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4章 个人感情色彩(第一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穿越电影位面开个诊所来修仙重生之魔王时代永恒国度傻王嗜宠:鬼医盗妃刀客诸天行魔尊嗜宠:倾城毒妃玄尘道途都市之我为宗师

    罗嘉兰哭不下去了,低着头小声抽泣,肩膀一抖一抖的,我见犹怜。坐在旁听席上的邢嫂和尤嫂都看得心疼,觉得这顾念之真是欺负人,你看把霍大小姐都气哭了!顾念之看了一眼罗嘉兰,心平气和地继续说:“被告罗嘉兰的母亲罗欣雪被害身亡之后,霍家因为没有别的女主人,负责照顾宋锦宁的任务,就由被告罗嘉兰毛遂自荐,把这件事接了过来。”其实当时霍家还有章家人,但是霍冠辰不可能把自己妻子送到章家人手里照料,所以相比之下,当时十八岁的罗嘉兰,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宋锦宁当时的心理医生由白瑾宜客串,她也推举罗嘉兰接过照顾宋锦宁的重任。罗嘉兰当时刚上大学,为此从学校宿舍搬了回来,不再住宿,而是走读,方便她照顾宋锦宁。不过她的照顾,并不是要她和邢嫂、尤嫂一样贴身照顾宋锦宁。她和她妈妈罗欣雪一样,只是负责管理贴身照顾宋锦宁的那些家政人员,比如邢嫂、尤嫂这样的人。所以她可以一边走读大学,每课的时候,就回来监督家政人员。而邢嫂和尤嫂,就是罗嘉兰接手之后,亲自给宋锦宁换的家政人员。之前照顾宋锦宁的家政人员,并不是邢嫂和尤嫂。罗嘉兰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声,抽泣都停止了。“……侄女照顾生病的婶婶是人之常情,但是霍家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口口声声叫着‘婶婶’的侄女,却是心怀鬼胎,为了谋夺属于霍家的财产,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对宋锦宁起了谋害之心。”蔡胜男这时精神一振,嘴角噙笑,眼里闪着嘲讽的光,意味深长地看着顾念之,举手说:“反对。控方律师用臆想代替证据,污蔑我的当事人。我的当事人并没有谋杀宋锦宁女士的动机和行为。我有证人可以作证。”她这么说,就开启了盘问双方证人的时刻。法官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反对有效。控方律师,请注意你的陈词,不要带过多的个人感情色彩。”顾念之抿了抿唇,缓缓坐了下来。法官见顾念之不反对,便敲了敲法槌,说:“下面由控辩双方盘问各自的证人。请证人上来验证身份,宣誓,然后去隔壁的房间等候传唤。”今天是第一次庭辩,控方只带了一个证人,就是霍冠辰。被告则带了两个证人,邢嫂和尤嫂。她们离开霍家之后,一直被特别行动司监控,但蔡胜男找到她们,说服她们给罗嘉兰做证人,她们仔细考虑之后,还是同意了。说话间,几个工作人员拿着表格和证件过来,分别验证霍冠辰、邢嫂和尤嫂的身份。同样是要验证他们的指纹、虹膜和DNA,以免有假证人的情况出现。而且需要控辩双方的律师认可这些检测结果,才能正式上庭作证。DNA的检测结果会滞后几天,但是指纹和虹膜是可以马上有接结果的。顾念之和蔡胜男各自看了对方证人的身份验证材料,分别在对方的表格上签字,表示认可证人的身份。证人身份核实之后,有法庭的工作人员带领,到法庭旁边的房间等候传唤。他们在这里有专人看着,不能互相交谈,也不能看手机或者电脑,基本上只能干坐着,或者看看房间里面事先放的一些法律杂志和法规法典。证人出去之后,法官再一次向控辩双方确认她们的意图。顾念之说:“我们坚持控告罗嘉兰故意杀人罪,没有改变。”蔡胜男也说:“我为我的当事人做无罪辩护,没有改变。”这就是要把官司继续打下去的意思。法官抬了抬手,说:“那由控方开始传唤证人。”这也是法庭一贯的做法。先由控方,也就是原告,阐述自己的指控,然后列出证据,最后用逻辑把证据串起来行成令人信服的证据链,证明自己的指控。接着才是辩方出手,反驳控方的指控。不管是民事诉讼,还是刑事诉讼,确认举证责任很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谁主张,谁举证。比如告对方谋杀,当然要拿出自己的证据证明对方谋杀,而不是让对方证明自己没有谋杀。就像你说你邻居杀人了,不管你是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记者的面说的,还是在微信群里披着马甲私下里说的,你必须拿出证据证明你邻居确实杀人了,而不是你大嘴一张,邻居就恨不得自杀来证明自己没有杀人。围观的看客也不能因为这人的视频没有打马赛克并且全网流传之后再被删除,就认为她说的是实话。这是不行的,法律不是这么判的。指控杀人这么严重的罪行,拿不出切实的证据,甚至连有效的线索都没有,只是空口一句“我觉得……”,“我听说……”,“我认为……”,那不是指控,那是造谣,是诽谤,需要负法律责任。