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女人的逻辑

推荐阅读:当废宅得到系统绝地大明星剑奴最强反套路系统重生之无限梦想超级特种兵王回到明朝当暴君神话世界直播间仙界独尊王者风暴

    顾念之越想越难受,狠狠将手机一把扔到地上,冲动地掀开被子下床,光着脚跑出自己的卧室,在走廊里奔走着,看着一扇扇紧闭的门,不知道哪一间屋子是霍绍恒的房间。

    陈列在那边天人交战着,一直在琢磨要不要坦白从宽……

    可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啊!

    心里正打着小九九,突然就听见手机里传来哄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像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陈列吓得整个人从床上弹跳起来。

    胖胖的身子几乎把床给压塌了。

    “念之?念之?你不要做傻事啊?!”

    那边却悄无声息,已经挂断了。

    陈列急坏了,这姑娘,不会一时想不开,真的跳楼自杀了吧?!

    想到刚才顾念之在电话里哭喊着“恨不得从24楼往下跳”,他的头都大了……

    陈列只觉得自己的死期也不远了。

    他到底不敢拿顾念之的生命开玩笑,一刻也没有耽搁,克服了霍绍恒对他的震慑和军令状的威胁,拨通了霍绍恒的电话。

    霍绍恒这时已经睡下了,但没怎么睡熟。

    突然听见手机响了,拿过来一看,居然是陈列的号码。

    划开接通手机,带着睡意问了一声:“陈列,过年好。”

    陈列快哭了,哽咽着在自己的卧室里跺着脚:“霍少,你在哪儿?你知道念之在哪儿吗?她……她刚才好像跳楼了!”

    “什么?!”霍绍恒整个人直直地坐了起来,“陈列你失心疯了?再乱讲我枪毙你!”

    “霍少,如果念之真的跳楼死了,不用你枪毙我,我自己枪毙我自己!我说到做到!”陈列已经哭了起来,“是我不好,刚才跟她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说起她一年半前中了h3ab7的事儿,我一时嘴快,告诉她也是跟人做过才解的药!”

    霍绍恒唰地一下掀开被子,铁青着脸从床上起身,握着手机一边往门口急冲,一边对陈列咬牙切齿地说:“陈列!你别忘了你给我立过军令状!”

    “我知道!要不是事情特别紧急,我也不会告诉你!”陈列耍赖耍得理直气壮,“而且我并没有违反军令状!我没跟她说那个人是你!念之以为她是跟别人做的,所以一时接受不了,觉得对不起你,当时就在电话里说要从24楼往下跳!然后我听见一声巨响……”

    宋锦宁的公寓正是在24楼。

    霍绍恒耳朵里嗡的一声,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机械般冲到门口,猛地一下拉开门。

    他的力气实在太大,又处于心神激荡恍惚的时候,竟然一下子将门把手都拽下来了。

    门口的走廊上亮着暖黄色的光,一个穿着黑色军用全棉长t恤的少女在走廊上走来走去。

    听见门响,倏然转身,无暇的肌肤在灯光下几乎是半透明的荔枝冻,白腻里透着粉,莹润中含着水。

    黑色长t恤松松地套在她身上,能够隐隐约约看见形状美好的胸,不盈一握的腰,还有笔直雪白的长腿,让人一看就喉头发紧。

    她站在走廊中间,怔怔地看着他,脸上的神情似悲似喜,像是跋涉了千年的旅人,终于找到过河的渡口。

    美得不像真人,似乎随时会乘风而去。

    不会真的跳楼了吧?

    不会是她的魂魄吧?

    这一瞬间,从来不信什么鬼神的霍绍恒突然冒出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他只觉得血管里的血突突往上冒,耳膜里震得厉害,视线落在顾念之身上,几乎黏上去了,完全分不开。

    顾念之回过头,发现自己一直在找的霍绍恒就站在一间房门口,目光胶着在自己身上。

    “霍少!”顾念之叫了他一声,奔跑着扑到他怀里,挂在他的脖颈上,哭得跟小孩子一样。

    霍绍恒条件反射般用一只手将她抱了起来。

    纤细的身子还带着刚从被窝里出来的热气,抱在怀里有种异样的温软。

    霍绍恒低头亲了亲她的脸,“念之?怎么了?”

