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搞个大新闻(第一更大章,含月票5100加更)

推荐阅读: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美漫之变异亡灵法师风流僵尸的都市生活六界神君草根石布衣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天命神相

    霍绍恒虽然只是商量的语气,但他话中的内容可没有商量的余地。该怎么处罚,他已经划下道来:从重从快。龙议长当然满口答应:“没问题!特殊时期特殊处理,谁让他们撞到枪口上了!”顾念之捂着脸在旁边听了一会儿,琢磨光是“从重从快”不行啊,还得闹大才好,不然谁知道首相府那位精通玩弄选民心理的媒体大拿蔡颂吟女士又要出什么妖蛾子……她轻声嘀咕起来:“……这三个人也太不要脸了,非要搞个大新闻。依我看,不如成全他们,把媒体都叫过来,各种新闻频道都应该来一波滚动播出,让全国人民都知道首相府打的什么主意!”“顾念之!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啊!”杨特助第一个叫了起来,他整了整神色,摆出一幅“吃亏就是占便宜的”老好人样子,苦口婆心地说:“……已经处理了首相府的三个发言人了,你就不要再给我们议会、给龙议长拉仇恨了,我求求你了,小姑奶奶!我以后把你供起来,你做我上司,行不?!”杨特助一说,他周围几个高级秘书脸上的表情就微妙了。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其实一个办公室里的同事又何尝不是冤家?特别是在升职名额有限的时候,谁还记得“同事爱”、“朋友情”?不落井下石倒打一耙已经是难得的正人君子了……霍绍恒垂下眼眸,他怎么会听不出杨特助话中暗藏的小心机呢?他又不是一般的军人,直来直去,一根直肠子通到底。他是特殊战线上的军人,在这种战线上出生入死,如果不会察言观色、听话听音,早就被淘汰投胎去了……霍绍恒抿了抿唇,想帮顾念之说句话,眼角的余光却瞥见顾念之垂在身侧的右手对他轻轻摇了摇。霍绍恒便没有再说话了,对着顾念之的方向微微颔首,走到龙议长身边站定。顾念之见霍绍恒领会了她的意思,心情大好。她根本没有理会杨特助的“哀求”,就跟没有听见杨特助暗藏小心思的话一样,她只对龙议长下功夫。“龙议长,您听我说,首相府在这个节骨眼上敢派人来捣乱,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议会上院,更没有把您放在眼里。如果说把事情闹大就是拉仇恨,我们议会上院还怕他一个马上就要下台的跛脚首相不成?!再说了,首相府派那三个发言人来捣乱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会给首相府拉仇恨?您说是吧?敢情我们这在理的人非要怕无理的?”“顾念之,你什么意思?!你的目的是让议会上院和首相府交恶吗?我真怀疑你是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故意来捣乱的!”杨特助不等龙议长说话,忡然变色,忍不住呵止她。顾念之刚才的举止在杨特助看来简直就是挑拨离间的奸佞小人,说的话在他听来更是诛心之论,字字句句往他这个特助心上插刀!可顾念之还是不理他,但是每句话都针对杨特助刚才指责她的言论。她松开手,给龙议长看自己被打肿的脸:“您看,他们把您的人打成这样,您要还想着息事宁人和稀泥做老好人,那这一巴掌,就只是开始,后面还有源源不断层出不穷的各种为难和捣乱。您不追究,首相府就知道您的底线,知道您不想闹大,想息事宁人,他们会怎么做?——肯定是把事态升级啊!搞事三人组1.0,立马升级为搞事X人组2.0!继续搞事,直到达到他们的目的为止。”“顾念之,你到底想怎么样?首相府的人怎么会像你说的这么不堪?”杨特助见龙议长一直不说话,心里也有些慌了。他在龙议长面前一直是“温良谦和、老成持重”的形象,很多事都是恨不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绝对不会像顾念之这样惹是生非,没事都恨不得整出事来。