,冷淡地说:“飞来横祸,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过你们来的时候,遇到警察了吗?”

    “遇到了。”霍绍恒点点头,“警察那边的问题也不少,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恐怕他们不会这样轻易收手。”

    顾念之抿了抿唇,将身上的大衣拢紧了,深吸一口气,说:“我们被警车追过,他们应该知道我们的车牌号。”

    交警一查车牌号,就知道这车是谁的。

    所以霍绍恒虽然派了特别行动司的执行部队拦住了警察,但得到线报的警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何之初讥诮地说,“那是自然,现在应该在查了。”

    “你们想怎么做?”霍绍恒一手持烟,一手插在裤兜里。

    他穿着一件军装呢制大衣,里面还是他出席军部文艺汇演的时候穿的将官礼服,都是厚厚的羊毛,一点都不冷。

    看见顾念之几乎青白的小脸,他的手指动了动,到底忍住了,没有去探她前额的温度。

    一阵寒风吹来,顾念之打了个寒战。

    霍绍恒扔掉手中的烟,“我让范建先送你们回去。”

    他通过蓝牙耳麦将范建叫了过来,“把车开过来,先送他们出去,注意走另一条路。”

    这边拿着仪器扫描车的工作人员发现了车底的乾坤,急忙戴着手套从抬起的车尾钻了下去,顺利地把那两包白色粉末取了下来。

    顾念之只在视频上见过这两包白色粉末,当时没有觉得有多大。

    现在看见取出来的两包实物,呼吸一瞬间几乎滞住了。

    每包足足有两公斤重,两包四公斤,足以他们把牢底坐穿了。

    “这上面有指纹,我们采集之后,会自行调查。”霍绍恒挥了挥手,让自己的人撤退,他已经得到密报,那车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没有深究的必要,“我们不能待太长时间。”

    何之初回头看了看顾念之,“走吧。”

    霍绍恒是以执行公务的身份来的,不好跟顾念之接触太多。

    两人的目光在夜色下胶着了一瞬,又各自移开。

    顾念之慢吞吞走上前来,抬头说:“送我们回刚才的酒吧停车场。”

    “你要做什么?”霍绍恒皱起眉头,“赶快回去,这里有我。”

    顾念之摇了摇头,轻笑:“我们要回酒吧停车场,报警车被盗。”

    不然的话,这盆脏水还是有后续的。

    何之初明白了顾念之的意思,微微动容。

    这都是在为他着想啊……

    车是他的,顾念之如果没有跟着出车祸被警察当场逮到,后续的事情其实跟她无关。

    但她没有袖手旁观。

    霍绍恒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沉稳淡定,他看了一眼那辆车,说:“车窗前后左右都有专业避光膜,应该没有被拍下开车人的样貌。——报警车被盗还是可行的。”

    这是在赞同顾念之的主意。

    “所以我们要回去,报警。”顾念之又打了个哆嗦,实在是太冷了,冷到笑容都要冻住了。

    “如果停车场有录像呢?”何之初慢吞吞地说,“你这样报警,岂不是自打脸?”

    顾念之狡黠地朝何之初眨了眨眼,“怎么会?我打赌酒吧的停车场今天的摄像头肯定坏掉了。”

    何之初想到那两个对他的车做手脚的人,马上醒悟,清冷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嗯,肯定。”

    三人不再多说,他和顾念之一前一后上了范建的车,往另一个方向开过去了。

    这里离金领酒吧并不远,绕道也只花了十分钟就到了离酒吧不远的地方。

    知道了他们的计划,范建专挑街上的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走,终于将他们安全送到了那条街。

    顾念之和何之初下了车,又去街边一个超市消磨了五分钟时间,然后出来往金领酒吧的停车场走过去。

    酒吧里还是彩灯闪耀,舞会还没有结束。

    两人走到停车场里,四处看了看,何之初才拿起手机报警。

    五分钟后,一辆当地分局的警车闪着警灯开了过来,在金领酒吧门口停住了。

    何之初从容站在停车场里,对那来采集信息的交警说:“我的车从下午六点多就停在这里,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不见了?”那交警挠了挠头,报警的人器宇不凡,玉树临风,身上虽然只穿了一套窄腰身的烟灰色细条纹西装,但那举手投足的气势着实不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说被盗了的车也是响当当的豪车宾利。

    “这样吧,酒吧的停车场一般都有摄像头,我们把摄像头调来看看就知道了。”这个交警在自己的系统里搜了一下何之初说的车牌号码,跟他们的记录是对的上,车主正是何之初。

    金领酒吧的老板一听自己的停车场里丢了一辆豪车,紧张得要命,忙让人把停车场摄像头记录拿过来给警察查看。

    结果值班室的人哭丧着脸说:“老板,停车场的摄像头前几天就坏了,我们申请要换一个,您还没批……”

    老板尴尬得不得了,大声呵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不提醒我?!渎职!今年的年终奖你一分钱都别想要!”

    何之初冷眼看着这老板一股脑儿将责任推到值班人员身上,微微摇头,对交警说:“那怎么办?没有摄像记录,我们的车就白丢了?”

    “这也不至于。你这车太豪,应该不难找。”交警说着,把何之初报失的情况报了上去。

    结果没多久,他的步话机就响了,有人让他接电话。

    交警有些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拿出手机,走到一边问道:“怎么了?老大,我这里有人报案呢。”

    “……你说那报失的车是什么车牌?”

