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别无选择(第二更,含月票3900、4200+)

推荐阅读: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美漫之变异亡灵法师风流僵尸的都市生活六界神君草根石布衣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天命神相

    伸出手,慢慢地摸了摸顾念之的头,何之初敛着气,颤声问:“你是真的爱他?你确定了吗?有人可以对你更好,你真的要放弃别的选择?”“何教授,我想过别的选择,但是他一出现,我就别无选择。”顾念之握住何之初的手从自己头上拿下来。“何教授,我真的很尊敬您。我虽然不记得我跟您以前有什么渊源,但是我对您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所以我不想避开您。但是,如果再看到我,会让您难受的话,我可以不再见您。”何之初闭了闭眼,这个结果,他不是没有预料过的。只能说,比最差的结果,还是要好上一点点。“是不是傻?我怎么会看见你就难受?”何之初深吸一口气,一把拉过顾念之,将她抱在怀里,哽咽着说:“就把我当你的亲人,不要避开我。”他紧紧搂着顾念之,极力忍耐,才将将忍住快要汹涌而出来的泪水。顾念之有些不自在地挣了挣。“念之,让我抱一会儿,就当我是你哥哥,你小时候一直叫我……何哥哥。”何之初喃喃地说着,一贯清冽冷漠的嗓音却显得非常压抑。顾念之的心情在听到“何哥哥”三个字之后也很激动,“何教授,我小时候真的叫您何哥哥?您认识我爸爸妈妈吗?”何之初没有说话,就这样将顾念之抱在怀里,脸上的神情似悲似喜。像是费尽千辛万苦找回的无价之宝,突然又要拱手让人了。何之初千不甘,万不愿,却抵不过顾念之一句“他一出现,我就别无选择”。顾念之没有再挣扎了,也没有继续再问。虽然有些失望,但她也能感觉到,何之初对她的拥抱是那么小心翼翼,温柔又包容,像是无论她做什么事,说什么话,他都不会说一个“不”字。不知过了多久,可能20分钟?也可能是半个小时?总之顾念之觉得腿都有些站得发酸了,才不动声色地对何之初悄声说:“何教授,我和霍少已经结婚的事,请您不要跟别人说,好吗?我其实并不承认这个婚姻……”在顾念之心里,爱他是一回事,但是结婚,是另一回事。那样的结婚,她是怎么也不会认的。果然何之初也冷笑:“当然不能承认。这么容易就要把我的……小念之娶走,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顾念之的心定了定,正要推开何之初,就听见外面的大门传来有人开门的声音。她的这个房子,除了她以外,只有霍绍恒有钥匙。顾念之心头一紧,不由头疼无比。何之初像是明白了什么,迅速放开她,风一样从卧室卷了出去。来到客厅,正好看见开门进来的霍绍恒。“霍绍恒,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敢骗婚!你真当念之没有人护着她就能为所欲为?!”何之初不由分说,一拳往霍绍恒脸上砸了过去!霍绍恒就知道何之初还在这里没有走。何之初一拳砸过来,霍绍恒本能地往旁边偏了偏头,避开何之初的拳头,同时手臂抬起,往前一格。顾念之突然想起霍绍恒的右胳膊受了伤,虽然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到底好了没有。“何教授,霍少的右胳膊受伤了,您……”顾念之一句话没有说完,发现何之初更加狠辣地往霍绍恒的右胳膊攻击过去!他拳脚带风,甚至连回旋踢都用上了,大长腿毫不犹豫地往霍绍恒右胳膊上招呼!顾念之不忍卒睹地捂住脸,在墙角蹲了下来。霍绍恒和何之初就在她的客厅里打了起来。也不知道两人是卖弄自己的功夫厉害,还是很注意不要弄乱顾念之的客厅。总之两人打了四五分钟,脸上身上都挂彩了,顾念之的客厅还是和以前一样干净整洁。两人在客厅的空地和家具的间隔中腾挪来去。最后还是霍绍恒问心有愧,减缓了力度,两个几乎势均力敌的人才分出胜负。何之初一拳砸过去,正中霍绍恒后背。霍绍恒被打得一个趔趄,匍匐在蹲在墙角的顾念之面前,一声不吭地任凭何之初踹了他几脚。“你别装蒜!”何之初停了手,走过来阴冷地看着霍绍恒,一只脚恨不得踩到霍绍恒身上,“你要不要脸?!凭你的身份地位,你需要这样逼念之跟你结婚?!你真以为你是少将了不起,拿她当玩意儿?!”霍绍恒抬头看着顾念之,“你都告诉他了?”顾念之依然捂着脸,但还是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我不承认!念之也不承认!你别做梦了!”何之初忍不住又踹了霍绍恒一脚,“起来再打啊!别以为装死就能博同情!”霍绍恒一个翻身躲过何之初的猛踹,单腿半跪在顾念之面前,扭头看着何之初,冷声道:“何之初,我给你面子,可别得寸进尺。”“得寸进尺?”何之初大怒,“你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耍尽手段逼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跟你结婚!既不求婚,也没有婚礼,你还有脸跟我说面子?——你要娶她,问过我同意了吗?!”“为什么要征得你的同意?你是她的什么人?”霍绍恒站了起来,同时顺手握着顾念之的胳膊,将她从墙角拽起来。“我……”何之初喉结滚动着,握了握拳,哑声说:“她刚刚认了我做哥哥,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你说需不需要我同意!”“哥哥?”