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担心

推荐阅读:吞天仙帝三国之无赖兵王绝命毒尸田园喜事:农门俏媳妇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一术镇天雄霸三国狐颜乱世:辅国小妖妃财色无双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扶着憔悴的王妃坐了下来,再给她递上一温热茶,曹云不无歉意地看着她,柔声问道:“这一次,你受惊了吧?”

    王妃出身大家,自小养尊处优,四十多岁的人本来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但这一次,也是她唯一的一次跟着曹云走出长安,所经历的却比她这一辈子经历的事情还要多。

    特别是在到常宁郡之后,惊心动魄的事情,连二接三的发生,使得这位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的贵妇人,根本就应接不暇。

    但她只是没有经历过,并不是不懂,出身官宦世家的她,即便是耳闻目濡,也知晓官场之上的那些阴暗,那些杀人不见血的厉害伎俩。

    “妾身还好。”王妃摇头,“王爷,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们被朝廷逼得急了,想要另起炉灶,再造风云,我嘛,就是他们选定的旗手。”他自失地一笑:“如果我愿意的话,那你以后可就是皇后娘娘了。”

    啪的一声,王妃手里昂贵的琉璃盏摔在地上,跌成了无数块,人也霍地站了起来,脸色煞白,看着曹云,身体摇摇晃晃。

    曹云抢上一步,将她拥在怀里,免得她跌倒在地。

    “这,这怎么行?这是谋反,这是诛九族的大罪。”她已经语不成声。“王爷你不会答应他们的是吧?”

    “为什么不呢?”曹云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大齐,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苦海无边,头是岸,也许,我能挽狂澜于既倒。”

    “不,不不,不行的,王爷。”王妃哆哆嗦嗦地道:“你不能答应他们啊,你一辈子清清白白,岂能最后背上一个谋逆的罪名。”

    “王妃,皇帝的政策太过于激进了,他想将所有的豪门世家铲除,但豪门世家势力之大,这一次你也算是见识到了,就连我们身在重兵环伺之下,他们仍然能将我们抢出来,可见他们对朝廷的渗透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皇帝不听我之建言与他们和解,反而非得要将他们全都消灭,这不是大齐之福,这是大齐之祸患的开端,战事一起,兵祸连接,最后遭殃的必然是大齐。这一次咱们去大明,你也看到了那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帝国,他们的目光,瞄准的便是我大齐,豪门世家有再多的不是,但他们却仍然是我大齐的脊梁,只能徐徐图之,岂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皇帝既然不听劝,那就让我来做吧。”

    “不行的,打不过皇帝的。”王妃的声音愈来愈小,脸色也愈来愈惨白,连嘴唇之上也看不出一丝丝的血色了。

    曹云傲然一笑:“你丈夫一生戎马倥偬,在军队之中度过了几十年的岁月,这大齐兵马,有那一支我不熟悉,有那一个将领我不知道,说句不客气的话,大齐将领,真要论起来,不管那一个,转弯抹角都能与我搭上关系,王妃,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封信去,鲜碧松便会马上举旗归附于我,郭显成即便是单枪匹马,也会跑来投靠于我。以我对军队的控制力,再加上豪门世家对各地官府的渗透,大旗一举,只怕皇帝便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长安可以依靠了。”

    “你,你不会已经答应了他们吧?”

    “当然不会这么快。”曹云冷笑道:“周一夫在试探于我,我又岂不会掂掂他们的份量,可笑的是他们居然还想利用你们来要挟我,当真是小家子气。我总得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之处,不然以后岂不是受他们挟制?就算现在我落在他们的手里,但未来,却必须是我来当家作主,而不是他们。”

    王妃两眼一翻,竟然已经是昏死了过去。

    拥着王妃,曹云叹了一口气,打横将其抱了起来,放到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坐在床沿之上,看着那张煞白煞白的脸。

    好半晌,他走到了床角,视线落在了一盆碧绿的盆栽之后,嘴角上牵,露出一丝冷笑,就在这个盆栽之后,便有一个监听的铜管,他住进来的第一天便已经发现了。这样的小伎俩,放在以前的自己身上,还真有可能会被骗过去。自己从来不会关注这些东西,以前不管去哪里,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人替自己打理好,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就不懂。

