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亲吻

推荐阅读:乡村小邪医明朝败家子穿越反派之子一剑破道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妖孽强者在都市印加悲歌抗战之广陵密码索命贪欢:霸宠失忆甜妻

    前世,姜宪嫁给赵翌之后,曾经仔细研究过春宫图。后来她做了太后,有次宫里的内侍和宫女内斗,还曾引诱她撞见一对对食的大太监和宫女。

    她当时觉得不能理解。

    为什么有人会抱在一起你亲我,我亲你,互相沾染上对方的口水也不嫌脏,还会沉溺其中被人发现了也不知道……

    可现在,她突然有点明白了。

    李谦的怀抱热哄哄的,像个小火炉,熏得她脑子昏乎乎的,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

    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李谦已经攻城掠地。

    她顿时就懵了。

    不可否认,她喜欢他的亲吻。

    每当他亲她的额头,鬓角的时候,她能感觉到他的珍视和珍爱。

    却不是这种吻……

    他纠缠着她,像要把她拆骨入腹。

    这让她心慌。

    想推开他却推不开。

    想咬他一口,又怕伤了他,让人看出端倪,惹人笑话。

    只好摇着头想避开他。

    他却像变了个人似的,根本不管她的喜好,一心一意只想让她顺从。

    她不能呼吸,难受极了。

    姜宪有点害怕。

    觉得李谦要吃了她。

    “李谦!”她趁着李谦动作轻柔的时候呜咽着喊他的名字。

    李谦身体一僵。

    姜宪趁机想推开她。

    虽然没有如愿,但李谦好歹没有再继续亲她了。

    “保宁!保宁!”李谦在她耳边喃喃地低语,声音如琴,挑逗着她共鸣。

    姜宪发现自己全身发软,要不是靠着李谦,只怕是站都站不稳了……

    “没事,没事。”李谦顺着她的头发,额头抵着上了她额头,“你别怕,是我不好!没事了,没事了。我不亲你了。”他说着,声音低沉嘶哑,和刚才粗犷完全不同,好像体内藏着只野兽陡然间挣脱出来又很快被李谦制服了似的。

    她身上渐冷。

    李谦一直轻轻地抚着她,低声地喊着“保宁”。

    姜宪的理智回笼,这才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声响,百结的声音隔着一道帘子响起来:“你们拿的是哪个匣子里装的香胰子?郡主交待,将军的香胰子要用那个青金石匣子装的,是佛手香,男子用最好了……”

    姜宪的脸一下子通红,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把推开李谦。

    如果不是百结拦了这么一下,服侍李谦更衣的丫鬟就进来了……她和李谦做的事,就会被看个一清二楚……就像当年被捉到对食的那对太监宫女一样……

    她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没有她或是李谦的允许,那些丫鬟媳妇怎么敢随意就走进来。

    李谦猝不及防,被推倒在了床上。

    他支着肘慢慢地撑起身来,很想调笑姜宪一句“你要干什么”,却在看到姜宪气得发红的眼睛时,硬生生地把这句话给忍了下去。

    保宁还小。

    他没能控制住自己。

    “保宁!”他坐起身来,想去握她的手。

    姜宪却“啪”地一下把他的推开,恶狠狠地道:“丫鬟都在外面等着服侍你更衣呢!”

    李谦就随着她把自己推开了,然后又凑了过来,道:“你不帮我打水了?”

    姜宪气得踹了他一脚。

    李谦很想顺势就把她的脚握在手里捏一捏,可想到刚才的情景,知道这件事急不得,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把脑海里的那些情景给压了下去,笑着起身,喊了丫鬟进来。

    姜宪心神不宁地歪在大迎枕上看着李谦梳洗,心里却天人交战,想着等会要不要打发李谦去书房睡去。

    只是还没有等她拿定主意,李谦已经洗漱完了,掀了被子上了床:“快睡吧,我明天一早还要去送送谢元希和云林,顺道告诉他们去了福建之后找谁,遇到事也有个帮衬的人。”

    福建是赵啸的地盘。

    如果被赵啸发现了……

    姜宪立刻被这件事吸引了注意力,也就顾不得去和李谦计较刚才的事了。

    她道:“谢元希和云林自福建之时就一直跟着你吧?他们在福建也应该有很多熟人吧?你派他们去,能行吗?”

    李谦微微一愣。

    他这个时候拿这件事说话,就是希望姜宪不要再和他计较刚才的事,结果姜宪不仅没有和他继续计较,还关心起他来。

    他的保宁,总是那么心善。

    心善得让他心疼。

    “他们会适当地改改装束。”李谦很想像刚才那样抱着她好好地亲亲她,又怕她生气,念头在脑子里转了又转,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欲念,集中精神和姜宪说着话,“而且他们也知道赵家的人通常都喜欢去什么地方,不会让赵家的人发现的。”

    赵啸对闵南经营之深,前世的她深有体会,李谦这么说,在她看来有点轻敌了。

    “不如让冬月去吧?”姜宪想了想道,“让他扮成个商行的少东家。只要不和赵啸碰面,就不会有什么事。”

    不然主事的人不是谢元希就是云林,遇到有心人,肯定会露馅的。

    而且他们带着冬月出去走走,正好见见世面,以后就能更好地帮她打理陪嫁了。

    李谦想了想,觉得如果刘冬月去的话,的确给他解决了一道难题:“我原来还准备让金城去的,但金城毕竟是金家人,有些事目前还不方便让他们知道。如果冬月去,就再合适不过了。我们可以让他装成和家中长子长孙打擂台的幼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偷带了家里的货物出来变现,还能名正方顺地隐瞒自己的身份。”

    姜宪不住地点头。

    每次她有了什么主意说给李谦听,李谦总能想出个比她更周全、更细致、更可行的办法。

    两人又就着这件事说了几句话。

    姜宪就开始打磕睡。

    李谦如往常一样娴熟地帮她拍了拍枕头,抱住了她,笑道:“睡吧!我陪着你。”

    就像成亲之后的很多个夜晚。她平躺着,李谦则面向她侧卧着,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间,十分的亲密。

    姜宪想到刚才的事,有些生气地拿开了李谦的手臂,翻身用背对着李谦。

    李谦不以为意,重新把手臂搭在了她的腰间,人也向前地贴在了她的身后,哑声道:“快睡!不然我明天起不来了!”

    “骗子!”姜宪小声地哼哼。

    没有人回答她。

    她很不高兴,翻过身来。

    只见李谦含含糊糊地喊了声“保宁”,道:“乖乖,快睡!”还像哄小孩子似的轻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亲们,月票6250的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7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71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