    交警把何之初刚才说的车牌又说了一遍,还补充道:“我刚查了系统,这车的车主确实这人。人家豪车丢了,当然不高兴是有的。”

    那边的人很是诧异,说:“你把人稳住,我马上过来。”

    交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还是收了电话,笑着过来说:“两位稍等,我们头儿就要过来了。先生您丢的是豪车,数额巨大,我们一定会立案的。”

    何之初矜持地点了点头,可是不愿意等,“我相信你们的能力,但是我们能不能先回去?太冷了,我担心我的学生会受不了,冻病了您也麻烦是不是?”

    何之初软硬兼施,那交警又踌躇了。

    何之初是报案人,他有什么理由把人扣下来?

    可上司的话又不得不听啊!

    交警为难地不得了,苦着脸对何之初只差打躬作揖了,“何先生,请您稍微再等等,我们头儿马上就过来了。”又说:“这位小姐如果冷,可以去我警车上暖和暖和。”

    “不要!”

    “不行!”

    顾念之和何之初几乎异口同声表示拒绝。

    交警一怔,“我警车上暖和……”

    顾念之撇了撇嘴,“我又没犯法,干嘛上你的警车?”

    如果这时候有偷拍的人,拍一张她坐上警车的照片,再剪辑ps一下,她又要陷入不知名的麻烦了。

    所谓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

    何之初不管那交警了,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过来。

    所幸那位交警的上司和那出租车几乎同时到的。

    一下车,那位警察队长就对何之初说:“是您报的警?车是什么时候丢的?”

    何之初两手拢在裤兜里,耸了耸肩,“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今天下午从六点到现在……”他伸出左手看了看表,“十一点,中间有五个小时时间。”

    警察队长背着手,在停车场里走了几圈,回来对何之初说:“实不相瞒,我们得到线报,一辆宾利车今天有重大交易,可是我们跟了半天跟丢了。那辆车的车牌,正是您的车的车牌。”

    何之初挑了挑眉,面不改色心不跳:“……原来如此,您的意思是有人偷了我的车做不法行为?”

    “这关我们什么事?”顾念之不耐烦了,拢着大衣扯扯何之初的衣襟,“何教授,我冻死了。”

    何之初回手握住她的手,入手寒冰,马上说:“两位对不住了,我们实在冷得受不了,告辞。”

    警察队长正要叫住何之初,突然听见有人呼叫他,“头儿!那辆车找到了!在小昌河!快过来!”

    警察队长心里一喜,马上对何之初说了声:“对不起,打搅了。”然后登上自己的警车往小昌河的方向去了。

    顾念之和何之初上了出租车,一路回到b大。

    出租车一直把顾念之送到她宿舍楼底下。

    何之初和她一起下车,让出租车回去了。

    顾念之说:“您干嘛下来?一直坐回教授楼不好吗?”

    何之初催她上楼,“我没事,你先上去,我抽根烟。”

    顾念之实在冻得狠了,她觉得自己都快流鼻涕了,为了不在何之初面前失礼,她只好转身上楼了。

    何之初一个人静静的在宿舍楼前的大树底下抽了一根烟,看见顾念之的宿舍灯光熄灭了,才回自己的教授楼。

    ……

    而警察那边,只发现一辆几乎报废的名车宾利扎在河边的淤泥里。

    “头儿,车里什么都没有,刹车被人动过手脚,看起来没有那么简单。”一个警察向警察队长汇报他们的发现。

    霍绍恒他们的执行部队手脚当然干净利落,事先搜了一遍,没有落下任何线索,这第二遍来搜的警察完全没有察觉。

    不过也有人疑惑,“头儿,这块地方今天晚上好像被封锁过。”

    警察队长心里有数,“把车拖走,明天让那位何先生来取车。”

    ……

    顾念之回到宿舍之后洗了个热水澡才睡觉。

    但还是着凉了,第二天醒来头重脚轻,发着烧,躺在床上不想起来。

    太阳穴上一涨一涨地疼。

    她没安静多久,就被马琦琦的拍门声震惊了。

    “念之!念之!看微博!看微博!有人要搞大新闻啊!”

    顾念之心里一动,忙拿出手机点开微博。

    只见自己的主页上铺天盖地都是一辆豪车的深夜照片。

    有人@了“帝都平安”的官博,宣称圣诞夜晚上拍到警方的大行动,追击一辆宾利豪车,而这豪车的车主他正好认识,是鼎鼎有名的b大法律系教授何之初,询问“帝都平安”到底出了什么事。

    很快又有营销大v下场,说接到警方内部人士爆料,他们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辆宾利豪车有运毒嫌疑,而且数量非常巨大,性质极其严重。

    何之初在微博上也是名人之一,他不仅有自己的官博,还有自己的粉丝后援会。

    因此这个消息一出来,先炸了的是何之初的粉丝后援会。

    这群何太太粉们纷纷下场,跟营销大v和那个爆料的小号狂撕,一片腥风血雨,战斗力爆表。

    顾念之飞快地扫了一眼兴风作浪的营销大v和爆料小号,马上给何之初打了个电话,“何教授,微博上果然有人出来带节奏了,您用官博发一下声明吧。”

    何之初也是刚刚睡醒,闻言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直接@了他昨天报警的警方官博,说:“看来我丢失的车已经有线索了,请你们查一查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有人偷我的车进行不法行为,不仅犯了盗窃罪,贩毒罪,还有栽赃陷害和诽谤,我将保留一切追索民事赔偿的权利。”

    同时@了那个营销大v和爆料小号,“你们等着收我的律师信。”

    ※※※※※※※※※※※※※※※※※※※※※※

    这是第一更4400字大章了,今天两更求推荐票和月票。

    明天应该就到月票4500,到时候一定三更。

    晚上7点第二更。

    o(n_n)o~。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7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7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