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最挂念的人

推荐阅读:我家娘子请还俗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君临星空大明1617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韩娱之掌控星光诸天投影万古之王穿越大反派海贼盖伦

    “怎么着?你还要我打落牙齿和血吞,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我告诉你,办不到!”白爽偏着头,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一边收拾着衣橱,一边继续跟赵良泽吵架:“你既然不喜欢我,喜欢我堂姐,没关系,你完全可以喜欢任何人,你有你的自由,我没意见,反正我们以前也只是普通朋友。但是请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也不要发短信,更不要用任何方式联系我!”

    赵良泽怔了怔,“为什么?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

    “不,从你选择白悦然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再是朋友,连普通朋友都不是。”白爽的拒绝掷地有声,十分果决。

    赵良泽没有想到白爽这么坚决。

    曾经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看见他,她的双眼会发光,整个人都变得灿烂。

    他看见这样的她,心情也会变得很好。

    这也是为什么他虽然觉得自己爱的不是白爽,但依然愿意跟她做朋友的原因吧?

    可一想到因为他的举动,她的笑容不再灿烂,她的目光不再闪亮,赵良泽就有说不出的心痛和难过。

    明明终于追到自己喜爱的人,应该是高兴甚至狂喜的。

    可赵良泽知道,自从那一天跟白悦然接吻,然后被白爽撞见之后,他满脑子都是白爽哭泣的眼睛……

    幸亏霍绍恒将他发配到这个人烟罕至的小海岛上。

    半个月的辛苦劳作,让他没有功夫去考虑个人问题。

    每天几乎20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已经将白皙俊逸的赵良泽打磨成一个古铜色肌肤的健美男子。

    依然很帅气,但已经不是以前那样带着书卷气的帅气。

    现在的他,才真正像一个兵。

    他紧赶慢赶,终于在大年初一这一天架设好第一个信号发射塔和手机基站,成功跟南斗卫星导航通讯系统建立了连接。

    不过小岛上的发电装置暂时还没建立起来。

    他们用的是临时的柴油发电机。

    除了供应驻地的信号站和手机基站,以及工作用电脑以外,几乎不剩多少电量。

    这一次是春节前一天,海军给他们送来大量补给,他们才能有机会借着柴油发电机提供的电量,用手机跟国内的家人联系。

    因为每个人分配到的时间有限,大家都只给自己最在乎的人打电话。

    结了婚的人给自己的妻子儿女打电话。

    没结婚的给自己的父母恋人打电话。

    而赵良泽,第一反应是给白爽打电话。

    没想到白爽不仅不接他的电话,反而拉黑了他的号码。

    要不是有纪律,赵良泽分分钟可以黑了白爽的手机,把自己的电话号码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可惜他不敢这么做。

    后来他借别人的手机打电话,白爽不小心接通了,才能够说得上话。

    可这哪里是说话,明明就是吵架!

    赵良泽掐着秒表跟白爽讲道理:“白爽,我都道歉了,你要不要这么绝啊?”

    白爽只觉得赵良泽缠夹不清,她已经丢够人了,这是还要让她继续丢人?

    “赵良泽,好,我接受你的道歉,行了吧?现在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今生今世都不要再来往。我求求你,放过我。——相信我,没有我这个朋友,你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损失。”

    白爽心情也很烦躁,噼里啪啦随便从衣橱里拉出几件衣服扔到行李箱里,啪地一声上了锁。

    赵良泽在那边听见白爽这边的声音不对劲,忍不住问:“白爽,你在做什么?”

    “收拾行李,我明天就出国了,你不要再打电话,这个号码我不会再用了。”白爽把手机摁了扩放,扔到一旁的床头柜上。

    “出国?你去哪儿?”赵良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我的号码不会变,你在外面如果遇到难处,可以给我打电话。”

    “给你打?你在哪儿我都不知道,我吃饱了撑的给你打?万一是紧急情况,岂不是耽误我?”白爽毫不犹豫拒绝赵良泽。

    赵良泽踌躇了一会儿,想起霍绍恒的嘱咐,还是鼓起勇气对白爽说:“白爽,你知不知道,那天看见你哭着离开,我心里很难受,喝了不少酒,然后一不小心,说了几句话惹霍少不开心了,就被……发配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来了。我这里没有电,没有水,一切都要等补给,我真的没有多少时间跟你吵架。”

