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先下手为强(第一更大章求月票)

推荐阅读: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宠妻无度:腹黑总裁别太坏透视民工混都市神级升级系统武林第一九阴大帝都市小神医汉天子八零军嫂有点苏大明铁骨

    “是谁?到底是谁告我的?!”罗嘉兰冷声问道。她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想置她于死地!她罗嘉兰也不是吃素的……罗嘉兰正发狠呢,就听蔡胜男也带着一丝恨意说:“还能有谁?我的死对头顾念之呗!——我就知道她看我不顺眼,什么都要跟我抢。议会的首席法律顾问,罗小姐你这样的大客户,总之我做什么,她就一定要横插一脚!”罗嘉兰听到顾念之这个名字,心里狠狠抖了一下,“真的是她?!”“嗯,法院卷宗上签着她的名字呢。看来你想跟霍少将‘假结婚’的事,让她很不爽呢,她这就是针对你。”蔡胜男笑容满面地说,下颌微微挑起,颇有几分自得。罗嘉兰沉默了一会儿,苦笑着说:“她到底是有多恨我啊?国内要告我,国外也要告我,我到底是跟她结了什么仇?”“算了,你要抢人家的男人,人家怎么会给你好脸色。告你不是很正常吗?”蔡胜男轻松地笑,“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做你的代表律师,顾念之不可能讨到什么好。“那我们能不能证明她是挟私愤诬告我?”罗嘉兰紧张地问,“你可以把我跟她之间的纠葛跟瑞士法院说清楚吗?”“那恐怕不行。”蔡胜男委婉地说,“她找的角度是‘洗黑钱’,并不是争风吃醋,所以你说你和她之间因为一个男人交恶,所以她故意报复你,我相信你,但是瑞士法院不会相信。”“那我要怎么做?”罗嘉兰烦躁起来,“这是我的钱啊,哪里有洗黑钱?”“是这样的,这些是基本的程序。你这笔钱超过一定限额,所以需要向欧盟监管银行讲清楚来龙去脉。”蔡胜男耐着性子给她解释,“比如说,你是借给人的贷款,还是送给人的馈赠,或者是用来消费的,总之说出钱的正当来历和用途就可以了。”啊,还可以这样操作……罗嘉兰心里一松,忙说:“送人的,是送给人的馈赠。”“嗯,接受馈赠的人跟你什么关系也要说清楚,是亲戚,还是朋友。”蔡胜男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开始帮罗嘉兰填表了。这份调查表就是欧盟监管银行有关大额金融转账必须回答的问卷。“……必须是亲戚,或者朋友吗?”罗嘉兰小心翼翼地问。那个账户是别人让她打钱进去的,说实话,在那之前,她完全不知道那账户是谁的。“嗯,如果不是亲戚,也不是朋友,那你的嫌疑就很大了。”蔡胜男停下打字的手,盯着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屏看了一会儿,“怎么了?跟我都不能说真话吗?”“我说的是真话。”罗嘉兰下意识反驳,“那钱其实是我一个朋友让我转过去的,我并不知道那账户是谁的。”“你并不知道账户是谁的,你就转这么一大笔钱?”蔡胜男冷笑,“你把我当傻子不要紧,瑞士法院的法官和欧盟监管银行的官员们可不是吃素的。”那笔钱可不是小数目,五百万欧元,先存入塞斯的继父约克的银行账号,后来又被约克转入另外一个银行账号。那个账号,后来证实由那个虐杀黎海清的杀人犯塞斯掌控。在塞斯逃亡的时候,就是一直从那个银行账号里提取现金。蔡胜男翻着有关塞斯和他继父约克的材料,摇着头说:“你朋友到底是谁?他这么坑你?你知道他让你打钱的这个银行账号是谁的吗?——塞斯和他继父约克。”罗嘉兰咬着唇,嘴硬说:“……不认识,这俩人是谁?”“就是去年德国那起几乎轰动全蓝星的案子,华夏女留学生被虐杀一案。”蔡胜男嗤了一声,“我不信你不知道。顾念之还是那起案子的原告律师呢,帮那位死去的华夏女留学生打官司,不仅打赢了,还向德国罗思劳地区的警局巨额索赔。”罗嘉兰白着一张脸,喃喃地说:“我真不知道,我对国外新闻不感兴趣……”“好吧,你对这案子不知道没关系。”蔡胜男见罗嘉兰就是不承认,也没有追问下去,继续说:“那你把你那个朋友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说出来,我填在表上,就当是你帮你朋友的忙。不过这个嘛,需要你朋友出面承认了。”罗嘉兰脸色更白了,低声说:“可是她……她已经死了。”“死了?!”蔡胜男手一顿,抬头死死盯着电脑显示屏,紧张地问:“怎么死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在国外旅游的时候,遇到海盗,死在加勒比海了。她的名字叫山口爱子……”罗嘉兰的声音越来越低,“怎么办?还需要什么证据吗?”“死了?”蔡胜男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死了更好。嗯,我就把她写上去了。”“嗳——!”罗嘉兰直觉这样不好,并不想山口爱子的名字出现在任何跟自己有关的文件上。但是蔡胜男却一意孤行,甚至说:“那好,你不把山口爱子拎出来,那你就得自己扛着了。我老实跟你说,因为塞斯是定罪的杀人犯,而且还是在逃亡过程中被人杀死的。如果你无法撇清这个关系,那就不是洗黑钱那么简单,说不定会告你涉嫌协同谋杀。”罗嘉兰用手捂着额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又是谋杀,她是跟“谋杀”杠上了?