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左氏

推荐阅读:勇者大魔王仙韵传十分爱 (1v1 H)绝代神主布衣大亨官道巅峰青梅小甜心:腹黑竹马宠心尖修仙之王者归来极品女总裁娇宠梁园:王爷,喊你回家去种田

    谢元希望着姜宪手中厚厚的一叠银票,无语良久,然后恭恭敬敬地给姜宪揖礼,沉声道:“多谢夫人。将军这几天早出晚归,是想联系上四川巡抚郭永固。”

    “郭永固?!”姜宪愕然。

    这个老狐狸,在四川做了二十年的巡抚,她做太后的时候几次想调他进京入阁都被他以各种理由委婉拒绝了,为了留在四川继续做他的巡抚,他甚至贿赂到了曹宣那里。她那个时候庙堂里的事还捋不清呢,郭永固在四川又做得好好的,除了不愿意入京这件事,其他的事也都服服妥妥的,她又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代替郭永固,这件事就这样被搁置下来。

    在她的心里,郭永固是个很会处理人际关系的,怎么会得罪李谦?

    念头一起,她不由晒笑。

    她现在不是太后,李谦现在也不是临潼王,遇到事和人自然也不同了。

    想到这里,她不免有些后悔,前世没有仔细地了解一下郭永固,对郭永固的印象还停留在他恭逊温和、处理灵活的表象上。

    “他不愿意见李谦吗?”姜宪问。

    谢元希点头,并道:“郭大人是曹太后帮着牵上线的,今天春天的时候将军曾经悄悄去过一趟四川,当时郭大人答应的好好的。可这次将军想再入川的时候,他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了。四川的盐井都好说,两淮也出盐,而且两淮的盐贩子多,大不了多花些银子。可铁却不好说,一来是需要的少,太打眼,二来是太敏感,很容易就查出来这些铁都去了什么地方,再就是只有是好的治铁师傅,多在边远地区,我们现在知道的一个在四川,一个在辽东。辽东是辽王的地方,我们现在既没有人力也没有人脉能从辽东那边弄到刀箭……”

    姜宪听明白了。

    李谦想弄一批武器,目前只有两个地方有,一个是四川,一个是辽东。辽东因为有辽王镇守,压根就弄不到。那就只能打四川的主意。但现在四川的巡抚郭永固却不愿意见他们。相比惊动辽王,他们更愿意想办法和郭永固搭上线。

    她想到李谦去撩了邵瑞,琢磨着应该是战事不太理想,而且就算是战事理想,可能伤亡也很大,他应该是急需这批武器来加强云林等人的防卫和攻击力。

    姜宪送走了谢元希,坐在临窗的大炕上苦苦地回忆着当初那些帮郭永固说情的人最开始帮郭永固运作的人就算不是他的好友也是和他走得近的。她要是没有记错,郭永固是永兴十三年的进士,那一年还有谁中了进士……

    她想着想,突然心中一亮。

    左以明。

    还有左以明是永兴十三年的进士。

    只不过是赵翌当了皇帝之后,左以明就辞官回乡了,她曾出面挽留,左以明不仅没有答应,还曾对她说:“君是君,臣是臣。皇后娘娘心底纯善,却须记住了,皇上做出来的决定,就算您是和皇上从小青梅竹马一块儿在宫里长大的人,也不可随意就反驳。”

    当时她蠢,没有听明白。

    现在想来,左以明实际是在告诫她,赵翌已经变了,让她不要对赵翌抱有太多的幻想……

    后来她做太后,曾派人去问候左以明,问左以明愿不愿再重新回到京城来,却被左以明婉言推脱了。

    她还记得他对使臣说的话:“我是大赵臣子,受庇护于大赵王朝,精忠报国是我的本份。只是我不想我的子嗣再涉及大赵官场,唯有我远离庙堂,在乡间教书育人方可。”

    姜宪觉得这通话说得莫名其妙,后来几次遣人下江南礼贤于左以明,左以明虽然态度一次比一次软化,可还没有等到她说服左以明,就被赵玺一碗毒药毒死了。

    江南!

    姜宪的脑子又是一亮。

    她怎么忘了。

    左以明是浙江金华人。

    那郭永固也是浙江金华人。

    前世,他们一南一西,都不愿意进京,是不是因为觉得大赵王朝已经不行了,他们不愿意踏入这趟浑水呢?

    一定是这样!

    姜宪想着。

    郭家好像只是个勉强能供得起个读书人的普通人家,而左家却是江南颇有声望的名门望族。左以明可以不顾自己的生死,却不能不顾家族的生死。

    如果赵氏倾覆,以那些读书人的作法,自己身死报国,留下家族的子弟蛰伏过两朝交替的时候,算是还了前朝恩典,为前朝尽了忠,就可以照常参加科考,竞遂宰辅之位了。

    姜宪到此时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左以明早就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只怪她没有听明白。

    她想到小时候在慈宁宫,左以明被曹太后和太皇太后弄得左右不是,只能站在武英殿后面西配房的大柏树下苦笑,却在见到她的时候会很耐心温和告诉她怎样握笔,在她不愿意练字的时候用纸折了仙鹤给她玩。

    左以明恐怕对自己的儿子都没有这样的耐心。

    这好象也是左以明说过的话。

    不知道他几个儿子的成就怎样?

    左家之后再也没有人参加科考,她也无从考量。

    姜宪暗中可惜,心头又暖暖的,觉得温馨。

    她叫了香儿进来,磨墨给左以明写了一封信,把李谦的为难都告诉了他。

    姜宪觉得左以明既然能看出形势不好了,自然也能通过李谦的这些举动猜测出李谦的动向。

    跟聪明人打交道,特别是这种心里七弯八拐不知道有多少道盘算的英才们打交道,隐瞒、借口只会让他们反感,甚至是觉得你轻瞧了他。

    姜宪直接在信中提出让左以明帮她。

    一定要说服郭永固卖“铁”给李谦。

    不然就去太皇太后和曹太后面前告状,让两位宫中身份最高的女性把他弄去给赵玺启蒙。反正赵翌身边有了一个熊正佩,就算是偶尔想起他来,他也没想争过熊正佩得到赵翌的重用,想必赵翌不会拒绝。

    写到这里,她自己都笑了起来。

    他要是被派给赵玺这个身份不明的皇庶长子做启蒙师傅,一世英明全毁,恐怕宁愿辞官回乡!

    然后她想起赵翌想立一个年过三旬的宫中女官做嫔妃,怕姜家和内阁不答应,给她伯父和内阁的每位阁老送了一百两银子的事……

    她决定送幅古画给左以明。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求月票啊求月票……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8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85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