    陈列在手机那边先是听见顾念之的声音娇娇地叫了一声“霍少”,然后又听见霍绍恒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语气叫了一声“念之”……

    这碗狗粮撒得猝不及防,陈列只觉得心如刀绞,万箭穿心,心碎神伤。

    顾念之没事,没有跳楼,他应该是松了一口气,不用去死了。

    可是转过头来,他觉得他接下来的命运,大概是生不如死。

    陈列木木地坐在地上,掐了手机,抱着头,开始琢磨他要去哪里逃命比较好。

    ……

    顾念之抬起泪眼婆娑的脸,踮起脚,吻上霍绍恒的唇。

    她吻得那么急切、主动,霍绍恒几乎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个时候不趁机利用一下,霍绍恒就不是霍绍恒了。

    他反手关上门,用左手托着顾念之的臀将她抱入自己的卧室,放到床上。

    顾念之紧紧拉着他,不放他离开。

    霍绍恒一遍遍深吻着她,含含糊糊地说:“……小乖,别急,马上就给你……”

    顾念之的心一颤,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冲破了记忆的闸门。

    可是霍绍恒的吻已经转移了阵地,没过多久,她就失了魂,很快小死了一次。

    她大口大口喘着气,一只手摩挲着霍绍恒伤了的那支胳膊,喃喃地说:“……让我来。”

    霍绍恒求之不得,翻了个身躺在床上,顺手将顾念之扶到他身上坐着……

    ……

    事毕之后,顾念之的腰都直不起来了,趴在霍绍恒身上,软成一滩春水。

    霍绍恒难得的几乎处于一种完全放空的凝滞状态。

    他在这种事上一向强势而霸道,偶尔也让顾念之掌握一下主动。

    可没有哪一次,有这一次给他的感觉这么好,好到他彻底明白了什么叫“筋酥骨漾”,从头到脚都被爆发过的余韵笼罩着,他想他就算三月不知肉味依然会回味无穷。

    顾念之靠在霍绍恒怀里,用手轻轻抚摸着他那支受了伤的手臂,沙哑着嗓子糯糯地问:“……刚才没有弄疼你的胳膊吧?”

    霍绍恒回过神,低头吻她的额角,“没有。”

    他用左手环抱着顾念之的腰身,抬了抬右臂,抿了抿唇,明知故问:“你怎么了?刚才为什么哭?”

    不仅哭,还无比热情主动……

    霍绍恒一想到刚才的旖旎,忍不住又亲了亲她的面颊。

    顾念之在他怀里蹭了蹭,手指在他赤裸的胸口画着圈圈,喃喃地说:“霍少,你对那种事都能接受,我又怎么能放弃你呢?”

    “什么事?”霍绍恒神情复杂地垂眸看着她,不动声色从床上坐了起来,拉高被子将两人掩在被子里。

    顾念之抬头仰望着他,诚恳地说:“……我都知道了,当初我在冯宜喜家里中了h3ab7之后,是不是跟别人做过了才解了药效?”

    霍绍恒:“……”

    “那时候你不理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难过得要命……”

    顾念之在霍绍恒身上蹭了蹭,找个舒服的位置躺着,一脸的小幸福。

    顾念之是觉得,虽然她经历过那样的事,霍绍恒心里也有疙瘩,他挣扎过,放弃过,但是最后他还是跟她在一起了。

    这说明他是真的爱她。

    霍绍恒抱着顾念之,听她脑补着他的行为模式,很是无语。

    既然知道他这么爱她,又怎么会让别的男人染指她?——女人的逻辑真是奇怪。

    “你听谁说的?”霍绍恒的左手揉了揉顾念之的腰身,有意逗她:“我怎么不知道你跟别的男人上过床?”

    “你不知道?!”顾念之惊讶了,从霍绍恒胸口支起身子,言辞犀利直接:“你不知道的话,那半年为什么一直躲着不见我?”

    霍绍恒:“……”

    ※※※※※※※※※※※※※※※※※※※※※※

    这是第二更。

    亲们晚安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60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60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