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戴着皇冠的少女(第一更)

推荐阅读:绝地大明星剑奴最强反套路系统重生之无限梦想超级特种兵王回到明朝当暴君神话世界直播间仙界独尊王者风暴法神直播间

    顾念之本来打算趁莱因茨身边没有了帮手,赶紧跟何之初联系,让他们过来救她。现在听说莱因茨在别的地方还有埋伏,顿时泄了气。也对,也莱因茨的身份地位和手段,怎么可能身边只有这两个人?莱因茨看见顾念之突然变得没精打采,微微一笑,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一份加密文件,递到顾念之面前,“Cereus,我知道你是最聪明的。这首诗的涵意,除了你,我觉得没有别人能猜出来了。”顾念之本来是不想理会莱因茨,但眼角的余光瞥见那首诗,正是莱因茨给她的那张纸条上的那首诗前面的部分。抿了抿唇,还是从莱因茨手里接过了手机。她确实很好奇,好奇想知道自己的祖父顾浩泽,从盖世太保的联邦情报局拿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们穷追不舍半个世纪……而且莱因茨连自己祖父的名字都知道,这可是连霍绍恒他们都没有查到的信息。也不知道何之初是不是认得自己的祖父……顾念之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垂眸看了起来。莱因茨给她看的一张信纸的高清晰照片。不过看的出来,这信纸应该有些年头了,纸张微微发黄,但是字迹还是非常清晰的,就是她父亲顾祥文的字迹。浮躁的心情在看见这一手整整齐齐的行楷和飘逸的英文花体字之后沉淀了下来。顾念之垂眸看去。“……父亲,我考虑很久,还是不能同意您的看法。”“这件东西干系太大,而且日德两国至今没有放弃追寻,我们要慎重考虑。”“我不想这份东西以后给我的孩子造成困扰,但也不想让您当年冒着生命危险做的事毫无意义。因此我把它放在一个远离我的家庭的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要寻找这份东西,必须通过我的考验。”“因为这份东西,绝对不能落在心术不正的人手里。”……然后就是一首顾念之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诗。印度诗人泰戈尔的《The Eternal Teardrop: The Taj Mahal》(泰姬陵:永恒之泪)。……“this was the hope in your heart,Built of gems, diamonds and pearls,like the magic shimmering of rainbows in empty horizons。let it be hidden,Only let this one tear-drop,Glisten pure upon the cheek of time。This Taj Mahal。”(这是你心底的希望,用宝石、钻石和珍珠镶嵌。像空旷的地平线上那魔术般闪光的彩虹。就让它隐藏吧……只有当眼泪落下的时候,岁月的永恒才会闪光。)手指划开页面,翻到第二页,顾念之看见的是另一首泰戈尔的诗《The most distant way in the world》(世界上最远的距离》。“The most distant way in the world, is not the way from birth to the end, it is when I sit near you,that you don’t understand I love you。”(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从生到死,而是我坐在你身边,你却不懂我爱你。)只有前四句诗,而且跟顾祥文的笔迹完全不同,那张纸看起来也新得多,不是那种发黄的信纸。这张图片应该跟顾祥文无关。至于跟谁有关,顾念之不想去猜测。她只看了一眼,就若无其事翻回前面那一页,将手机递回给莱因茨,“这首诗就是唯一的线索?”莱因茨心情复杂地接过手机,有心想问她有没有看见第二页的诗,但瞥见她的脸色,还是把这个想法咽下去了。他关了手机,点点头,“我看过你父亲所有早期的书信和手稿,这份东西,是跟我们的追查最接近的。我们判断,那份东西的下落,就是跟这封信有关。”顾念之默默地想了一会儿,问道:“……能不能透露一下,那份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仅盖世太保们追寻了半个世纪,而且她父亲还专门给祖父写信讨论这份东西的去留,并且还说不想给自己的孩子造成困扰……顾念之也不确定顾祥文在写这封信的时候自己到底出生了没有。莱因茨犹豫了很久,直到顾念之不耐烦地说:“你不说,我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帮你找?你耽误你自己的时间不要紧,不要耽误我的时间。还有,我再声明一下,这东西是我家的!我家的!”