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旧物

推荐阅读:财色无双大魏能臣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不死武皇神宠进化龙抬头回到明朝当暴君大明春色皇商贵后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

    “不过,帮他吃饭,怎么吃到脸上去了?”宋锦宁笑着揶揄,见顾念之白玉般的耳朵尖都红了,才换了个话题,“念之,你对物理感不感兴趣?要不要考我们高能物理所的研究生?”

    顾念之正沾了酱汁吃白肉,一听之下,差一点被噎着。

    她忙拿过来椰汁喝了一口,嗔道:“伯母,您别吓唬我了。我从本科就读的法律,硕士也是法律,您现在问我动不动高能物理所的研究生?!——我看我得重新考大学,从大一物理学起才有这个可能。”

    “行啊!”宋锦宁激动地握住她的胳膊,“要不,你重新考大学吧!反正你才19岁,就算再读本科,两年也就可以毕业了,你这么聪明,不学物理可惜了!”

    顾念之:“……”

    “物理学是科学皇冠上的明珠。”宋锦宁再接再励,“念之,只有最聪明的人,才会学好物理。来吧,考b大物理系,然后……”

    顾念之顾左右而言他,微笑着给宋锦宁用公筷夹了一筷子葱烧海参,“伯母,您多吃点儿,海参大补。”

    宋锦宁明白了顾念之的意思,摇头说:“真是太可惜了,念之,你这么聪明,我是爱才心切啊……”

    顾念之笑着表示感谢,“不过伯母,我其实没有您想的那么聪明,我只是比别人努力一些。”

    “这样说太过了,虚伪了哈……”宋锦宁用筷子敲敲她的手背,“跟伯母不用谦虚。”

    “好吧。”顾念之放下筷子,严肃的说:“其实真话是,我对物理不感兴趣,一点兴趣都没有。”

    “啊?”宋锦宁这才没有再游说顾念之读物理专业了,唉声叹气地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你对物理没有兴趣,那确实没办法了。”

    顾念之见宋锦宁不再提这茬了,才松了一口气,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伯母,您是从小就喜欢物理吗?”

    “是啊,我从小就跟我父亲在他的实验室玩,看见他和他的同事、学生做实验,讨论最前沿的课题,羡慕得不得了。”宋锦宁陷入美好的回忆中。

    顾念之倏然想起宋锦宁的父亲好像就是死于一次实验事故,顿时很是懊恼。

    大过年的,她怎么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但是宋锦宁却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去书房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册,一页页翻给顾念之看。

    宋锦宁的父亲宋海川,非常儒雅清隽,书生气十足,宋锦宁只是气质比较像她父亲,估计长相还是随她母亲。

    不过宋锦宁从来不提自己的母亲,顾念之也不问,生怕是宋锦宁的伤心事,就不好了……

    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宋锦宁的相册翻到后面一部分,都是他们一家人的全家福。

    原来宋锦宁的母亲长相其实很普通,还没有宋锦宁父亲好看,但是一看就非常聪明,一脸智慧的样子。

    宋锦宁摩挲着自己母亲的照片,对顾念之说:“念之,这是我母亲,她是不是很漂亮?”

    顾念之看了宋锦宁一眼,“嗯”了一声,“很和善。”

    宋锦宁笑了,“我知道在别人看来,我母亲其实长得一般,当时还有好多女学生觉得我母亲配不上我父亲,对我父亲追得可紧了。可在我心里,我母亲非常漂亮。”

    顾念之:“……”

    “……呵呵,学生总是比较热情。”

    “是啊,非常热情,让人难以招架。但是我父亲完全不假辞色,凡是对他有非分之想的女学生,他一律开除,从来不让我母亲担心。”宋锦宁翻过一页相册,兴致勃勃地回忆:“我母亲除了长相一般,别的方面都是一等一的拔尖。”

    “她非常聪明,从小就是天才,14岁上少年班,开始攻读物理专业。后来博士毕业,顺理成章进了高能物理所,认识我父亲。我父亲读过她发表的论文,对她钦慕已久……”

    那也是一对神仙眷侣吧……

    顾念之默默地听着,很是感慨。

    这样的恩爱夫妻,却并不长久。

    “……我母亲是做核试验的,有一次核泄露事故,她被辐射了,没几年就去了。”宋锦宁叹了口气,阖上相册,对顾念之歉意地说:“大过年的,我不该说这种话。”

    顾念之听得入迷,忙说:“没有没有,伯母您别难过啊……”

    “我早不难过了,我现在想起父亲母亲,都只有美好的回忆。”宋锦宁抹了抹眼角,“不说了,咱们吃饭。”

    顾念之识趣地不再提这些话题,跟宋锦宁绘声绘色说起学校和法庭上的趣事。

    宋锦宁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顿年夜饭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顾念之一聒噪起来,抵得上一个班的女生……

    空旷的餐厅里回荡着两人快乐的笑声,比电视上放着的春节联欢晚会还要热闹。

    两人吃完饭,又收拾了餐厅,偶尔一抬头,发现电视上都在倒计时了。

    “马上就要到12点了。”宋锦宁放下手里的活儿,拉着顾念之出去,“来,我们一起倒计时。”

    两人站在电视前,跟着主持人倒计时的声音一起喊:“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春节好!”

