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翻云覆雨手 3 4

推荐阅读:凰临天下:至尊魔神穿越之冷男不好撩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狂暴仙医绝代掌教女总裁的极品狂兵财色无双混沌天帝诀限时婚约万界之无限副本

    “你确定他们分手了?”石原太郎狐疑问道。

    “千真万确。”那人对此很笃定,“除了顾嫣然小姐,还有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盟友确认过这件事。”

    石原太郎知道除了顾嫣然以外,还有一个实力强大但是非常低调的盟友帮助过他们石原株式会社。

    至于这人是谁,据说连他祖父石原井都不是很清楚。

    只可惜这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来没有跟他们见过面,从来都是用电话联系。

    现在连电话都打不通了。

    石原太郎见是这人说的,也就不再怀疑。

    “呵呵,居然送法拉利做情人节礼物,难怪她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石原太郎抬起头,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将这些事件输入他的公式里,先算出概率,再疯狂演算,推导出各种可能的后果。

    ……

    石原太郎废寝忘食地进行演算的时候,顾念之刚回到自己的宿舍。

    最后一周复习时间已经结束,下一周就是考试时间了。

    马琦琦推开房间门,看见顾念之已经回来了,带着买来的早餐,正在给她拿小碗舀粥。

    “念之!我的田螺姑娘!我娶你吧!”饥肠辘辘一整夜的马琦琦一见满桌好吃的早餐,高兴得合不拢嘴,扑过去抱住念之使劲儿地揉。

    顾念之忙推开她,笑着说:“都是买的,我可做不了田螺姑娘。你干脆嫁个大厨吧!”

    马琦琦朝她做个鬼脸,“我就这么一说,你别当真。”

    “啊呸!”顾念之笑着用手在脸上刮了两下羞她,“快吃你的早餐吧,我还给你做了咖啡,赶紧喝了好考试。”

    她们的第一堂考试就在今天早上。

    顾念之因为要提前毕业,需要参加的考试比马琦琦多两倍。

    马琦琦今天只有两堂考试,上午一次,下午一次。

    顾念之今天有四堂考试,上午两次,下午一次,还有晚上有一次。

    马琦琦知道顾念之比她忙,忙挥了挥手,“你别管我了,好好考试。——晚上你别回去了吧?”

    顾念之笑着摇摇头,“没事,我考完直接回那边了。你一个人住没关系吧?”

    “我当然没事,我只担心你。”马琦琦回头看着顾念之,眉头皱得紧紧地,“你这么多考试,还要走读?”

    “考试而已。”顾念之耸了耸肩,“我还真没放心上。”

    马琦琦:“!!!”

    算了,她是白担心了。

    马琦琦哼了一声,扭头继续吃早餐喝咖啡。

    顾念之朝马琦琦的背影做个鬼脸,笑着走到自己房间。

    她对这一周的考试一点都不担心,她担心的只有自己的计划会不会成功。

    今天的考试一开始,顾念之要提前毕业的消息肯定就要传遍全系了,那为日本留学生石原太郎肯定就知道了。

    ……

    考试铃声响了,顾念之胸有成竹地走进考场。

    没有意外地看见石原太郎就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

    她目不斜视地坐了下来,准备第一场法学概论的考试。

    石原太郎其实并没有学多少法律知识,但他记性好,几乎过目不忘,所以临时抱佛脚,买了几份笔记和考试大纲,一晚上就背完了。

    他今天来参加考试,纯粹是出于一种要和顾念之较劲的心理。

    顾念之笑眯眯地坐在座位上,等着老师发下考卷。

    石原太郎转着笔,清俊的面容没有什么表情,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意,吸引了不少女生的注意。

    很快监考老师进入考场,将考卷发了下来。

    顾念之拿出笔,开始奋笔疾书。

    她只用了四十五分钟就做完所有的题,检查一遍之后,顾念之就交了卷。

    监考老师非常惊讶,说:“你确定不再检查一遍吗?”

    顾念之摇摇头,轻声说:“我检查过了,我马上还有一门考试,必须交卷。”

    “哦。”监考老师看了她一眼,将考卷收起来了,“那你走吧。”

    顾念之轻快地走出考场,奔向今天的第二堂考试。

    石原太郎倒是不意外顾念之能提前交卷,他以前也经常这样,但是离考试结束还有一个半小时就提前交卷,也太猖狂了!

