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顾念之的逆鳞(第一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大魏能臣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不死武皇神宠进化龙抬头回到明朝当暴君大明春色皇商贵后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有什么一定要告罗嘉兰故意杀人的理由吗?当然有。可是这理由对着何之初怎么说得出口?他是她的法律硕士导师,一个对自己的专业非常严肃认真的人。如果知道她的深层次理由,会不会对她不齿?对她非常失望呢?顾念之不敢开口。何之初潋滟的桃花眼里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冷静地看着顾念之表情的变化,心头微晒。看来,这姑娘是不想跟他说实话了……何之初对顾念之其实没有特别的要求,她可以不爱他,甚至不尊重他,但她不能骗他。这是他的底线。何之初最恨被人骗。但顾念之这个时候闭紧了嘴,就跟小小的蚌壳一样。眼神飘忽闪烁着,恨不得拿针把自己的嘴缝上。何之初垂下眼眸,架起腿,端着自己的茶杯,掀开盖碗茶的茶杯,轻抿一口贵似黄金的明前龙井。茶水的甘香在唇齿间流淌,何之初的心情彻底平静下来。顾念之的性格何之初其实非常熟悉,从小到大都没变过。这个小姑娘是天生的吃软不吃硬,只能顺毛捋,不能用激将法挤兑她,当然也不能把她骂得体无完肤。那样只会激起她的逆反心理,完全不合作。眸光轻转,何之初心里有了主意。他放下白描水墨山水的冰玉瓷茶杯,找到突破点,闲闲地问:“……对了,她不是叫霍嘉兰吗?怎么现在改叫罗嘉兰了?”顾念之定了定神,这个原因她可以说。“……因为她母亲姓罗,她又不是霍家大伯的亲生女儿,所以从霍家的户籍上迁了出去,并且把自己的姓也改了。”何之初顿时抓住了关键地方,“既然她改了姓,又从霍家户籍上迁了出去,从法律上来讲,她跟霍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就算以后你嫁给霍绍恒,做霍家的少夫人,这罗嘉兰,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你为什么还要往重里告她?”顾念之的唇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她没想到,自己不过说了一句话,何之初已经抽丝剥茧,开始接触到事情的真相了。顾念之有些心慌,忙说:“她不过是改了姓而已,虽然迁出了霍家户籍,可她的人并没有搬走,还是留在霍家,照顾霍老爷子。”何之初凝神看着她,“你的意思是,她改姓和迁出霍家户籍都是表面上的,做给人看的,是不是?”顾念之:“……”完了,她好像说多错多,现在闭嘴还来得及吗?顾念之的大眼睛眨呀眨的,鸦翅般的长睫像两排小扇子,扇动得分外迅速。看在何之初眼里,这分明就是心里有鬼。何之初移开视线,看向窗外西山初夏郁郁葱葱的美妙景色,淡定地继续推理。“罗嘉兰为什么要既改姓,又迁户籍,但还是继续住在霍家?如果她不是在画蛇添足,那就是别有所图。”顾念之的瞳仁一瞬间缩了起来,眼底的光芒汇集成一个明亮得惊人的亮点。何之初正好转过头,目光从顾念之面上扫过,没有忽视她眼底神情的变化。略一思忖,何之初觉得自己可能明白了,“……那就应该是别有所图了。她改姓和迁出户籍,是为了得到更大的好处。”何之初不会认为罗嘉兰是突然良心发现,不好意思继续做霍家人。所以有什么好处,是比她姓霍,并且是霍家大伯唯一的女儿这个好处还要好呢?所有的烟幕弹和障眼法这时都不起作用了。何之初静静地看着顾念之,也明白了她为什么一定要告罗嘉兰“故意杀人”的重罪,而不是“家庭暴力”,或者“精神虐待”之类的轻罪。因为罗嘉兰触了顾念之的逆鳞,而顾念之的逆鳞,大概她身边的人都知道,就是霍绍恒。何之初的声音更加冷漠,“……是她想嫁给霍绍恒?所以改姓,迁出霍家户籍,是以退为进,对不对?”顾念之握着拳头,激动起来:“对,您说的都对!罗嘉兰改姓迁户籍,只是为了借着霍老爷子的长辈架势,强行嫁给霍少!”她这样说着,心里的委屈却也上来了。眼圈红了红,顾念之强忍着泪意别过头,“我这么努力,做了这么多事,取得那么多成绩,可是在霍老爷子和霍上将心里,还是不如跟他们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罗嘉兰!他们宁愿罗嘉兰跟霍少结婚,也不接纳我!——为什么他们还是看不起我?!”这种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自卑,好像只有在何之初面前才能毫无顾忌地发泄出来。