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赠送

推荐阅读:绝对交易书籍供应商大唐图书馆女帝的大内总管无敌真寂寞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名门老公,太撩心我家宝宝你惹不起万圣纪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姜宪这边安排好了唱戏的事,就开始关心茶酒糖果。

    好在后宅的事理顺了,她又用了重典,家里渐渐变得清静起来,李泰又是个能干人,这些事也就很快都解决了。

    姜宪就开始找宴请的地方。

    七月的天气很热,最好是找个水榭,有风从湖面吹过来,暑气就小了一半。可惜李家只有这么一点点大,整个宅子就三处水塘,一处在东跨院,一处在西跨院,一处在高伏玉住的小别院。

    她想来想去,决定还是把宴请的地方设在东跨院的何夫人处。

    百结笑道:“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因为地方小,宴请的地方最好也能听戏,是找个地方唱戏还是搭个戏台子,还真得有经验的人去看看,不然远了听不到,近了太闹腾。

    姜宪由百结撑着伞遮着阳光,去了何夫人的宅子。

    中途,她们路过角门。

    不远处一间厢房门窗大开,十几个年轻的小丫鬟正伏案写着什么,四周鸦雀无声,只听见阵阵蝉鸣,几个小丫鬟热得额头、鼻尖上全是汗。

    姜宪脚步一顿。

    百结低声道:“是几个跟着情客学写字的小丫鬟,趁着没当值的空闲时候在这里学认字。”

    “几个?”姜宪瞥了一眼厢房。

    百结忙道:“郡主,开始真的只有几个,后来大家见情客姐姐是真心诚意在教她们,您身边服侍的也都认识几个字,就都大着胆子求了过来。情客姐姐说,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就把人都收下了。因都是空闲的时候才过来,才教了几天,也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坚持下来,情客姐姐就说,过两天再告诉您。”

    “这样挺好!”姜宪不怎么喜欢管内宅的事,所以很喜欢情客不伤大雅的情况下能自己拿主意,“人从书里乖。你们好生生地把这些人教出来了,以后府里有什么事的时候也不必费那么大的劲解释了。”

    两人边说边行,去了东跨院。

    何夫人不在屋里,说是去了冬至那里。

    姜宪想着这么大的太阳,自己来都来了,难道还空手而归不成?

    她索性让小丫鬟带路,去了李冬至那里。

    李冬至那里也是窗棂大开,两个小丫鬟站在庑廊下的树荫处靠着合抱粗大红漆柱子打着盹。

    姜宪看着微微点头。

    整顿内务之前,别说是这样的大热天了,就是初夏凉风习习的时候,那些当值的小丫鬟都会找借口回自己屋里去歇着。

    她和百结上了台阶。

    良好的礼教让她腰间的挂着的噤步连个撞击声也没有。

    两个没敢睡死的小丫鬟顿时惊醒过来。

    “郡,郡主……”看到姜宪,两人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姜宪看了两个小丫鬟一眼,吩咐百结:“这件事交给你了!”然后进了屋。

    屋里,李冬至和何瞳娘一左一右地盘坐在宴息室的罗汉床上写字,七、八个小丫鬟正围着她们打着扇,屋里的一角堆着个冰山,透着丝丝的凉意。而何夫人和何大舅太太则笑盈盈地坐在冰山旁摇着扇子,高妙容一身粉色的绡纱单衫,正玉肌无汗地站在罗汉床旁,看着李冬至和何瞳娘写字。

    听到动静,屋里的人都抬起头来,露出惊讶的表情。

    姜宪也有些意外。

    她没有想到这么热的天李冬至和何瞳娘还在练字。

    还是何大舅太太第一个反应过来。

    “郡主来了!”她起身就笑盈盈地朝姜宪走过来,道,“这天气也太热了,我们在屋里都有些坐不住了。偏偏今年我们三月份才回太原,没能提前向冰库定冰,弄得现在府里没有多少存冰。知道冬至她们因为要练字,所以每天下午都会堆几块冰放在角落里,我们就凑了过来。想着好歹也能给府上节省几块冰……”

    这话倒说得实实在在。

    姜宪抿了嘴笑。

    两个小姑娘忙从罗汉床上下来,给姜宪行礼,一个喊着“大嫂”,一个喊着“表嫂”。

    何夫人则忙吩咐小穗给姜宪端个绣墩过来:“放到罗汉床那边去,免得被受了寒气。这一冷一热,最容易生病了。”

    姜宪笑着接受了何夫人的好意,站到了罗汉床边,随口问了问李冬至和何瞳眼的功课。

    李冬至恭敬地道:“高姐姐说,这些日子天气太热,容易心烦气燥,功课就先停一停,每天下午练两个时辰的字,静心养气。等过了中秋节,再教新功课。”

    何瞳娘则喃喃地道:“我,我刚刚读完了孝经。闲着无事,就陪着表妹练练字。”

    姜宪着重看了看何瞳娘的字。

    临摩的是卫夫人的簪花小楷,颇有些功底。

    她不由笑道:“表妹这字比我写得好!”

    “哪里,哪里!”何瞳娘小声地道,想谦虚几句,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

    何大舅太太恨女儿上不了台面,又不好当着姜宪的面斥责女儿,心里急得不得了。

    谁知道姜宪笑道:“我说的是真话。你要是不相信,哪天我写几个字给你看你就知道了。不过,你既然是习的卫夫人,想必也很喜欢钟繇,我那里正好有一幅前朝大书法家汪真年轻时临摩的力命表,送你好了。你等会记得让丫鬟去我那里取。”

    力命表是钟繇的代表作,真迹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而汪真也是前朝数一数二的书法大家,他的真迹也是一字千金,他临摩的力命表虽比不上钟繇,那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

    何瞳娘愣在了那里。

    高妙容更是神色一僵,随后眼底闪过些许的阴沉。

    汪真临摩的力命表,姜宪就这样送给了何瞳娘。

    就像送大白菜似的。

    姜宪到底知不知道那幅字迹到底有多珍贵啊?

    高妙容一口气憋在胸口,半晌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而何瞳娘已经回过神来。

    她连连摆手:“表嫂,不行,不行,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姜宪笑道:“红粉赠佳人,表妹正巧喜欢,那就再好不过了。至于珍贵不珍贵,那也是因人而异。像我,就喜欢行草多于小楷,力命表放在我这里,也不过是压在箱底每年的六月六拿出来晒晒太阳,吹吹风。还不如送给表妹玩赏。”

    可这也太贵重了!

    何瞳娘还想拒绝,何大舅太太已笑道:“既然是你表嫂送的,你收下就是了。你表嫂不是说了吗,她喜欢行草,以后你要是遇到了好的字贴,记得买了送给你表嫂就是。自家人,不必如此客气。”

    亲们,今天的更新!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7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7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