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路人皆知

推荐阅读:星武通神耐瑟瑞尔的辉煌我老板是阎王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修罗天帝次元间的旅者败家系统在花都都市种子王超级寻物APP

    “他们俩不在霍少将身边?”蔡胜男很是惊讶,“过年啊,他们干嘛去了?”

    “这我不知道,我不是他们系统内的,这些消息很难打听到。”

    特别行动司铁板一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杨特助以前还献计要在特别行动司安插议会的人手,后来被霍绍恒雷霆手段进行大清洗,他们的人一个不留,全送到了军事法庭……

    后来他们就再也不敢在特别行动司安插人手了。

    蔡胜男听了杨特助的话,心里特别不好受,嗤笑一声,淡淡地说:“看来做人还是不要脸皮太薄了,脸皮薄做什么都畏手畏脚。我表妹本来跟霍少将天生一对,就是没有某些人脸皮厚,死皮赖脸也要守在别人身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家,配得上霍家那样的人家吗?”

    杨特助听着这压都压不住的酸气,惊讶了两秒钟,很快换了一副口气,以一副长者的姿态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顾念之其实蛮有钱的,她家的遗产就是天文数字。她打遗产官司的时候我去旁听过两场,我的意见无足轻重,但是龙议长一直赞不绝口,还让我一定要笼络她,打算把她引荐到我们上院秘书处的特办呢……”

    蔡胜男沉默了一会儿,呼吸声清晰可闻,明显心潮起伏澎湃。

    杨特助也没说话,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才听蔡胜男又说:“遗产?那本来是她姐姐顾嫣然的财产吧?她不是仗着霍少将的势,硬是打官司跟人家亲生女儿分家产?再说了,有钱没权也守不住她的家产啊,无父无母,无亲无眷,要是我,也会紧抱着霍少将这棵大树不放。——这是常识。”

    “哦,那倒不是。顾家财产的确是顾念之的,顾嫣然根本不是顾家亲生女儿。这已经很明确了。”杨特助仔细给蔡胜男科普。

    因为那场官司是封闭式的,媒体没有报道,只有最高层的大佬和有关亲友才旁听的全部审讯。

    庭审结束,顾嫣然因为涉嫌“谋财害命”,至今还被有关部门关押。

    她的手下树倒猢狲散,早就跑得干干净净。

    因此蔡胜男对这场官司的细节了解不多。

    其实蔡胜男跟杨特助一样,都认为顾念之能打赢这场争产官司,不是靠她自己的能力,而是靠何之初和霍绍恒……

    这会儿听杨特助确认,顾念之确实是顾家天文数字遗产的继承人,蔡胜男挑了挑眉,说:“其实遗产是她的也不代表什么,这种设在国外的遗产,都是由信托基金掌管。顾念之最多能每个月从信托基金里领取固定份额的遗产收益,她不可能有掌控整个遗产的资格和能力。”

    “哦,这我就不清楚了。蔡小姐一直在美国做大律师,在这方面肯定比我懂行。”杨特助表现得特别谦虚,而且将蔡胜男奉承得很好。

    蔡胜男顺便给他介绍了一下国外的信托基金是怎么运作的,终于将这番谈话愉快地终结了。

    放下电话,蔡胜男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她虽然对顾念之厚着脸皮跟在霍绍恒身边不以为然,但是更担心的,是霍绍恒的身体。

