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送大礼

推荐阅读:奸臣之子永生仙墓官路青云梯玄帝归来渡风杂货铺最佳陪玩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

    “之初!之初!你醒醒啊!之初!”

    一向老成持重威严内敛的何承坚瞬间红了眼圈。

    眼睁睁看着儿子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这是每一个心疼孩子的父亲的噩梦。

    他看着他,就像看见了那一年他的母亲也是这样倒在地上……

    如果他能早一些回家,如果他能早一些给她打电话,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何承坚一生经历的事几乎可以编成历史教科书,无数大风大浪都过来了。

    他性格强悍坚韧,手段铁血狠辣,而且老谋深算,谋定而后动。

    向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要将对手置之死地。

    这么多年来,认识他的人都有一个共识,就是如果你没有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的话,就不要跟老何站在对立面。

    可是这一刻,他看着自己的儿子倒在地上,却完全无能为力。

    这么多年叱咤风云,却救不了自己的妻子,也救不了自己的儿子,真是跟一个笑话一样。

    何承坚的下颌绷得紧紧的,他终于拿起另一只电话,找到顾念之的电话号码,给她打了过去。

    这个时候,顾念之正和霍绍恒出席普辛总统专门为他们准备的晚宴。

    克里姆林宫的大厅里,水晶吊灯晶莹剔透,发出柔和的光。

    男士女士们都穿着得体的晚礼服,端着酒杯,在大厅里三三两两站着话。

    大厅一角有乐队奏着动人的乐器,还有一个爵士乐歌手在低吟浅唱。

    顾念之没有机会喝酒,霍绍恒给她一杯葡萄汁,装成是红酒,敷衍那些来敬酒的人。

    过了一会儿,弗拉基米尔走过来,对霍绍恒:“霍少将,我们总统大人请你过去话。”

    霍绍恒看了顾念之一眼,“你在这里,不要乱走动。”

    “我知道的,你去吧。”顾念之笑眯眯地点点头,对他举起葡萄汁眨了眨眼。

    霍绍恒勾了勾唇,“乖。”

    摸了摸她的头,转身离去。

    弗拉基米尔啧啧两声,问道:“你们在什么?”

    顾念之和霍绍恒刚才的是华语。

    顾念之端着葡萄汁晃了晃,笑嘻嘻地:“他让我乖乖听话,不要做坏事。”

    “你会做坏事?”弗拉基米尔嗤笑一声,然后左右看了看,低声:“小迪米想跟你话,你能跟我去那边的偏厅吗?”

    完又保证,“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就是那边挂着帘子的偏厅。这种场合,小迪米和他妈妈都不能出席。”

    顾念之一瞬间很同情小迪米,但是霍绍恒过不能在这里乱走动。

    正犹豫间,眼角的余光瞥见那小偏厅的帘子掀起一个角,露出小迪米粉嫩的面容,朝她殷勤的笑,还拼命招手。

    实在是太可爱了。

    顾念之想,反正也是在大厅里,如果他们想害她,什么时候不能害,偏要找这个时候?

    她也不能太草木皆兵了。

    因此点头:“弗拉基米尔,我相信你。”着,跟着他往偏厅走去。

    弗拉基米尔走到一半路的时候,突然回头,面无表情地:“cereus,我不是那么值得信任的,你不要太容易相信别人。”

    顾念之:“……”

    “不过现在你可以相信我,我没有骗你。”弗拉基米尔又挤挤眼睛,哈哈大笑,很快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顾念之突然强烈想念那位让弗拉基米尔头疼的司机大叔。

    她笑着:“那以后你的话,我都向司机大叔求证一下,大概就知道能不能信了。”

    弗拉基米尔:“!!!”

    算你狠……

    他那个下属,简直就是他命中的克星。

    好几次他已经把他踹到别的部门,可是他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他这个部门。

    后来弗拉基米尔也就认命了。

    司机大叔除了喜欢大嘴巴乱话,容易戏精上身,也没有别的毛病。

    总比看起来那些乖顺无比,却突然在背后捅你一刀的人要好。

    顾念之想着,马上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想把司机大叔和弗拉基米尔拉到一个小群里。

    结果发现根本没有网络信号,连手机信号都没有。

    顾念之皱眉,举着手机在弗拉基米尔身边走来走去找信号。

    她很纳闷。

    她的手机可用的是华夏帝国自己研发的南斗卫星通讯系统,怎么会收不到信号?

    弗拉基米尔看得无语,没好气地:“别费心了,这里屏蔽一切信号,你想打电话,都只能用座机。更别上网了。”

    顾念之撇了撇嘴,悻悻地把手机放回衣兜里,:“你们要不要这么小心啊?装一个wifi,谁上网你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不好吗?”

    “这是规矩。晚宴的时候如果有wifi,大家都低头看手机,谁还会聊?”弗拉基米尔很懂的样子,不过他动了动手指,向顾念之坦承:“其实我也想上网。”

    顾念之:“……”

    跟着弗拉基米尔走到偏厅,掀开帘子进去,果然看见小迪米和他妈妈都在里面。

    他妈妈穿了一身酒红色鱼尾裙,身材丰满得夸张,就跟熟透的蜜桃一样诱人。

    顾念之是女子,身材也很傲人,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小迪米的妈妈几眼。

    小迪米的妈妈很享受顾念之暗暗艳羡的目光,笑着用不太标准的英语:“你是叫cereus吧?我还没有专门谢谢你呢。”

    顾念之忙:“举手之劳,你客气了。”

    “不是举手之劳。”小迪米的妈妈一本正经地,“你可是用生命救了我的小迪米。你知不知道那两个人是谁?他们分分钟能要了你的命。”

    顾念之救人的时候确实不知道那两人的真实身份。

    她还以为他们就是“人贩子”……’

    不过她也不想再解释了,微笑着:“只要小迪米没事就好。”

    小迪米听见他的名字,笑着抬头看她,然后拉拉她的裙角。

    顾念之:“……”

    弯下腰,用语速很慢的英语:“小迪米,你有话要?”