    白爽愣了一下,看着手机的方向,怀疑地问:“你说什么?你因为跟霍少了一句:“……你也保重,注意安全。”说完才赶紧掐了电话。

    她捂着胸口,发现自己的心跳得很厉害。

    不行了,不能这样下去。

    白爽将手机卡抽了出来,找出一双高跟鞋,用尖尖的鞋底将手机卡砸得粉碎。

    赵良泽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机,不过是这样一句简单到敷衍的客气话,他的心情却一下子好转了。

    就像阴霾了很多天的天空,突然乌云散去,阳光普照,春回大地,他觉得干劲十足,就连用来接雨水的银灰色塑料桶看起来都那么赏心悦目。

    ……

    大年初一的季上将家里,到了中午时分,要吃午饭了。

    季上将照例要招待大家吃一顿。

    宽敞的餐厅里摆了两桌长条餐桌的酒席。

    大佬们带着自己的妻子或者儿女们坐一桌,属下随从们坐在另一桌。

    都是分食制。

    顾念之本来想跟随从们坐在另外一桌里。

    但是霍绍恒走了过来,拉她过去,“念之,季上将想跟你说说话。”

    顾念之只好跟着他过去,坐到他身边。

    顾念之的另一边就是季上将。

    而季上将的另一边则是他妻子。

    霍绍恒的另一边却是龙议长。

    龙议长没有带妻子或者儿女来季上将家拜年,他是一个人来的,只带了杨特助作为随从。

    因此两边的餐桌上,壁垒分明,高下不等。

    对于顾念之坐到主人席上,和大佬们同桌吃饭,别的随从们都没有什么意见。

    毕竟大家各为其主,不会在乎吃饭的这一点点座次关系。

    况且季上将家里是家宴,不是国宴,人家季上将说了要跟顾念之说话,所以给她优待,将她叫过去吃饭,也是应该的。

    不服憋着。

    只有杨特助心里不是滋味儿。

    他虽然坐在随从席上,但是目光就没有从主人席那边移开过。

    季上将笑着跟顾念之寒暄了几句,就转入正题。

    “念之啊,听说你提前毕业了?”

    “是啊。”顾念之笑得偏了偏头,“刚刚毕业的,毕业典礼要七月才能举行。”

    “哦,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毕业去哪里工作?”季上将非常热情地看着顾念之,指了指她餐盘里面的四格菜,“尝尝我家厨子的拿手好菜,左上角这一格是小天酥,其实就是炒鹿肉丝和鸡肉丝。右上角这一格是光明虾炙,其实就是烤虾。左下角这里是鲜芽菜心,右下角是甜点,我专门让厨子做的乳酪浇樱桃,据说都是古菜名,希望你喜欢。”

    顾念之飞快地往各人面前看了一眼。

    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个四格的餐盒,中间有一个圆圆的小餐盒,放着蘸料。

    每人面前的四个菜都不一样,大概都是按照大家的喜好口味做的,明显所有人脸上都非常开心,吃得一脸满足的样子。

    当然,也有可能是装的,反正大佬们的演技早就出神入化,顾念之自觉是凡夫俗子,心眼没有这些大佬多,演技也没他们好。

    她收回视线,笑着对季上将点了点头,“谢谢季上将,这些菜我很喜欢。”

    她吃了一口光明虾炙,咽下去之后,才对季上将说:“我暂时没有考虑去哪里工作。等过完年再说。”

    她目前在美国最大的律所算是正式员工,但是她不打算去美国工作,所以这一份工作,她大概得辞掉了。

    或者如果这个美国最大律所来华夏帝国开分部,她也会考虑继续留在那里。

    “还没决定啊?那就好那就好!”季上将高兴地拍了拍餐桌,“来来来,我的办公室正好差一个法律顾问,如果你愿意,我让曹秘书……”

    “老季你说什么呢?!你可不能再挖我墙角了!”龙议长本来耐着性子在旁边听着,打算等季上将说完了,他再开口。

    没想到还没等到他开口,季上将就已经提出来了。

    龙议长急得推了推霍绍恒,“绍恒,你让一让,我有话要跟念之说。”

    帝国地位最高的三人中的两人都对顾念之青睐有加,霍绍恒心里当然是高兴的。

    不过他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很有礼貌地站了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龙议长,您请。”