    他朝着顾念之消失的方向闷闷不乐地看了一眼,低下头继续答题。

    时间过得很快,好像只是一眨眼间,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顾念之结束了今天的第四堂考试,提前半小时交卷,在晚上八点半的时候走出教室,往停车场走去。

    还没走到停车场,就遇到了石原太郎。

    他一个人在树下抽着烟。

    看见顾念之过来,似乎有些惊讶,但也没有特别惊讶,有种说不出的复杂心情溢于言表。

    “顾同学。”他手里夹着烟,叫住了顾念之。

    顾念之停下脚步,看了看他。

    “请问是哪位?”

    “石原。”石原太郎走了过去,纳闷地看着她,“法律硕士一年级今天只有两门考试,你为什么考了四门?”

    顾念之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我考了几门考试?你对别人的隐私这么感兴趣?”

    “……考试日程表贴在系里办公室的公告栏,这也算是隐私?”石原太郎反唇相讥,“随便看一看就知道了。”

    顾念之:“……”

    “好吧,那又怎样?”顾念之不屑地撇了撇嘴,“我考几门,关你什么事?”

    “我不过是问一下而已。”石原太郎不悦地扔掉手里的烟蒂,“你爱说不说。”

    顾念之转身就走,就是一个字不说。

    因为她知道,对于有些人来说,自己打听出来的消息,绝对更可信。

    你亲自告诉他,他是不会信的。

    石原太郎果然上了心,看着顾念之远去的背影,他拿出手机,给桂素瑶打了个电话,“阿瑶,今晚有没有空?”

    桂素瑶读的是在职博士,期末考试都是写论文,还有开卷考试。

    不过她最近这段时间没有怎么复习,就算是开卷都有些吃力。

    但是接到石原太郎的电话,她二话不说就点头,“有空啊,石原君,有事吗?”

    “当然有事。”石原太郎笑了一下,“我去接你?”

    桂素瑶高兴地答应了,收拾了自己的,上了石原太郎的车。

    “阿瑶,那个一年级的顾念之,她为什么要考四门考试?”石原太郎往自己的公寓开过去,一边随意地问了起来。

    桂素瑶有些不高兴石原太郎在她面前提别的女人,但是因为是顾念之,她还是没有说什么。

    她知道石原太郎要对付顾念之,就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了,“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原来她要提前毕业。所以她要考试的科目比一年级的学生多一倍。”

    “什么?!”石原太郎一下子踩了刹车。

    豪华跑车嗤啦一声发出一声尖利的剐蹭声,停了在路肩上。

    “你说她要提前毕业?!什么时候?!”石原太郎紧张得不得了。

    这么重大的消息,他为什么现在才知道?!

    “就是这学期啊。一周考试,周末答辩。我今天才帮她传话,告诉她最后一位答辩教授已经确定了。”桂素瑶想了想,“她如果毕业走了,那你怎么办?还要对付她吗?”

    石原太郎冷冷看了她一眼,扭头将车往b大学校开回去。

    “嗳,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桂素瑶很是惊讶,侧身看了看石原太郎,“怎么了?你不高兴了?”

    石原太郎摇了摇头,“我想起来还有事没有做,先送你回去,等考完试再接你去见我祖父。”

    因为石原太郎出尔反尔,桂素瑶本来很不高兴,但一听考完试就要见石原太郎的祖父,那是他唯一的亲人,立刻又欢喜起来。

    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啊!

    桂素瑶反而扭捏起来,不好意思地说:“……是不是太快了点?你祖父会在意我的年龄比你大吗?”

    虽然石原太郎自己不在意,但是桂素瑶不可能不在意。

    “你想多了,我祖父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石原太郎淡淡地说,神情冷得能刮下一层冰渣子。

    但是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幸福中的桂素瑶是感觉不到的。

    她只觉得石原太郎这个样子正好,高冷,她喜欢。

    这一次石原太郎将桂素瑶一直送到法律系女研究生宿舍楼下。

    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桂素瑶越发相信石原太郎是要带她见家长,公开两人关系。

    车停了下来,石原太郎没有放桂素瑶马上下车,而是拉着她恋恋不舍地在车里吻别。

    跑车的车篷比一般的车要低一些,两人坐在车里接吻,其实并不是很舒服。

    但是桂素瑶却一点都感觉不到难受,反而吻得难分难舍。

    石原太郎一边亲着桂素瑶,一边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晚上九点过十分。

    时间快到了。

    石原太郎放开桂素瑶,又亲了亲她的脸,含笑说:“你进去吧。”

