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客人

推荐阅读:一剑破道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妖孽强者在都市印加悲歌抗战之广陵密码索命贪欢:霸宠失忆甜妻麻衣神相毒妇不从良九零俏佳人

    何大舅太太想通了这,心也就定下来。

    到了初二那天一大早,她就穿戴上了女儿为她挑选的衣饰带着女儿一起去了何夫人住的正房。

    为了给内院女眷们腾地方,李长青和李谦一早就去了校场。

    何夫人也早就起了床,梳妆打扮好了,正训着李冬至:“你今天可别又躲到哪里找不到了。你嫂嫂说了,你今天和你表姐都要跟在她身边,帮着招待今天的来客。”又打量着李冬至头上的米粒大小的珍珠珠箍,道:“怎么把这个珠箍戴出来了?我平时没有给你打首饰吗?快去换了你嫂嫂进门那天戴的红宝石油珠箍!”

    李冬至身边的大丫鬟小禾应声要去,却被李冬至给拦住了。

    她小声地道:“娘,这个珠箍,是我请教了嫂嫂身边的情客姐姐才定下来的。情客姐姐说了,我年轻还小,不用装扮得太过华丽,而且,那个红宝石发箍在嫂嫂进门那天已经用过了,今天来的也都是那天的那些客人,就不太适合再戴那套首饰了。”

    何夫人听着一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戴过一次就不能再戴了吗?那那些传家宝怎么办?难道压在箱底不出来吗?”

    李冬至红着脸道:“可情客姐姐是这么说的。同样的首饰,在同样的人面前五年之内都最好别重复地戴,就是要戴,那也要重新拿去银楼换个样式或回炉抛光,做成新金的样子……不然为何嫂嫂那么多的首饰,情客姐姐她们还觉得嫂嫂的首饰太少了,准备等嫂嫂回汾阳祭了祖之后,嫂嫂的名字正式入了祖谱,就请了银楼的人进府重新打些首饰。还说,如果太原没有合适的,就去京城里请,到时候也帮我打几套首饰……”

    何夫人望着进门的何大舅太太,有些傻眼。

    她有一套莲子米大小的猫眼首饰,每次有重要的场合,她就喜欢戴了这套首饰去应酬……如果情客说得属实,那她岂不是闹了很多次的笑话……

    何夫人有些坐不住了。

    何大舅太太只好握住了何夫人的手,安慰她道:“你这不是刚回太原没多久吗?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改过来不就成了!”

    “那我今天戴什么首饰啊?”何夫人急起来。

    何大舅太太想了想,道:“我那里还有套蓝宝石的首饰,要不,你借着戴着?”

    那套是何大舅太太的压箱低。、

    论精美自然比不上何夫人那套,可现在谁还顾得上这些?

    何大舅太太体己的嬷嬷亲自去拿了那套首饰过来。

    何夫人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不对她今天穿的是件宝蓝色牡丹暗纹的褙子。

    可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急匆匆地换了件姜黄色八宝暗纹的褙子,和何大舅太太、李冬至、何瞳娘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去了西跨院。

    姜宪已不在正房。

    百结笑盈盈地告诉她:“陆学正的夫人带着家里的两位小姐过来了,正和郡主在花厅里说话呢!”

    “这么早?”何夫人讶然,不由抬头望了望天。

    百结抿着嘴笑了笑,道:“也不早了,陆学正是正五品,她这个时候来正好。”

    何夫人没有听懂,她朝何大舅太太望去。

    何大舅太太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情。

    反正她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比姜宪更有见识,还不如不懂就问,免得在外面的人面前丢脸。

    “为什么她来的正好?”何大舅太太笑道,“莫非这来得早和来得晚还有什么区别不成?”

    “当然有区别。”百结之前已得到过姜宪的吩咐,只要何夫人和何大舅太太想知道的一些礼仪,她们就得好好地解释,免得两位长辈出错,“郡主今天只请了五品以上官员的女眷出席,像这样的宴请,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见面。有怎样的安排,会请哪些人,去送请帖时得把这些都告诉被请的人家,那些被请的人才好安排行程。

    “像这样的宴请,真正的贵人应该在大家都来得差不多了,却又还没有全都来的时候到。既显得不那急切,也显示出对这件事的重视。那哪些人应该早点到?哪些人又应该晚点到呢?

    “那就是像陆学正夫人这样的人家了。

    “陆学正的夫人虽然在五品之例,陆学正却是个虚职,位列最末。

    “她若是想急着向郡主表示亲近之意,就会早点来。如果她怕有巴结奉承之嫌,就可以晚一些到。”

    何夫人和何大舅太太恍然大悟。

    原来这位陆学正的夫人想给姜宪留下一个好印象,所以提前到了。

    何夫人不由问道:“那照你这么说,丁夫人和李夫人岂不是要过一会才到。”

    “是啊!”百结边说边笑,把她们引到了花厅,“怎么也要等再来两、三位夫人了,她们才会到。”

    何夫人闻言就皱着眉道:“那丁夫人和李夫人怎么知道她们之前来了多少人?”

    百结笑道:“这就要看那些随行嬷嬷的本事了!不然出门为何还要带个随行的嬷嬷,马车走得快还是走得慢,是得听他们的。”

    俩人一听就觉得头痛,非常复杂。

    而何大舅太太索性把女儿和李冬至都推到百结的面前,道:“我和你娘年纪大了,哪里记的住?你们可要跟着好好学学。”

    李冬至和何瞳娘齐齐应是,乖乖地跟在母亲身后进了花厅。

    姜宪穿了件大红色的素面杭绸褙子,衬得她肤光如雪却也单薄纤细,像没有吃饱似的,正坐在上首和一个穿着葱绿色褙子的微胖妇人说话。

    何夫人曾经在刚来太原时去拜见丁夫人的路上见过这妇人,知道这妇人就是陆学正的夫人,笑着上前去打了个招呼。

    陆夫人一副老友重逢,喜出望外的神色,上前就和何夫人见礼,道着“夫人好久没见。您看着越来越精神了,可是用了什么补品?若是有这等好事,可别忘了介绍给我,我也吃点”,然后转身就拉了两个小姑娘过来给何夫人行礼,道着“这是我两个女儿。”又见长女和何瞳娘差不多年纪,次女和李冬至差不多的年纪,想说些亲近的话,偏偏不认识何瞳娘是谁,怕说错了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支支吾吾起来。

    何夫人忙向陆夫人引荐李冬至和何瞳娘:“这是我们家的小女儿,这是我的侄女。”

    亲们,月票6800票的加更。

    O∩∩O~

    PS:晚上正常更新。

    求月票哦……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8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8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