在霍绍恒面前,在宋锦宁面前,在阴世雄面前,甚至在马琦琦面前,顾念之都是一副“我根本不在乎”的样子。虽然她也很清楚,这种自卑其实毫无道理,但她才十九岁,正是对外人的看法非常敏感却又假装不在乎的年纪,难免心情会反反复复。何之初定定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起身走到对面的沙发前,在顾念之身边坐下,一只手迟疑着,最后还是搭在顾念之肩膀上,另一只手拿了咖啡桌上的纸巾给顾念之擦眼泪。何之初没有劝她,就这样坐在她身边,等她哭够了,才清冽冷漠地说:“那你还想不想嫁给霍绍恒?如果不想,我马上可以向你求婚。”顾念之:“!!!”她抬起头,震惊地看着何之初,低声嚷嚷:“何教授!现在不是开这种玩笑的时候!”如果他再说一句类似的话,顾念之保证马上拔腿就走。何之初勾起唇角,极浅极淡地笑了一下,“……感觉好些了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自己选择的男人,哭着也要嫁给他。——就是你现在的样子。”顾念之终于被逗笑了,眼里还有泪水,但是笑意已经在那股水意中荡漾开来。“何教授,您也上网看这种段子啊?”顾念之拿纸巾擦掉眼泪,还是觉得不舒服,“何教授,我能借您的洗手间洗洗脸吗?”何之初点点头,闲闲地说:“一楼有两个洗手间,二楼每间客房和主卧都有洗手间,三楼游戏室有一个洗手间,你要用哪个?”顾念之额头落下三根黑线。这人炫富炫上瘾了啊!顾念之面无表情站起来,“我就去最近的洗手间。”她去一楼靠近客厅的洗手间。推门进去,发现这里装修得非常雅致,汉白玉的盥洗台上,放着一支长颈细腰的孔雀蓝花瓶,斜斜插着一支兰花。墙上支着红木小托架,上面放着洗面奶、牙刷、牙膏,还有面霜和护手霜。顾念之一眼就发现那洗面奶、牙刷、牙膏和面霜、护手霜,都是自己习惯用的牌子……刚才的生疏感一下子消失了。这里让她感到温馨自在,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顾念之心情平静下来,仔细洗了脸,简单擦了一层面霜就出来了。到底年轻,满是胶原蛋白的白皙双颊不需要任何化妆品点缀,天然带着动人的色彩。何之初还是坐在刚才的位置上,连姿势都没动过。一手撑着头,一手搁在沙发背上。他朝顾念之招招手,“过来坐。”顾念之在沙发另一头坐了下来。“多大点事,也值得哭一场。”何之初淡淡责备她,“以后要哭,就来我这里哭。要是在外人面前哭,给我丢人,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虽然说着狠话,但是语气又宠溺又亲切,就像大哥哥对小妹妹一样自然实在。顾念之十分喜欢这种跟亲人一样的感觉。她悄悄往何之初那边坐近了一些,喃喃地说:“何教授,以后不会了,我不会再哭了。”“这话你自己信吗?”何之初嗤笑,指指咖啡桌上那一盒被顾念之用掉一半的纸巾。“我自己是不信。”顾念之破涕为笑,歪着头说:“但何教授为什么不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从小就是个爱哭包,我能不知道你?”何之初随口说了一句,然后闭紧了嘴。顾念之忙又挪了一步,坐到何之初身边,悄悄扯扯他的衣角,“何教授,您知道我小时候的事吧?能不能跟我说说呢?”何之初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将顾念之的手坚定地推开,淡然岔开话题:“我都忘了。——我们还是来说说罗嘉兰的案子。我不反对你按照‘故意杀人’罪告她,但你有没有切实的证据?”故意杀人罪属于刑事重罪,需要有详实的证据链,充分的主观条件,和严谨的逻辑支撑。三者缺一不可。而证据链包括人证和物证,这也是故意杀人罪能够成功立案最重要的条件。将思绪强行从自己遗失的童年拉回来,顾念之把精神集中在罗嘉兰的案子上。她不再嬉皮笑脸,更不再伤春悲秋,整个人的气场一下子变了。犀利、敏锐、大气,沉着、淡定、聪慧,如同一柄正在磨砺生光的名剑。三尺青霜掩去锋芒,只等利剑出鞘,光照长空的那一刻!※※※※※※※※※※※※※※※※※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287章《顾念之的逆鳞》。今天暂定两更吧,晚上八点第二更。如果晚上月票到1200了,第三更会在第二更之后送上。PS:感谢“茜儿玛”亲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80978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809780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