顾念之当初一直无法让警方和检察院立案,就是他们认为她的证据不足,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当检察院向法院起诉刑事案件的时候,他们需要承担举证责任。宋锦宁和罗嘉兰的案子比较复杂,而顾念之作为原告律师,必须要跟检察院合作,先向他们证明这个谋杀案确实成立。被检察院认可之后,她向检察院的举证,就会被当做是检察院认可的证据,上交给法庭。法庭进一步核实之后,才会立案,确定开庭日期。兜兜转转那么久,直到从白瑾宜那里拿到关于罗嘉兰的一个关键证据,顾念之这个指控里最重要的一环才扣上线,被检察院和法院分别认可。顾念之刚才被法官说她的陈词中“带过多的个人感情色彩”,坐下之后检讨了一下自己,确实有些激动了。因为当初是顾念之第一个意识到宋锦宁被严重精神虐待,那时候的震撼太大,她的个人情绪不可避免掺杂进去了。嗯,要注意。顾念之站了起来,更加冷静地向法官颔首,“法官大人,我要传唤我方的第一个证人,军部上将霍冠辰先生。他是原告宋锦宁女士的前夫。”法官低头看了看霍冠辰的资料,说:“请证人出庭作证。”法庭的工作人员就去隔壁房间把霍冠辰叫了过来。他没有穿军装,而是穿着一身深黑色西装,打着蓝色领带,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但是两鬓已经斑白了。眼角细纹隐现,看得出来上了年纪。他其实已经年过五旬。但是宋锦宁却依旧美艳动人,看上去最多三十岁,正是一个女子美到极致的年龄。成熟中依然有着青春的活力,但是又比单纯的青春多了几分时光的底蕴,让她们的美更加耐人寻味。如果不认识他们,只看着法庭上这两个人,谁都想不到霍冠辰只比宋锦宁大两岁,而且两人结婚多年,还有一个马上就要满三十岁的儿子。霍冠辰坦然站在证人席上发誓:“……我发誓我说的是真话,而且只说真话。”法官点了点头,向顾念之这边抬手,“控方律师可以开始问话。”顾念之向法官鞠躬致意,从原告席后面走了出来,来到霍冠辰面前上下打量他。“请您表明您的身份。”霍冠辰从容不迫地说:“我叫霍冠辰,军部上将,是宋锦宁女士的前夫,我们结婚多年,有一个儿子已经成年。”顾念之唇角的笑容若隐若现,她问道:“请问霍冠辰先生,您说一说,宋锦宁女士是为什么受重伤以致精神失常的?”蔡胜男马上举手:“反对!这个问题与本案无关。”顾念之看向法官,“法官大人,这个问题与本案关系非常大,我会证明。”法官看了她一会儿,勉强点头,“控方律师尽量简洁问话,与本案无关的问题不要问。”顾念之深吸一口气,说:“好的,法官大人。”她转向霍冠辰:“霍冠辰先生,请您说一说宋锦宁受重伤的原因,和之后的治疗。”霍冠辰深深看了宋锦宁一眼,说:“那是十七年前,宋锦宁和她父亲宋海川院士的实验出了事故,她父亲和我大哥都死在那场事故当中。”顾念之马上打断他的话,“请问霍先生,您大哥是谁?”蔡胜男眯了眯眼。原来顾念之执着要问宋锦宁为什么受伤的原因在这里。她果断再次举手,“反对。控方律师浪费时间盘问太多与本案无关的人。”法官还没来得及判定,顾念之立即反驳:“蔡律师,故意杀人都是有前因后果的。我们并没有指控罗嘉兰是临时起意的激情杀人。”“我们指控的是她深思熟虑的故意杀人,当然有必要向法官大人和法庭里的各位人士阐述前因后果。”“你一再打断我们对罗嘉兰杀人意图的证明,到底是何居心?请问你是不是有意阻碍司法公正?”顾念之说完就转向法官:“法官大人,我请求限制被告律师叫‘反对’的次数。她严重干扰了我和我证人之间的问话,有阻碍司法公正的嫌疑。”法官对蔡胜男一再叫“反对”也有些不满。但他没有偏袒顾念之,而是对蔡胜男说:“蔡律师,如果你有不同意见,可以交叉盘问证人,不用一再打断控方律师的问话。”蔡胜男心里得意,脸上严肃地说:“好的法官大人,不过我还是要坚持,控方律师带有太多感情色彩,会严重影响大家的判断。”顾念之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蔡律师,你是在担心法官大人的法律素养不够,会被我的感情色彩误导吗?”蔡胜男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这是明晃晃的挑拨离间啊!真是太奸诈了!※※※※※※※※※※※※※※※※※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354章《个人感情色彩》。亲们能把少将大人送上月票榜前十吗?只差一位了好像QAQ~~~我会努力三更。第二三更晚上一起放出来,连着看应该更有感觉。晚上八点第二更,然后九点第三更,月票5400的及时加更。PS:感谢“enigm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85933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859334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