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踢到铁板了(第二更大章,月票4500、4800+)

推荐阅读:我的日本执教生活青春不过是场未演完的戏重生之神帝归来重来1976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绝世神农红楼之庶子风流与萌娃的文艺生活都市绝世兵王网游之最强传说

    首相府发言办三人心里都是一抖。妈蛋!好像踢到铁板了!最前面一个人不知道是真的激动到掌握不了力度,还是故意“激动”得找茬。他高声道:“你不要威胁我!我来这里这么多次,还没见过你这样找茬的!还强制猥亵罪,我什么时候猥亵你了?!你以为你绝世美女啊?!别往自个儿脸上贴金!”说着,拿着顾念之让他登记的小便签本往顾念之面前使劲儿一拍。顾念之见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倏然往前倾身再一偏头,做出跟后面的高级秘书说话的姿态。那人收势不及,一便签本不偏不倚正好拍在往前探出的顾念之左脸上!就跟结结实实打了她一个巴掌一样!顾念之肌肤细腻如玉瓷,稍微手重一点就会留下红印,特别是脸上肌肤更是娇嫩,她又非常白。被这人拿便签本一拍,顾念之半边脸顿时很明显地红肿起来。顾念之嗤地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抬头怒视着打她的人,恼道:“果然架子不小!还没下台,就敢殴打议会工作人员!好啊!你们不是想爆个大新闻?!我成全你们!”她回头对身后的高级秘书说:“几位,你们不会看着我就这样被外人欺负吧?”这几个高级秘书虽然有袖手旁观看热闹的心思,但还不至于看见顾念之被人“打”成这样还幸灾乐祸。要知道敢对顾念之动手,也就敢对他们动手,他们这些秘书其实并没有级别高低不同。所谓初级秘书、高级秘书,是看年资,不是行政级别。这几个人也变了脸,都是议会的老油条了,自然知道如何把事情扩大。再说首相府的这几个人这两天跟住在他们议会上院一样,阻挠了他们不少事情。偏偏他们有首相府的特别通行证,在正常情况下,议会的警察和卫兵甚至不能赶他们出去。这一次他们动了手,可别怪他们不客气。一个人迅速按了按钮,议会大厦里顿时警笛长鸣。听见这里有情况,议会大厦的安保人员飞快地跑了过来。他们拿着警棍大声问道:“什么情况?什么情况?!”“首相府的三位发言人来我们议会撒野,打了我们的女工作人员。”一个高级秘书指着对面三个面红耳赤的首相府发言人说道,又指了指顾念之,“这位是我们被打的女工作人员,我已经叫了救护车,要送到医院验伤。”“你故意搞事吧?!不过是便签本拍了一下,就要验伤?!”刚才那位“不小心”用便签本拍了顾念之一下的首相府发言人之一变色说道,“你们这是故意陷害!”“对!是我们陷害你们来议会,并且陷害你猥亵羞辱我,最后还陷害你打我一巴掌!”顾念之立刻哭了起来,她哭得时候如同梨花带雨,楚楚动人,而且有股说不出的温婉味道,一点都看不出刚才彪悍地怼首相府发言办的搞事三人组的气势。柔顺垂直的长发半掩,只露出一边红肿的面颊,跟白玉般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看上去伤势触目惊心。这一幕被拍在了监控里面。正带了人过来执行临时大选监控任务的霍绍恒透过跟中央控制室连线的车载系统看得清清楚楚。……议会上院大厦的警卫立刻将首相府发言办的搞事三人组团团围住。“请你们看好他们,我们已经报警了,很快就警察和救护车都会来。”上院秘书处的一个高级秘书一边说,一边给龙议长和杨特助发了消息。先赶过来的是杨特助。他一接到消息就情不自禁笑了。不过当他走出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一脸严肃,还带着无言的愤怒。来到顾念之他们所在的地方,杨特助郑重其事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一个高级秘书指了指顾念之,气愤地说:“杨特助,首相府发言办的人居然打人!