    龙议长不客气地坐在霍绍恒刚才的位置上,和季上将一起一左一右将顾念之围了起来。

    霍绍恒身材高大伟岸,他一站起来,目标就特别明显。

    随从席那边马上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一个军部大佬的随从悄悄推了推杨特助,笑着说:“瞧,你们龙议长真是很看好那位顾小姐。”

    杨特助眯着眼睛笑了笑,说:“我们议长非常爱才,喜欢广撒网。不止顾小姐啊,还有蔡小姐,也是我们议长的重点考察对象。”

    “……懂。哈哈,来,喝酒喝酒。”那随从笑了一声,跟杨特助一起干杯。

    这边龙议长已经对顾念之直说了。

    “念之啊,说实话,你是学法律的专业人才,去军部真是屈才了。那里哪里有律师的地位?你看看那位白处长,也是精明强干的一个人,但是现在天天都跟文书打交道,完全不能上庭一展风采。你这么适合庭辩,真的应该考虑我们议会。”

    季上将听了,气得要撸袖子打架。

    “老龙!你够了!我们军部法务处怎么不好了?!又不是不能打官司?!——念之我跟你说,你喜欢上庭,没关系。我们军部就差你这样的人才。我跟你说,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案子需要打,而且还都是国际法庭上的案子,可惜人手不足,一拖就是好几年,急得我焦头烂额!”

    顾念之一听要上国际法庭打官司,顿时有些兴趣了。

    “真的啊?我好像没有听媒体报道过这些案子呢。”

    “这些怎么会在媒体上报呢?都是要保密的。”季上将见引起顾念之兴趣了,笑容可掬得很,一派慈祥的老爷爷模样。

    霍绍恒在旁边扯了扯嘴角,默不作声吃了一口烤小牛腰。

    龙议长更着急了,他甚至拉住顾念之的胳膊,语重心长地说:“念之啊,咱们学法律的,职业规划要长远。打官司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打的每一个官司,对自己以后的职业发展有没有帮助!”

    “这样也有道理。”顾念之点点头,拿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是她喜欢的椰汁,应该是霍绍恒帮她倒的。

    顾念之看了霍绍恒一眼,见他在喝酒,还是度数很高的白酒。

    白酒配烤小牛腰,东西合璧,也蛮特别的。

    顾念之收回视线,听见龙议长说得眉飞色舞。

    ”念之啊,你也觉得有道理,是吧?所以那些国际法庭的官司,对你的职业规划来说,其实没有多大帮助。你来我们议会的秘书处做首席法律顾问,三年之后,我保证你可以出来选上院议员!——以你的资质,假以时日,就是我的接班人!”

    龙议长说完,朝着季上将得意地笑,一副“就你有接班人?我也有!”的得意样子。

    季上将莞尔,挑着一对花白的眉毛,拖长声音说:“老龙,你这太过了吧?给一个刚出校门的小姑娘画这样的大饼,你脸不脸红啊!”

    “我干嘛要脸红?!我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龙议长挥舞着胳膊,胖胖的脸涨得通红,越发显得童颜鹤发,老当益壮。

    “念之,别听他的。老龙是竞选出身,最善于说话不算数。我就不同了,我是军人,你跟着军人长大,自然知道我们军人虽然话不多,但是有一句是一句,从来不夸夸其谈,说到就要做到!”

    季上将不断拆龙议长的台,挤兑得龙议长勃然大怒。

    “老季,你就是要跟我做对,是吧?”

    “我不是要跟做对,而是良玉美材,人见人爱,怎么着?就许你画饼,不许我招揽?”

    “你凭什么说我是画饼,你就是招揽?!呸!”龙议长真的怒了,“我可以立下军令状!只要念之去我们上院的秘书处,我一路保驾护航,绝对当接班人培养!”

    龙议长的声音那么大,在座的人都听见了。

    大家都纷纷凑趣,表示愿意当见证人。

    这些人都是响当当的军部大佬,他们主动当见证人,龙议长跟立了军令状也没差别了。

    季上将按捺下心头的欣喜,给霍绍恒扔了一个“你知我知”的眼神。

    霍绍恒泰然自若,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只有随从席上的杨特助忡然变色,明白他最恐惧的事,到底还是到来了。

    ※※※※※※※※※※※※※※※※※※※※※※

    这是第二更大章4800字,含月票3000加更。

    亲们晚安么么哒!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60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608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