杨特助也一直认为,龙议长是欣赏他这种处事风格的。直到顾念之和蔡胜男这两个女子出现,得到龙议长非同一般的赞誉,他才隐隐觉得,龙议长也许未必就是对他非常满意……顾念之挑了挑眉,这时才看向杨特助,冷笑道:“首相府的人没有我说的这么不堪?那请问杨特助,亲身上阵演出盘床大战小电影的是不是首相本人?!所以刚才那三个发言人对我污言秽语,扬言要买我的钟出台呢!——他们把议会当什么了?又把龙议长当什么了?!”说要“买钟出台”,这是欢场上追欢买笑的常用说法。按字面意思,这就是把议会上院当污秽不堪的欢场,把龙议长当成老**鸨了……虽然首相府的那三个人只是为了激怒顾念之,才故意这么说得这么猥琐,这么恶心。但是顾念之才不管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反正他们是说了这话,而且那个人以为他说得声音很轻,只有顾念之一个人听到,但他不知道的是,顾念之为了方便工作,身上可是带着录音笔。因为是第一天上班,她又向来仔细认真,生怕出了差错,因此遵循何之初的教诲,随身携带录音笔,打算把一切工作接触都录下来,方便自己回去查缺补漏。这也是何之初给她养成的律师习惯,方便随时随地跟当事人接触,录下一切有利证据。从踏入那个大厅见首相府三个发言人的那一刻开始,顾念之就把录音笔打开了。没想到第一天就派上重要用场了。杨特助不知道顾念之带着录音笔,所以一口咬定不可能。他摇着头叹息着说:“顾念之,你要添油加醋我不怪你,毕竟你被打了,总得找补回来。但你总得有点谱。我跟他们三人虽然不算很熟,可也算认识。他们是首相府的发言人,以前是从业多年的大媒体公关高级经理,怎么会像你说的这样说这么粗俗的话?再说了,他们如果真的这样说你,你还不一巴掌甩过去了?!——那就不是他们打你,而是你打他们了!”“没错!”顾念之居然为杨特助鼓掌了,“杨特助说得对!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他们就是要用这种粗俗猥琐的话激怒我动手。只要我动了手,你们信不信现在新闻频道滚动播出的就是‘议会上院仗势欺人,对首相府大打出手’的大新闻了!”杨特助又梗了一下,脸色紫涨,看着几乎高血压都要犯了。居然用他的话来打他的脸,还是一副赞扬的语气!这个顾念之未免也太猖狂!太奸诈了!杨特助瞪着顾念之,呲了呲牙,努力维持着自己“温良谦和、老成持重”的形象,再一次说:“这都是你的臆测,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把人往好处想呢?再说了,你说他们说过这话,除你以外,又有谁听见了?”说着,杨特助扭头问跟着顾念之一起过来的那几个高级秘书:“你们听见了吗?”这几个高级秘书都摇头。他们确实没有听见,他们只看见那人凑到顾念之耳边说了什么话,然后顾念之说这些人犯了“猥亵罪”,那些人被激怒了,有人要把便签本拍到顾念之面前。顾念之那时正好起身,就被那便签本拍在脸上,打得啪地一声响,然后很快红肿起来,就成了这幅模样了。杨特助是觉得对方如果丧心病狂到真的说这种话的地步,肯定也是在顾念之耳边说的,不会大大咧咧当着大庭广众的面说出来。要知道,这里可是到处都有监控的议会上院,不是外面的菜市场。顾念之那时候恰好用录音笔给录下来的事,他当然是不知道的,不然也不会大着胆子让顾念之息事宁人了。“所以,只凭你的一面之词,怎么能挑起议会和首相府的不合,让全国人民看笑话呢?”杨特助终于找回了一点自信,更加风度翩翩了。他希望龙议长能够看见顾念之最大的不足,就是没有大局观,不能妥协。而在议会工作,要让各个利益团体达成一致协议,最重要是要会妥协。不然龙议长得到各方尊崇的地位打哪儿来的?像顾念之这样一点亏都不能吃,只会给以后的工作造成无穷的后患。顾念之凝神看着杨特助,眯了眯眼,“杨特助,这左一个笑话,右一个不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首相府的特别助理,而不是我们议会的特别助理!”杨特助大怒,顾不得龙议长也在场,恼道:“你别血口喷人!我是在教你如何做人做事,你不但不领情,反倒倒打一耙!——你只顾自己出风头,不懂妥协退让,团队精神何在?大局观又何在?!”“你给我说团队精神?说大局观?好。”