    不过这大年初一,她也没法去找国内医生问问这种情况该怎么休养。

    后来想起来美国不过春节,赶紧给自己在美国相熟的医生打了电话过去。

    那医生听说只是被电击了,也没在乎,笑着让她放心,说只是皮外伤,不会伤筋动骨。

    蔡胜男拍了拍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紧张得脸都僵硬了。

    大年初一,她在谭首相的首相府里过节。

    姑姑蔡颂吟带着她女儿谭贵人在招待来拜年的客人,当然都是内阁官员及其家属。

    除了谭首相以外,今天来的职位最高的人应该就是内政部部长白建成了。

    他是带着女儿白悦然一起来的。

    谭贵人现在是部队文工团的首席小提琴手,也算是参军了,跟白悦然是一个系统的人。

    她专门招待白悦然。

    “白处长,您尝尝这个,从西北来的正宗哈密瓜,昨天才空运到的。”谭贵人热情地把一个水晶盘里放到白悦然面前,上面摆着切开的八瓣哈密瓜。

    白悦然拿起牙签,叉起一瓣哈密瓜放到嘴里。

    香甜的汁水顿时让所有的味蕾都苏醒了。

    “嗯,真是不错,大年初一有新鲜的哈密瓜吃,最难得还是从西北来的。”白悦然眯了眼,吃得津津有味。

    谭贵人坐在她身边,和她一起吃着哈密瓜,小声说着话,气氛很是融洽。

    这时蔡胜男走了过来,坐在谭贵人旁边,白悦然对面,也伸手拿了一瓣哈密瓜吃,一边问白悦然:“白处长,我刚才听人说,霍少将去季上将家拜年,但是他身边的生活秘书居然没有跟着他。”

    白悦然笑了笑,“这是我们系统内的事。”说完又问:“蔡小姐打听这些做什么?”

    蔡胜男爽朗一笑,大大方方地说:“我是担心霍少将,听说他的右胳膊受了伤,平时日常起居肯定很不方便。”

    白悦然也很惊讶,“霍少的右胳膊受了伤?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霍绍恒是大年三十给系统年检的时候受的伤,她当然不知道。

    蔡胜男是刚才从杨特助电话里得知的,不过她不会说自己的消息渠道,只是含糊其辞地说:“听一个朋友说的,这个朋友正好在季上将家里拜年。”

    这个时候能够在季上将家里拜年,这个朋友一定非同小可。

    白悦然看了她一眼,默然不语。

    谭贵人听了,却有些坐不住了。

    自从上一次被霍绍恒的母亲宋锦宁亲口说,让她跟霍绍恒的父亲霍冠辰凑成一对之后,谭贵人羞愤了很久,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跟霍绍恒联系了。

    宋锦宁是霍绍恒的母亲,她这么明显得表示不喜欢她,她不想霍绍恒夹在他母亲和她之间左右为难,因此已经主动疏远霍绍恒了。

    这半个月,她虽然也在军部文工团,但是一切有关霍绍恒的消息,她都自动屏蔽了。

    军部文工团是个八卦集散地,每天都能听到各种消息。

    特别是霍绍恒这样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又长得好看的不得了的单身高级将领,更是大家每日口中的谈资。

    在这种环境下,谭贵人虽然忍得很辛苦,但也一直在忍。

    直到这个时候,她听见霍绍恒受了伤,只觉得苦苦压抑了半个月的感情如同春潮一样破堤而出,汹涌而来。

    “表姐,霍少将既然受伤了,为什么不去养伤啊?他身边的生活秘书没有跟着他,谁来照顾他呢?”谭贵人忍了又忍,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蔡胜男就等着她问这句话,淡淡嗤笑一声,“还能有谁?当然是万能的顾念之啊!人家现在是以小护士的身份跟着霍少将呢。——表妹,不是我说你,你和顾念之比,就是输在脸皮上了。”

    “蔡小姐,请慎言。”白悦然皱了皱眉头,听见蔡胜男这么说顾念之,心里很是不悦。

    在她心里,是把顾念之划在特别行动司范围内的,在他们特别行动司长大的小姑娘,容不得别人这么说她。

    再说顾念之跟霍绍恒的事,白悦然还是知道一二的,根本不是蔡胜男说得这样。

    蔡胜男要激起谭贵人的同仇敌忾之心,因此毫不容情地说:“难道我说错了吗?那个顾念之,明明跟霍少将分手了,居然恬不知耻当小护士跟着霍少将。其实霍少将的伤并不严重,而且顾念之也没有护士执业资格。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

    “总而言之,这女人实在太功利了,心眼这么多,表妹你这么单纯,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蔡胜男把一杯奶茶放到谭贵人面前,下了结论。

    “住口!”白悦然听不下去了,唰地一下站了起来,两手插在裤兜里,沉着脸说:“蔡小姐不愧是国际知名的大律师,这调三窝四架桥拨火的本事确实不小。”

    ※※※※※※※※※※※※※※※※※※※※※※

    这是第一更。

    晚上7点第二更。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60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607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