    桂素瑶依依不舍,还想再留一会儿,但是石原太郎已经解开她的安全带,“快走吧,我们来日方长。”

    “好,石原君。”桂素瑶终于舍得下车了。

    她弯下腰,对着车里的石原太郎挥了挥手,笑得一脸甜蜜:“石原君,明天见。”

    “明天见。”石原太郎微微地笑,看着桂素瑶走进了宿舍楼。

    这时,她最要好的的同学正好从图书馆回来,两人在宿舍楼一楼大堂里站着聊天,并没有马上进电梯。

    这个点,绝大多数学生还在上自习,楼下大堂里只有桂素瑶和她同学两个人。

    石原太郎勾起唇角冷笑。

    一切都按照他的计算在进行,就拿桂素瑶再练一次手。

    桂素瑶和他的事,只有这个同学最清楚……

    他不敢保证桂素瑶这个大嘴巴没有把他要对付顾念之的事告诉这个人。

    石原太郎冷着脸发动汽车,倒退着出去,开到宿舍楼前摄像头死角的时候,他飞快地从车里扔了一枚金色硬币出去。

    汽车刚刚开走,宿舍楼的楼长阿姨正好拎着一瓶热水从开水房回来。

    地上一道金光从她眼前闪过。

    居然是一枚金币!

    她猛地停下脚步,想要弯腰去捡拾那枚金币,黑暗中,她忘了旁边就是一个一尺来高水泥砌的花坛。

    手里的热水瓶一下子磕在花坛上,砰地一声闷响,热水瓶被撞得四分五裂,里面的热水一下子泼洒出来。

    因为是冬天,楼长阿姨穿得多,身上没有烫到,只烫坏了双手。

    她熬地一声叫,顾不得再去拣地上的金币,伸着被烫坏的手,往自己的房间奔去。

    她的房间在宿舍楼一楼,备有烫伤药膏。

    楼长阿姨冲进自己住的宿舍房间的时候,桂素瑶和她那个同学才往电梯走去。

    她们谈话的时间,恰好是完美的十五分钟,跟石原太郎演算得一模一样。

    “我的烫伤膏呢?我的烫伤膏呢?”楼长阿姨两只手都被烫到了,疼得她心急火燎,直接冲到自己放烫伤膏的地方。

    那地方是一个小小的壁橱,旁边就是宿舍楼的总电闸。

    虽然研究生晚上已经不用拉闸熄灯了,但是这个宿舍楼里还有这样的控制系统,因为当初设计的时候,这座楼的用途也可能是给本科生做宿舍楼。

    楼长阿姨两只手这时都疼得麻木了,翻检壁橱的时候很不方便,更不灵活。

    她心一急,两只手硬杵着塞到壁橱里,将所有的东西一股脑儿掏了出来。

    因为手受伤,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力度和方向,本来力气就很大的她,一下子将整个挂式壁橱几乎都扯下来了,并且影响到旁边的总电闸。

    只见屋里的灯闪了两下,然后整栋楼的灯一下子熄灭了。

    这时桂素瑶和她同学乘坐的电梯刚好到了顶层12楼。

    整栋大楼突然停电了,电梯门怎么也打不开。

    “怎么会这样?!”

    “开门!快开门啊!”

    桂素瑶和她同学急得在电梯里拼命按着上上下下的按钮,又大力拍打电梯门,还急着给外面的保卫处打电话。

    而这时,被烫坏了手的楼长阿姨知道自己拉错了电闸,忙又忍痛用两只手握住总电闸,往上用力推了上去!

    她用的力气实在太大了,长久不用的总电闸经不起她这样反复的推拉,很快迸发出几丝靛蓝色的火花,电路呲呲地响了起来。

    整栋大楼的灯突然亮了起来,然后又熄灭,又亮起来,又熄灭。

    如此几次之后,才陷入完全的黑暗。

    而桂素瑶和她同学乘坐的电梯此时因为电路短路引起故障,又被桂素瑶她们在里面一通乱按,正飞快地从高处坠落。

    电梯一旦失控,庞大的加速度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

    桂素瑶和她同学只来得及发出两声凄厉的呼喊声,就和电梯一起轰地一声重重落到地上……

    ※※※※※※※※※※※※※※※※※※※※※※

    这一更4300字,两更合一了,含月票900加更。

    新的一月,保底月票已经掉落,亲们可以投了哦!

    还有推荐票。

    晚上没有了。

    顶着锅盖爬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59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59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