    小迪米用俄语叽里咕噜了一串话,然后跑到沙发背后,抱出来一只小小的狗崽,用手捧着送到顾念之面前。

    弗拉基米尔在旁边给他翻译:“小迪米,谢谢你救了他。他要把这只小柯基送给你。”又:“是他家的大柯基刚刚生的小宝贝,才出生一星期。”

    不用弗拉基米尔翻译,顾念之的眼睛都看直了。

    ci!

    大名鼎鼎的柯基犬,光看它那五厘米长的小短腿就让人的心都萌化了。

    大大的脑袋,胖胖的小身子,黑白花的熊猫色,加上四条小短腿,简直画个黑眼圈就能cos熊猫幼崽了。

    顾念之爱不释手地接了过来,连声:“谢谢!谢谢小迪米!我很喜欢!”

    她把那只柯基幼犬抱在怀里,用脸蹭了蹭它柔软的毛,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小迪米看顾念之这么喜欢他送的礼物,笑弯了眉眼。

    拽拽顾念之的裙角,又对她叽里咕噜了一串俄语。

    弗拉基米尔在旁边一一翻译。

    原来是在跟顾念之讲如何饲养柯基……

    顾念之听得很认真,不时还问两句话。

    两个人得津津有味,小迪米越来越开心,最后还抱了抱顾念之,才被他妈妈带走了。

    他们不能在这里久待。

    看着这母子俩消失的背影,顾念之突然问弗拉基米尔:“……今的晚宴,不会是为了让小迪米有机会给我送柯基吧?”

    弗拉基米尔扬了扬眉,“cereus,你太聪明了。你再聪明下去,我觉得我会舍不得你离开我们。”

    “嘿嘿,行啊。只要你每给我发红包,我就待在这里不走了。”顾念之心念电转,做出挺想留在这里的样子。

    弗拉基米尔其实也只是开玩笑而已。

    看顾念之应对自如,他也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这时,他的对讲机响了,有人叫他过去处理一桩突发事件。

    他不放心顾念之,专门把司机大叔叫进来陪她。

    顾念之:“……”

    弗拉基米尔走了之后,顾念之有些头疼地问那位司机大叔:“……刚才你在哪儿啊?我想找你话都没有找到。”

    司机大叔端着伏特加,手里拿着抹了鱼子酱的面包,兴高采烈地:“我在外面值勤,你是想我了吗?我的cereus?”

    “是啊,想你了,想你的红包。”顾念之笑盈盈地,摩挲着怀里的小柯基犬。

    司机大叔做了个鬼脸,“谈红包伤感情,咱们还是谈感情吧。”

    “谈感情伤红包,我才不上你的当。”顾念之笑嘻嘻地接茬,跟司机大叔瞎贫。

    两人着话,在偏厅坐了下来。

    司机大叔看看她怀里的小狗崽,打量了一会儿,:“是名种狗,好好养。”

    顾念之不懂狗的品种,但这小柯基这么萌萌哒,不管是不是名种她都要好好养。

    怀里的小狗崽安静了一会儿,就开始小声的嗷嗷叫,小短腿上毛茸茸的肉垫小爪子在顾念之的手心挠了几下,然后抬头看着她,又小声地“汪”了一声。

    “这是怎么了?”顾念之偏着头看着小柯基,“你想要什么?”

    “它是饿了。”司机大叔吃了一口鱼子酱面包,“那边有奶,我去给它拿几瓶羊奶。”

    顾念之:“……”

    司机大叔刚走没多久。

    顾念之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她心里一动。

    这是有电话进来。

    因为参加晚宴,她把手机调成震动模式,免得突然响起手机铃声就失礼了。

    可是刚才,她明明记得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就跟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一样。

    而且弗拉基米尔也这里屏蔽一切信号。

    怎么现在又能打电话了?

    顾念之忙拿出手机,划开一看,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号码。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还是接通了电话。

    “hello?”

    那边的人似乎顿了顿,然后非常纯正的华语从手机里传出来。

    “请问你是顾念之吗?”

    声音很低沉,很有质感,也很威严,听起来有些年纪了。

    顾念之肃然起敬,忙问:“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那人很快:“我是何之初的父亲,现在有急事要你帮忙。”

    顾念之讶然得瞪大眼睛,“您是谁?!”

    何教授的父亲?!

    “不信你可以打开视频。”那边的人好像不耐烦了,“我没有时间跟你啰嗦了。何之初现在突然发病,危在旦夕,你能不能帮忙救他一次?”

    顾念之倏地站了起来,“您什么?何教授发病了?危在旦夕?他在哪儿?!”

    ※※※※※※※※※※※※※※※※※

    这是今的第二更大章:第1240章《送大礼》。

    晚上八点第三更。

    亲们表急么么哒!

    ╰╯。chapter;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75054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750540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