    “过年了!过年了!”

    电视内外都响起了轰轰烈烈的鞭炮声,小区里还有烟花在楼顶绽放。

    顾念之笑着把刚才和宋锦宁一起看过的相册抱了起来,问道:“伯母,这相册放哪儿啊?”

    宋锦宁站在窗口看着小区里的烟花,随手指了一下,“那边书房书桌的第二个抽屉。”

    那个抽屉里放着她的一些旧物,都是一些不怎么值钱,但是非常有纪念价值的东西。

    顾念之抱着厚厚的相册走进宋锦宁指的书房,拉开书桌的第二个抽屉,看了一眼,然后把相册放了进去。

    这个抽屉里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比如一块晶莹剔透的雨花石,一个里面装着蝴蝶的琥珀,几个木头雕的小盒子,还有象牙雕的缕空香薰球,都有些年头了。

    抽屉正中,有一个黑色的旧式智能手机。

    顾念之心里一动,这手机看着有些眼熟。

    就在这时,本来黑屏的手机突然闪了一下,一则短信跳了出来。

    顾念之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再仔细看,发现就是那黑色手机的屏幕上,有一则短信!

    这么老旧的手机还有人用?!

    顾念之飞快地扫了一眼,见是一串奇怪的数字,赶紧移开视线,拿着手机走出书房,来到宋锦宁身边,说:“伯母,您的手机,有人给您发短信拜年。”

    现在已经是大年初一了,顾念之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正是霍绍恒的专属铃声。

    她把手上那个老旧的智能手机塞到宋锦宁手里,回身去找自己放在小包里的手机。

    宋锦宁一直一眨不眨地看着烟花,那么璀璨夺目,把夜空当做是花圃,一朵朵烟花从种到收,只有一刹那的时间,却能绚丽灿烂美艳绝伦到永恒。

    顾念之一边看着烟花,一边划开手机,跟霍绍恒通话。

    “霍少,过年好。”

    “过年好。”霍绍恒低沉磁性的嗓音从手机里传来,微微有些黯哑,却多了说不出的性感之意。

    顾念之觉得自己的耳朵又在发烧,她握着手机,转了个方向,看着宋锦宁的背影,压低声音说:“你的胳膊好些了吗?要不明天还是去看看医生吧?”

    霍绍恒的胳膊早就不疼了,但是已经被顾念之见到了,他骑虎难下,所以只得再“包扎”几天。

    他本来担心自己的母亲会拆穿他是左撇子,但是听顾念之的语气,好像还不知道,大概确实没有对宋锦宁说起自己的伤。

    抛开那些固执和别扭不说,在一般事情上,顾念之确实是个很听话的小姑娘。

    “我没事了,过两天就好了。”霍绍恒看了看自己吊着的右胳膊,“就是晚上洗漱不太方便。”

    顾念之这时耳垂都红了,精致玲珑的小耳朵像是上好的荔枝冻,粉粉嫩嫩,她小声说:“……那你就别洗了,停几天也不会脏。”

    “我不习惯。”霍绍恒低声地笑,左手把着方向盘,已经开进了宋锦宁住的小区,“所以我来找你帮忙了。”

    顾念之“啊”了一声,下意识左右看了看,“你什么意思?”

    “我值班结束了,来你们这里吃点宵夜,还有吃的吗?”霍绍恒说着下了车,走进了电梯。

    顾念之忙说:“有的,还有好多呢。”

    拿着手机来到宋锦宁身边,顾念之告诉她:“伯母,霍少来了,说是饿了,要吃宵夜。”

    宋锦宁十分高兴,忙回头说:“是吗?这就来了?太好了,咱们把刚才的剩饭拿出来热了给他吃。”

    顾念之:“……”

    “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煮点馄饨吧。”顾念之委婉的说,见宋锦宁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顾念之忙转移话题,指指她手里的手机,“刚才有人给您发短信,您可以回个‘过年好’。”

    宋锦宁低头看了一眼,笑着说:“你拿错手机了吧?这个手机怎么会有人发短信呢?连号码都没有,早停机十几年了。”

    顾念之这时才想起来,这个手机不就是当年霍绍恒伯父霍冠元的那个手机!

    她在法庭上见过一次,这个手机是霍冠元的遗物,本来是在霍冠元的妻子罗欣雪那里,后来被白瑾宜抢走了,还害了罗欣雪一条人命……

    ※※※※※※※※※※※※※※※※※※※※※※

    这是第二更了!今天两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哦!

    明天再三更哈!

    亲们晚安。这个手机不知道亲们还记不记得。

    o(n_n)o。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60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602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