我们亲眼看见他们动手!”顾念之拿着纸巾擦了擦眼泪,一声不吭地缩在旁边,看上去就像个小可怜。首相府发言办的人见杨特助来了,忙求饶:“杨特助,这是误会!真的是误会!是你们的工作人员逼我们签字,我们要把签字本还给她,结果不小心碰到她脸了……真不是要打她!你可以问你的那几个大秘!”那几个高级秘书互相看了看,并没有人说话。杨特助扫了顾念之一眼,打圆场说:“看来真的是误会?这几个人我是认得的,他们不是这样的人。你想想,人家是首相府发言办的发言人,多年工作经验,最讲道理,怎么会故意在议会上院大厦打人呢?用膝盖想也不会。我觉得就是误会,念之啊,你也太不小心了,磕磕碰碰是难免的,你怎么能叫警卫过来呢?也太……小题大做了。”首相府发言办的三个人一听有戏,立刻对杨特助好感倍增,而且他们本来也熟,此时是奉命搞事,并没有要和杨特助撕破脸的意思。纷纷点头附和:“杨特助是明白人啊!我就说龙议长的手下怎么会不讲道理?明明是她自己凑上来挑衅,还说我们打她!真是岂有此理!”做发言人,最重要口才好,要能死的说成活的,活的说成死的,一言定生死,哪怕颠倒黑白,也要说得跟真的一样。杨特助一脸谦谦君子的温驯样儿,苦笑着说:“你们也别这么说,我相信顾小姐不会有意挑衅,她是新来的实习生,不是很懂规矩。这都是我的错,不该派她处理这种复杂问题。还请各位看在龙议长的面子上,不要追究她的责任。”顾念之很是诧异杨特助的处理方式,这特么是别人打你的左脸,你还要把右脸凑上去的节奏啊!哦,不对,这不是别人打议会的左脸,杨特助就把自己的右脸凑上去,而是杨特助把别人的右脸凑上去!顾念之却不会白白挨这一下,更不会当这个送脸的人。而且她明明知道,首相府发言办的三个人明明就是来搞事的,怎么就成了她挑衅了?!再说她对首相府另有目的,不把事情闹大怎么能达到目的?顾念之脸色一沉,扬声说:“杨特助这话我不同意,你不能听他们说我挑衅就是我挑衅,是他们是议会的人还是我是议会的人,杨特助这是胳膊肘往外拐?”杨特助噗嗤一声笑了,两手插在裤兜里,摇头说:“念之,你真是孩子气。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怎么还分帮派?胳膊肘往外拐……啧啧,我从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听见过这么孩子气的话了。”顾念之索性一扭头,就做出固执的样子,梗着脖子说:“不行,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不做这个实习生了!——我要报警!我在议会大厦被人袭击,我要验伤!”首相府发言办的搞事三人组脸色都变了,紧张地对杨特助说:“这里是议会,是法外之地。就算打了那也是白打。难道你们没有看见过议会打架?!”不等杨特助引经据典地和稀泥,顾念之已经抢先说:“就算议会是法外之地,打了白打,但那是针对议员而言。你们谁是议员?是你还是我?——我们都不是议员!你凭什么说打了白打?!我告诉你们,还没人打了我顾念之能够全身而退!”首相府发言办的搞事三人组心里一紧,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他们当然知道“打了白打”是指的议员之间发生肢体冲突的豁免权,所以他们来搞事的目的,就是要他们被议员打……然后就可以用顾念之刚才说的这一条告议会和议员,拉低议会决议的合法性,甚至推翻议会的议案都是有可能。现在被顾念之提前拿出来打他们的脸,实在是太没面子了。“你什么意思?!我们都说了是误会了,你还想怎样?”搞事三人组的小头目正气凛然起来,“大家都这么忙,我们也能体谅你们的心情,算了,就算是我们不对,你的医药费我们负责了,到时候你拿着医院账单去首相府结账。——我们走!”这人一挥手,搞事三人组就想跑。“站住!”顾念之大急,“你们这是畏罪潜逃!罪加一等!”回头又看着议会的警卫,“你们快去抓他们啊!他们打了我,就这样白白放他们跑了?!”可那些警卫只听杨特助的,并没有去追。