莱因茨被她逗笑了,摇了摇头,轻声说:“……是一份数据。”顾念之心里噌地一下,暗道就知道是跟数据有关……“是科学研究吗?什么样的科学研究呢?”顾念之故作好奇地问。“这我就不知道了。”莱因茨一口回绝,“那份数据资料不算太多,大概有一百页左右的信纸那么多。”“这还不多?”顾念之讶然了,“信纸是A4大小,还是letter size?”A4纸是华夏的标配,letter size是美国的通用标准。莱因茨想了一下,“大概是letter size。”“这么多东西,怎么会藏在这里呢?”顾念之头疼了,在泰姬陵里四下看着,最后要求:“这里我还没逛过呢,能去四处看看吗?”“当然可以。”莱因茨走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但是你得听我的话,跟着我走。不然的话,我那些埋伏在暗处的小伙伴们可不会高兴看见你一个人乱走。”这是在警告顾念之不要企图借观光之名,偷偷逃走。顾念之:“……”她早就打消这个念头了好吧?!但是莱因茨不相信她,固执地牵着她的手,在已经空无一人的泰姬陵里游览。从主殿出去,泰姬陵其实已经逛了一多半了。再看看四角的配殿和钟楼,还有廊柱,观赏一下泰姬陵的美丽建筑,总共也没花多长时间。不过莱因茨一直牵着她的手,从远处看,就像小情侣在逛风景区一样。顾念之的心思一直在那首诗上,琢磨着要如何破解,莱因茨却是故意做出亲热的举止。他知道有人在背后观察他们。他等着那人沉不住气。……何之初确实快要气炸了。先被莱因茨抄了一把后路,几乎弄死他一个小队的人。现在又看见莱因茨明目张胆拉着顾念之的手,跟情侣一样在泰姬陵逛游。何之初拿着望远镜,恨不得亲自拿刀将莱因茨的手砍下来。他看了一会儿,烦躁地扔掉望远镜,拿出手机,开始拨打霍绍恒给他的一个号码。这个号码不是霍绍恒通常用的电话号码,而是一个出任务用的临时号码。通讯也是完全通过华夏帝国自主研发的南斗通讯卫星导航系统,不用担心被外国人窃听和泄密。那边响了三声,有人接起了电话。声音应该是通过变声器发出来的,根本不是霍绍恒的声音。“……何教授,有事吗?”语气还是霍绍恒的语气。何之初忍着怒气,压低声音说:“……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你到底来印度了吗?!”“我当然到了。”霍绍恒不紧不慢的说,“你看见的,我都看见了。”何之初沉默了一分钟:“……你就不生气?”霍绍恒摇摇头,“你看不出来他是故意的?再说目标并没有危险,现在应该是在寻找线索,你别节外生枝。”“你就知道任务!任务!是不是为了你的任务,无论怎样你也会眼睛都不眨!”何之初被霍绍恒镇定自若的态度刺激得怒不可遏,“你别让我看错了你!我分分钟可以改变主意我跟你讲!”霍绍恒抿了抿唇,藏身在一棵大树的枝桠间,浓密的树荫挡住了他和同伴的身影。他警惕地看着前方,对泰姬陵里那些人的一举一动都了然于心。“何教授,稍安勿躁,都准备这么久了,何必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霍绍恒摸出一支烟,含在嘴里,想抽,但想到是在树丛里,还是打消了主意,只是含着烟过过干瘾。何之初听了霍绍恒的话,不断冷笑:“行,你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大将风范,我是上不得台面的小卒子。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如果目标人物有危险,我们的协议作废!”这意味着,如果顾念之真的有危险,何之初会不顾跟霍绍恒的配合协作,直接冲出去跟莱因茨斗。霍绍恒将嘴里的烟拿出来揉成粉碎,跳下树,扔到一旁的河水里。……而泰姬陵那边,顾念之已经跟莱因茨手拉手来到前面的甬道上。已经到了傍晚,夕阳西下,余晖洒落在泰姬陵前,将洁白的泰姬陵染成一片橘红。顾念之顺着甬道走了几步,目光落在甬道旁边的倒影池里。这个角度,倒影池正好能够看见整个泰姬陵的全貌,而且夕阳的余晖正好给泰姬陵镶上一道金边。从倒影池看过去,那道夕阳的余晖就像皇冠上宝石发出的虹光,璀璨夺目。顾念之觉得美极了,忙用另一只手拿出手机,对莱因茨说:“你能不能放开我的手啊?我想给泰姬陵拍张照片。”莱因茨松开她的手,顾念之两手握着手机,找准一个角度,咔嚓一声拍了好几张照片。拍完之后,她打开相册,一张张滑开看着,突然轻轻咦了一声。她后退几步,再次看了看泰姬陵,又看了看倒影池,再看看手机里拍的照片,好笑地将照片给莱因茨看:“你看,这张倒影池里的泰姬陵,看上去像不像一个戴着皇冠的少女头像?”※※※※※※※※※※※※※※※※※※※※※这是第一更:第1164章《戴着皇冠的少女》。今天三更。提醒大家的推荐票。月票先别投,等月底双倍再投哦!下午一点第二更,晚上八点第三更。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65753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657539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