顾念之拿出录音笔,在放录音之前,严肃地说:“我记得有个伟人说过一句话,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还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用一个准则套所有的情况。我们不管是妥协退让,还是不依不饶,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而不是为了妥协而妥协,或者做无意义的妥协退让。”“呵,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杨特助嗤笑一声,“我让你不要闹大,怎么就是为了妥协而妥协了?”“我们不闹大,对方就能领情?——杨特助,你这么天真敦厚,真难想象你是如何在这个政治的最高殿堂活下来的。”顾念之的白眼恨不得翻到天上去了。对别人就是各种温良敦厚,对她就各种使绊子,真当她是泥捏的……“顾念之,你别一言不和就人身攻击。不过你年纪小,我……”杨特助正想表示自己的宽宏大度,顾念之已经挥了挥手,像是驱赶蚊子苍蝇一样对他不屑一顾。她直接看向龙议长,打开了录音笔的播放键,将音量放到最大。“……顾小姐是吧?我买你钟出台行吗?我很强的……”那人猥琐的话语配着油腻腻的嗓音,听了让人隔夜饭都恨不得吐出来。霍绍恒低垂着眉眼,面容淡定如常,一只手却在衣兜里紧紧扣着配枪,手背青筋直露。龙议长怒吼一声:“岂有此理!谭东邦!你下台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杨特助顿时面如土色,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顾念之居然还有录音证据!顾念之淡淡一晒,关了录音笔,再次说:“龙议长,您听我一次,马上找媒体曝光首相府的恶劣行径,在电视台滚动播出,让各方评论。我保证,首相府光是应付媒体和全国人民的质询都会忙得不可开交,再不会,也不敢再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阻挠临时大选的进行!”龙议长面色沉沉,点了点头,“行,就照你说的做。我亲自送你上救护车!”霍绍恒心里一动,说:“我陪龙议长过去。”说着,马上叫来阴世雄:“阴上校,这里由你全权负责。”“是,首长!”阴世雄大声敬礼,目送霍绍恒陪着龙议长和顾念之往门口走去。来到议会大厦门口,外面的媒体已经到齐了。其实不用专门通知,因为临时大选的关系,各大新闻机构都在议会大厦门口驻扎,等着抢新闻。警车和救护车来的时候,他们就开始翘首以待了。顾念之半垂着头,头发遮住大半边脸,只露出被打得红肿的另一边脸。龙议长和霍绍恒一左一右陪在她身边。龙议长满脸怒气,霍绍恒一只手臂虚掩在顾念之背后护着她分开媒体众人往前走。“有大新闻!”所有媒体都嗅到了大新闻的气息。议会最高首脑龙议长,和军部最高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霍绍恒少将一起护送一个被打肿了脸的女子,从议会大厦出来。不需要添油加醋,只要这一个标题,全国人民都要疯狂了好吧!更别说这女子看上去风姿楚楚,除了半边脸红肿以外,没有一处不美!“请问龙议长,到底出了什么事?”国立电视台的记者习惯性地把话筒递到了龙议长面前。本来以为龙议长不会回答他的问题,没想到龙议长却停下脚步,对着话筒和镜头怒斥道:“谭首相,我知道你正在电视前审视自己的成果。你们看到了,你的计划成功了!——我只想说一句话,你们对议会决议有不满,冲我老龙来!我老龙六十多了,活够本了!不要对付我们的工作人员!你们看看她,她还不到二十岁,今天才第一天上班,被你们的人殴打成什么样儿了!我跟你说,这事没完!”※※※※※※※※※※※※※※※※※※※※※※这是第一更4300字。含月票5100加更。提醒一下推荐票和月票。今天还是3更。下午一点,月票5400提前加更。晚上7点第三更。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8809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8809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