另外几个高级秘书刚才是亲眼目睹这三个人的嚣张气焰,也看着他们打了顾念之一下,当时的情况,从他们的角度,其实看不出来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但他们打了顾念之,这是板上钉钉的。这几个人不安地看看杨特助,轻声说:“杨特助,他们确实打人了……”杨特助没想到没几个小时,这几个老油条居然就帮顾念之说话,心下不悦,但是面上没有丝毫表露,只是叹气说:“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但是首相府最近日子也很难过,我们不能太过份了,赶狗入穷巷可不好……”顾念之气得一跺脚,“你们不追,我自己追!”她大叫一声:“抓住他们!他们是逃犯!”说着就追了上去。杨特助看得目瞪口呆。这顾念之,也太嚣张了吧?!还有这种操作?!他明明说了不追究了啊!前面跑的三个人听见顾念之的声音,不由跑得更快了。快到出口的时候,突然听见从对面传来一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踏踏踏踏,像是有很多人,又像是只有一个人。三个人刚跑到出口,突然哧溜一下全停住了。有一个人跑的太急,收势不住,差一点被惯性带得栽一个跟斗!只见出口处,霎时出现一排荷枪实弹戴着防弹头盔的防爆士兵!齐刷刷拿着枪口对准了走廊出口,特别是首相府发言办的搞事三人组!“站住!”当先一个士兵厉声呵斥,“抱头蹲下!谁站起来就地枪毙!”首相府发言办的搞事三人组立刻抱头蹲下,吭都不敢吭一声。一个穿着黑色军靴的男子从士兵后面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他戴着墨镜,低沿军帽压在眉间,身材高大伟岸,气势摄人,比那些人高马大的士兵还要高上一头。正是霍绍恒来了。顾念之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压根没有看见霍绍恒,只看见走廊出口处一排士兵举着枪对准了地上抱头蹲着的搞事三人组,立刻指着他们说:“他们在这里闹事!打了我还想跑!我要报警!你们不要放过他们!”霍绍恒背着手站在那里,目光透过墨镜,飞快地扫了顾念之一眼,看见她小脸上不同寻常的肿胀,抿了抿唇,镇定地问:“……谁打的?”顾念之这才看见霍绍恒,一时委屈得眼圈又红了。刚才她哭是为了做戏,现在可是真情实感。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她没有扑过去,霍绍恒也不能走过来安慰她。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了一瞬,又各自移开。霍绍恒往前走了两步,拿下墨镜,又看了顾念之一眼。拿下墨镜之后看见的伤痕更加触目惊心。霍绍恒再一次看向地上蹲着的抱头三人组,“谁打的?我不问第三遍。”首相府发言办的搞事三人组扛不住霍绍恒语气中的森冷和威压,终于把动手的那个人推了出去。两个人同时指着动手的那个人:“是他!”霍绍恒戴上墨镜,背着手,平视着前方,淡定地说:“在议会上院大厦袭击女工作人员,意图逃窜,对抗执行特殊任务的特勤人员,三罪并罚,交给警局重点看管。”“是,首长!”一个士兵走过来,将那动手的人抓了起来,推着往外面去了。霍绍恒又看了看跟着跑过来的杨特助,还有议会上院的一些工作人员,镇定自若地说:“季上将派我来维持临时大选的秩序。我真没想到,你们议会会是我第一个要维持秩序的地方。”杨特助脸上的神情十分古怪,“你们……怎么能维持国内秩序?霍少将,你们越权了吧?”霍绍恒手一伸,将季上将和龙议长共同签署的命令抖了出来,“杨特助,要验笔迹和指纹吗?”※※※※※※※※※※※※※※※※※※※※※※这是第二更4000字,月票4500、4800加更送到。提醒一下推荐票和月票。晚上7点第三更。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8809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8809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