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小女孩需要父亲

推荐阅读:武侠之数据风暴洪荒二郎传伊森的奇幻漂流海贼之化身为雷超维术士怎么又是天谴圈正气冲宵天龙神主重返一九九四

    莱因茨的华语是刚学不久的,根本听不懂顾念之话里话外的意思。

    不过他看顾念之笑得一脸狡黠,心里也知道这姑娘大概又在偷换概念忽悠他……

    估计不是什么好话。

    可是明知是忽悠,他还听得心旷神怡,也是不能好了。

    莱因茨点了点头,“你喜欢鲜花水果?以后你来德国,我每给你送。”

    顾念之:“……”

    阴世雄在电梯里给她解围:“念之,进来吗?”

    顾念之忙朝莱因茨挥挥手,“莱因茨少将再见!我就不去送你了,祝你一路顺风!”

    她本来是表示一下惜别之情,但脸上的笑容太过甜美欢快,莱因茨一阵心塞。

    坐在车里,看着电梯的门缓缓阖上。

    停车场里灯光渐次熄灭,莱因茨没有马上发动汽车,只是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前方。

    空荡荡的停车场里越来越暗。

    只有角落里有一盏灯还亮着。

    黑暗中唯一的光明,对生活在暗处的生物有多大吸引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明知隔着一层灯罩,明知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两种类型,依然要命地吸引着他的目光,就如同飞蛾一样。

    隔着灯罩扑过去,飞蛾会被烫死。

    如果没有灯罩,飞蛾会被烧死。

    所以不管怎样,都只有死路一条吗?

    莱因茨微眯了湛蓝的双眸,无声无息地垂下头他对她的渴望和希翼,其实就跟那只正往灯罩上扑的飞蛾一样……

    莱因茨在停车场里坐了好一会儿,直到手机铃声响了,才回过神,懒洋洋地发动汽车,一边戴上蓝牙耳麦接通电话。

    “莱因茨?你在哪里?已经很晚了,我去你房间,没有看见你。”

    是那位保罗密欧家的三小姐玛蒂。

    莱因茨冷冰冰地:“……你在我的房间?谁给你我房间的房卡?”

    玛蒂被质问得有些心虚,但还是挺直着白鹅般的颈项,硬着头皮:“我是担心你,让人打开你的房间。怎么?不可以吗?”

    “不可以。”莱因茨笑得残忍,“保罗密欧小姐,你触犯了我们机构的规则,涉嫌泄密、擅闯机要,以及跟踪情报人员,桩桩件件都是大罪。”

    玛蒂吃了一惊,“莱因茨,你不要吓我!我只不过让人打开你的房间,进来坐了一会儿!我什么都没碰,我发誓!”

    莱因茨倏地挂掉她的电话,马上拨通另一个人的电话,语气冰寒地:“带人去我房间,将玛蒂·保罗密欧抓捕归案。回德国之后立刻起诉,让她家拿钱来赎。”

    今年的办公经费,就指着保罗密欧家族交钱弄走他们的三小姐了……

    “是,莱因茨少将!”

    莱因茨还没开到他们住的五星级酒店,玛蒂·保罗密欧小姐被捕的消息已经在德国上了社交媒体的头条热搜新闻。

    ……

    阴世雄跟着顾念之上了楼,来到她的家里,看见餐厅桌上摆着的美食,也忍不住笑了,“这一趟来着了。这些东西看上去就很好吃,是莱因茨做的?”

    顾念之点点头,“从食材到成品,都是他一手包办,味道还不错,当然,不能跟我们华夏的五星级大厨比。”

    阴世雄切了一小块牛排尝了一口,唔地一声满意地眯上眼睛,“好吃!好吃!好吃的不得了!”

    他连声夸赞着,跟马琦琦俩突然有了很多共同语言。

    两人你一勺,我一筷,很快就将满桌的美食打扫得干干净净。

    顾念之只吃半块牛排,剩下的都被马琦琦和阴世雄瓜分了。

    吃完之后,阴世雄满意地拍着肚子,“正宗和牛,确实好吃!”

    马琦琦还喝了红酒,有些微醺,她笑嘻嘻地:“当然好吃了,莱因茨弄到的和牛,肯定是真货。你知道,一般餐馆里的和牛都是假和牛。我去日本吃过一次真的,还不如这个。这个和牛的质量,就算在日本也是顶呱呱的上层!”