    王妃这一辈子没有经过什么事情,自然也就不懂得如何掩藏自己真实的情绪,一旦她知道了实情,在周一夫这样的老狐狸面前一定会露出破绽来,只能连她也一起瞒了。

    走到床边,凝视着那张在昏迷之中仍然露出痛苦表情的脸庞,他的心也有些刺痛,为了大齐,也只能委屈你了。

    走到桌边,提起茶壶,一口气将里头的水喝干,心里头火燎火燎的,哪怕再多的水,也无法浇灭此时的心火。

    做完了这一件事,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

    周一夫这样的人,自然不会仅仅凭借这几句话就完全的相信自己,他们一定会在洛阳高举反旗的时候,,重立国号,另立新君,让自己坐到皇帝的宝座之上,这样一来,他们认为自己就没有了一丁点的退路。

    因为此时的自己,除了胜利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路好走。即便那时候的自己再向长安的皇帝投降,下场也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长安的皇帝岂会容忍这样的自己再存在于人世之间?

    曹云嘿然苦笑。

    他突然有些明白当初程务本毅然决然地孤身赴上京时的心情了。

    为国为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也许有朝一日,在地府黄泉相遇,自己还可以在他面前吹嘘一番,他只不过搭上了性命,自己可是不仅搭上了性命,还搭上了一辈子的名声。

    事毕之后去玉龙山?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田汾也满口答应了,但便是曹云自己也压根不相信,只不过是各安彼此的心罢了。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最后曹天成不会祸连到自己的家人,如果他连这个也做不到,知晓内情的鲜碧松,郭显成等人,那可是真要寒心了。想来曹天成也不会如此愚蠢。

    坐了下来,他让自己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周一夫等人的打算,也正合他的心意,将世家豪门的力量,尽数集中到洛阳城中,然后一鼓而歼,这正是他与田汾计议的结果,不得不说,田汾是算死了对方的一举一动。在脑子里将一个又一个即将响应自己号召来到洛阳的将领们过了一遍,这些人,就是消灭这些世家豪门的主力军了。

    洛阳,他并不担心,到时候翁中之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现在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远在昆凌郡的周济云了。

    这个人的能力他是一清二楚的,论到用兵打仗,他实实在在的要在郭显成之上,至于鲜碧松,就要更差上一筹了。如果不是他的出身问题,周济云来接自己的班,其实是最合适的,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时事一步一步地慢慢地将周济云逼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也逼到了大齐的对立面上。

    潞州与横断山区撤下来的部众两面夹击打击昆凌郡,这是他一手策划的,但皇帝在最后却临阵换将,将横断山区的拓拔燕换成了解宝,将集结在潞州的大军统帅换成了钟艾,这就不得不让他担心了。

    这两人都是皇帝的亲信将领不错,但他们这一辈子却一直都驻守在长安城,有是有领兵经验那是不错的,但实际打仗的经验却是根本没有的。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意外,便可以彻底改变战场之上的局势,这不是读了多少兵,进行了多少次模拟军演就能真正体会到的,没有在那种血肉横飞的战场之上真正体验过生死一念间的将领,很难懂得其中的微妙之处。

    拓拔燕善长长途奔袭,在横断山的表现可圈可点,原来潞州大军的统帅姚振用兵稳重,步步为营,两人各有所长,在这一次与周济云的战斗中,正好发挥自己的特长,但现在,一切全都改变了。

    现在曹云只希望解宝也好,还是钟艾也好,在面对周济云的时候,万万不可冒险,凭借着优势的兵力一步一步的挤压过去,用兵力,用时间,一点一点的磨掉昆凌郡。一旦他们起了速战速决的心思,必然为周济云所趁。

    如果真的变成了那样,即便洛阳毁掉了所有世家豪门的根基,但周济云掌握下的昆凌郡,必然会成为将来的心腹大患。

    他实在是不明白曹天成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在这样的关键的时候,居然撤换前线的将领,难道已经做到这个地步的自己,仍然不能让他放心吗?

    或者,他是在怕自己在洛阳当真假戏真做?

    曹云枯座木楼之中,心却飞到了千里之外。

    而此刻,在漫天的大雪之中,一支军队正在艰难地跋涉着,他们正是来自横断山区的齐国军队,而他们的目标,自然就是昆凌郡。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787/116532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787/1165320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