可凭心而论,她真的没有想过要杀任何人!她都是被逼的……蔡胜男挂了电话,开始帮罗嘉兰给瑞士法院起草应诉文书。罗嘉兰握着手机,恍恍惚惚地抬头,视线落入病床上坐着一言不发的霍学农眼底。他淡淡盯着罗嘉兰,眼神高深莫测。罗嘉兰没有功夫再去揣摩霍学农是什么意思了。她在霍学农的高级病房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脸色灰白,似乎一瞬间老了十岁不止。霍学农冷眼看着她歇斯底里,这时才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是信托基金那边出了问题?”罗嘉兰瞒不下去了,她转身看着霍学农,苦着脸说:“……我的信托基金被冻结了,暂时不能转账,不能提取收益,也不能变更任何受益人。”“什么?!”霍学农坐直了身子,两只眼睛都要凸出来了,“冻结了?!谁干的?!什么理由?!”罗嘉兰咬了咬牙,将顾念之说了出来:“是顾念之。她大概,是不想我们变更信托基金的受益人。——霍少昨天已经找您要我父亲的遗嘱了,我十分怀疑,他们从某种渠道得到了有关遗嘱的消息。所以先下手为强。”霍学农一听是顾念之,顿时大怒,捶着病床说:“给我电话!我要给顾念之这个小贱人打电话!我处置我霍家的财产,关她娘的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把她给我叫到病房,我要当面问问她,安的什么心?!”霍学农的话,正中罗嘉兰下怀。她马上用病房的电话,拨好几遍,才拨通顾念之的手机,然后递给霍学农。顾念之这个时候刚好在谢慎行的车上。她忙完向瑞士法院起诉罗嘉兰“洗黑钱”的事,谢慎行就说要带她去他在西山的别墅认认路。顾念之也想出去散散心,就答应了。还没出四环,一个陌生电话打到她的手机上。顾念之本来是不想接的,但是那边锲而不舍地拨,而且她查了查那个电话号码,好像属于帝都军部总医院。想到霍老爷子昨天是被送进了帝都军部总医院,她担心会不会是老爷子出了事,而霍冠辰和霍绍恒父子俩又不方便接电话,因此还是接了起来。接通了手机,她刚说了声:“您好,请问……”手机里就传来霍老爷子的声音。有些刻意,也有些勉强,但还算礼貌。“念之吗?”霍学农的声音还有些虚弱,正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顾念之心里一紧,忙说:“是我。霍老先生,您怎么样了?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是有点事,你能来我病房一趟吗?”霍学农尽量和蔼地说,“有点事,跟绍恒有关,我想当面问问你。”顾念之知道霍学农没事,才松了一口气。如果没有事的话,她并不想跟霍学农接触。“……您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顾念之婉转地问,“我正在表叔祖车上,要去表叔祖家做客。”没有办法,她只有把谢慎行祭出来“挡煞”了……谢慎行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拍拍她的手背,并没有不高兴,反而也是很赞许的样子。顾念之知道霍学农很怕谢慎行。可是这次居然不管用。霍学农还是很坚持:“电话里说不太方便。而且你表叔祖那边,他又不会马上回去,你明天去做客也行吧?我可不一样,说不定过一会儿就喘不过气来,一下子就这样去了……”“哎,您别这么说,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顾念之没办法了。老人家连自己的生死都拿出来说了,她还有什么理由推脱呢?就算是龙潭虎穴,她也得闯啊……当然,帝都军部总医院,还是很安全的地方。顾念之挂了电话,有些歉意地对谢慎行说:“表叔祖,霍老先生现在让我去他的病房,说有事要当面跟我说……”“嗯,没事,我跟你一起去。”谢慎行无所谓,立刻让前面的司机转了方向,往帝都军部总医院开过去。顾念之想了想,又试着给霍绍恒打了个电话。居然一打就通了。“念之,怎么了?你到了表叔祖家了吗?”霍绍恒在办公桌前整理自己的文件,一边用蓝牙耳麦跟她通话。顾念之眨了眨眼,说:“原来你有空啊,刚才霍老先生给我打电话,让我马上去他病房一趟,说有些关于你的事要跟我说。我现在跟表叔祖一起往帝都军部总医院去呢。”霍绍恒微微一怔,“关于我的事?关于我的什么事?”“我怎么知道?去了就晓得了。”顾念之轻松下来,“说不定是霍先生你小时候的糗事……”霍绍恒勾了勾唇,“你想太多了,霍太太。等着,我也去,咱们在帝都军部总医院门口汇合。”※※※※※※※※※※※※※※※※※这是今天的第一更大章:第1317章《先下手为强》。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咯!今天还是三更哈。下午一点左右月票提前2700加更,我这边看还没到2700,但不差多少了。晚上八点左右第三更。PS:感谢“Helen3500丸子”、“Beth1211”两位亲昨天各打赏的一万起点币,感谢“Sing_Sing”亲昨天打赏的疑问起点币。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83669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83669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