    阴世雄也点头,“我也在日本吃过了一次,非常好吃,不过还是比不上这块煎牛排。”

    顾念之啼笑皆非地给他们泡了茶,洗洗油腻。

    阴世雄和马琦琦吃完第二顿晚饭,又坐了一会儿,才向顾念之告辞。

    “我们要去赶晚间场电影,念之,就不陪你啊!”马琦琦双手搭在顾念之肩膀上,对她眨眨眼。

    顾念之故作生气地推开她,“去去!要去赶紧!别在这里碍眼!”

    两人嘻嘻哈哈打闹一阵,顾念之才把马琦琦和阴世雄送出门。

    马琦琦喝了酒,阴世雄可没有。

    他是要开车的。

    临出门之前,对顾念之小声:“你就待在屋子里,亮以前别出去了。”

    “我干嘛要出去?又不像你们要约会……你们走吧,别在这里虐狗了。”顾念之笑嘻嘻地推这两人出门。

    把这快乐的一对送出门了,顾念之才收了笑容,关上门,背靠在门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今晚上过得真是惊心动魄。

    或许在别人眼里她只是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其实跟莱因茨之间的刀光剑影真不亚于在德国的那一场追杀……

    她的精神高度紧张,既要套莱因茨的话,又要防备自己错话。

    个中滋味,真是只有尝过的人才知道。

    顾念之想到霍绍恒,这种经历,对他们来就是日常吧?

    深吸两口气,顾念之终于把莱因茨给她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个小小的纸团,躺在她嫩白的掌心里。

    顾念之盯着小纸团看了一会儿,才将它平整开来。

    小纸团上用蓝墨水龙飞凤舞地写着两首诗,有股时光远去的怀旧味道。

    顾念之的眼神闪了闪。

    第一首诗:“alittlegirlneedsdaddy,

    formany,manythings:

    ……

    likegivingherthelove,

    thatisherseaandair,

    sodivingdeeporsoaringhigh,

    alwaysfindhimthere。”

    (翻译:一个小女孩需要爸爸,

    因为他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

    ……

    比如给她满满的爱,

    那是她的海洋和空气。

    所以只要潜入深海或者飞入高空,

    她会发现他就在那里……”)

    第二首只有一句。

    “ten-pure-upon-the-cheek-of-time。”

    (翻译:爱情谢幕的时候,眼泪在永恒的面颊上闪耀。)

    第一首诗是西方耳熟能详的一首赞美父爱的诗,由nicholasgordon创作。

    第二首诗看上去很眼熟,但顾念之一时想不起来第二首是谁的诗。

    她皱了皱眉头,快速走到自己的电脑前,打开电脑,将这句话输入到谷歌的搜索栏。

    一按回车,搜索结果立刻就出来了。

    原来第二首诗是印度诗人泰戈尔写给泰姬陵的一首著名诗歌中的最后一句。

    莱因茨怎么会给她这种东西?

    顾念之高高挑起了一双秀美的长眉。

    她不是文艺小资女,对电脑和法律的兴趣比对诗歌的兴趣大得多。

    莱因茨是不是弄错了?

    顾念之忍不住拿起手机,给莱因茨拨了过去。

    莱因茨这时刚刚踏入自己所住的五星级酒店的大堂。

    看见是顾念之的来电,他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cereus,我刚离开,你就开始想我了吗?”莱因茨笑着打趣。

    顾念之:“……好好话,你这样突然文艺我很害怕。”

    莱因茨:“……”

    顾念之等了一会儿,才又:“你什么意思啊?你知道我不喜欢诗歌。”

    “是吗?”莱因茨的声音淡了下去,“太可惜了,我很喜欢。——好了,很晚了,我要挂了。宝贝儿晚安。”

    他毫不犹豫挂了电话,神色坚韧执拗。

    ……

    顾念之切了一声,收拾了饭桌,又去洗了个澡,收拾得干干净净,才到床上躺着,继续看着那张纸条。

    她轻声把第一首诗读了一遍,还是不得要领。

    如果这就是跟她父亲有关的信息,未免也太儿戏了。

    顾念之抿了抿唇,拿起手机把这纸条扫描进去,然后发给霍绍恒,附带一条信息。

    “……莱因茨给我的,不知道什么意思。”

    ※※※※※※※※※※※※※※※※※※※※※

    这是第二更。今三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七点第三更。

    ps:英文诗不算字数。

    么么哒!

    ╰╯。

    :。:chapter;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9063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9063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