霍绍恒眯了眯眼,“有血缘关系那种?”何之初直接黑了脸,“你才跟念之有血缘关系!”霍绍恒:“……”顾念之:“……”放下捂着脸的手,顾念之头疼地说:“……你们怎么回事啊?说得好像跟我有血缘关系很不好似的。我做梦都想找到我的亲人……”霍绍恒和何之初一起看着她。霍绍恒将她拉到身边,指了指何之初,“你确定你刚才跟他认了哥哥?没有血缘关系,你认什么兄妹?”顾念之也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在她心里,她对何之初有种亲人般的依赖和敬重,但是被何之初直接说成她刚才认了他做哥哥,还是觉得蛮尴尬的。何之初掩去眼底的伤痛,冷笑道:“你以为我想认兄妹?——我倒是想认回我们的未婚夫妻关系,可是你承认吗?”“什么?”“没有!”霍绍恒和顾念之同时发声。何之初看了看顾念之,又看了看霍绍恒,冷漠地说:“对,没错,念之从生下来就是我的未婚妻,你有意见,去找她爸爸妈妈说,别来问我。”“你知道她爸爸妈妈在哪儿?”霍绍恒乘胜追击,想从何之初嘴里撬出更多的东西。何之初却一点都不上套,“你霍少将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我何德何能,怎么找得到?再说了,如果我找得到,还等着你来摘果子?念之早就跟我结婚了!”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以何之初对顾念之的执念,如果能找到顾念之的爸爸妈妈来证明当初的订婚,估计早八百年就这样做了。霍绍恒眼神沉了沉,镇定地说:“好吧,今天既然把话说开了,我先恭喜念之,有了个疼她的哥哥。”何之初斜睨他一眼,抱起了胳膊,“你承认我是她哥哥?也行,你要娶她,得先征得我同意。——念之,你答不答应?”在顾念之心里,她一直觉得何之初比霍绍恒好说话,因此忙乖巧地点了点头,“何教授……有何哥哥给我把关,我不会吃亏的。”“听见了吧?”何之初将顾念之又拉了过来,对霍绍恒说:“那你记好了,你现在只是念之的追求者,在你没有达到我的要求之前,不许再对念之坑蒙拐骗。”霍绍恒揉了一下额角,“那何教授也不要动辄在念之家里留宿。别说你是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就算是亲哥,亲爸,也该记得一句话,男大避母,女大避父。”顾念之只觉得一个头涨成两个大。她困倦已极,只想把这两人都赶走,然后好舒舒服服睡一觉。她明天就要去议会上院做实习生了,可不能迟到!顾念之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行行行,你们俩说得都对,现在,都给我出去。我要睡觉了,我明天要去议会上院上班,今天实在没有精力应付两位大神。”霍绍恒看了她一眼,想起顾念之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想到了让蔡颂吟不起诉的方法,难道是跟议会有关?有心想问,但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一点多了,也就不再多说,“去睡觉,我走了。”他看着何之初:“何教授,一起出去?我还有些问题想向何教授请教。”何之初心力交瘁,实在没有力气再应付狡诈如狐的霍绍恒的盘问,他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大衣,冷冷地说:“我也很累了,霍少有话以后再说。”顾念之站在客厅,看着这俩人一前一后离开,才走过去紧紧关上门,并且把门反锁上。回到卧室扑在床上,几乎马上就人事不省睡了过去。像是一个大问题终于得到解决,心里的石头彻底落了地,顾念之睡得很香甜。一夜无梦。第二天早上七点准时醒来。她急着要去议会上院报到,匆匆洗漱之后,换上得体的职业装,穿上巴宝莉的牛角扣大衣,还要巴宝莉经典的羊肉横格围巾,拎着自己的爱马仕Berlin小包,离开了和平里的房子。议会上下两院都在二环的核心地带。顾念之来到议会门口,对门口的警卫说:“我是顾念之,是龙议长让我来做实习生的。”“您稍等。”那警卫跟里面联系了一下,查看今日的访客名单。过了一会儿,警卫对她说:“对不起顾小姐,我们没有查到您在名单上,是不是弄错了?”“不会啊……”顾念之忙拿出手机,先给杨特助打电话。她记得龙议长是让杨特助帮她办手续。杨特助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不是占线,就是无法接通。顾念之知道议会这几天会非常忙,因此倒没有想到别处去。再加上昨天她也是打了近十个电话才找到龙议长,所以没有在意,只是一个劲儿地拨打电话。她在门口整整打了二十分钟电话,才终于打通了杨特助的手机。他一听是顾念之的声音,忙说:“顾小姐,你不是要给龙议长做实习生吗?怎么还没来啊?”“我来了啊,在门口打你的手机打了快20分钟了,门卫说我的名字不在名单上,不让我进来。”电话里的杨特助非常抱歉地说:“哎哟,不好意思,我昨天忙了通宵,忘了把你和容明星的名字送过去了。你等着啊,我这就来接你。”※※※※※※※※※※※※※※※※※※※※※※这是第二更大章,含月票3900、4200加更。提醒一下推荐票和月票。晚上7点第三更,也是大章,包括月票4200加更。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8809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88096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