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诧异

推荐阅读:萌狐悍妻大靠山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完美宠婚:老公,慢点宠!隋炀也是帝叶哥的传奇人生超级二当家渡风杂货铺

    施夫人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施三小姐则怯生生地朝丁夫人望去。

    丁夫人低头喝茶,像没有听见似的。

    施夫人母女脸上都闪过失望之色。

    但没有谁为施家母女说一句话。

    花厅里除了姜宪,都是比施三小姐年长之人,哪里有她说话的地方,她这样是很失礼的事。而姜宪作为主人,遇到这样不知道规矩的客人也脸上无光,大家只能装作没有看见。

    施三小姐只好跟着丫鬟去了后面的退步。

    大家开始小声地说话,笑语殷殷地互相打着招呼,问候着彼此相熟的人,场面热情而又不失温文。

    姜宪微笑着听着。

    既然要和山西的这些贵妇人打交道,这些贵妇人都是什么出身,和丈夫的关系如何,有几个子女之类的自然要打听清楚。可李家不比之前禁卫军,打听起来自然没有她做太后时的高效和翔实,这就需要她前世的经验做判断了。

    不过纸上谈兵终是浅,把人物对上号,再听她们都说了些什么,印象会比较深刻。

    何大舅太太在一旁听着,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好。

    这里面全是些官太太不说,她们说话行事看上去都很文雅温和,说话的声音更是小得像怕惊飞鸟雀似的,她要竖起耳朵才听得清楚。这让她觉得自己像闯进了金丝雀里的八哥似的,粗鲁且寒酸。

    何夫人比何大舅太太也好不到哪里去。

    尽管姜宪把每一个夫人都拉到她面前来给她引荐了一番,但她还是觉得不自在。特别是她不知道姜宪为什么要强行地把施家三小姐赶到退步去,丁夫人还像没有看见似的。

    在她看来,施家三小姐这样虽然失礼,可那也丢得是施家三小姐的脸,姜宪何必去管,反而白白得罪了施夫人。

    她在心里叹着气,决定像书里说的那样“不痴不聋,不做阿姑”,她就做个又痴又聋的阿姑好了。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右、左参政的夫人等都来了。

    这几位夫人出身都很平常,又不怎么出来应酬,丈夫本身是文官,对她不冷不热倒也正常。

    大家又坐了一会。姜宪是新面孔,其他的人或多或少在应酬的时候见过一面,众人很快熟悉起来。姜宪看着快到晌午了,起身请大家移步东跨院的花厅:“……在那边设了宴,搭了戏台子。”

    众人起身。

    情客去请了在退步里歇息的几位小姐。

    何瞳娘一副主人的姿态在前面引路,李冬至则跟丁家的二小姐丁挽、施家三小姐并肩而行,其他的几位小姐跟在她们的后面。

    姜宪瞥了一眼没有做声,领着几位夫人往东跨院去。

    路上,她们经过一道花墙,花墙尽头,是扇月洞门。

    姜宪她们路过花墙的时候,两个捧着花篮的小丫鬟从月洞门后面走了过来。

    看见姜宪等人,两个小丫鬟并没有慌张,而是贴墙而立,低眉垂眼地曲膝行礼,喊了声“郡主”,“夫人”,垂手站在那里不动了。

    姜宪“嗯”了一声,带着宾客进了月洞门。

    月洞门后面是个小小的院落,院落左右各有一块花圃。

    此时正值仲夏,各色的花开得正艳,姹紫嫣红,十分惹眼。

    “这花可长得真好!”王参将的夫人笑着赞扬道,“这是谁种的?这月季倒开得好,都快一人高了!”

    天气热,姜宪平时根本不怎么出门,自然也不知道这里的月季长得好。

    她笑道:“这我得回头问问。不识庐山真面相,只缘生在此山中。如果不是王夫人提醒,我恐怕到现在也没有注意。”

    王夫人笑道:“郡主初来乍到,自然不知道,等过些日子也就知道了。”

    姜宪和王夫人说着,穿过花圃,进了花厅。

    王夫人道:“难怪她们在花圃里很随意地种了些茼蒿,看着野趣十足,原来是为了让花厅里的窗棂推开即成景。这花匠只怕不是普通人!”

    姜宪有些意外,她笑道:“没想到王夫人还懂治园之术。”

    “哪里,哪里。”王夫人谦虚地道,“家父很喜欢这些,我小的时候,常抱着我指着院子里的景致讲如何如何的好,听得多了,也就印象深刻,对这些事略有了解。”

    治园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有很多男子都不会。

    姜宪对王夫人刮目相看。

    丁夫人和李夫人则落后一步,走在了姜宪和王夫人的身后。

    相比观看风景,丁夫人更想知道这院子里这些当值的丫鬟是姜宪自己重新调教出来的还是姜宪从宫里带出来的。

    李夫人看了一圈,低声道:“没一个相熟的,我猜应该是重新调教出来的。”

    丁夫人心中一凛,对四周的动静更加留意。

    就听见施三小姐叽叽喳喳地和丁挽说着话:“……那姐姐还回老家去吗?过些日子是我生辰,我娘说要给我请几桌酒,我会给姐姐放请帖的。姐姐一定要来哦!”

    “好的!”丁挽温温柔柔地应道,话很少,显得很文静。

    施三小姐闻言笑眯眯地点头,非常高兴的样子,对李冬至几个道:“到时候你们也要一起来哦!”

    李冬至点了点头。

    陆学正家大小姐却撇了撇嘴,笑道:“也不知道施家三小姐的生辰到底是哪一天?过两天袁家的三小姐出阁,我可能要随着我娘去喝喜酒,不知道赶巧不赶巧。”

    施三小姐面色微微有些不悦,道:“袁家三小姐要出阁吗?我怎么不知道?她是哪一天?”

    袁家的三小姐虽然排行第三,可她前面的两位姐姐都没能活到出阁,她实际是袁家的大小姐。袁家在太原富贵了几代,到处都是姻亲,也出过几个秀才,在太原颇有些势力,不管是谁到太原来为官,也不愿意和袁家交恶。所以不管是布政司的人还是太原知府的人,都和袁家有来往。

    如果袁家三小姐出阁,太原一半的人都要去喝喜酒,对太原城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件大事了。

    陆家大小姐笑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我娘说,想给我添几件首饰,说是过去恭贺的时候戴。”说着,她转移了话题,和何瞳娘道,“你刚刚说哪家的银楼首饰好来着,我让我娘去瞧瞧。”

    何瞳娘突然被点了名,心里还有些怯意,可她却不傻,知道陆家大小姐这是在踩施家三小姐,虽然刚刚施家三小姐的举止让她很不舒服,可她也不想卷入其中,只好含含糊糊地道:“你这么一问,我倒一时想不起来了。等我想起来了再跟你说。那是家福建的银楼,也不知道太原有没有……”

    亲们,月票6850票的加更。

    O∩∩O~

    PS:求月票哦……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8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81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